[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二)/吕耿松
(博讯2007年3月08日 转载)
    笔者在采访浙江省天台县三州乡岭头朱村村民徐江姣时,她多次提到她在日记中有记载。我问她是否有上访日记,她忙说有,从1995 年以来写了好几本。我问她可否拿来让我看看,她说可以,但要回去找一下。过年前几天,她拿来三本用小学生的练习本记的《上访记事本》,说还有两本被报社的记者拿走了。我翻了一下,虽然文字表达不是很顺畅,记的也不很详细,还有错别字,整理起来比较费劲,但觉得这是一份非常珍贵的资料,它反了底层民众告状的艰辛,更反映了中共政府及官员对待老百姓的冷漠,产生了要想把它整理出来的念头。我问徐江姣愿不愿意将上访日记发表,她说当然愿意,她愿意将她的冤屈让天下人知道。于是我就抽空整理这份日记。现陆续发表,以飨读者。
    

上访日记·徐江姣(接续)
    
    
    
    2000 年
    
    5 月 18 日,寄信给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彭佩云,(万家福)挂号( 0358 )。
    
    5 月 29 日上午,我去了浙江电视台,打电话给《新闻现场》 3306 (分机)问此事,可他们(指《新闻现场》 ——笔者注)不让我进去,叫我把材料放在门口传达室。后来传达室的同志说,这是应付你的,你去浙江教育台《走进今天》栏目投诉好了,他们比较好。
    
    5 月 29 日上午我先生打了 3532的电话联系,(王科)她们接待了我,把我的材料和电话号码留下,说会给我联系的。《走进今天》的联系电话是(潘) 8077050—3532 。
    
    5 月 29 日下午, 14点 38分,我给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打了电话( 010—68348899 ),花了 4.60元。对方叫我等回电。
    
    5 月 30 日,我去了省政府反映我家的情况,突然有一位同志说: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你是诬告,是要犯法的。然后我把 5 月 3日 的都市快报给他们看,证明这是事实。后来他们就大发雷霆,说既然程伟锋会帮你说话,你就去找程伟锋解决好了。还说早些时候是李泽民帮你,现在他不是省委书记了,可他还是省人大主任,你去找他好了。他们还说,这场官司你如果打赢的话,我们就跟你赌了。看来当时罚得还不够多,罚你个几千,看你怎么样。他们还说,乡里有乡规民约,是不能违反的。我问:"违反了法规也要执行这个乡规民约?"他们说:我们是要支持地方政府的,你讲法律到法院里去讲,不要在这里讲,这个我们不要听。最后还说,你把记者去叫来,他为什么知道得为么清楚?
    
    6 月 1 日上午,我又去了《新闻现场》栏目( 5 月 15日 上午我去过一次),是一位姓张的同志和另外一位姓什么不知道的同志接待了我,说我的事情他们已经都知道了。可也有一些难处。他们说等夏学民同志回来后问问他是怎么向领导汇报情况的,然后再向领导反映反映,看会不会下去,到时候叫我可以打电话去问问(电话是 8077050—3307 )。
    
    6 月 2 日上午,我打 8077050—3307 的电话问了此事,一位姓张的记者告诉我说他们已经同夏学民说过了,夏设想,可能近来记者很忙,不大会下去。还说:不是每个人来反映情况都要去的。
    
    6 月 2 日下午 3点,我又去了浙江教育台,是一位姓朱的小姐接待我的。她说向记者反映一下情况,如果做的话记者会跟我联系的。她还说,不管做不做,她都会通知我的,免得我一直等下去。
    
    6 月 7 日,今天是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入仓待日,我去了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由姓马与姓江的两位法官接待。说:如果有必要审理的话,会通知我的,过法院不是"万人 xiang ",法律也不是"万人xiang "(法官语,无从考证是什么意思 —— 笔者)。
    
    6 月 26 日,星期一,今天省检察院在吴山广场接受群众举报,受理不公平的案件。我也去了吴山广场,接待我的是省检察院的钱副检察长,听完我的诉说后,钱检察长作了批示,由法纪处处理这件事情,叫我等回音。
    
    7 月 3 日,晚上 11点 30 分,我打进了"古山夜话"热线( 8076446,导播:高祥),把我接进了直播室,主持人是楚文。在直播室我向主持人反映了我家所受的廹害。有位听众听到有关政府部门这样扯皮,很是气愤,打进热线发表自己的看法:你这场官司,要么就判他坐牢,如果官官相护一直不处理的话,那就把炸药拿去,给他的家也炸掉。他不给你好过,你也不要给他好过。主持人说:你还有其他办法吗、这个办法我们不支持。同时,主持人也叫人继续上访,如果省里真的还要保的话,就叫我到中央,向《焦点访谈》反映。电话挂了,主持人评说了几句,呼吁有关执法部门不要说大话吹牛,还是好好地为老百姓办几件实事吧!
    
    7 月 4 日,我在网上向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发去了求助的材料。
    
    8 月 2 日,又是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接待日的时间了。我又去省高级法院请问,我 6 月 7日 来高院申诉的案件,是否立案。江勇法官告诉我,他们已经叫下面在查,到时会告诉我的。
    
    9 月 1 日,是省检察院接待日。上午九点,我到了检察院,请问了在 6 月 2日 吴山广场钱检察长接待了我的控告同,同时也作出了批示,由检察院法制处处理此事。已经两个多月了,现在怎么样?检察院有同志查看了登记本后说:法制处的同志还在调查此事,具体怎么样还不知道。我问了大概要多长时间,他们说:总要三四个月以后吧。叫我再迟一点去问问。
    
    10 月 11 日,又是省高级法院院长接待日,我又去了省高院,把 9 月 26日 我请律师写的申诉状和 14 份透环妇检的证据给了江勇法官,把我的想法给江勇讲了。
    
    
    
    2001 年
    
    3 月 1 日,是省检察院接待的日子,一位姓徐的同志接待了我。说:"下面的回复已经上来了,说你透环妇检有几次没有参加。"然后我把每次都参加透环妇检的证明给他看。事实上,我是每次都参加的,从未漏检。他看了我的证据后,批了字,说:他们再去查。
    
    3 月 7 日,又是省高院接待的日子。从 2006 年 6月 7 日 至2001 年 3 月7 日 ,整整过去了九个月的时间,我曾几次去问情况,都没有任何消息。这次也不例外结果一查,连中院有没有立案都不知道。接待人员推来推去,每次去问都说下面在查,看来老百姓告状太难了。上无人线,口袋无钱。这些当官的,就是推来推去,不办事情,只拿工资。这次是姓马的同志(男)接待,我要见高院院长,他又不肯,我该怎么办呢?
    
    3 月 14 日,我打电话给省高院( 7057773 ),是马维青小姐接的,她说台州中院在搬家,电 话换掉了,联系不上。
    
    3 月 23 日,我又打电话给省高院( 7057773 )又是马(女 _)法官接的电话,说:她问过了,台州告申庭已尼立案了,可还没有结果。
    
    5 月 9 日, 4月 4日 马维青说了:告申庭已经立案了,叫我等回音。到了今天,我又去找了马维青法官,她说,她老是去催不好,叫我到告申庭去,叫告申庭的同志去催。这样看来法院就根本没有在办这件事情。后来,我要求见高院院长,他们就是不肯,结果打电话到中院去查。回答是:本来这个案卷是由检察院调去了,刚刚拿回来。可检察院给我的回复已经有四个多月了。我说,我是先到法院申诉的,为什么还是检察院先给回复呢?到了下午,马维青说:我们内部商量一下,还是去调卷自己复查算了。
    
    5 月 14 日,上午 9点 49分,马维青法官打电话告诉我:她已经检查过,看过我的案卷,说有一份省信访局的两位领导写的报告,说他们亲眼看到了三州乡政府把我的房子修好了,说我还要上告是多余的。我说,这是他们在说谎。请问他们既然修好了房子,那么他们在修房子的时候给我加了多少张瓦片?用了多少木料?去了多少人?是哪些人去修的?请讲清楚。她(马维青)没有回话,就说既然有省信访局领导的一份材料,他们就不打算复查了,我说:那你们听信他们的说谎,不自己到群众当中去了解实情,要结案的话,就把判决书给我。她就说:你要判决书干什么?我说你们不为我作主,我要到北京去告,她说,你拿终审的判决书去好了。我说:"我的申诉,,你们受理已经一年了,就凭省信访局领导说了个谎你们就不弄了,连书面材料写个给我都不行。我要你们查出来的说谎的材料,用书面写个判决书给我,我要到北京去告。她说没判决书的,就把电话搁了。我打算到 6 月6 日,再去高院申诉。
    
    6 月日,我到高院去问此事,却被告知"驳回申诉"。问其原因,叫我找省信访局领导,他们吃不消管。
    
    6 月日,我给省高院副院长杨育林写了一封信,及其他材料(申诉状、妇检复印件、报纸、事情经过的材料各一份)。
    
    7 月 4 日,我又到省高院上访,是蒋冬冬庭长接待我的。他看了我的有关材料,说准备派人下去看一看,到时通知我。
    
    9 月 5 日,又到了院长接待日的时候了,我又去了,问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但又是被江勇法官拒绝在外,他说:"你饭吃下去没事做,一天到晚来闹事。我们领导接待过你了,还要弄不灵清。"在我的再三恳求下,他又说了一句,:"你如果问我,我就驳回申诉,不来管。"在旁边还有一位姓周的法官,在他的言行中看出来,都市不敢接待我。无奈之下,我只好拿着接待表返因家中。
    
    
    
    2002 年
    
    3 月 6 日,我又去了省高院。今天同以前不一样了,接待我们上访的人,要提前预约,所我们见不着领导,只能填写好表格,到时再去问。可姓潘的一位法官说,在一个月内会通知我们的。可想而知,老百姓告状是多么的难呵!
    
    4 月 3 日,又到了省高院院长接待的日子了,可我一直没有等到省高院给我的回复,下午我又去了省高院。姓潘的法官依然还在接待。我问他:你说一个月内会给我消息的,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呢?他说,那你再等吧!我说那还要等多长时间,他说他也不知道。后来在我的再三请求之下,他才进去叫了行政庭的一位法官出来见我。这位法原来是江勇,他又叫我把材料放在那里,他同领导说一声,又叫我填了张表格,写了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叫我再等回音,他们会通知我的。
    
    其实在省高院,我已经给了他们很多材料,只不过是废纸一堆,老百姓的钱和时间,真的一点也不值钱。
    
    6 月 5 日,今天又是省高院接待的日子,我又去了省高院上访。可他们今天是这位,明天又那一位,根本无人真正管起老百姓的事情。在高院门口,从而 2002 年2 月起,史要来上访的人,就要按规定填好表格,不管院长是否接待,在一个月内都会通知本人,不必每月人都市去上访。可事情并非如此。我等了三个月了,根本没有接到院方的通知书。人去了,来接待的人也是敷衍了事,一问三不知。这样的接等方式有损于高院的形象,难道共产党的官员就是这样为民办事,拿奖金的吗?
    
     7月 3 日 ,今天又到了省高院接待的日子了。上午8 点,我准时到了省高院,今天又换了一位,是位女法官,姓吕。我把材料给她看了,她一看就知道,说我是老上访。我说:对呀,在你们这里就有两年多了。她说,你的事我们都知道了,难啊!我们已经在 6 月 10 号把你的案子转给了台州中院,等他们复查有回音,我再知你。我问:你们交办的案子,法律规定的期限最长应该是多少?"她不肯回答。 我说难道还要再等两年吗?她朝我一看,没有回答。无奈又只有下个月去跑了。等啊等,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头。
    
    7 月日 8 日,寄信给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
    
    8 月 7 日,又到了省高院院长接待的日子了。今天,我跟往常一样,来到接待室,填好表格,等候接待。可今天接待的就是上个月接待过的姓吕的女法官。队伍排到,轮到我了,可姓吕的女法官不接待我,把下一位刚进来的接待了。我问她为什么不按次序接待?她就说:我要先接待后来的,你想怎样?等她把这一位男同志接待完了,她又接待其他人了。可其他这几位同同志却说:应该先接待这位女士了,我们等一下。这位姓吕的女法官却说:她是老上访,我吃不消解决,叫她找院长去。我问她:我很早就提出让我见一下院长,你们又不肯,现在你们又说吃不消解决,院长又不给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无奈之下,我从接待室出来,找到了立案庭的包庭长。我把我的情况向包庭长反映了,包庭长叫我把材料和报纸都去复印一份,交给她。她去说,叫我下个月再来。
    
    9 月 2 日,今天又是到了省检察院接待的日子了,我到了省检察院。按照他们的要求,填了张表,然后去见了钱检察长下面的一位徐科长。他很清楚我家的案子,因为他接待过我多次。他说了,省高院院的判决书不下来,他们无法抗诉因为他们最终还是要省高院定案的。我说这两年多来,每个月省高院的接待日我都到,可省高院就是不给结果,难道这就算啦?他说,后天是省高院的接待日,再去试试,好事多磨嘛,没办法只有这样。
    
    9 月 4 日,今天是省高院院长接待的日子,是一位姓葛的法官接待。他看了我的材料后,就带我到门口预约院长接待的地方做了登记,又叫我在家等通知。就这样一个月的一天又过去了,还是没结果。
    
    10 月 9 日,又到了院长接待的日子了,我今天又去了省高院。又是姓吕的女法官接待。姓葛的男法官不在,预约院长接待的事情,问谁都不知道,都是推来推去。问立案庭说是行政庭管,问行政庭又说她不知道。就这样一拖拖到下班了,谁也不管,一个月的一天又过去了。
    
    11 月 6 日,又到了省高院院长接待的日子了。从 9 月 4日 预约院长接待到今天已有两个多月时间了,就是没有收到高院的回音。究竟是接待我,还是不接待我,总该有个回答吧!为什么会一点消息没有呢?我今天又去问。这位姓吕的法官小姐,一问三不知,最好就是避开我,不想见。姓葛的法官又不来接待,就是找不到人。难道省高院贴在大门口的那张告示,也是在欺骗老百姓?
    
    11 月 15 日,今天将信和材料寄给北京东交民巷 27 号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亲启(邮编 100745),第 0238号(挂号信上的号码), 100克 重,资费6 元。
    
    ( 待续 )
    
    原载自由圣火2007年3月7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关于天台访民徐江姣遭政府豢养的暴徒打成重伤的紧急呼吁
  • 一份极其珍贵的农妇(徐江姣)上访日记/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