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见家人证实警方说谎 一个桔子牵动亲人爱心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2007年3月05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 陈光诚狱中首次获准会见家人*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1月12日被判决后,家人几经努力,3月1日才第一次被允许会见被关押在临沂监狱的陈光诚,会见不足十分钟。
     为当地农民和残疾人提供法律帮助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山东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
     2006年6月,陈光诚被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逮捕,后被起诉,案件审理过程中,陈光诚的证人被绑架关押、刑讯逼供,陈光诚的律师曾被阻止到庭,被殴打受伤。
     今年1月12日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终审判决判刑四年零三个月。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从2005年8月至今,被软禁在家中。
     陈光诚被判刑后,在被羁押的沂南县看守所第一个“探视日”,当局有关方面没有允许陈光诚会见家人。
     今年春节过后,陈光诚的家人才得知,陈光诚已经已经于春节前被转到临沂监狱,3月1日上午,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和几位家人再次提出要求会见陈光诚,我当天对袁伟静和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作了跟踪采访。
    
    *3月1日早晨,不批准会见*
    
     3月1日上午九点刚过,袁伟静在家中讲刚刚发生的事情和她的心情。
     她说:“早上八点,我就开始向他们(在家门外监控的人)要求去见光诚,他们开始说向上面的领导去反映。一直到了八点半多,还没有结果。
     我就去催他们,后来他们进来说‘上面不批’。我问‘为什么?’,他们说‘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批’。我也明确告诉他‘监狱那边说了,只有我能去看光诚,所以我要去,你只要说没有理由的话,我现在就走’。
     他说‘你再过两天不行吗?’我说‘过两天是几天?’他不说话。我说‘你们从来说话就不算话’。以前光诚在沂南看守所的时候,沂南包括党校,还有政府方面,政法方面几次都是来承诺,说很快就让光诚的母亲去见光诚,但是现在几个月过去了,从来没有让她去过。所以,我是不相信你们话的”。
    
    * 袁伟静执意去探夫,终于上路 *
    
     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答:“现在四哥在从县城到这里来的路上,他来接我们,我们现在很快就要走。但是走的结果会是什么样,我不知道。(如果)我去不了,我会让别人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又给袁伟静打电话,她说:“现在我已经开始走了!”
    
     问:“都顺利吗?”
     答:“(汽车鸣喇叭声)还顺利。”
    
     袁伟静没有多说,我想可能不太方便。
    
     袁伟静在临沂监狱会见陈光诚之后,回到家里,才告诉我她是坐警方的车去的。
     她说:“因为每天在这地方看着我都有车,他们也看我那种坚决的态度――不顾一切,你就是抓我,我也走。这时候,他们就说坐他们那个车去。”
    
    * 一路跟踪者 *
    
     问:“去监狱的路上有多少人跟着您?”
     答:“一开始跟我进到会见大门的时候,一直跟踪我的,当时我车上的加上司机应该是五个人,另外一个警车上,还有派出所的所长,双堠镇的书记张健,还有政府人员一个姓曹的。这么多人跟我,都进到会见的那边。
     但是到真正会见的接待室,跟进去了监狱里边的两个人员,一个女的,一个男的,男的在里边听,女的记。 还有两个跟踪我的人进去,一个是公安的,一个是政府的。另外跟着我的这些人都在接待室的门口。”
    
    * 会见不足十分钟 *
    
     问:“到您和陈光诚先生见面是几点钟?”
     答:“十一点二十分。”
    
     问:“见面谈话一共多长时间?”
     答:“一共不足十分钟。”
    
     问:“进了会见室的家人都有。。。?”
     答:“我、光诚的母亲、两个孩子。当时大哥虽然去了,但是还是被堵在门外,不让进,他们的理由就是说‘光诚不想见’”
    
    * 插访陈光福 *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先生讲他要求会见陈光诚的过程。他说:“前天的时候,我自己去要求见陈光诚,他(狱警)让我出示证件,我把身份证给他,他们可能事先有准备,别人去要求会见的,都是在有一张纸上面登记着姓名,我一说见光诚,他们拿出了一个卡片,上面写了光诚犯的什么罪,亲属那一栏只填了‘袁伟静’。
     他们说‘其他人光诚不愿意见’,所以今天袁伟静去的时候,我又过去了,他们还是说‘陈光诚不愿意见别人,只愿意见袁伟静’。没办法,只好我妈妈和袁伟静一起进去了。
     她们进去后,我又和狱方交涉,我说你们的‘监狱管理规定’里边,直系亲属只要有证件是可以会见的。他们说他们不管这个事情,因为光诚不愿意见我。并且说‘领导是这样安排的,其它事情我们不知道,你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时候,你可以去找监狱长’。
     我问‘监狱长在什么地方?’,他只是告诉我‘在监狱里边’。我问‘有他的电话吗?’他们说‘我们不知道,你自己去找吧’。就这样,我没有能够进去见光诚。”
    
    * 陈光诚证实警方说谎 *
    
     陈光诚究竟有没有说“除了袁伟静之外,其他家人他都不愿意见”呢?只有问问陈光诚才能知道。
    
     袁伟静当面问了陈光诚。她说:“我就问光诚‘因为我们早就要求来监狱探视,但是会见卡上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监狱这边说你只想见我一个人,母亲啊,还有哥哥们谁都不想见。。。’当时光诚就火了,他说‘这是谁说的?我从来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在沂南县看守所的时候,就提出过要求会见家人,可是一直都没有给我安排。”
    
    * 陈光诚:“吃不饱饭”,“陪人做工” *
    
     问:“看上去陈光诚先生他身体情况怎么样?”
     答:“还挺好的。”
    
     问:“见面的时候还说什么了?”
     答:“陈光诚还提及,他是在年前腊月二十八被送到临沂监狱的。”
    
     问:“那有关方面是怎么讲的呢?”
     答:“在我们2月25日向沂南县看守所询问的时候,一开始他们不告诉,后来告诉我们说是年前腊月二十一、二就送走了。
     光诚还跟我说,自从他到临沂监狱,到今天为止,一直吃不饱,他很饿。 吃饭的问题,他说自从今天开始改善了,今天吃饱了。我觉得如果是吃饱了,也就是今天早上一顿吧,因为我们去的时候,我觉得中午饭应该还没吃。
    
     还有,别人做工的时候,因为他不能做工,他也必须在那个地方坐着,陪着人家。人家做多长时间,他就在那儿陪多长时间。做工的问题今天也改善了。从今天开始,不愿意陪那些人做工的话,就可以在监舍里待着。
     我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去,还是怎么样。
    
    *陈光诚:“犯人管犯人”,要求早见律师 *
    
     光诚一再向我提出,让律师尽快去见他。他还告诉我,在里边实行的是非常违法的‘犯人管犯人’的制度。”
     问:“有没有受到暴力伤害?”
     答:“他没有讲,最起码我从他脸上、手上没看到什么伤痕。”
    
    * 陈光诚:“请朋友们放心” *
    
     问:“你们还说了些什么呢?”
     答:“因为胡佳知道我要去见光诚,他就让我转告对光诚的一些问候,我都转告了。光诚也特别高兴。他说‘也请朋友们都放心’,他在监狱里也还在不断地学习,他读了《拿破仑成功学》,是监狱里所谓的‘犯人’帮他读的。我没来得及问是在临沂监狱,还是在沂南县看守所,我感觉应该是沂南县看守所,因为他已经读完了嘛。他还希望我能看看。
     今天光诚一再告诉我,可以捎来一些书籍啊,水果类的东西,都可以捎进去的。监狱方面的规定和光诚说的有一些差距。
    
    * 陈光诚:“有犯人一天可多次与家人会见” *
    
     光诚进去几乎半个月了,他一再告诉我,这里边的探视,一天去两、三次、多次是有可能的,这里有的所谓‘犯人’家里最多有的一天来四、五次。”
    
     问:“母亲和光诚说了些什么?”
     答:“母亲没来得及说话。”
    
     问:“孩子呢?”
     答:“也说没来得及。就我和他说了,还没说完呢!”
    
     问:“按监狱方面的规定,会见应该多长时间?”
     答:“一般不超过半个小时。”
    
     问:“但实际给你们的时间呢?”
     答:“不足十分钟。”
    
    * 陈光诚抱着儿子 *
    
     袁伟静这次去会见陈光诚,带着他们三岁多的儿子和一岁多的女儿。
    
     我问袁伟静:“陈光诚和孩子有没有什么交流或者接触?”
     答:“儿子看到他爸爸之后,就带他爸爸到沙发上去坐下,然后就坐在他爸爸旁边,光诚就把他揽起来,他就躺在爸爸怀里。
     儿子他抱着,监狱方面还没有给隔开,另外像母亲、我都被与光诚隔开。”
    
    * 陈光诚要抱一下女儿,被拽走 *
    
     问:“女儿见到爸爸,她认识不认识?有什么表现?”
     答:“不认识,但是在家的时候,因为有光诚照的像,他戴着眼睛,我告诉她‘这是爸爸’,就告诉过她一次,以后广告牌有戴眼镜男的,她一看到戴眼镜的,就说是他我爸爸。这次她就一直看爸爸,到最后光诚想抱一下她,试试她,另外一个叫尹昌杰的犯人来拽光诚。”
    
     问:“这个犯人当时为什么在场?”
     答:“光诚看不见,他是来领他的,应该是监狱方面安排的。从他的态度来看,我还是很担心的,因为监狱那边一发令说‘时间到了’,他进去就拽光诚说‘到了!走!’在我们家人的面前,你就这样对待他,我们当然火了。”
    
     问:“那您怎么知道这个人姓名的?”
     答:“所谓的‘犯人’前面都戴着个牌子。”
    
     问:“多大的牌子?”
     答:“就像我们平常学生证那样大小,约十厘米长的长方形。”
    
    * 袁伟静:还是要感谢一下*
    
     袁伟静又说:“今天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感谢一下临沂监狱的这些工作人员。他们虽然态度比较粗暴一些,但是我们去的时候,按照他们的规定,(上午工作)已经是下班了,不能安排会见了,(吃午饭后下午再上班)。但是他们还是给我们了一点时间,实际上去呢,这边都打好招呼了,他们肯定知道在下班的时间安排,(会见)时间会很短。”
    
     问:“按狱方是怎么定,什么时候还可以再去探视?”
     答:“如果看探视规定,每个月探视一次,每次不超过三个人。探视的人员就是父母亲、兄弟姐妹、老婆孩子,只要带着身份证都可以去见的。”
    
    * 一个桔子牵动家人爱心 *
    
     问:“这次见面之后,母亲说什么?”
     答:“虽然母亲没有机会和光诚说话,但是她的感觉是,见到了就可以了。吃不饱的问题,光诚说今天早晨有所改善,母亲感觉就好一点。”
     母亲所难过的是,光诚说特别想吃水果。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大哥不是说看那个规定是什么东西都不准带吗?
     在路上,母亲给孩子带了两个苹果、两个桔子,当时我们进去的时候,也不知道要把东西放在哪里,所以就带进见光诚的屋子里去了。
     (儿子)睿睿手里拿着那个桔子,差点弄掉,妈妈就喊他看那桔子。光诚当时觉得可能那个桔子是给他的,光诚刚要摸,妈妈又说‘睿睿’,实际妈妈没注意光诚伸出的手,光诚的手顿时就收回去了,他一定是觉得那桔子是睿睿的。我们当时因为时间太紧了,都还没有想到把孩子手里的桔子苹果快点拿给光诚。
     所以回来以后,我和光诚的母亲一直非常难过,就想,因为回来以后,孩子还能有桔子,为什么当时没把那个桔子给光诚?
     妈妈因为这一点,觉得好像自己那句话说得挺怎么样,或者想,自己只带着那么两个水果,还没有给光诚。。。
     我们也都为这件事情,心里有点难过。
    
    * 下午――陈光诚可能还等着*
    
     还有就是因为光诚说了,一天可以见几次的可能,他说那话,肯定下午他等着。我们一直在想,光诚下午现在一直可能还等着。。。”
    
     问:“你们当时能留下来,说下午开门的时候再试吗?”
     答:“我们要留下来呀,看着我们的人不让留啊!”
    
    * 律师回京后会安排会见陈光诚 *
    
     问:“陈光诚先生要求会见律师,您和律师联系过了吗?”
     答:“我联系了,他主要是问我光诚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我告诉他挺好的,他说这是他最担心的。光诚想见他的事情,因为现在不在北京,等他回到北京以后,会尽快安排。”
    
    * 与狱警通话――一问三不知 *
    
     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仍然非常希望能够去监狱会见陈光诚。
    
     我打电话到陈光诚所在的临沂监狱。
    
     对方:“喂!”
    
     问:“喂,您好!请问这里是临沂监狱吗?”
     答:“对,你哪里?”
    
     问:“我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
     对方:“有什么事吗?”
    
     问:“我想请问在这里服刑的陈光诚他的哥哥陈光福想要去探视他,可以不可以呢?”
     答:“这个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我说着,对方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 陈光福:“监狱阻挠家属会见,没有法律依据” *
    
     陈光福先生想会见狱中的弟弟陈光诚,多次受阻。他说:“我认为,监狱他们应当按照法律的规定去做。因为监狱的规定是他们制定的,已经贴在墙上了,也就是说是公开的。但是他们制定的规定又不去执行,又制造一些借口,阻挠家属会见,我认为这个作法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问:“那您和家人还有打算近期再去试一试到临沂监狱探望陈光诚吗?”
     答:“我已经和老二(陈光诚的二哥)打电话让他带上身份证,买一点水果,再去试一下。”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的。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飞雄案进展/RFA张敏
  • RFA张敏:新春特访:亲人相隔时 娓娓诉心声
  • 高耀洁被迫签字委托他人领奖/RFA张敏
  • “探视日”不准陈光诚会见家人/RFA张敏
  • 严案近况与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二)/RFA张敏
  • 郭飞雄案报道 / RFA张敏
  • 律师详谈会见郭飞雄 张青紧急求助呼声/RFA张敏
  • 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四)/ RFA张敏
  • 郭飞雄看守所来信 妻子张青吁请关注/RFA张敏
  • 高智晟一周前被警方带走下落不明/RFA张敏(图)
  • 元旦芬兰记者登门访胡佳 / RFA张敏
  •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之一)/RFA张敏
  • 被绑架及刑拘的陈光诚案证人陈光合获释\RFA张敏
  • 陈光诚案律师血溅临沂指有人设局-营救陈光诚行动(之十二)/RFA张敏
  • 高智晟宣判后回到家中 营救高律师(之十)/ RFA张敏
  • 高智晟案开庭引起反响 警方对高家最新举动/ RFA张敏
  • RFA张敏:营救高智晟律师(之八)
  • RFA张敏:严正学未获准聘请律师 滕彪谈有关法律条文应修改
  • 专访陈光诚妻子袁伟静/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