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要求国家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经济补偿
(博讯2007年3月05日 来稿)
给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申诉信 (博讯 boxun.com)
    
    要求国家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经济补偿
    
    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
        
    我们是一群反右运动的受害者及家属子女。我们完全支持2005 年9月18 日由山东大学史若平执笔撰写的、反右受害者及家属子女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 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的签名信。〔据悉,一年多以来,己先后有一千余人参加签名〕。值此反右运动50周年之际,我们现在再次以集体签名申诉信的形式,敦促中国的最高执政当局,正视我们这些反右受害者及家属子女提出的合情、合理、合法的申诉要求: 要求国家对右派分子正式道歉并给予经济补偿。要求尽快地将妥善解决此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中来。
    
    众所周知,1957年,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整风反右运动,以"助党整风"的名义,号召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鸣放",采取了"引蛇出洞"、"诱敌深入,聚而歼之","以言治罪"的 "阳谋",欺骗了全国广大的知识分子。毛泽东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操纵党和国家机器,将大批爱国正直的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分子",制造了古今中外历史上空前的大冤案。仅官方事后公布的右派分子数字为 55万余人〔实际数字远高于此数〕。反右运动是一次空前规模的、严重的违反宪法的事件。侵犯了公民的基本人权。这批受害者经历了反右斗争,流放到青海、新疆、宁夏等边远地区劳改,大饥荒,"文革"十年浩劫,……直至 1979年被"改正"。22 年来在政治上、经济上、生活上吃尽了苦头,右派分子本人和家属子女的身心均受到不可弥补的严重创伤。
    
    1978年 4月和9月,中共中央分别下达 11号和55号文件,宣布 " 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决定。"对于过去错划了的人,要做好改正工作。"在"实施方案"中规定:"经批准予以改正的人,恢复政治名誉,由改正的单位负责分配适当的工作,恢复原来的工资待遇,但不补发工资。"当时,历经二十余年劫难、被打入社会最底层的右派分子,惊魂未定,被"摘帽"和"改正"后,只能表示"感恩不尽",对蒙难的二十余年"不补发工资"也不敢有所企求。且当时正值文革之后,国家百废待兴、财政拮据,广大受害者对此予以充分理介。但应该指出:当时,同样是平反冤假错案,文革中的"走资派"全部补发了工资。而右派们吃的苦更多、受磨难的时间更长,却没有被一视同仁。这于情、于理、于法是讲不通的。
    
    1980年 5月8日 ,中共中央统战部上报《关于爱国人士中的右派复查问题的请示报告》,6月 11日,中共中央批转中央统战部上述报告。报告中从对被划为右派的96 名著名爱国人士中,选出27名影响最大的进行复查。予以改正的 22人,不予改正,"拟维持反动派原案的五人: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报告中对"章罗同盟"问题复查后"没有发现章罗二人在组织上共同策划、进行阴谋活动的事实。"在中央批转通知上"中央认为,肯定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的必要性,同时指出在反右斗争中扩大化的错误"。既然承认了作为一九五七年右派的核心"章罗同盟"是不存在的,既然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右派分子"是错划的,那么发动"反右派运动"还有必要么? " 不予改正"的五名民主党派中的著名人士,实际上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敢于直言的精英,纵观他们在民主革命时期的历史和反右时的言论,是否套得上"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结论是不言自明的,历史可以作证,公理自在人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九五七年反右派运动之后,中国政治舞台上形成万马齐喑、只有一家独言的局面。毛泽东所犯"错误就越来越多了"…随后, 1959年庐山会议,…1966 年开始的十年文革浩 劫…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多年来,由于对反右运动这段历史没有做出过公正的、令人信服的结论,至今使人们仍心有余悸。中国社会的和谐、公平、正义无法真正体现。
    
    如今,近三十年过去了。我国国民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取得了很大成绩,国家己具备足够的经济实力。国家仅外汇储备就己超过一万亿美元〔相当于八万亿元人民币〕。现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 41条,"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补发右派分子工资、对受害者多年来所受的磨难进行物质和精神损失的补偿,时机己成熟,可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近日报载我国政府宣布免除非洲国家所欠的百余亿美元的债务。既然国家有能力免除外国人百余亿美元的欠债,那么偿还拖欠本国受难同胞多年的历史旧债,理所应当优先考虑。
    
    世界上不少负责任的国家政府都在纠正历史错误。加拿大政府为一百多年前向华人收取"人头税"的错误进行政府道歉和赔偿。德国、法国政府为二战期间伤害民众利益行为,曾向当事人及其子女,多次道歉并予以赔偿。这些都受到国际社会和本国人民的好评。而日本政府拒不向二战期间的受害国劳工和慰安妇道歉赔偿,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极大地损害了自身形象。我们党历史上曾犯过错误,但只要认真对待、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不但不会降低党的威信,反而能进一步增强凝聚力。文革结束后,胡耀邦等中央领导不遗余力平反冤假错案,赢得了民心,为改革开放奠定了牢固基础。
    
    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中共中央,号召努力构建和谐社会,把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我们衷心拥护。还清历史旧账,对右派分子〔及其家属〕由国家正式进行道歉和给予经济补偿,是彻底解决此重大历史遗留问题的唯一正确选择。办成这件得人心顺民意的大事,将是对在世的受害者的极大安慰,也是对死难者的最好的祭奠,更能体现党和政府对右派分子及其家属子女的真正关怀。也是 构建和谐社会,体现公平、正义,实现政治民主的重要内容的一部份。必将对党和国家的历史产生巨大的深远影响。
    
    我们倡议建立反右博物馆。把1957 年发生的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以言治罪"、迫害55万以上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的全过程,用实物、图片、音像资料、文章、信件等方式予以展示出来,把这段非常时期的珍贵历史资料永远保留下来,警示我们的子孙后代,以史为鉴,再也不能让这段悲惨的历史重演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千万不能忘记这段历史,"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反右己过去 50年了,当年的受害者,如今还健在的恐怕不多了,往后只会越来越少。我们要趁这些当年的受害者还健在时,抓紧时间,从他们和他们的家属子女处抢救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资料,让它们不致湮没。
    
    我们期待回音,期待对话。
    
     反右运动受害者及家属子女
    
    联系人: 电话 e-mail 2007 年2月28日
    
    彭志一 021-56555685 [email protected]
    
    叶思九 021-65023611
    
    蔡善森 021-52729228
    
    吴中琪 021-64307459
    
    
    
    签名者: 〔〕内为家属子女
    
    叶思九 蔡善森 吴中琪 陈倬云 余尚炎〔妻 黄秀卿〕
    
    彭文应〔儿子彭志一〕 尚 丁 李钦予〔女儿李西林〕 陆良敏
    
    陈仁炳〔妻 陈蕴辉〕 宋家模 刘 锟 高东虎 陈维杭
    
    王造时〔妻 郑毓秀〕 鲁长发 王宗吉 刘血花 彭世东
    
    陈新桂〔女婿董宝光〕 陈承融 黄寿同 郑保定 浦新墨
    
    程应缪 李宗蕖〔女〕吴秉文 徐则文 姚祖焕 李梦麟
    
    陆 诒〔儿子陆良年〕 梅士新 王庆山 傅艾以 许慰萱
    
    俞士锦 龚文谟 徐茂义 丁葆元〔儿子丁文杰〕 张家齐
    
    袁锡玖 赵荣邦 楚 歌 林济时 葛次弓 卢雪岩
    
    俞礼仁 章宗怡 周覃藻 周金声 王启光 陈守默
    
    胡桂荣 王璧田 夏汉仪 毛学精 袁永亨 李 含
    
    邵隆昌 孙用济 应寸照 翁克庚 吴行素 宋 铮
    
    徐仲稚 李 诚 王 萍 刘亦泉 陈信成 刘英凯
    
    卢 晓 俞伯庸 张永茂 杨琢成 张镜清 郏清良
    
    闻昌永 沈友石 李玉槐 朱今燮 席才林 钱启昌
    
    王承殷 沈伯龙 黄 彬 夏泽霖 赖定阳 石建英
    
    孙松棠 倪惠民 陆维煊 薛承德 俞振国 赵鸿藻
    
    张友康 贺洪礼 官 浩 王振西 汪 中 袁子期
    
    祝志成 俞握珠〔女〕赵匡仪〔女〕吴高放〔女〕吴毓棠〔女〕吕燕君〔女〕
    
    徐 岚〔女〕唐仁缙 章 鹤 吴信富 韩 涌 傅言新
    
    盖增福 杨丽洁〔女〕姜国琴〔女〕崔蕊林〔女〕钱采芝〔女〕程德蓉〔女〕
    
    闵淑华〔女〕姚大钧 杨治中 曹雪松 崔鼎安 蒋 哲
    
    殷德徵 张培钧 孙月屏 杨 曙 周复初 王维刚
    
    黄 钟 陈滋堂 陈光庸 徐培元 陆静宜 许兆桂
    
    程凤庭 徐济亚 王依明 于仕西 汤玉卿 熊大缵
    
    陈象哉 陈洪泉 陈开甲 陈兰谷 陈永春 丁宝康
    
    管天祥 郭厚桢 黄建基 胡文清 刘焕民 李治章
    
    马国松 钱卣铭 任寿春 唐焕兴 王令康 温 健
    
    谢玉书 徐世臣 姚福申 张庭跃 张亚新 张振华
    
    朱仲康 赵茂生 钟亮明 孔祥瑞 江 涛 周锡发
    
    徐洪慈 张秀宝〔女〕薛恒春 黎在田 朱鹤飞 吴子杰
    
    梅锡仁 陈世生 张云清 黄丰林 彭 君毅 吴嘉善
    
    张圣书 林学成 袁庆吾 周善成 唐子谋 吴镇南
    
    张亚彬 李梧龄 张嘉德 刘震东 孙志舫 俞俊荪
    
    倪维熊 陈基础 刘文模 邓钟瑞 徐绳祖 徐 竹
    
    吴 导 李罗芳 陈 徵 刘祖年
    
    ——原载《新世纪》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7/3/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的右派及其亲属二百人,致函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要求对右派正式道歉并赔偿损失
  • 邓小平秘录:搜集反党证据展开新反右派斗争
  • 关于给“右派”落实政策的最新消息/北清人
  • “右派”幸存者50年后要求国家赔偿
  • 逾一千四百名右派联署要求赔偿损失
  • 草堂读书会:关于右派的研究
  • 中国左右派批评政府经济改革政策
  • 《共产党人》网站被关,右派与左派同时镇压?(图)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 重庆“改正右派”呼吁书
  • 从中国煤矿的历史看中共右派的罪恶
  • 右派联署求平反:“煎熬了50年不能再等”
  • 翟鹏举:感受右派—读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
  • 回忆:我的右派朋友李玉滋/林鹏
  • 书海无涯: 一个老右派的二十年/我的一言福祸记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曹长青:在台湾,谁是左派,谁是右派?
  • 戴煌: 我听话成了“右派”
  • 阴柔的左左和阳刚血性的右派的比较分析/永德
  • 声声血字字泪——读叶永烈《曆史悲歌——反右派始末》
  • 張英:反右五十周年祭──實際錯劃“右派”八百萬人!
  • 一个右派子女给中共中央的建议/于仁
  • 左派右派团结起来,共同争取言论出版新闻自由
  • 高寒:让左派和右派辩论起来
  • 鲁克:右派:正确的道路RIGHT WAY
  • Hugo:自由化与大一统主义的对立,右派与左派思想的对立
  • 崇义:台湾的出路,在于肯定中国右派第一人——蒋介石
  • 殉难者的血迹,谁能抹得去?—纪念林昭和我狱中的右派朋友/张鹤慈
  • 郭小林:镌刻—纪念冤死于北大荒的无名右派
  • 反右派冤案并未了结/王亘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