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萧瀚:说说浦律师的博客-浦志强接着给大家拜年!(图)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2007年2月21日 转载)
    
浦志强接着给大家拜年!


浦志强接着给大家拜年!
    
    
    
    
    
    
    
    
     2月13日,也就是八天之前,浦志强律师在sohu的博客被强行关闭。2月17日,他又重开一个,算是给他自己的新年礼物,结果昨天又被关闭了。于是浦律师笑了,开了第三个博客,还是sohu的:puzhiqiang3.blog.sohu.com。
    
    
     我因为新浪的博客文章被删,就联合了贺卫方教授、志强和许志永,发了一个声明,接着不久,志强的sohu博客就被关闭,我怀疑是不是受我连累,志强安慰说“你以为你是谁啊?”。弄得我又失落——是啊,你以为你是谁啊!又暗自庆幸——我连累得着他吗?
    
    
     正如新浪删我的文章,sohu关闭浦志强的博客,都来自一个地方的命令,那地方叫“上头”,我们谴责新浪是因为新浪做得比sohu“上头”多了,自我阉割有甚于“上头”的命令。这年头加强执政能力,具体到控制言论就是练好“迷踪权”,所以这“上头”一般咱们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后来据说是什么新闻办(就是把新闻给办了的意思,就像《1984》里那个真理部)的网络宣传管理处,他们一般用电话、email下行政决定,他们一文明办网,网民就得禁口。
    
    
     上次我那位俄国朋友K. 玛斯筱筹耶维奇. 肖乌苏布林夫斯基还来信和我谈起类似情况,他说得有点意思,我就录在这里,供大家一笑:
    
    
     “口头禁书令是个什么东西,我不太懂,不过听说贵国经常查禁报刊杂志,这种做法是很野蛮的——很抱歉我这么说。不但查禁,据说查禁的时候还不敢公开,只偷偷摸摸打个电话、开个秘密会议——会上还不许记录,跟贼似的。”
    
    
     他又说:“贵国是个奇怪的国家,这种鸡鸣狗盗的做法居然几十年基本上没遇到反抗,绝大部分的出版社头头很吃这一套,来个电话、开个会就能噤若寒蝉、吓个半死,乖乖地俯首听命。我们很难理解。在俄罗斯,即使以前斯大林时代,我们作家也能出书,如果不能出,也是有文字上明确答复的,出了书就是被批判、被查禁也是公开的,绝不会像贵国官僚那样,干些偷偷摸摸的小偷勾当——可笑的是还屡屡得手。不过现在,俄罗斯不会再发生禁止出版这样的事情了,除非法院有合法的理由下判决书。”
    
    
     好了,说一千道一万,在网络上横行了将近十年的这只“看不见的手”,迟早要亮相的。说起来天可怜见,都21世纪了,中国人为言论自由,第一步居然是争取书报检查令!16世纪的欧洲人要在中国活过来,一定不习惯,他们禁言可是冠冕堂皇的。
    
    
     为保证国脸光鲜,本文严禁海外媒体转载,如有违反,我就去贿赂“上头”,让你删了。
    
    
    
     2007年2月21日于追远堂
    
    

2007-02-20 | 第三个搜狐博客开张,浦志强接着给大家拜年!
    
    各位师友:
    
     今天是2007年2月20日,农历猪年的正月初三,拜年还来得及。今天凌晨两点半,我的第二个搜狐博客在开通三天之后,已经被无关部门敏锐地关闭了。
    
     与第一个博客相比,第二个博客更为短命。第一个开通于2006年4月13日,今年2月13日关闭,毕竟存活了8个月,期间虽于6月初短暂关闭,但随后即再次恢复,只不过少了几篇“敏感文章”。
    
     我原以为关掉第一个博客,是因为上面有章诒和先生反抗禁书令的文章和报道,邬书林副署长大为光火那是肯定的。但第二个博客至今才三天,还没来得及发布敏感消息,居然也会被迅速关闭,这就令人费解了。
    
     莫非当局在对章诒和先生“因人废书”之余,也要对我“因人废博”以儆效尤不成?!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在搜狐申请注册了这第三个博客,假如还被关闭,就会有第四、第五个以致无穷。为便于友人记忆和登陆,我今后一律使用姓名的全拼加上序号,因而这回的博客网址,便是:puzhiqiang3.blog.sohu.com
    
     此外,我还在和讯注册了一个博客,网址是
    
     http://puzhiqiang999.blog.hexun.com/default.html
    
     这个博客会把我的搜狐博客内容完整备份。
    
     谢谢关注。
    
     浦志强 2007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初三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瀚:强烈抗议新浪网管无理删贴(图)
  • 萧瀚:公民教育要从名人抓起—有感于钟南山先生的昏话
  • 萧瀚: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四:请恶棍们给自己留点天良
  • 萧瀚:读曾金燕女士“庶民的不服从”有感
  • 萧瀚(中国政法大学):关于陈光诚先生,我能说什么?
  • 萧瀚: 哀思迢递悼尚平
  • 萧瀚 :冰点事件评论之三:催生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出版界
  • 萧瀚:冰点事件评论之二:结束新闻出版业产权的行政垄断
  • 萧瀚:冰点事件评论之一:取消中宣部管制,走新闻法治正道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六:面对疯狂的默语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一至三
  • 萧瀚:太-石村事件评论之二:历史会记住哪些人?
  • 声援艾晓明教授 / 萧瀚
  • 萧瀚:追远堂魔鬼词典:A部(图)
  • 萧瀚:讼界悲心浦志强(图)
  • 萧瀚:转型时代的司法改革
  • 茶人滕彪/萧瀚
  • 世纪中国网与劫机喻/萧瀚
  • 萧瀚:中国性产业应当合法化
  • 萧瀚:论司法不作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