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江苏灌南县凶杀续:被以民事案处理 家属指背后有隐情
(博讯2007年2月13日 转载)
    江苏连云港市灌南县两名青年在足疗室离奇死亡,家人不断上访事件。当地 政府周一将二人死亡以民事案开庭审理,变相要家属承认死者死于自杀。旁观者称案情 疑点重重,家属指当局欺骗逼迫背后有隐情。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 报道。
    
     在灌南县政府的安排下,孙巾云和张全欢离奇死亡案,本周一,被分成两个民事案件审 理,被告是案发地点—县城的来吧足疗室。周一上午开庭的死者孙巾云案件庭审半途中 断,因为死者家属当庭才发现在由官方起草的起诉书上,原来承认女儿属于自杀、溺水 死亡是前提,孙巾云的父亲对记者说:“县委和信访局给我办的这事情,这起诉书我也 不识字,也没看。今天庭上他们读给我听,我说什么?自杀了?不可能吧!我们怎么可 能和他协调?我们小孩是被打死的,是他杀。后来这个庭就撤了,没有结果。 ” (博讯 boxun.com)
    
    家属认为,这次民事诉讼,是官方为了停止他们的上访行动设下的一个套,有欺骗成 分。
    
    一位参加了庭审,暂时不便透露身份的一位江苏媒体的记者当晚接受本台的采访时说, 庭审有蹊跷:“当事人并不知道怎么回事,意思就是你承认了自杀会得到相应赔偿,定 性怎么定?家属一定是说不是自杀,这样庭就开不了,庭要是开下去,你承认自杀了, 他也不会赔钱给你,互相有矛盾的问题。”
    
    张全欢的案件也在同一天的下午开庭,死者的父亲张祥家当晚告诉记者。官方已经下结 论是自杀,并且没有任何赔偿:“宣布自杀,没有钱补助,我们问他他说法院下的这个 结论,就这个结果。别的没有什么结果。”
    
    张家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
    
    年仅18岁的孙巾云和19岁的张全欢,去年八月中在县城的来吧足疗室离奇死亡,事 后灌南县公安局很快将案件定为跳河自杀。死者出事后第二天家属去殡仪馆看了尸体, 据他们叙述孙巾云全身是伤,右腿断了,满嘴是血,身上还有遭蹂躏的痕迹。而张全欢 后脑壳破碎,也是全身是伤。
    
    两家人不相信孩子是自杀,他们不断上访各级政府,包括到北京去。当地公安部门对这 两个蒙受丧子之痛的家庭没有安慰和解释,反而是多次对他们进行殴打和威胁。
    
    孙巾云的哥哥孙伟告诉本台,在海外媒体看见他们网上求助信,报道了事件以后,他们 又接到了警告和监控:“那几天公安局的人派了一个乡干部每天早上下午,到我们家转 看着我们家。也有公安局打电话问是不是有记者找我们,要反映得很仔细。(会给你们 造成压力么?)不会,我们希望事情尽快处理掉,因为这件事压得全家人都不舒服。 ”
    
    家属的不舍不弃得到了很多县城民众的同情, 有人私下告诉他们, 行凶者是县委领导 的子侄,然而,却至今没有人走出来作证。张祥家对记者说:“叫他查凶手,他说凶手 没有,我说凶手在你面前你也不敢抓。杀人的是县长的侄子。(有证据么?)天没亮我 们找到证人,说要北京出来查就很多人会作证,北京不来查没人敢出来作证。 ”
    
    另一边,政府正不断催促两家火化尸体。
    
    一直跟踪事件的大陆记者对当地政府处理该案的手法有这样的分析:“一个是地方主 义,创平安县呀之类的!都有关系的。还有这个案件特殊,有老百姓反映,还有我们周 围的人反映这个案件比较大,可能涉及县委或有关小孩可能涉案,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证 实,但这个肯定是疑点。这个案疑点很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Modified on 2007/2/1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灌南县凶杀续:RFA报道更多详情
  • 江苏灌南县凶杀续:光天化日黑社会杀人、警察保护
  • 安全县频发命案 官商勾结不作为
  • 冤!黑社会谋杀妙龄女子、警察还殴打家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