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浦志强:新闻背后的真实博客被删,但思想永远也禁止不了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2007年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7-01-27 |
     (博讯 boxun.com)

    
    
    下午打开博客,就见管理员发文:“尊敬的用户您好,您上传的文章《章诒和的书被禁,每个中国人的尊严也被侵犯了》不符合我国互联网管理法规的要求,因此不能发表,请您谅解。”时间为2007年1月26日10时36分
    
     此文这般结果已在预料之中,凯迪社区上这篇文章177个跟帖后,先是被锁,然后也被删除。和此次“禁书”事件有关的帖子全都 “消失”。不要怪和迅、凯迪的编辑,他们要不删文,总有一天会沦落到“世纪中国”的下场。
    
     可是删了又怎样?删了文章还可以再写,思想是永远也禁止不了的。有关人士的行为,好比中世纪的教会以为烧死布鲁诺就能禁掉“日心说”,从而让太阳围着地球转一样荒谬;好比秦始皇杀光儒生就以为全天下的人就不读书一样荒谬。几千年有多少禁书?有多少文章被禁?最终人类还是要从野蛮时代发展到现代文明。
    
     不过,有关禁书事件的讨论被禁止的做法,充分表现出这并不是邬同志个人行为。邬同志只不过是替罪羊而已,统治者总要找个人发布“禁书令”,很不幸,他被要求来发布这个引起全天下人愤怒的“禁书令”。禁止人们讨论的行为是如此粗暴,因为手中握着的权力吗?不应该忘记的是权力的来源,人民既然可以赋予你权力,也可以收回你的权力。
    
     依我看,禁止发言这种做法实在是愚蠢。对古今中外、历朝历代的统治者而言,不喜欢听的话多了,尤其是读书人最喜欢说刺耳的话让皇帝、国王火冒三丈、坐立不安。不过要想禁止发言成本太高而且效果极差。吕留良著“邪书”反清,雍正不喜欢把他杀了,可是杀了一个吕留良,还有千千万万的人还是要反清,满清王朝还是要“忽剌剌似大厦倾”,完蛋。五十年代反右斗争将那么多不同意见的人整死的整死,洗脑的洗脑,但那些哲人王的思想至今也无法完全占据全中国人民的大脑。一个人的思想渊源是复杂的,要禁止他发表自己的意见,除非坐时光机器回到远古,把影响他思想的古今中外的先贤们全部扼杀在摇篮中,彻底改变人类的历史,才能达到目的。所以,当局的当务之急是发明时光机器,赶紧把自己统治的人民弄回动物状态(自己倒不必,自己还要享受作为一个高级动物的好处呢),一劳永逸地禁止言论自由。
    
     做一个人而不是动物的最大乐趣便在于他能胡思乱想,并能通过一定途径表达出来。可是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偏偏还有一些人拿着手中权力四处禁止人说话。要把近几年中国禁掉的书、禁止讨论的事、禁止提起的词语列出来,估计得编本大辞典,光是新闻媒体接到的各类纸的、电话的、口头传达的禁令就得专门设计一个分词典。这次禁书事件就是通过口头传达的,从上级宣传部到各媒体总编辑、编辑部主任,直至传达到底层的记者编辑。估计这本大辞典要流传于世,几百年后我们的后代看到老祖宗们做过的事,很难没有看到外星人的那种眼神。
    
     试问哪一个写文章的人,文章没有被莫名其妙地删掉过敏感之词?哪一个网民的言论没有被粗暴地删除过?哪一个作者写文章的时候不左右掂量小心翼翼地避开文字禁区,以期能逃过无处不在的审查顺利面世?我并不持绝对主义的观点看待言论自由,但掌权者禁止发言总该有个合适的理由。美利坚合众国当年“五角大楼文件”被纽约时报发表,联邦政府禁言的理由是国家安全。咱们呢?有哪件禁言事件涉及国家安全,仅仅是掌权者的个人好恶而已!今天不喜欢右派说话,就不准说,明天不喜欢左派说,左派也得闭嘴,大大小小的官员,各部各委的官员,谁都或多或少地掌握着禁言的权力,至少是具备禁言的能力。本应处于绝对自由以便替民众行使监督权利的新闻媒体,完全处于在权力的威慑之下。这样的的国家,还称在建设法治国家,真是不知羞耻!
    
     “我将用生命维护自己的文字!”相信不久的将来,将会也来越多的人站出来这样怒吼。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浦志强:开庭在即:广州“禁电”第一案情况通报
  • 北京高院今天宣判王天成败诉!/ 浦志强
  • 浦志强:关于请求公开开庭审理郑北京诉余杰案的申请
  • 浦志强:“六四”十七周年:我是如此“还愿”的
  • 浦志强 滕彪: 王天成诉周叶中案代理词(最终定稿).
  • 浦志强:深圳富华医院5月24日被停业整顿,但政府失职的真相被刻意掩盖
  • 浦志强:王天成诉周叶中等剽窃案5月12日下午开庭!
  • 浦志强:王天成诉周叶中案,法院公平分配八个旁听席位,我们喜获两席!
  • 浦志强:王天成诉周叶中案5月10日开庭
  • 浦志强:李保华诉周国平名誉权纠纷案被告代理词
  • 浦志强:致深圳市药监局的律师函
  • [浦志强转贴]: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浦志强:《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被停刊整顿!
  • 浦志强:惩贪治吏,“丢卒”“舍车”难乎哉
  • 浦志强:海南凯立、卫凯征诉财经杂志社等被告诽谤案原告撤诉!
  • 浦志强:五大连池法院“尿检阳性”—孙英杰荒唐胜诉评析
  • 浦志强:朱久虎律师的执照重新注册!
  • 浦志强:我们一直在等待判决—就陈桂棣等被诉诽谤案再致阜阳中院函
  • 浦志强:为郑恩宠名誉被损害事所发出的律师函
  • 浦志强的道歉之作——懒人的检查
  • 浦志强:组织起来构建公民社会,才能真正创造历史
  • 浦志强:我为什么要收拾周叶中?
  • 浦志强:李保华诉周国平名誉权纠纷案一审判决书
  • 软硬不吃与软硬通吃—我看高智晟事件/浦志强
  • 浦志强:没有冰点的残冬,离春天不会太远了
  • 浦志强:对《足球》报被王珀起诉诽谤案的法律思考
  • 浦志强:为冯彦伟绝食而作
  • 浦志强:从来不会道歉的执政党
  • 浦志强:“有困难找民警”,我就死定了
  • 浦志强:读《人民日报》“七一”社论有感
  • 浦志强:为自由表达而抗争──郭国汀不服行政处罚决定案的复议申请书
  • 浦志强谈中国法律和民间维权
  • 浦志强:我为什么主张要对反日热情进行冷思考?
  • 浦志强:对一次美国游行的观感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对民间反日热情的冷思考
  • 浦志强:“ 烹小鲜”还是“崩爆米花”
  • 浦志强:眼看着“中国人权”随风而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