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菊交权 温家宝幕僚华建敏从幕后走到台前(图)
请看博讯热点:十七大权力变更

(博讯2007年1月24日 转载)
    
      刚于新近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市场的焦点集中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关于今后金融改革发展的六大方面,但会议的其中一个关键人物,亦绝对不能忽视,他就是负责主持这次会议和对大会总结发言的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有人评论道,作为温家宝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幕僚,华建敏终于从幕后走到幕前。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按照大陆的官场文化,主持类似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这样重要活动,尤其是被安排对大会作出总结发言,肯定是在有关事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如果说全面主管金融工作的温家宝是一哥,则华建敏便是金融二哥。即是说,华建敏已获中央政治局授权,代替因健康问题未能出席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政治局常委、副总理黄菊的位置,协助温家宝主管全国金融事务。
    
      事实上,华建敏当着出席会议的数百名来自中央和地方主管各类金融事务的官员作总结发言时,便对贯彻落实会议精神提出了明确要求,并强调,各地区、各部门、各金融系统要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关于金融工作的决策和部署上来,明确任务,突出重点,精心组织,加强协调,切实把各项金融工作任务和政策措施落实到实处。
    
      评论指出,对各级金融官员的工作要求,提得如此铿锵有力,华建敏完全显出作为金融二哥的风范,这也难怪,由于是国务院的大管家,华建敏向来十分低调,但有着全国财经工作丰富经验的他,对金融事务亦有相当认识。
    
      值得注意的是,温家宝与华建敏在财经事务合作方面,有着深厚渊源,早在1996年华建敏从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调到北京,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当时的小组秘书长温家宝;其后华建敏于1998年升任小组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亦与当时已晋升为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同时身兼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的温家宝合作无间。
    
      熟悉国情人士都知道,今年秋季召开的中共十七大,其中涉及高层人事布局。在这样的敏感时期,华建敏突然身负重任,协助温家宝主管对国民经济发展极为重要的金融工作,况且,自1963年清华大学动力系毕业之后,华建敏便一直长期在上海工作,直到1996年调京为止。有评论认为这将反映他的仕途可能更上一层楼。
    

江家帮
    
黄菊交权 温家宝幕僚华建敏从幕后走到台前

    

黄菊被夺权:江派全面崩溃的征兆?
    
    亚洲时报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1月22日撰文,在大陆,刚结束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除了讨论国有银行改革、加大金融对外开放、农村金融发展等六项议题外,同时传出了一项重要的消息:据称,没有出席会议的常务副总理黄菊,已将分管全国金融工作的权力,交给总理温家宝。黄菊若然真的突然交出权力,形同自断双臂,实在耐人寻味,除非因为政治原因或已经失势,否则最高决策层成员,绝少突然交出权力。
    
    香港《经济日报》报道,中央决定,黄菊“健康持续出现问题,已不能再勉强,正式停止工作,并交出金融领域的最高领导大权”,由温家宝直接主持金融工作,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从旁协助。报道又说,中央最高层之前已经决定,中央一般性会议,黄菊可以不出席;黄菊分管的事务,如身体许可,要出席或作出决定。他今次并没出席他分管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显示他的身体或许己经“不许可”他出席。
    
    据称,黄菊患的是胰脏癌,病情反覆,去年一月十六日开始从公众视线消失,连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会议也缺席,直至六月初才再度公开露面,与其他政治局常委一起出席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联合大会的开幕式。之后时隐时现,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则是两个月前的十一月二十一日,在上海接见到访的澳洲银行董事会新主席古德,而今年一月五日召开的中央企业领导人会议,黄菊也作出批示,显示他当时仍然是分管国企及金融工作的最高领导人。难道两个星期之间,黄菊的病情急转直下至这么不堪的地步,非要大权旁落不可?
    
    在中共政治文化中,权力转移是非常敏感的事,在正常情况下,很少出现中途被迫交权的情况,而健康问题,更绝少会令一个政治局常委交出权力的原因。最高领导层的成员,即使还有一口气,也会保住职权,为自己的派别保住一点血脉,即使因为健康出现问题而被出权力,也只会交给自己属意的人选。周恩来病重、毛泽东病重期间,仍然死活不放权、不退位,以身边人传话的方式遥控全国事务;从第十一届开始,每届都有政治局委员在任上去世,包括十一届的苏振华、十二届的廖承志、十三届的胡耀邦、十四届谭绍文、十五届谢非,他们病重时仍是有职有权的政治局委员(政治上早已失势的胡耀邦除外)。
    
    因此,在中共历史上,被夺权、架空的政治局常委,大多是政治上犯了错误,又或已经失势,被对手乘虚而入。一九九三年,李鹏对邓小平的南巡“旨意”阳奉阴违,称病不视事,惹怒“老邓”,于是他掌管全国经济的大权被迫交给朱镕基;一九九九年,声望如日方中的朱镕基访问美国,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中国入世协议”,却因克林顿变卦,要空手返国,在党内受到批评,谁知祸不单行,刚返抵国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就遭美军战机炸毁,朱镕基又被指媚美而受到抨击,江泽民乘机夺走他金融及国企的最高领导权。
    
    由此观之,黄菊手中的金融工作领导权被夺,与他的健康是否恶化无关,很可能是因为他犯了政治错误,又或已经失势所致。那么,过去两个星期,中共内部发生了什么与黄菊有关的大事,令人联想到他犯了错误或失势呢?
    
    一月八日,也就是黄菊以分管金融及国企的最高领导人身分,作出批示后的第三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召开第七次全体会议,会上通报了陈良宇案调查进度,指陈的违法违纪问题,远比去年九月公布的严重。近几日,周正毅再度落网,并有五十多名涉及陈良宇案的上海官员因涉案而被罢免。黄菊突然被削权,是否因为涉及陈良宇的证据已然确凿,以交出权力来交换免被进一步究责呢?
    
    此外,大陆国内的《财经》杂志近日揭露了一宗举国震惊的国有资产流失案,超大型国企、资产总值超过七百三十八亿元的山东鲁能集团,被人以转制之名,在连串非常复杂的股权交易后,落入北京两家私人企业手上,代价只是三十七亿元,而这笔惊天交易的背后,涉及两名太子党。类似的国有资产流失,保守估计每年多达一千亿元;自二OO二年起,涉及银行的亿元贪污大案,仅被揭发的,每年都有十多宗,且愈来愈严重。这些领域的问题,黄菊作为最高负责人,绝对是责无旁贷!
    
    当然,如果黄菊底气足、有足够的实力,即使要负上政治责任,也未必需要交出权力。现在胡、温能够“乘病而入”,显示他的后台“老板”江泽民,已经无力保他了,甚至要弃车保帅了!看来,黄菊真的成为明日黄花了,而江派离崩溃之日相信也不远了。
    
     官场民生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纪委第七次全体会议:独缺黄菊
  • 黄菊胰腺癌复发 上海养病
  • 胡锦涛与曾庆红联手 矛头针对黄菊贾庆林(图)
  • 铁证!上海公安直接全程参与陈良宇黄菊野蛮强迁的……
  • 荣高棠逝世 黄菊等表示慰问和哀悼
  • 中央决定黄菊“休养” 政治生命结束
  • 黄菊他真的下岗了吗?
  • 黄菊连续缺席公开活动引起外界不同揣测
  • 黄菊与韩正在上海接见香港银行公会代表团
  • 黄菊缺席孙中山诞辰140周年纪念大会 勾留上海?
  • 黄菊缘何长时间考察上海?
  • 黄菊多次向胡温发难 贾庆林或因腐败下台
  • 八大常委出席作协全代会 独缺黄菊
  • 黄菊情妇——南京军区女军官
  • 重病初愈频亮相 黄菊欲自证地位不变
  • 专家:贾庆林和黄菊的腐败问题
  • 黄菊承认五大过失并请辞
  • 戚渊:致中共一封公开信(建议对曾庆红和黄菊进行调查)
  • 上海又一富豪被查 黄菊被暗批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陈良宇、黄菊在上海造的孽..... 强迁!强迁!恐怖的强迁.....
  • 黄菊为何交权并非不得而知
  • 对《黄菊被夺权》说三道四
  • 黄菊被夺权:江派全面崩溃的徵兆?
  • 黄菊他已不再需要权利/潘小涛
  • 上海市民颜芬兰一封无奈的求助信----控诉陈良宇、黄菊
  • 上海市民张桂兰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控诉陈良宇黄菊
  • 陈良宇事件是否会向江泽民,黄菊等人发展?
  • 刘逸明: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 郭永丰:胰脏癌患者黄菊强撑露面为哪般?
  • 分析:黄菊与温家宝的政治较量/邱蓬莱
  • 陈希同保外就医,黄菊老婆被调查/林保华
  • 刘逸明: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 分析家:换一个角度思考黄菊
  • 刘逸明:黄菊一旦病逝,谁来替补?
  • 动向杂志:江泽民的家奴──黄菊
  • 黄菊得病是因为吃补药
  • 岂止胡佳,连黄菊也失踪了/林保华
  • 黄菊在政治局做检讨 亲家在美国坐着接馅饼/姜平
  • 黄菊的内衣 赖斯的男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