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灌南县凶杀续:RFA报道更多详情
(博讯2007年1月21日)
    在四川大竹因少女在酒店被奸杀公检法渎职引发万人暴动的事件未了,近日网上又流传另一则控诉江苏灌南地方当局充当黑势力保护伞,掩盖少女少年惨死真相的申诉,引人对执法机构公正透明性的质疑。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18岁女子孙巾云和19岁的男子张全欢,去年八月中在县城的来吧足疗室离奇死亡,张全欢伏尸在足疗室附近的悦来河旁,只有脚在水里,孙巾云的尸体则在河里捞起。事后灌南县公安局很快将案件定为跳河自杀。 (博讯 boxun.com)

    
    死者出事后第二天家属去殡仪馆看了尸体,死者孙巾云的父亲告诉记者,女儿全身是伤,右腿断了,满嘴是血,身上还有遭蹂躏的痕迹:“胸部到胳肢窝都是手指印,手膀皮都没有了,所以判断是遭强暴。”
    
    而张全欢后脑壳破碎,全身是伤,他的母亲孙中英说:“后脑打了个洞, 头顶破皮,小膀子断了,手臂和膝盖都没有皮了。”
    
    而据孙巾云家人说,在饭店打工的女儿根本没有自杀倾向,与张全欢事发前数小时的手机短讯通信还在约第二天出去玩的事情。之所以去足疗室,是应一个在足疗室那里打工的女朋友之约去玩,但事后家属找到这个女朋友询问,她非常害怕,说如果给老板知道,会被打死。
    
    张母也认为儿子绝不会自杀,她说当晚听见儿子半夜接到电话出去:“ 我听到电话里那个小女孩叫他快去。问为什么呢,他没跟我说。但我听到我儿子问手头有没有钱,那女孩说没有什么钱, 他出门前还在家拿了四百块 ,那钱(发现尸体时)还在我儿子的裤子口袋,后来给公安掏走了。肯定不是自杀,他高高兴兴的,不愁吃不愁穿,怎么会寻死呢?”
    
    事件发生后,在灌南县县城引起很多议论,有人称行凶者是公安部门及政府高官的儿子,也有人说当晚听到了呼叫声,记者致电女死者生前打工的饭店,服务员说:“议论是不少,也有人听到声说有人叫。(公安有没有来过调查?)当时来过,就问她几点下班,有没有来上班。他们已经查清楚了说是自杀。(相信这个说法么?)这怎么好说呢?他说是就是咯。”
    
    家属不接受公安局没调查清楚就称两人是跳河自杀的结论。在往县政府讨说法的时候,被公安殴打。死者孙巾云的父亲说:“来了几十号人要拖我们去公安局,我说你们公安局不问这个案子了还找我们干什么。我的女婿儿子都挨打了。”
    
    记者星期五致电灌南县公安局刑警队询问,回答是:“孙巾云的案子不会告诉你的。(是凶杀案么?)不是凶杀案!告诉你。(结案了么?)你要问这个事情,请你不要打电话来,我们不会告诉你的。”
    
    孙、张两人的尸体至今仍在殡仪馆,家属坚信死因有疑点,不同意火化,张全欢的嫂子说:“他们催我们签字。家里不同意。他说是河里淹死的,问为什么有伤,他说摔的,河里哪里能摔成这样,再说摔的伤和打的也不一样呀!”
    
    两家人先后到连云港市,江苏省政府上访,更曾四五次前往北京上访,不但被截访,至今没有结果。
    
    家属也求助于媒体,数家报社的记者前去采访,都没有报道。记者致电一位曾到灌南实地采访的江南时报记者,他说至今没有具体证据证明他杀,反而警方相关的材料和解释,的确能证明是自杀,然而他表示要经过报社批准才可以进一步披露细节。在投书无门的情况下,家属只有上网求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灌南县凶杀续:光天化日黑社会杀人、警察保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