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临终之前的赵紫阳/郑曙光 林君
请看博讯热点:赵紫阳逝世

(博讯2007年1月17日)
    郑曙光 林君
    
     二○○五年一月十七日清晨,我们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惊醒,起初以为是闹钟,翻过身再睡,但过了几分钟又响了,这才想起来可能是手机的短讯,赶紧打开。昨晚我们特意没关,就是想等妞妞的消息。因为在十六日,正在外地开会的我们接到了妞妞的关于紫阳伯伯病重的短讯。凌晨赶回家,怎么也睡不着,就给几个医生朋友发了短讯,希望他们介绍一些另类专家给参谋参谋。此刻手机短讯显示“他今晨平静的走了。他终于自由了。衷心感谢大家对他的关念和支持。雁南。一月十七日,七时三十九分。” (博讯 boxun.com)

    
    入院每顿饭仅一碗小米粥
    
     我们知道,二○○三年紫阳伯伯就停止了打高尔夫球,放下了赋闲之后才拿起的球杆。
    
     一年前,大家知道他患了肺病。这一年里,他断断续续住院治疗。每住一次院,身体状况就更差,呼吸要借助氧气罩。
    ……
    
     二○○五年一月六日,紫阳伯伯肺病又一次发作。与往日不同,这次发作严重,他休克了,立即送进了急救室,这就是被香港媒体误传的“死亡”假消息。因为抢救及时,三分钟后,紫阳伯伯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一下就认出了守在身旁的女婿王志华,知道自己曾一度失去知觉。他跟孩子们和医生们谈起刚刚闯过来的一关,潇洒地说:“要是就这么走了,也挺好。”听妞妞说,他这时每顿饭只能吃一碗小米粥,吃完后累出一身汗。他说什么也不肯由别人喂饭,不论是医院的护理人员还是自己的子女。他对伴随他身边最后十五年的唯一的女儿妞妞说:“你怎么比你妈妈还罗嗦?”
    
     衰弱的人去厕所是个大问题,经常会耗尽全身气力。于是为他拿来床上大便器,但他不肯,只好作罢,医生也只得同意他戴著氧气罩进厕所。后来,把轮椅式的坐便器放在床边,只要从床上移过去就能使用。他试了一次,效果果然不错,他笑说:“这是伟大的发明。”
    
     就在大家都稍感宽慰,以为他病情稳定了,妞妞准备如期赴日从事商务活动时,他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
    
     据周围人说,一月十四日,紫阳伯伯坐在沙发上,呼吸突然急促,同八天前病发一样。他平静但很认真地告诉医务人员:“情况不好。”可是护士们仔细观察仪器上显示出来的各项数据,未发现恶化迹象,于是安慰他不要紧张。但直觉使他清晰地感到了危险的信号,他对护士说:“不对,你们不知道。”
    
     医生赶来,建议他上床检查,他已经没有力气上床了,轻声对医生说:“坐著再休息一下。”但就在上床之后,他休克了。
    
     据在场的人说,紧接著的一小时十分钟,紫阳伯伯没有心跳、呼吸、血压!上呼吸机、用药……医生们全力以赴,采用了能够采用的一切医疗手段,他的呼吸、心跳才逐渐恢复,血压也有了一些。医生对守在一旁的王志华说:“情况很不好,请叫其他的家属来吧。”此时,王志华还未意识到病情的严重。
    
     一月十五日,紫阳伯伯的情况有所稳定。虽然处于昏迷中,但生命迹象仍在持续。特别是看到排出的尿液,医生信心大增,说肾功能很好。全家人都抱著再次抢救过来的希望,妞妞也启程飞赴日本。
    
     不过,有的医生有些担心,对王志华说:“呼吸机一般只能使用七至十天,超过期限必须停用,如病情得不到缓解,就要考虑切开气管等措施。”
    
     紫阳伯伯的病情这天急转直下,刚刚降落在日本机场的妞妞,打开手机后第一时间就听到了王志华紧张而慌乱的呼唤:“赶快回北京!”她没出机场就买了回程机票。
    
     紫阳伯伯的儿子赵大军、赵二军、赵四军、赵五军,加上能够赶回来的孙辈都回到了家中。为便于他们值班配合护理,北京医院还专门腾出了几个房间让他们休息。
    
     这一天,妞妞又以短讯的方式回答了心情急切的亲戚和朋友的关心:“他昨晚又一次休克,经抢救,现仍处深度昏迷。仍很危险。现不能探视,请朋友们与我们一起,每天九点到十点为他老人家祈祷吧!”
    
    临终前泪水流淌不止
    
     一月十六日,紫阳伯伯仍全天昏迷。持续的昏迷和抢救已超过四十八小时,情况继续恶化。当晚十时后,输入了那么多药液,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竟连一滴尿也没有排出。这是肾脏功能和微循环衰竭的明证。医生的表情顿时凝重了。
    
     大家被这无情的宣告惊呆了!
    
     五个儿女依次单独走到紫阳伯伯床前,把所有的爱与痛、哀怨与歉疚向老父亲作最后的倾吐。成长在里干部家的孩子都很少跟父母有亲昵的举动,此时,他们握著老人的手,不停地在他瘦骨嶙峋的手背上抚摩,赵五军失声道:“爸爸,你不仅生下了我们,也教会了我们怎么做人,你放心,我们已经知道什么是善良、正直,我们的所作所为决不会玷污你的名字!”
    
     突然,一个奇迹出现了,久经风浪而不爱流露情感、更很少在孩子们面前掉泪的老人,眼角处竟然滚出了晶莹的泪花!紧接著,那泪水竟像喷涌的清泉流淌不止。
    
     哦,我知道,他听见了孩子们的话。他放心了!
    
    看他们的挽联:
    
     “能做你的儿女是我们今生的荣幸
    
     支持你的决定是我们不变的选择”
    
     “倡民主坚守良知 儿女为你骄傲
    
     今西去终获自由 风范永存人间”
    
     妞妞再也无法控制感情,扑到老父身边,泣不成声地说道:“爸爸,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受委屈了……你太累了,你该休息一下了……你走吧,慢慢走,你走了就自由了……”
    
     这时是一月十七日凌晨五时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组织部部长贺国强一行人闻讯赶到赵紫阳的病房。
    
     两位领导人安慰了全体家属,临走说:“有事找中办主任王刚。”
    
     清晨六时三十分,紫阳伯伯只剩下游丝般的呼吸和若有若无的脉搏。监测仪器上他的心脏艰难而顽强地跳动著、跳动著!孩子们明白:“他是舍不得我们啊!”这最后的十五年,他早已没有任何的顾虑,唯一惦念的就是儿孙们。今天几乎所有的子女和孙子都在这里了,他怎么舍得就这么走了呢?
    
     最后,他还是走了,他用最符合自己心愿的方式……尊严的离去!他走得安详!
    
     一月十七日晨七时零一分,紫阳伯伯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大家将他的书房布置成了简朴肃穆的灵堂,遗像用的是前几年在院子里拍的——穿着浅灰蓝色丝绸衬衣、面带微笑双手插腰的生活照。
    
     儿子五军说:“选这张,因为他已经是个老百姓了。”
    
    来源:明报月刊 来源日期:2005-2-9
    
    (谨以此文悼念紫阳先生逝世两周年----吞舟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文广: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赵紫阳先生
  • 赵紫阳的卫士孟建伍宣布参加中国泛蓝联盟(图)
  • 江泽民批判赵紫阳究竟是怎么说的
  • 赵紫阳故乡行/林渊
  • 赵紫阳晚年文稿(图)
  • 丁子霖:从九年前赵紫阳先生的信所想到的
  • 赵紫阳致全体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的一封信(图)
  • 清明节上访者祭赵紫阳被拦截 八宝山扫墓被打伤(图)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赵紫阳忌日在警员包围下百人吊唁 部分人被带走(图)
  • 赵紫阳周年忌日中国官方未表态(图)
  • “吴啸”在赵紫阳辞世周年,走进富强胡同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三)RFA张敏
  • 【周年回放】 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二)RFA张敏
  • 【周年回放】纪念赵紫阳先生(之一)RFA张敏
  • 赵紫阳忌日北京加紧监控异议人士(图)
  • 《年轻时的赵紫阳》即将出版(图)
  • 祭紫阳-为赵紫阳逝世一周年而作
  • 北京前警察因组织赵紫阳纪念会被捕(图)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舒洋:和平,奋斗,为民主!----纪念赵紫阳先生逝世两周年
  • 佛利民与赵紫阳会晤的回忆/林保华
  • 莫非胡锦涛又把王光美当成赵紫阳?!
  • 鲍朴:赵紫阳的政治智慧
  • 鲍彤:关於公民维权问题的提纲——献给赵紫阳
  • 白智清:悼念恩人赵紫阳,悼念恩人胡耀邦
  • 赵昕:为什么给赵紫阳先生覆盖党旗?!
  • 赵达功: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旧文)
  • 世间已无赵紫阳/老戚
  • 因悼赵紫阳获罪的许正清父亲 致信请布什访华期间转交胡锦涛
  • 赵紫阳的最后陈述
  • 安琪: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悲剧启示录
  • 从谁为李大钊送葬想到谁在纪念赵紫阳
  • 《诚恳征集悼念赵紫阳诗词、挽联》启事
  • 李卫平:赵紫阳在“六四”的日日夜夜
  • 陆文:赵紫阳没吃烂狗屎
  • 就1989年5月13日邓小平和赵紫阳、杨尚昆的谈话和张良商榷/任诠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
  • 胡绩伟:《紫阳千古—赵紫阳纪念文集》序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