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波士顿环球报:最贫困者为三峡工程付出高代价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2006年12月27日)
     官方表示,宏大的长江三峡工程将控制致命的洪水,为数百万人供电,而且在640公里长的水库沿线可以创造重要的内陆航线。
    
     但在该计划的承诺与庄严背后有着腐败、土地攫取与绝望的故事。 (博讯 boxun.com)

    
     为了给大坝巨大的水库腾出位置,120万人要离开自己的土地。
    
     广田沟(Guangtiangou)的大部分囊括在三峡水库的范围。41岁的居民方德贵(音译,Fang Degui)最近失业了,他表示这个工程的设想可能是为了发展中国,但却是以他的家庭及朋友的土地和生命为代价的。
    
     大坝的水库淹没13个大市和一千多座村庄,方德贵表示,他家种了22年茄子的一小块地最近被地方当局占用,用以建跨越长江的新大桥。当方德贵表示他的家庭从没收到任何赔偿。“没有人知道该给我们的钱到哪里去了。”
    
     令方德贵及其家人更愤怒的是他们在九十年代中期盖的一些混凝土房子被拿走了,每座房子大约的赔偿大约为6000美元,只是他们搬迁费用的一半。方德贵41岁的妻子表示,这很荒谬,他们拜访了一个又一个官员,但没有人愿意帮他们。
    
     方德贵的邻居62岁的曾炎光(音译,Zeng Yanguang)表示,“现在我可以吃自己种的东西。但一旦地被淹了,我就不知道怎么活了。”
    
     这里多数人都离开了他们老木屋,搬到安置移民的公寓区。但曾炎光和其他一些人在争取好一点的赔偿,留在如今这座满是半毁的房子和荒废田地的“鬼镇”。
    
     他们承认他们没有多少机会胜出。但受大坝影响的许多人接受他们生命中的这场剧变的方式代表他们对当今中国社会契约的感受。
    
     一方面方德贵和曾炎光强烈地抱怨地方官员,但同时他们表示他们并不认为三峡工程有什么错。事实上,对大坝的支持惊人的普遍。
    
     52岁的农民毛元柳(音译,Mao Yuanliu)表示,政府拿走了他价值1.2万美元的一亩地,但只给了他800美元。“但我不在乎——这是我给国家的礼物。”
    
     这种对国家建设的真挚热情存在于很多中国人,儒家呼吁个人为集体牺牲,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毛元柳说他不在意政府的可怜赔偿。
    
     但重庆绿色志愿者联合会会长吴登明(Wu Dengming)表示,那些被当局坑了赔偿的人们在公众场合表现出伟大的面孔,部分原因是出于害怕。大坝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特别是它所造成的移民。
    
     有批评者认为大坝号称是要发展中国内陆地区,但它的电力40%以上输往上海和其他沿海城市。最重要的是,如果位于不稳定地震地区宜昌的主坝破了,将会淹没世界上一个人口最稠密的地区。
    
     令人不安的是,地方媒体有许多报道称主坝可能有裂纹,而且建造大坝的一些材料不符合标准。但政府予以否定。
    
     许多活动家认为中国政府少给贫困移民赔钱以节省开支,但与此同时,水泥公司、工程公司及其他与大坝工程相关的业务却是暴利。(作者 Jehangir S. Pocha)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峡出甲烷 三峡大坝引发严重温室效应(图)
  • 专家承认长江中下游崩岸与三峡蓄水有关(图)
  • 关于三峡宜昌官黑勾结敛财压民的报告
  • 三峡新蓄水 一月发生小地震145次
  • 过五关斩六将还是走麦城—江泽民和长江三峡工程
  • 三峡大坝上游撞船 7人失踪(图)
  • 王维洛:从三峡移民达123万看邓小平上当受骗
  • 中国再无人反对三峡工程
  • 瞭望:三峡水库156米蓄水启动
  • 三峡库区成为外国记者的禁区
  • 帮我看着三峡工程”—黄万里教授去世五周年纪念(图)
  • 重庆气温高达43℃:三峡大坝「木桶效应」?
  • 三峡水库可能引发强烈地震
  • 德国之声:三峡之后最大的面子工程
  • 三峡库区不良贷款连年上升 投资增速明显回落
  • 天灾还是人祸?三峡库区污水处理厂受困
  • 二十年后三峡大坝将堵死重庆
  • 三峡移民维权者付先财被殴打致残
  • 记者无国界呼吁对殴打三峡移民活动分子傅先财的行为进行制裁
  •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张汉费:三峡工程的危害
  • 马平:三峡将永远记住你为它做过的一切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 戴晴:长江和长江上的三峡工程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王维洛:俄国防空导弹能保卫三峡大坝?
  • 任诠:谈台湾攻击三峡大坝的说法
  • 几斤炸药可让三峡库水「一洩千里」央视张羽语出惊人
  • 三峡大坝摧不垮,毁不掉!
  • 三峡大坝被炸毁的后果
  • 南平:三峡大坝具有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吗
  • 戴晴:三峡工程与人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