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遇害县长文建刚铁腕治煤 巨额财产引发质疑
(博讯2006年12月16日)
    南方新闻
    
     2006年11月27日,贵州省兴仁县县长文建刚一家五口及保姆被人在兴义市住所杀害。 (博讯 boxun.com)

    12月3日,当地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经过5天4夜的缜密侦查,案件已经成功告破”,“犯罪嫌疑人曹辉已被公安机关于12月1日抓获归案”,案件被定性为“入室抢劫杀人”。
    
    但受害人家属、媒体均对这一定性提出质疑,并举出了案件背后的重重疑点。15日,贵州“11·28”专案组主要负责人、贵州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杨广生接受“新华视点”记者采访时透露,兴仁县县长文建刚一家五口遇害一案已经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杨广生在接受采访时回答了一些媒体和网民对此案提出的疑问,仍表示图财是唯一动机。
    
    而在当地,盛传文建刚身家千万,文建刚家人指称因为整治小煤窑,文建刚得罪了煤矿老板,曾遭威胁。
    
    在这起凶杀案背后,作为全国2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的兴仁,非法采煤的乱象再度凸显。治乱之争下,我们看到的是又一个资源主导型发展模式的困境。
    
    贫穷的“煤海”
    
    两侧的山坡上,随处可见一个连一个的小黑洞----那是被炸封的非法小煤矿
    
    从兴仁县城出发,驱车沿兴仁至兴仁火车站的高等级公路行驶约20分钟,然后转入一条泥土山路,再步行约一个小时,翻过一座大山,就是兴仁县雨樟镇龙头菁村马古地一组。
    
    山路约有两三米宽,路上坑坑洼洼,山路边,每隔十几米,就有一个堆煤场,有村民在这些废弃的堆煤场中挖取残余的煤炭。两侧的山坡上,随处可见一个连一个的小黑洞----那是被炸封的非法小煤矿。记者粗略清点,仅在山路两侧,触目可及的被炸封了的非法小煤窑就不下30个。
    
    “我们这里产煤,历朝历代,我们都搞煤窑。你随便挖一挖,就能挖出煤来。人家都说我们兴仁是煤海。”71岁的村民赵月宽说。
    
    兴仁县确实有着丰富的煤矿资源。这个位于贵州省西南部,地处云南、贵州、广西三省区交界中心的山区县,是全国2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境内优质无烟煤探明储量21亿吨,远景储量超过45亿吨,有“兴仁煤海”的美誉。同时,这里还是贵州省有名的产金县,黄金远景储量超过100吨,因此也有“金都” 之称。
    
    但生活在“煤海”中的人们依然贫穷。走在马古地村,乡间小路泥泞不堪。村里地势起伏不平,很难找到一块平整的土地。贵州那句著名的“地无三分平”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村民们的房屋依山而建,大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的木屋和石屋,低矮而破旧。零星可见几座近年修建的平房,村民们说,那也是近年来私挖小煤窑的人好不容易攒下钱新建的。
    
    村里现在没有学校。孩子们必须天不亮就起床,用一个多小时,沿那条泥土山路,翻过那座大山去马路边的学校上学。
    
    即便是县城,也显得破旧而衰败。整个县城,没有一家星级宾馆。街道两边,多是低矮的房屋和商铺,没有一座高楼,罕有高档酒楼。其街景,甚至还不如东部发达地区的一个乡镇。
    
    漫山遍野小煤窑
    
    找块地,买几把铁锹,一辆小滑轮车,几盏矿灯----上山挖煤的风潮就这样开始在当地兴起
    
    在村民刘兴武(化名)的记忆里,以前村里人挖煤主要是自用----这称为“烧火煤”。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开始有人把煤挖出去卖。那时村里还不通车,只能用马拖运。
    
    小煤窑蓬勃发展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一位香港老板慕名来到村里,在村口投资开办了一座煤矿。但没想到这里虽然随便一挖就能挖出煤,但却都是“鸡窝煤”,这种煤储藏在地表,轻轻一挖就可以挖到,但煤量不集中,像鸡窝一样,东一块,西一团,无法集中大量开采。
    
    刘兴武说,香港老板最后亏损了几十万元离去。
    
    香港老板虽然走了,但却修通了这条被称为“龙马公路”的山路。虽是山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可总算有了一条对外的通道,能够用车把煤从村里运出去换回钱来。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家开始上山挖煤。
    
    不需要办证,也不需要多少投资----找块地,买几把铁锹,一辆小滑轮车,几盏矿灯(甚至有人连矿灯都没有,就用手电筒绑在头上),有钱的再买个电动机,鼓风机;没钱的把这也省了。最少的只需几百块钱就可以开工了----上山挖煤的风潮就这样开始在当地兴起。见有人挖煤挣了钱,其他人随后也一拥而上。 2000年到2002年,是最疯狂的时期。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上山挖煤。
    
    不过人们否认外界盛传的挖煤一天能挣千元的说法。刘兴武说,能挖多少煤要看煤层情况。运气好的话,挖下去五六米就能挖出煤来,运气不好的话,挖几十米都挖不出煤,最后白干一常如果平均下来的话,一般一个人一天可挖一两吨煤,能挣一二百块钱。
    
    兴仁县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当时兴仁县漫山遍野都是小煤窑,其数量难以统计。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农民私自非法上山开挖,另外还有极小部分是当地(包括兴义市)的私人前往投资,不过规模也同样不大,“一般最多雇一二十个工人”。
    
    从教师到县长
    
    多位受访者都对他的巨额家产和非常的升迁速度提出了质疑
    
    2002年5月,文建刚由兴义市运输总经理调任兴仁县县长。此前,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政教系的他曾先后担任兴义一中团委书记、黔西南州纪委监察室主任等职。17年时间,他从一个普通的教师跃升为一县之长,其中在1993年至1995年期间,还曾停薪留职下海经商。
    
    当地人盛传,文建刚现在身家超过千万。小小一个县长,何来千万家产?虽然他经过商,但短短两三年时间,怎么就能攒下千万家产?记者在兴仁县采访中,多位受访者都对他的巨额家产和非常的升迁速度提出了质疑。
    根据记者调查,1995年,文建刚在此次遇害的兴义市崇文街买了200多平方米土地,修建了这幢被媒体报道为豪宅的两层半小楼。不过他的大哥文建国称,当时土地很便宜,每亩才4.8万元。而建筑材料也很便宜,整幢楼修建下来,主体结构投入不到12万。
    
    1996年,建好该幢房屋后,文建刚又把文化馆附近的老房子拆了,重建成一幢四层高的楼房。现在,这幢大楼位于兴义市最繁华的云南路上,一楼被出租给当地的农业银行,文建国和母亲住在楼上。
    
    另外,文建刚还在兴义市郊区买了一块20亩的土地。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这里现在是兴义市的经济开发区,土地早已升值数倍。
    
    对于文建刚现在到底有多少家产,文建国没有透露。但文建国坚称,1995年,文建刚重回到州纪委被任命为监察室主任后,最初曾把生意委托给刚刚退休回家的他帮着经营,后来就交给了大舅子方如松。“从那以后,就彻底没有搞(经营)了,就是年终的时候分点红”,“文建刚的钱都是在他任县长前挣下的”。
    
    对于文建刚的晋升之路,当地群众普遍认为1992年对他来说至为关键----1992年初,文建刚所在的兴义一中副校长戴晓康调任黔西南州监察局任副局长,同年底,文建刚通过招考进入黔西南州监察局。
    
    但当地群众却普遍认为,不论是经商,还是从政,文建刚都一路坦途,这固然得益于他本人的勤勉,但也不能忽视他显赫的家族:文建刚的大哥退休前在州人民银行做办公室主任;三姐是州审计局纪检组长;五姐在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任兴义市税务局副局长,现已升任州国税局局长;六姐和遇害的四姐也分别在地税局和国税局工作。
    
    2002年5月,文建刚就任兴仁县县长,即提出“走工业化道路、以煤兴县”的口号。
    
    兴仁县政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文建刚当时意识到要发挥本地的煤炭资源优势,必须建设大型煤矿,但本地老板资金少、难以投入大量资金开建大型煤矿,因此他亲赴山东、江西、湖南、广西、广东等地招商引资,邀请外地老板来兴仁投资。
    
    2003年农历八月初八,兴仁县举办了规模盛大的“第二届苗族风情节”。据称,当时文建刚的口号是“旅游观光铺路,民族文化搭台,地方经济唱戏”,最终目的在于招商引资。
    
    当地一家大型煤矿的老板则告诉记者,为举办这个旅游节,全县所有煤矿都曾被要求“自愿捐赠”2万到10万元支持招商引资工作。
    
    文建刚的招商引资举措收到了成效。据当地政府官员称,目前兴仁县的大型煤矿(相对当地的私人小煤窑而言)大都为外来老板所开。据统计,2005年,该县的原煤产量已从2001年的65万吨飙升到380万吨,翻了将近六倍。
    
    文建刚治煤
    
    县政府有关人员表示,当时文建刚虽然表面上被停职检查,但事实上仍在履行兴仁县县长职责。随即他开始“铁腕”治理当地的非法小煤窑。
    
    在兴仁县,与数以万计的小煤窑相伴的是层出不穷的伤亡事故。
    
    23岁的张永剑是兴仁县四联乡大丫口村人,他的大伯在挖煤时突然发生瓦斯爆炸,被烧成焦炭;他的父亲挖煤时矿道突然坍塌,被砸断一条腿。
    
    有统计数据显示,2002年,兴仁县百万吨煤炭死亡率高达16.7%。而目前美国产百万吨煤炭的死亡率是0.03%,国内产百万吨煤的死亡率平均为3.4%。
    
    2005年9月8日,新华社报道称“兴仁县县长文建刚2005年以来因未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贵州省委、省政府关于煤矿安全工作的有关文件和规定,对煤矿安全生产中的突出问题未采取措施加以解决,造成县内无证非法煤矿泛滥,安全事故频发,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严重损失。经贵州省委、省政府同意,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对文建刚作出了停职检查的决定”。
    
    根据披露,2005年1至8月,兴仁县共发生煤矿事故12起,死亡25人,其中无证非法煤矿发生的事故8起(含2起重大事故),死亡16人。记者在兴仁当地采访中核实,2005年7月,兴仁县四联乡大丫口煤矿和顺胜煤矿先后发生塌方和透水事故,分别死亡3人和6人;紧接着,下山乡的一个非法小煤窑又发生瓦斯爆炸,死亡6人,最终导致文建刚受到处分。
    
    不过文建刚的大哥文建国表示,当时本来应该受罚的是主管煤矿和国土的副县长,文建刚是主动向州里申请对自己进行处分的。但对这一说法未能得到有关部门证实。
    
    而来自兴仁县政府方面的说法则是,文建刚就任兴仁县县长后,一方面通过招商引资引进外地资金建设大型煤矿,一方面也在大力打击当地非法开采小煤窑,但由于这些小煤窑投资少,利润大,炸封之后,很快又会卷土重来。
    兴仁县政府给出了一组统计数据:仅2004年1~11月份,兴仁县为根治煤炭非法开采,就对煤炭矿山进行了186次检查,查出事故隐患1006条,炸封无证非法煤窑1133个(次)。
    “对这些小煤窑,我们是防不胜防1兴仁县政府一位官员说。发展到后期,这些小煤窑越来越隐蔽。他们晚上开工,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钻进被炸封的煤矿中继续开挖。
    
    这一说法得到了村民们的证实。四联乡大丫口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事实上许多伤亡事故正是发生在那些曾被炸封的煤井中。
    
    据兴仁县政府有关人员表示,当时文建刚虽然表面上被停职检查,但事实上他仍然在履行兴仁县县长职责。随即他开始“铁腕”治理当地的非法小煤窑。
    
    兴仁县政府有关人员告诉记者,兴仁县当即成立了由县委直接领导的矿业秩序整治小组和执法大队。对于非法开采的小煤窑,不仅炸封,对于煤矿老板,还采取了拘留、甚至判刑等处罚措施。发展到后来,不仅对非法开采的小煤窑主进行处罚,甚至对于受雇的采煤工人也一并进行处罚。
    
    有关人士提供的统计数字称,2005年8月至2006年7月5日,兴仁县矿业秩序整治小组共深入矿山巡查420余次,炸封无证煤窑800多个,处罚款 6万余元,没收无证煤炭365.5吨。此外,兴仁县共查处运输无证煤炭车辆140辆,罚没收入55万元。并办理行政案件10件13人,刑事拘留3 人。
    
    铁腕之下,兴仁县的无证非法小煤矿泛滥的状况得到了遏制,但也引发了新的矛盾。雨樟镇龙头菁村马古地一组的村民们反映,今年4月,当地一位村民上山摘野菜,结果被在村里巡逻的煤矿整治队误认为上山挖煤,最终引发村民与当地政府的大规模暴力冲突。最后有8名村民被刑事拘留,直到最近才释放。另外一名村民则被判刑一年半。
    
    村民之困
    
    多年的开采使村里形成了大片的地下采空区,村民的房屋开始出现下陷和倾斜,地表水也被煤水污染。
    
    “现在我们连烧火煤都没有了。不让采煤了,今后我们怎么生活?”在马古地村,71岁的赵月宽对记者说道。
    
    他说,当地是高原地区,日照少,农作物成长周期长,只能播种一季。而当地又“地薄水浅”,农作物产量极低,水稻亩产平均只有300来斤。此外,当地还经常遭受干旱及冰雹灾害,今年8月,眼看稻谷就要成熟,却突然下了一场冰雹,让稻谷减产一半。
    
    “壬戊年旱灾、辰戌年水灾、甲子年虫灾、乙丑年逃灾”,68岁的刘兴民给记者背了当地流传的一个民谣。他说,单纯靠种粮,当地人基本无法解决温饱问题。多年以来,村民吃粮主要依靠去市场购买。因此,挖煤是他们惟一的出路,现在不让他们挖煤,农民基本上就等于断绝了收入。
    
    今年52岁的刘兴武是村里的能人。早些年,因为交通问题,他搬到了兴仁县城居祝前两年小煤窑红火时,他又搬回村里,跟着开采小煤窑。现在煤窑不让开了,他又开始养鸽子。目前,他已经有了100多只鸽子,他的目标是要发展到上千只。
    
    但在兴仁县,很少农民有刘兴武这样的意识。赵月宽告诉记者,他的儿子与别人合作,投了几万元搞了一个小煤矿,就在记者采访的前一天被炸封了。现在,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偿还这笔欠债。
    
    不过对于四联乡大丫口村的村民来说,他们面临的却是另一种困境。
    
    在大丫口村,有三座年产万吨以上的煤矿,其中兴仁县属的大丫口煤矿年产30万吨,已经开采了四十多年。多年的开采使村里形成了大片的地下采空区,近年来村民们的房屋开始出现下陷和倾斜的状况。
    
    “你看,这里下陷了将近半米。”李典慧拉着记者说。在她家那用石头垒成的屋子里,有一个约两平方米大小的深坑,后墙有一条一尺来宽的裂缝。
    
    村民张剑波家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他指着自家的木屋说,因为地面下陷,房门现在都锁不上了。房子也几次出现严重倾斜。
    
    不仅是房屋下陷,村民们还反映开采煤矿挖空了地下水,地表水也被煤水污染,让他们吃水越来越困难。记者在村里看到,从煤矿流出来的水全都是褐黄色的,被直接排放到了村口的水库里。
    
    “我们现在吃水都是从对面山上压过来的。”李典慧的儿子说。
    
    村口的顺发煤矿是文建刚从山东招商引资请来的。该矿聘请了大量山东籍工人。村民罗珍翠对此抱怨说,“他们宁可请外面的人,也不请我们当地人。现在我们都找不到活干。家里一点收入都没有。”
    
    这进一步激化了煤矿与村民之间的矛盾。今年4月,1000多名村民封堵了煤矿矿井,不让煤矿开工。最后文建刚头戴钢盔,带着大批警察及武警,荷枪实弹赶到现常
    
    对此,当地政府解读为村民们对炸封小煤窑的不满。而村民们则认为,政府为了安全,不让他们上山挖煤他们可以理解,但不应该仅仅一炸了事,还应该考虑村民们的生活和出路。
    
    煤老板之怨
    
    “你不让办开始就别让我们办。现在我们把钱都投都进去了,你却不让办,那我们的损失怎么办?”
    
    但在唐文波看来,这些村民和那些被封炸的非法小煤窑老板,尽管对兴仁县政府和文建刚本人有意见,但还没有到以命相搏的地步。因为他们的小煤窑投资少,炸封对他们来说损失也不是很大。实际上在兴仁县,对文建刚怨恨最大的是他从外面招商引资来的那些投资失败的煤矿老板。
    唐文波是兴仁县雨樟镇人。2003年,他响应文建刚大力发展煤矿的号召,和两位朋友筹资1000多万元,在大丫口村建设一座设计年产量9万吨的煤矿。 2004年8月,贵州省有关部门组织验收,因通风系统没有建好,他们没有通过验收。当时有关部门叫他们抓紧建设,2005年8月,将再次组织验收。
    可到2005年6月,贵州省煤炭主管部门却突然宣布不再批准建设年产9万吨以下的煤矿。2005年8月24日,兴仁县国土局将他们的矿井查封。
    
    据记者调查,在兴仁县,目前有36家煤矿都遇到了唐文波类似的情况,其中大多都是当年文建刚从外地招商引资来的煤矿老板,投入都在千万元以上。
    
    唐文波表示,当时投资煤矿这些钱,他们都是向亲戚朋友和银行借贷而来。煤矿办不成,债主不停上门催债,现在他们几乎已经被逼上绝路。
    
    “你不让办开始就别让我们办。我们也不会把钱投进去。现在我们把钱都投进去了,你却不让办,那我们的损失怎么办?”唐文波说,虽然大家都明白,这是国家政策变化所致,不是文建刚个人所能左右。但因为当年大家是受文建刚的邀请,才把钱投进去的,所以有相当部分人都把这笔账记到文建刚和兴仁县政府头上。
    
    “这是一个火药桶,如果不解决,恐怕还会出问题。”采访结束时,唐文波对记者说。
    
    坊间的指责
    
    一篇举报材料称,今年4月,兴仁县政府曾准备以每平方米20元的价格强征县城周围最有发展潜力的40亩土地,修建汽车服务综合城,而汽车城的实际投资者却是文建刚的亲舅子方如松以及个别领导及亲属
    
    在家人、朋友、同事的描述中,文建刚是一个能力强、年轻有为、政绩突出、刚正不阿的好县长。在文建刚的追悼会上,兴仁县县委书记桑维亮称“在他上任县长的这几年间,兴仁县县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街道面貌焕然一新,县财政收入已翻了几番”。而根据披露,他在任兴仁县长期间,先后资助了 400多名贫困学生。
    
    但在兴仁县采访中,记者却从坊间听到了一些对文建刚的指责。
    
    12月3日,记者在网上发现了一份有关文建刚的举报材料。这篇在今年5月30日贴在《中国法制论坛》上的举报材料称,今年4月,兴仁县政府曾准备以每亩12600元左右的价格强征县城周围最有发展潜力的40亩土地,修建汽车服务综合城,平均每平方米耕地仅20元。而汽车城的实际投资者却是文建刚的亲舅子方如松以及个别领导及亲属。
    
    记者调查发现,方如松现在是兴义市兴伟公司总经理,个人持有兴伟公司50%的股份。而兴伟公司是黔西南州运输公司的下属企业。2002年,文建刚离开运输公司到兴仁当县长之后,方如松开始出任该公司总经理。目前,该公司承担着当地政府强制进行的车辆营运安全检测工作,每年利润达60万。
    
    有人士透露,兴伟公司在2005年确曾打算在兴仁县城征地,但最后因拆迁户反对强烈以及其他原因而未能实施。
    
    2004年,兴仁县对剑平池进行改造。举报信称,当时县政府将县城中心6万多平方米的土地,以476万元的超低价格转卖给了贵阳市的一大老板,平均每平方米地价仅80元。
    
    记者在兴仁县实地采访中,当地群众对这一内容给予了证实。兴仁县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5月初,被拆迁居民曾到兴仁县政府上访,讨要说法。
    
    而一位与嫌犯曹辉相熟的人士则表示,11月28日,他们和曹辉等人一起吃中饭时,大家谈到文建刚被灭门一事,曹辉曾说过一句:“文建刚那个贪官。”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贵州清官文建刚遭灭门 是因为拒绝受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