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输血问题:艾滋病日来自中国的报导(图)
(博讯2006年12月01日)
    
输血问题:艾滋病日来自中国的报导

    中国河北廊坊9岁的女孩Wang Kaijia。1977年,她的母亲在怀孕时输血感染了艾滋病毒, 1979年,妈妈就去世了。这个女孩生来就携病毒!
    
    本周五是世界艾滋病日。根据世卫组织掌握的数据,亚洲艾滋病毒携带者高达近900万。中国卫生部表示,已登记在案的艾滋病毒感染者为18万3千人。2006年,艾滋病毒感染者人数增加了30%。情况有所改善,体现在中国媒体有关艾滋病的报道越来越多,这些报告均提醒人们注意吸毒和不洁性生活的危险。不久后,上海的宾馆房间里将无偿提供避孕套。但是,禁忌话题依旧存在,输血导致艾滋病就是其中之一。下面是记者从上海给德国之声发来的报道。
    
    这个男人绝望极了。他的悲剧始于9年前,当时,夫人在产房生孩子时急需输血,“她是在99年5月份去世的。她那时候就因为发烧,浑身疼痛,口腔溃疡,体重明显下降。所有症状都有。好多医院都去了,始终没有效果。最后在邯郸市一个医院住院,实在没办法了,通过熟人找院长,通过抽血化验才给查出来。”
    
    丈夫将这家医院告上了法庭,但是他需要钱,作为街道商贩的他哪能挣那么多钱,支付女儿的医疗费用。法庭裁定,导致夫人死亡的那家医院应为他赔偿3万6千欧元,但他却只得到了其中的三分之一。他说:“医院当着一个处长的面把法院判决当场撕了。他就那么狂。他又不认帐了。我最恼火的就是这一点。连法律都落不到实处,那还有什么可信的呢?”
    
    多年来,这样的故事对高耀洁来说已司空见惯。高耀洁是中国贫困省份河南省的一名医生,也是中国最有名的艾滋病专家。3年前,中央台将高耀洁选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妇女。现年80岁的高耀洁不知疲倦地奔波于各地的大学之间,为大学生们做预防艾滋病的报告。
    
    高耀洁说:“血液的非法买卖依旧在继续着。血液买卖都在暗中进行。中国政府不愿承认这样的事情,但我就亲眼见过。血头在夜里进村买血。他们为8百毫升血支付折合成8欧元的人民币。这些血贩子一大早就离开村子。我曾整夜监视过他们的行动。我那时得了一个国际奖,有足够的钱,我组织了一个调查小组在6个省份展开调查。血头向村民买到血后就把它们买给大型医院。医院便将这些血制成库存血。艾滋病毒就这样继续传播开来。”
    
    高耀洁了解到,有一个拥有村民3000人的村子,一半居民都在卖血,其中有800人携带艾滋病毒,另有500人尚未接受过艾滋病的检查。年迈的高耀洁是一位很不受政府欢迎的人,在中国,一再有为艾滋病患者争取更多权利的活跃分子遭到逮捕。上海的孔德林就是其中之一。
    
    孔德林替因输血而感染艾滋病毒的居民争取最大权利,要求地方政府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进行经济赔偿。但政府根本不承认这个问题。高耀洁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也感到非常担心。她指出,虽然国外和中央政府为艾滋病患者提供了大量资金,但患者得到的却非常有限。资金均落入权势阶层之手。中国官官相护的现象也非常普遍。高耀洁不相信中国能够成功地阻止血液的非法买卖。
    
     德国之声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艾滋病感染者日增十七例 面临大面积发病危机
  • 驻马店市新蔡县经血感染艾滋病疫情调查报告
  • 活动人士呼吁中国全力抗击艾滋病
  • 艾滋病日民间防治工作者谈感想 (图)
  • 副县长被艾滋感染者抓出血/李喜阁
  • 死亡是艾滋病患者永恒的话题---云南戒毒所调查(图)
  • 关于著名民间艾滋工作者万延海在被警方传讯后消失的公开信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VOA记者: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被盘问后失踪
  •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被迫取消
  • 何大一:中国艾滋病蔓延情况和非洲相似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平一捷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林金芳:艾滋孤兒,失去翅膀的天使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艾滋警钟长鸣 听众吐露心声
  • 艾滋儿童渴望更多关爱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谁妨碍了公众对艾滋的认知?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根源:逐句点评《河南艾滋村五大反思》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