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艾滋病日民间防治工作者谈感想 (图)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2月01日)
    
    
    作者:燕明 文章来源:RFA
    
    艾滋病日民间防治工作者谈感想
    2006.11.30
    十二月一日星期五是国际艾滋病日。本台星期四访问了一些民间防治艾滋病工作者了解他们的感想。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听报道
    下载声音文件
    
河南退休医生高耀洁

    河南退休医生高耀洁被称为“中国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法新社照片
    
    河南退休医生高耀洁被称为“中国民间防治艾滋病”第一人。星期四、国际艾滋病日前夕,她正在上海开展为期十天的讲学,在交通、同济、复旦等各大院校讲述这些年来防治艾滋病的历程。高女士这两三个月大多在南京等地讲学,有一段时间隐居在开封。有消息说,河南省长徐光春今年九月八日要求她撰写一本歌颂河南防治艾滋病成功的书,被她拒绝。高耀洁受到压力不得不离家躲避。高女士星期四接受本台电话访问表示:
    
    高耀洁:我没写我没接受。是这样,他(徐光春)没去,他叫他的官去找我了,他(河南官员)说现在艾滋病工作搞的咋好咋好,他说写个书,写河南艾滋病的事。我说,可不敢写,写了便衣警察跟着你。他说那是以前的事了。我说,你写你的可,别写高耀洁的名字。过了两点,他又打电话来,我还是说,你写你的,可别写高耀洁三个字,我不能这样说假话。就是这样拒绝了。
    
    高耀洁表示,这些年来拒绝说假话的代价之一是家人受到连累。她的二女儿在郑州第二人民医院担任妇科医生被借调到外单位工作多年,档案仍然没有调到新单位:
    
    高耀洁:第二女儿是郑州的妇科医生,借到(河南)中医学院三年还没有调成,这不又是整人吗?她已经四十八岁了,过几年退休工作没落实,她连养老的地方都没有了。 记者:你的小女儿也是这样的是吗? 高耀洁:对。跟这一样,借调借调,最后啥也办不成了,她的丈夫是读外语的,就搞技术移民到加拿大去了。
    
    尽管付出了代价,年逾八旬,高耀洁表示仍要贡献余力:不久将到亲自探访各省市了解艾滋病真实情况。高女士认为,防治爱滋要实事求是。她向政府提出一要惩治腐败,二要杜绝发爱滋财的建议。
    
    总部设在瑞士的“全球基金会” 每年向中国政府提供巨额资金防治爱滋、乙肝等传染病,但钱是否用得其所却无人监督。著名的民间防治艾滋病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在二零零六年里向基金会申请经费监督捐款的使用状况,但是未获批准。万延海星期四对本台表示:
    
    万延海:但我们有其它的一些支持来监督全球基金在中国的项目,但这个工作坦率地讲我们也不是很成功。原因第一怎么监督我们缺乏经验,第二,各级卫生部门的信息不开放。 记者:上次你谈到全球基金还有其它一些基金的捐款很大部分被各地官员贪污了,这个情况你方不方便讲? 万延海:我不能说它被贪污了,但我的确怀疑它被贪污了。资金的不透明必然导致腐败。艾滋病人同样反映全球资金的资源在当地使用不是很好。老百姓还是得到好处,但是很多钱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
    
    万延海接受访问前三天刚被北京市公安局释放。此前,他因筹办“全国输血感染者受害人大会”被软禁三天。
    
    至于准备参加会议的上海病人代表孔德麟在被刑事拘留近三个星期后,于星期四下午获释。据孔德麟称,当时和他一起被抓的另外三人因袭击警察和工作人员已被正式逮捕。
    
    另一名受害人代表李喜阁自被河南宁陵政府从北京强行押回家后一直被软禁至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死亡是艾滋病患者永恒的话题---云南戒毒所调查(图)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VOA记者: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被盘问后失踪
  •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被迫取消
  • 何大一:中国艾滋病蔓延情况和非洲相似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平一捷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关于吉林德惠市输血感染艾滋病案受害人给吉林德惠市人民政府的函
  • 关于我国输血及使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问题处理建议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会议通知
  • 三名上海血友病艾滋病感染者被上海特警拘留
  • 一个抗击艾滋病的村医的艰苦努力及忧虑生活和5万元的困惑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