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省随州市农村医疗卫生调查报告/刘飞跃
(博讯2006年11月20日)
    一、调查目的
    生命第一,生命健康权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可“看病贵”、“看病难”、“看不起病”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它折射出的是广大老百姓尤其是底层民众生命健康权被漠视和被践踏的事实。这次我们走进农村,开展农村医疗调查活动,一方面想了解广大农民是否能享受到最基本的医疗服务,“看不起病”这一现象在农村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另一方面,调查也是行动,我们希望通过民间的努力来推动上述问题的解决。我们还将把我们的调查结果反映给政府,希望能与政府互动,促使政府高度重视和解决 这个问题。
     二、调查的时间、地点、对象和方式 (博讯 boxun.com)

    这次农村医疗卫生调查,从2006年5月中旬开始,到2006年7月中旬结束,历时三个月,调查的地点,我们选择了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何店镇铜管山村、曾都区淅河镇大庙村、淅河镇土城村。调查的对象是这三个村中18岁以上的成年公民。
    这次调查,我们采取了问卷调查和入户访谈两种方式同时进行。对铜管山、大庙村两个村,我们进行了重点调查,铜管山由5个组组成,户籍人口五、六百人。大庙村由8个组组成,人口约三千人左右,对这两个村的调查,我们是逐家逐户进行的。调查时,只要这两个村的农户家中有人,我们都进行了入户调查和访谈。同时,我们还走访了这两个村的卫生室,和乡村医生进行了座谈。土城村,我们选择了部分农民进行调查。这次调查,共发放并收回232张调查问卷,问卷内容主要包括“您觉得现在药价高吗?看病费用家庭能承担吗?”等十个问题。在调查的活动中,我们走访了那些大病号、重病号。
    三、调查的主要结果
    1、超过九成的农民看不起病,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严重。
    这次调查问卷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您觉得现在药价高吗?看病费用家庭能承担吗?”。在总共232张问卷中,有52人选择“药价太高,看病费用家庭完全不能承担”,有174人选择“药价有点高,看病费用家庭不能承担”,只有6人选择“看病费用家庭能承担”。这样算下来,感觉“看病费用不能承担”的人数为226人,占总人数的97%以上,也就是有超过九成的被调查农民认为看不起病。
      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看不起病、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事例。冯光友是湖北省曾都区淅河镇大庙村八组的村民,其妻王华于去年患脑内恶性肿瘤。王华发病后,医生就告诉冯光友必须到武汉进行开胪手术,手术费得十多万元。可现在冯光友除了种田搞点口粮吃外,唯一的收入就是到外面收破烂挣点钱,家中还有老母和一个上初中的儿子。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王华自发病一天医院都没住,只是抓了些中药吃。现在,王华脑内的肿瘤越长越大,造成压迫神经。王华经常因疼痛大声尖叫。现在,王华完全靠吃点止痛药在维持。
     张存兰是大庙村一组的村民,15年前就患有严惩重的内风湿、胃炎等疾病,现在手指头根本伸不直。最近,张存兰又查出得了红斑狼疮。由于多年患病,张存兰家现在光借嫡系亲属的钱就有一万多元,张存兰说:“这个钱只有靠儿子打工挣钱还了“,由于长年生病吃药,张存兰家如今一贫如洗,房子一下雨就漏,家中的电视早已不能看了。张存兰现在一年四季很少吃肉,张存兰的衣服许多都是别人给的。张存兰的两个儿子也早早辍学了,大儿子现外出打工。张存兰说;”以前他(丈夫)赚到了钱的,现在都被我看病看光了“。其实像张存兰这样的例子在农村还有很多。
    看不起病,给农民生命健康权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在调查时,我们了解到多起农民因无钱看病而选择自杀或者产生自杀思想的案例。颜正波是大庙村七组农民,几年前患上肺结核,花了五、六千元,后又患上青光,又治了几千元。2004年6月,由于无钱治病了,颜正波进行了自杀。大庙村四组的冯中生,2001年在广东打工时,从楼上摔下,造成脊椎严重损伤,从此一病不起,完全丧失劳动力,后又患上肺结核、膀胱结石等病,现在冯中生治病生活完全靠姐姐等人救济。冯中生说自己现在感到生不如死,几次想自杀算了。土城村十一组的吴云明老汉,患有严重支气管哮喘,为看病经常与老伴吵架,调查时,他流露出了强烈的自杀情绪。
    2、七成以上农民有病不治疗,小病拖,大病扛。
    这次发放的调查问卷中,第八题是:“您有没有生病(特别是感受冒之类的‘小病’)后,不愿吃药不愿治疗的情况。在总共232份问卷中,有165人选择“有”,有67人选择“没有”。选择“有”的比例达到70%。
    常大德是大庙村四组的农民,由于家中贫困,40岁才结婚。前几年常大德患上胸膜炎,此病本身并不难治。但由于常大德家中无钱,患病后从来未到正规医院进行治疗。疼痛难忍时,常大德就到村卫生室打两小针,连输液都很少。今年,常大德病情加重,整个人完全站不直,前不久活活疼死。类似的案例还有,土城10组的沈献芳的丈夫、土城11组刘万顺的孙子刘宁、铜管山村四组黄远强等,这次调查,有几个问题涉及到农民住院的情况,如:“有没有在医院看病在外面拿药的情况”,“你有没有医生让你住院你不肯住院的情况”、“有没有提前出院的情况”。许多村民说:“没有,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去过医院”。这些也说明了农民们有病不治的严重程度。
    事实上,在生病后选择住院治疗的农民的情况也令人堪忧。主要表现在农民住院时间短,治疗不彻底等,农民们对自己住院的总结是“我们住院看病,不要命的病一般住一、二天就出院了,大的病,好六成了就出院”。提前出院,在农民中确实很普遍。2005年1月大庙村四组常大根的弟弟在为常大根盖房时,不幸从楼上摔下,脊椎被摔成重伤。在随州市中心医院住院住到第九天时,就花了12000多元,由于当时实在筹不到钱了,病还没好,就被担架抬着出了院。铜管山二组的杨福珍,2005年9月,发生食物中毒,在医院住了两天,就要出院,医生说“出院有危险,你要出院,后果自负”,杨福珍还是强行出了院。
    农民有病不治疗,带来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大庙村一组村民冯正恩的妻子吴升华患病多年去世,冯正恩说,妻子以前总是高烧三、四十度都舍不得吃药打针,冯正恩怀疑妻子吴升华晚年患病与此有关。而土城11组村民魏克申现在患严重哮喘、支气管炎,并且经常发作,现在完全丧失劳动能力。魏克申自己说:“年轻时就有了这个病,一直扛着,现在扛成了这个样子“。
     由于不敢轻易到医院看病,许多农民患病后,就在家中自我治疗,效果很差,并且危险。大庙村一组村民冯光明,患骨质增生有四、五年时间了,一直不肯住院,就在家自己用砖头掉着做牵引,铜管山村三组村民钱克家,从不找医生看病,他生病后,自己对着一本《赤脚医生手册》看病拿药,铜管山村四组村民黄远光,发生摔伤后,就在家里用食盐消毒。
     3、农村医疗资源不足,配置不合理。
     这次重点调查的铜管山村,人口有五、六百人。该村有一卫生室,一名医生。该医生叫叶正朝,赤脚医生出身,没受过专业的、系统的医疗训练。该村卫生室就设在叶正朝的家中。
    大庙村有人口约三千人,该村有一个卫生室和三名医生,平均每千人一个医生。三名医生只有一名医生受过专门的训练,系原随州卫校毕业。该村卫生室是独立的,没有设在农户家中。
    调查中,两个乡村卫生所的医生主要反映了以下一些情况,
    ⑴各种管理费用不堪重负。两处的医生都反映,他们每年要向乡卫生院和其它卫生管理部门交纳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如卫生管理费、药检费、卫协费、消毒监测费、培训费、换证费、资料费等。铜管山村叶正朝医生说,上面收取的各种费用有产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纯粹是为了收钱走过场,叶医生说,各种费用加起来得交500多元。而大庙村卫生室的费用更高,光管理费就得一千多元,消毒监测费得三百多元,另外还有其它的费用。⑵“生意清淡”,卫生室生存困难。在铜管山村卫生室,叶正朝医生介绍说,几天才能看一个病人。农民看病还存在赊帐的现象,到现在外面还有一、二千元的看病费用没收回来。在大庙村卫生室,农民看病的赊帐已有大几千元了。在这次调查的两个卫生室,实际上都是私人性质的诊所,药品完全是个人投资,国家无投入。这样造成了乡村卫生室基础设施薄弱,设备简陋,药品严重不足,药品不全,造成病人少,卫生室收入低;收入低,又造成乡村卫生室无钱投入,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由于农村卫生室的上述状况,造成一些医疗事故的发生。如大庙村五组刘克洲的母亲,两年前身体一直很好,有一天,上午吃了一点西瓜,拉肚子,到大庙卫生室打完针后,即浑身颤抖,大汗淋漓,被人扶回家后,当天死亡。
    4、农村用迷信、神算、土方法治病状况。
    这次我们发放的调查问卷的第四个问题是:“您在家里用土方法、神算、迷信治过病吗?”。对于“土方法”,绝大多数人表示用过一些。对于“神算”、“迷信”治病,虽然90%以上的人表示没有用过。这样一个结果,至少说明广大农民是知道用迷信治病是不科学的,但在调查过程中,虽然很多人说不信迷信,但大部分都闪烁其词,我们在农村还看到过一些土地庙,遇到过“过阴婆”,说明农村中迷信神算还有一定的市场。不过,有一点值得欣慰,这次调查时,许多农民表示,现在即使有人还用迷信治病,一般是边在医院看病,一边信迷信。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们把它作为一种辅助方法,或者是医院解决不了才信这个。,
    5、农村妇女儿童卫生状况。
    这次调查的三个村,妇女、儿童的保健状况总体不错。在我们调查的所有孕产妇中,没有一例在家分娩的,大家至少是在乡或乡以上卫生院进行分娩。在怀孕妇女中,大家都在做定期孕前检查。这三个村最近所出生的婴儿,都在进行免疫接种。
    当然调查时,我们发现农村妇、幼保健方面还是存在一些问题。一是少数婴儿的接种不完全、不彻底,特别是父母外出打工的留守儿童,如大庙六组刘海英的邻居冯太平之子,冯太平现在夫妻两口都在外打工,儿子和奶奶一起过,据刘海英介绍,冯太平之子就很少打预防。同时,一些年龄稍大的儿童接种疫苗也不正规。如铜管山村今年的甲肝疫苗接种,许多孩子家长嫌89元的接种费太贵,就没为孩子打。
    虽然我们这次调查的三个村所有的孕龄妇女都在医院分娩,但是我们还了解到有的妇女为躲避计划生育而选择不到医院分娩。同时,一些妇女反映医院分娩费用得一、二千元,有点过高。
    完稿:2006年9月11日
    转载《人与人权》杂志 www.renyurenquan.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飞跃:鄂州汀祖农民的呐喊与控诉(图)
  • 快讯:血压180/120 上访公民被抓捕 /刘飞跃(图)
  • 刘飞跃:马坪污染案“惊动”高官 居民送来锦旗(图)
  • 刘飞跃:野蛮拆迁 主妇被拖得只剩裤头(图)
  • 刘飞跃:马坪化工厂被关闭 居民放烟火庆祝(图)
  • 刘飞跃:随州民师维权出现重大转机(图)
  • 刘飞跃:《民生观察》发布的消息引起大陆媒体关注(图)
  • 刘飞跃:湖北省一地方政府视人命如草芥(图)
  • 刘飞跃:百万补偿款被瓜分 失地农民奋起抗争(组图)(图)
  • 刘飞跃:讨要湖泊 武汉东湖渔民奋起抗争(图)
  • 刘飞跃:湖北省枝江市发生暴力强占市场案(图)
  • 刘飞跃:随州民师被关押 政府来买单(图)
  • 刘飞跃:随州一民师再因“过激”行为被抓走(图)
  • 刘飞跃:随州两出租车司机遭拘留上党报(图)
  • 刘飞跃:呼吁随州市政府释放被抓出租车司机(图)
  • 刘飞跃:随州市出租车司机大规模罢工.(图)
  • 刘飞跃:永不放弃的随州民师(图)
  • 刘飞跃: 湖北钟祥市民办教师危急
  • 百姓维权十年空 政策法律有何用 ——一个老工人的维权经历 刘飞跃(湖南
  • 刘飞跃:两种非暴力
  • 三位民间人物维权的经历/刘飞跃
  • 农村儿童教育调查手记/刘飞跃
  • 大陆民办教师群体绝望的呼喊/刘飞跃
  • 甘地主义践行者刘飞跃/老戚
  • 民间维权人物传/刘飞跃
  • 刘飞跃:大陆日益严重的黑权勾结
  • 抗议湖北省随州市当局对我的政治迫害/刘飞跃
  • 刘飞跃:民间维权启示
  • 刘飞跃就佘祥林案给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刘飞跃:就“看病贵”给卫生部和国家发改委的批评信
  • 傅国涌:刘飞跃的榜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