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1月10日)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这些妇女是同病相怜走到一起来的,她们因无奈才走上了上访的漫漫长路,多次上访无果,令人深思。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是世界上最无辜者。有关负责人员,那些在工作中应付、拖延、搪塞、压制者,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个人或亲属身上,你有何感想!世上人的良知何处去了?她们2006年7月18日第五次赴北京国家卫生部上访,结果却有三名妇女得到了“刑事拘留”的处理,引来一场“牢狱之灾”。 (博讯 boxun.com)

    他们是否违法,请看李方平律师的调查:“无辜受害者”的“蒙冤入狱”记(李方平律师 博闻社 北京时间:2006 年07月31日20时14分 发布)
     2006年7月26日,李喜阁女士(因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于2006年7月20日被河南省宁陵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的丈夫孙建峰先生来北京委托我作为李喜阁的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帮助。我简单听了孙先生的陈述后,觉得宜早不宜迟,当即决定连夜乘火车赶往河南商丘。
     因为正值暑期,又行程仓促,且目的地是全国人口最多的省份——河南,我和同行律师经过一个没有座位的未眠之夜,7月 27日下午才风尘仆仆的赶到了河南省宁陵县公安局。依照外地办案的惯例,我们先到县公安局的法制室办理律师会见手续,接待我们的孟主任知道我们要会见李喜阁,马上告诉我们,“李喜阁案不涉及国家安全,你们直接找城关派出所吧。”好在宁陵县城不大,正当我们百思不得其解,还在想怎么不归口刑侦大队或是预审科承办时,很快就到了城关派出所。所值班室一位非常年轻的男警员,好像是刚毕业的警校学生,热情的帮我们找所领导。城关派出所的指导员林博警官是李喜阁案的负责人之一,他接收了我们递交的律师会见手续,并答复会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
     2006年7月28日九时,我们两位律师前往派出所找林博警官联系具体会见时间。林警官说: “已经请示过,争取安排今天下午或是明天早上”。直到下午五点,我们还没有得到确切的会见时间,只得再次赶过去落实。林警官确认会见就安排明天早上八点,届时法制室主任、他还有张科长会陪我们一起去。
     2006年7月29日九时,张科长(兼城关派出所所长)、法制室主任和林博警官汇合一起,陪同我们两位律师到宁陵县看守所。会见前,宁陵县公安局卢体玲副局长(兼看守所所长)和律师先做了一番短暂的交流,大意是:其一,我们看守所第一次关押艾滋病感染者,条件和经验都有限;其二,如果李喜阁会见时情绪过于激动,考虑到她的身体原因,我们会视情终止会见。
     九点半,我们终于见到了已被羁押10天之久的李喜阁。见面伊始,喜阁看到律师千里迢迢为她提供法律帮助,荡漾出她特有的灿烂笑容。尽管整个会见过程,张科长、林指导员和法制室主任都全程在场,但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的压力。和外界关心喜阁的朋友一样,我们直奔主题,了解她能否按时、按量服用抗病毒药,是否受到任何形式的刑讯逼供。她的爽朗回答让我们的担心得以释怀。与喜阁的45分钟的会见,我们了解到李喜阁等九人到卫生部上访事件的因果脉络。
     背景:
     1、1986年法国艾滋污血事件震惊了整个世界,血液安全引起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各国政府高度重视。
     2、1988年11月4日,我国卫生部等六部委颁布《艾滋病监测管理的若干规定》,该《规定》第十一条规定:血液和血液制品必须进行艾滋病病毒抗体监测。禁止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献人体组织、器官、血液和精液。
     3、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河南省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等医院的血液管理几乎完全失控,形成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巨大隐患。
     李喜阁等输血感染者漫漫上访长路:
     此次到卫生部上访的李喜阁等九位宁陵县艾滋病感染者只是宁陵县 40余位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受害者的一部分。她们九人基本都是90年代中后期因分娩或上节育环时,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无辜受害者,其中还包括一位因母婴传播的5岁女童和另一位因性传播感染的男性配偶。
     2003年前后,李喜阁等几十位妇女的未成年子女久病不愈,医院怀疑患有 艾滋病,经确诊后防疫站又对父母进行普查,陆续确诊李喜阁等妇女感染艾滋病毒。也有部分妇女是自己久病不愈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毒,防疫站在普查中也确认其配偶、子女感染。她们有过共同的经历,即都曾在公立医院住院,也在医师的动员下的输过血。
     得知真相、有着共同遭遇的妇女们开始走到了一起。期间,她们单独或者共同无数次找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县卫生局、县信访局、县政府,总是石沉大海,要么推脱、要么逃避。向法院起诉却被告知 “上级有口头文件,凡血液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民事诉讼法被毫无理由的束之高阁。
     以李喜阁女士为例,近三年来,她走上了漫漫上访之路,却徒见公文旅行,而问题依旧:
     1、到商丘市人民政府上访,批转回宁陵县信访局解决,无果;
     2、到商丘市人大常委会上访,批转回宁陵县人大解决,无果;
     3、到河南省卫生厅上访,批转回商丘市卫生局解决,无果;
     4、到河南省委、省政府上访,批转回宁陵县政府解决,无果;
     5、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上访,批转回商丘市人大解决, 无果;
     6 、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上访,批转回宁陵县政府解决,无果;
     从2005年7月26日到2006年7月18日,李喜阁她们已是第五次到卫生部反映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受害者权益遭到侵害却久拖不决、而又日益紧迫的问题。
     会见中,李喜阁女士回忆了2006年7月18日在卫生部上访的全过程。
     问:你们到卫生部有什么具体行为?
     答:“我到卫生部后,要求见部领导解决输血感染者赔偿不立案也得不到其它方式的解决,但保安阻止我进去,我生气就叫高部长出来见我们。全过程只有我一个人与保安交涉,其他感染者都没有与保安发生争执。我们根本没有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也没有阻挡卫生部的车辆进入。”
     问:卫生部的工作人员是否报警了?
     答:保安报警后,有110巡逻车过来了,一个警察、一个司机,他们就在旁边看,也没出示证件,也没有对我进行盘问,更没有把我们带离。
     问:7月19日,你们为何还去卫生部?
     答:7月18日晚上,县卫生局李局长发信息、打电话给我,要我明天去卫生部见面一起解决赔偿问题。 19日,我和其他感染者一起到了卫生部,接待处张处长接待了我们,说你们县委、县政府来人了,你们谈一谈再回去解决,并给我们安排中午盒饭。
     李喜阁 女士还陈述:万万没有想到,县委、县政府说过来解决问题竟然是把感染者强行带回宁陵,而且于次日对三名妇女宣布刑事拘留。
     与喜阁告别后,我依然思索良久,感慨万千。输血感染者是我们国家最无辜、最悲惨、最无奈的同胞,难道执政者 不能从人道的角度,站在 输血感染者的立场设身处地感受她们的永远述说不尽的悲哀和伤痛。
     1、在公立医院自己掏钱接受治疗却遭此厄运,作为无辜受害者,她们内心是那样的悲愤;
     2、在对艾滋病还极度恐惧的乡村社会里,一旦她们公开身份便会 遭到亲属、朋友、邻居的疏离,她和她的家庭在就业、就学、婚姻以及社区生活各方面饱受社会歧视;
     3、她们为了找寻公道,无数次要求宁陵县妇幼保健医院、县卫生局赔偿和道歉,始终没有任何结果;
     4、她们依法提起诉讼,却口头答复不予受理也不作出裁定,堵塞了她们寻求最后的司法救济;
     5、 她们 经年累月的逐级反映,得到的结果仍然是静默无声的漫漫等待,而此时的她们不少人已经含冤而逝,或即将走完悲惨人生的尽头,或无望无助的在极其有限的有生之年继续挣扎;
     6、当她们对哭诉无门的境遇悲愤抗争时,一切外部世界认为合理的宣泄,都可能带来她们非法拘禁、劳动教养甚或牢狱之灾。
     艾滋病蔓延危机已经成为的严重的社会问题。感染者的切身感受是任何常人无法通过语言、文字得以体会,在世界抗击艾滋病运动中,感染者群体往往是最激进、行动能力最强的参与者。客观而言,李喜阁等输血感染者在卫生部上访的行为,总体上是和平、理性和克制的。我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应该要有足够的耐心去倾听输血感染者的诉求、给她们更多的关怀和包容。任何推卸责任、不设法解决问题,并对感染者和平表达诉求进行打压,动辄限制人身自由、劳动教养、构陷判刑的行为都是我们完全无法接受的。
     2006年7月31日
    

下面请看:

李喜阁狱中日记(摘抄)
    2006 年 8 月 2 日,今天是我们被关的第14天,我们两个人刚刚吃过晚餐时,看管犯人的警官喊王凤英的名字。警官说:“王凤英办案警官提审你。”
     王凤英说:“下午提审时,该说的都说了,还要问啥?”
     这是第二次提审她,她和看管犯人的警官到提审室去了。
    今天上午我也被办案的警官提审过,但是我还是提出:如果政府不给解决问题的话,我还要继续上访,还要上法院要求立案.我们没有谈多久,我就回牢房了。我知道:在监狱里你有不说话的权力,有吃抗病毒药物的权力,还有看其它机会性感染病的权力,有看书的权力,还有请律师的权力,一共有9项权力.
     过了半个小时王凤英回来了她说:“喜阁姐我走了,我.....,我也是取保候审。”
     我说:“走吧,走出去还是比在监狱里强。”
     王凤英走了以后。晚上已经7点了,监狱里的犯人都在唱歌<<学习雷锋好帮样>>、<<想家的时候>>、<<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非常熟悉这首歌,我上小学时都开始唱,每年的7.1建党节晚会都要唱这首歌.我听这首歌都听30年了。
     从今天晚上起,我自己在一间牢房里,心里非常空虚.
     张秀娥(女),在在2006年7月27日就离开了,是取保候审的,她走的时候对我和王凤英说:“饿死不做贼,屈死不上访.”她是在2001年4月份在宁陵县人民医院做手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的,2001年感染艾滋病都不立案,我们可想而知,法律已经不起做用了.
     到了晚上9点以后,监狱大院里非常静。我心情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出去?我就给两个女儿各自写了一封信:
    

给大女儿(孙迎晨)在天堂的一封信
    我那苦命的孩子:
     你好吗?在天堂好吗?现在你没有生病吧!不会在像人世间那样天天打针吃药吧?
     到2006年8月12日晚上12点15分都离开人世2年了,如果活在人时今年都11岁了.你是爸爸和妈妈的好女儿.
    妈妈为了给你讨公道,在2006年7月18日上午到国家卫生部上访,反映几个问题 :
    1 .河南宁陵县人民法院不给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立案(内部有上级口头文件:因血液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
     2.宁陵县妇幼保健院从1993年到1999年长达7年私自违规采血输血,造成大量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管理部门渎职。
    3.宁陵县10名母婴感染艾滋病儿童没有药物怎吗办?
    妈妈是反映问题,没有想到我会因上访被关到大牢里。
    你刚刚来到人世间的时侯,主刀大夫孙文玲为了血浆利益,给妈妈输血感染了艾滋病,因当年卫生局管理血液混乱,给很多妇女在医院治病时输血感染艾滋病.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当年不但没有给妇女治好病,而是成了繁殖艾滋病基地,当年那些卫生官员和医生都长了一个3合1的心;狼心,狗心,黑心.当年卫生官员怎么管理的血液,这些卫生官员拿着国家的俸禄就这样管理血液的,难道不是当年妇幼保健院的妇产科大夫利用手中权力,给妇女大量输血,你会感染艾滋病吗?是这些人害死了你。
     妈妈为了讨一个公道,妈妈受了很多苦,妈妈像一个疯女人一样天天找法院,找政府,找检察院,找卫生局,找妇幼保健院都没有用.妈妈到过市信访局和省信访局都没有用,妈妈这次到卫生部都是第五次了上访了.
     妈妈和爸爸都非常伤心,妈妈和爸爸都非常痛苦,妈妈在监狱里每天晚上都哭泣。
     我和你爸爸都没有本事的人,我和你爸爸太无能了.一直上访了2年都无结果,但是爸爸和妈妈还会继需上访.
     你的奶奶因你的死去,天天哭,眼快哭瞎了。现在,你奶奶因伤心过度,头发全白了,耳朵也聋了。
     你的爸爸现在头发也白了,像一个操劳过度的老头,你的爸爸为了照顾我和你的妹妹再也没有去上班.
     自从你离开人世以后,打破了宁陵县长期隐瞒艾滋病的“黑幕”,因你的死亡,与其他人的死是不一样,爸爸和妈妈没有向任何人隐满你死亡的实事,不但你感染了艾滋病,而且妈妈和你的妹妹也感染了艾滋病.让我们全家陷入了长久的痛苦之中.
     妈妈只要活在这个世上,那么有一口气,也要为你讨回公道,让法律还给我们一家3条人命的公道,将来既便妈妈走了,也有爸爸为你讨公道.
     妈妈希望你在天堂幸福,健康快乐.妈妈将来出去了,我会到你那儿看望你的,我那苦命的女儿.妈妈和爸爸对不起你.
     妈妈 李喜阁( HIV ) 2006 年 8 月 2 日 晚
    

给小女儿孙蔚林的一封信
    我的好女儿小林林:
     你好吗!你和爸爸在家好吗?在家还闹人吗?你每天晚上12点以后都哭,病毒都开时发作了,在家的时候,爸爸和妈妈看着你都痛哭,我和你爸爸那一会儿,恨不能拿着刀把孙文铃给杀了,掂着孙文铃的脑袋祭你的姐姐.
    我抱着你上访都2年了,你从小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妈妈的身边,可这次我们母女却分开了,而且妈妈在牢房里,虽然我们母女都在一个县城,监狱离我们的家还不到2里地,但是我们母女无法相见.
     你的姐姐在天堂,妈妈在监狱,我们母女3个人分别在3个不同的地方.
     妈妈在监狱里很想你,你才5岁,也感染了艾滋病.妈妈很伤心,妈妈很痛苦.
     妈妈给你和其它的孩子找儿童药物已经找了2年都无消息.
     你太小了,妈妈为什么坐在监狱给你写信,你现在不懂.希望你将来会懂的.
     你要听爸爸的话,爸爸会给找儿童药物,妈妈不知道什么才能出监狱?妈妈每天都想你.
     如果妈妈过几天都出去了,妈妈还会继续给你和其他孩子找儿童药物.
     如果妈妈这次真的出不去了,妈妈想给说,将来你不要走妈妈的路,我不希望你走维权的路,因为这条路非常艰难,妈妈受的苦太多了,妈妈一生都不幸福,妈妈小的时候是吃红薯面窝窝长大的,妈妈从小穿补丁衣服穿到25岁,但是妈妈从来没有生病过,妈妈很幸福,那时妈妈听歌都是听小广播在唱<<东方红>>长大的.那时候的人心眼都非常好,都非常善良.
     而现在不一样了,发生很多变化,这种变化将来都会记载历史,我不知道我们母女谁先死,因你的小生命太脆弱了,现在暂时没有儿童药物,将来会有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吃上儿童药物?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将来你用上儿童药物了,会有希望的,妈妈希望你将来学好历史,长大后研究历史.妈妈不希望你当官,因为中国的官员跟国家政治都有关系,今天叫你当官你就当,明天就有可能不让你当.你的爷爷和外公都是右派,虽然都平反了,都安排了工作,但是心灵伤害都是非常痛苦的.
     我希望你将来好好研究中国的历史就可以了,不希望你当官员.平安是福.
     妈妈每天在监狱里早上6点和晚上6点准时服抗病毒药物,早上7点准时吃早餐.上午12点准时吃午餐,晚上6点30分吃晚餐,每天都能吃好睡好,就是心里痛苦.晚上常常失眠,有时候晚上12点都睡不着.
     妈妈白天有的时候站在门口,隔着铁门,铁门下面有一个小方口,小方口是每天用它给我送饭,我白天利用这个小方口给外面干活的犯人( 种菜,非常轻的活)讲艾滋病是怎么传播的,怎么预防艾滋病,感染了艾滋病怎么治疗.
     妈妈一生都不会想到,讲艾滋病知识将到监狱里,让更多的人知道艾滋病是怎么传播的.
     妈妈希望你将来幸福成长. 妈妈在监狱里非常想你想你
     妈妈 李喜阁 ( HIV ) 2006年8月2日
     河南省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感染者 李喜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平一捷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关于吉林德惠市输血感染艾滋病案受害人给吉林德惠市人民政府的函
  • 关于我国输血及使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问题处理建议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会议通知
  • 三名上海血友病艾滋病感染者被上海特警拘留
  • 一个抗击艾滋病的村医的艰苦努力及忧虑生活和5万元的困惑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中国65万人感染艾滋病毒,仅8%登记注册
  • “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工作网络)联席会议”简介
  • 胡佳:答no name网友留言--关于国保与艾滋病工作(图)
  • 曾金燕:高兴--艾滋病家庭孩子念大学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