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平一捷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1月10日)
    
    核心提要:
     1、广西防艾至今不清楚的问题:血液传播究竟是多少 (博讯 boxun.com)

    2、广西艾滋病感染首次发现竞是25名有偿献血者
    3、艾滋病高发区 单采血浆站林立
    4、卫生部:疫区内不得设置单采血浆站
    5、改制不顺 业内人士对改制并不乐观
    
    艾滋病学名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简称AIDS),是由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即艾滋病毒(简称HIV)感染引起的一种传染病。广西艾滋病覆盖面之广,传播速度之快,情形之严峻,后果之严重,超出普通人的想象。
    据官方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05年底,广西累计报告艾滋病毒(HIV)感染者20604例,艾滋病(AIDS)病人为1497例,死亡185例,全国排名第三。根据疫情估计工作簿估算方法,广西官方认为目前广西艾滋病感染者估计人数约为6万-8万。当地官员也承认,广西艾滋病不仅在吸毒人群中蔓延,而且向其他人群扩散的趋势明显,艾滋病在广西已进入加速流行期。
    《小标题》广西防艾至今不清楚的问题:血液传播究竟是多少
    许多人并不赞同高耀洁的观点,高坚持认为采血和输血传播仍是中国艾滋病传播的主要渠道。高耀洁教授,现年79岁,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2004年被选为央视“感动中国”年度人物。有记者向老人家提到,广西、云南、新疆、四川确实吸毒感染艾滋病的多,而这些地方老人家未曾去过。
    较真的老太婆还真的在2003年11月对两广及云、贵、川边远地区进行半个多月的暗访,也发现许多人感染艾滋病是采血和输血造成的。
    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曾在2005年底的全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说,传播途径仍以经吸毒传播为主,出现了三种传播途径并存的局面。其中注射吸毒占40.8%,既往采血供血占23.0%,性传播占9.0%,途径不详者占23.4%。
    毋庸质疑,通过采供血传播艾滋病最可怕,输血传播感染率几乎是100%。
    广西方面至今未承认采供血传播艾滋病的事实,记者通过查阅大量资料和公开报道,至今仍未得知有关广西艾滋病血液传播的相关数据,对一个1998年前就拥有大量单采血浆站同时是注射吸毒率极高的大省,这是非常反常的。广西现在已公开承认100多个县区均有艾滋病报告,超过100例感染者的有29个,而且八成是农村青壮年。然而广西从未公开采供血传播数据,这也和广西各级政府、官员对防艾的开明态度、高效的作法非常不相称。
    这就难免让人们猜疑,一个采供血且又是艾滋病高发的大省真有难言之隐吗?
    《小标题》广西艾滋病感染首次发现竞是25名有偿献血者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1999年2期,曾刊登一篇《广西HIV-1首次流行的分子流行病学分析》的学术文章,该文章无意透露了广西首次发现艾滋病的过程:1996年4月,广西开始在一些流动到外省有偿供血的人员中检出HIV感染者,并在中越边境地区发现静脉注射吸毒人群(IDUS)中存在HIV流行的情况。这是广西首次在本区居民中发现HIV感染和出现区域性流行。
    该文章还提到:从广西居民中首次获得的44份HIV-1感染者血清样本中,有偿供血者的样本25份,其中男性21份,妇女性4份,估计是在外地卖血过程中受到感染。
    2005年广西相继建立起HIV专报网络,为迅速发现HIV感染者起到了相应作用。例如,隆安县在单采血浆站等单位培训直报员,一次就发现9份初筛HIV阳性血清,经送区疾控中心复核,确定4份,排出5份 新华网《隆安县疾病预防控制取得较好效果》。
    《广西预防医学》1997年第3卷第5期《7519名供血浆者抗-HIV初筛与确证报告》认为各血浆站初筛发现可疑阳性标本时不能作为确诊HIV感染依据,但这些供血浆员暂不宜供血浆。
    广西丙型肝炎(HCV)疫情也相当严峻,专家告诉记者,该病也是以血液传播为主。成立于1993年的广西宜州单采血浆站,不到6年时间,就在供血浆者中发现各类病毒感染者1474名,其中90.70%是抗-HCV阳性 《广西预防医学》2001年4期之《1474例供血浆者淘汰因素分析》。
    桂平单采血浆站1996年4月开业后,开业一年半时间也发现163例抗-HCV,其中有单采血浆供血史的HCV感染率较高 《广西预防医学》1999年1期之《桂平市献血员丙型肝炎感染状况分析》。
    虽然早期在采血站开展抗-HIV的检测较少,但从上述一些学术文章中,广西并非没有血液传播HIV的事例。所以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有着采供血传播的原因。
    《小标题》艾滋病高发区 单采血浆站林立
    《南风窗》杂志今年6月份的一篇《贵州大量单采血浆站暗藏艾滋病危机》中提到:从1996年3月开始,河南省甚至全部关闭了所有的单采血浆站。于是那些将工业原料血浆的基地设在河南的生物制药公司断了货源,不得不另觅他途。这样背景下西部的贵州、广西等地的经济欠发达地区就成为新的“原料基地”。拥有单采血浆站数量最多是贵州省(25家),排在贵州之后的,是邻近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有23家血浆站。
    这篇影响较大的文章有几处也不准确,首先广西不是有23家单采血浆站而是24家,而且还不包括在2005年及以前被关闭的宁明县单采血浆站、桂平市单采血浆站(有网友反映该站后来仍继续采血浆一段时间,但未经核实——记者注)等站,24家血浆站名单如下:宜州、平南、全州、陆川、信都(贺州市八步区)、巴马、武鸣、上林、马山、都安、大化、扶绥、隆安、环江、防城、罗城、融安、钟山、德保、田阳、平果、武宣、博白、大新等单采血浆站。
    其次,广西单采血浆站许多建站时间是在1993-1996年,从时间上仅晚河南一、两年。正因为如此有理由怀疑采供血传播是广西艾滋病高发的另一个原因,且和吸毒传播互有联系。众所周知,单采血浆站较为规范采血(包括使用机采)也是在1998年以后。那么,这3-5年究竟留下了多少HIV与HCV的感染者?这些感染者对后来的传播起了怎样的作用?
    今年初,有位医疗系统的朋友告诉记者,贺州市八步区是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目前HIV报告人数超过千人,然而在示范区内仍存在信都单采血浆站,不远处还有贺州市钟山单采血浆站和广东省的连山单采血浆站。前几天网上有一篇《可怜老农广东连山卖血记》文章说的是:贺州市八步区仁义镇的黄老汉在连山单采血浆站用连山小三江镇田心区署名为黄守汉和黄原财身份证办供血证,提供身份证的是连山血站工作人员,黄老汉然后又用真实姓名在信都单采血浆站分别跨区频采供血。
    这位朋友还告诉记者,实际上广西的一些单采血浆站违规行为不亚于贵州的镇远单采血浆站和惠水单采血浆站,只不过是从今年7月起全国开始大检查、大整顿才有所收敛。但从危害性来说,广西远远大于贵州,因为广西艾滋病属高发区。例如贺州市八步区艾滋病感染报告人数超过千人,实际感染人数4、5千人,而且多数是农民,这些人中有没有参加到供血浆行列?
    这位有丰富医疗知识朋友最后告诉记者,HIV感染初期并不一定能检查出来,医学上称之谓“窗口”期,但其血液却有传染性。
    《小标题》卫生部:疫区内不得设置单采血浆站
    2005年卫生部发布《采供血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其中第三条第三款提到:经血传播的传染病流行或高发区不得规划设置单采血浆站。
    记者至今不清楚广西还有几个县市不是艾滋病高发区,但听说今年6月底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国家级督导考评组莅临贺州市时,不免替贺州捏了一把汗。担心贺州市防艾工作过不了检查关,贺州市这顶防艾国字号帽子下有着信都和钟山两个单采血浆站,毕竟高发区不得设置单采血浆站可不是卫生部说着玩的,让这些国家级督导专家碰上成群结队去卖血的农民更不是闹着玩。后来听说贺州市防艾得到国家级督导组的充分肯定,记者还有些奇怪和怀疑:这些国家级的专家是否弱智?后来传来消息证实不是:这两家单采血浆站那几天放假。
    记者感到心慰的是,搞不清楚的还有许多人。全国人大代表、广西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莫建芳对媒体说,玉林市自1996年发现首例艾滋病毒(HIV)感染者至去年底,共发现HIV感染者315人,死亡41人,其中因为吸毒感染159人,这是已发现的,而到底有多少“两艾”人员不为人知。莫建芳不清楚多少人是采供血传染,他更不知道在他的眼皮底下从1994年就有了陆川单采血浆站和博白单采血浆站。这两所采血站还让供血浆员高兴不少,毕竟两个血站的距离仅有20公里,那可省下了多少车费。
    大化单采血浆站领导可能是最清楚的人了。大化单采血浆站、马山单采血浆站、都安单采血浆站这三个血站相互距离均不足20公里,最近的才18公里,一度被广西供血浆人员称谓“卖血金三角”。大化站站长心肠好,替供血浆员节省路费(到别的血站去卖血还要多花来回10元车费,而每次卖血600毫升才领到80元。)实际上不想肥血外流,2004年2月3日至3月3日期间,连续两天对662名供血浆员进行每人1天1次违规采浆。当地传说是那段时间里,都安站、马山站突然发现供浆人员骤减,而且也不是上面检查时间,工作人员一问才知大化搞的鬼,事情才传开,被《南国早报》记者捡了个好新闻。不过这传说后来未能证实,或许是个笑话。
    2005年广西许多单采血浆站被查出克扣供浆员的营养费,一些单采血浆站私分的营养费高达上百万,退款时许多工作人员急得到处借钱。一位媒体朋友曾问记者,能否报道此事,记者回答说稿子写好也发不出去。果不其然,后来此事除卫生系统知道外,外界一无所知。
    防城区的六合私彩在广西颇有名气,又由于邻近东兴、凭祥,有许多吸毒人员。今年8月底,记者得到一条惊人的传闻,说防城区的供血浆人员有个别是吸毒人员。为此记者曾前往防城调查,刚好遇上防城单采血浆站全体工作人员坐火车到西藏旅游(但愿不是用克扣供浆员的营养费),时间长达半个多月,整个血站唱起了空城计,最终传闻无法得到核实。
    《小标题》改制不顺 业内人士对改制并不乐观
    今年是单采血浆站的改制年,国家卫生部等九部委制订了《关于联合印发(关于单采血浆站转制的工作方案)的通知》,按照“企事分离”、“政事分开”的原则,原由县级卫生行政部门设置的单采血浆站转制为血液制品生产企业设置。广西将改制时间表定在2006年10月20日,要求20日前血浆站与企业签订合同。
    韦东(化名)是百色市田阳单采血浆站工作人员,10月中旬韦东高兴告诉记者,由于田阳单采血浆站只有几名借调的正式医护人员,改制并没有多少阻碍,虽然至今还未与血液制品生产企业签订合同,但整个站上的人员思想基本稳定。
    象田阳单采血浆站改制前期顺利的并不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单采血浆站女站长说:广西各地单采血浆站大多是防疫站搞起来的,许多工作人员身上是两层皮,从国家正式工转为企业员工,一些人想不通,而且血站和防疫站就同在一个院内,如何分出去?这位女站长还有一个担心:转制后人员分流,防疫站技术力量将减弱,对防艾工作有所不利。
    到十月中旬,仍然没有一个血站与生物企业签订合同,和单采血浆站左等右看的态度不同,生物公司对改制却是显得积极,但也有许多负面传闻。卫生系统一位领导告诉记者,按要求单采血浆站首先和自己有业务关系的企业谈判,这就是所谓“一对一”谈判关系,如果谈不下来再和别的企业联系或拍卖。而个别企业却到处伸手活动,这家来自的河南生物公司搞得行内颇有意见,造成一些单采血浆站职工思想不稳定。
    卫生系统仍有一些人对改制和将来的单采血浆站管理不乐观。一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都说采供血有暴利,可以举一个例子,生物企业华兰公司进入广西才两年,就想多争几个血站名额,因为原料不足各个企业都是普遍存在,有原料就有利润,原因是价格不公平。华兰公司董事长从1992年河南新乡开始进入采供血行业,当时他是当地防疫站站长,借河南“血浆经济”起家,后到兰州生物研究所承包一个科室,现在是上亿资产公司,能迅速发展起来靠的是单采血浆没有执行市场价格所获得的暴利。
    这位人士指出,改制后若国家对供浆员报酬不执行市场价格,单采血浆站仍会出问题,低价格、低报酬才是单采血浆站管理的最大难题,原因有二:一、由于价格过低,供浆员要么流失严重,要么千方百计多采频采,否则无法维持家庭最低开支;二、由于价格过低,企业在暴利驱使下仍会冒险违规采浆,而且内外勾结更使外部调查难以取证。
    最后这位人士建议,要杜绝血站违规采血,必须建立有偿举报制度,举报一起查实后奖励5千元,自然有供浆员帮着卫生管理部门盯着单采血浆站。或许,这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却最有效。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通知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今起诉国务院艾滋病办公室不作为
  • 关于吉林德惠市输血感染艾滋病案受害人给吉林德惠市人民政府的函
  • 关于我国输血及使用血制品感染艾滋病问题处理建议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会议通知
  • 三名上海血友病艾滋病感染者被上海特警拘留
  • 一个抗击艾滋病的村医的艰苦努力及忧虑生活和5万元的困惑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李喜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中国65万人感染艾滋病毒,仅8%登记注册
  • “中国艾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全国(工作网络)联席会议”简介
  • 胡佳:答no name网友留言--关于国保与艾滋病工作(图)
  • 曾金燕:高兴--艾滋病家庭孩子念大学
  • 关于全球基金第四轮中国艾滋病项目非政府组织参与项目评审结果和评审过程中的利益冲突问题
  •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 关于立即释放艾滋病感染者李喜阁女士等三人的呼吁(更新)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