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关于三峡宜昌官黑勾结敛财压民的报告
(博讯2006年11月05日)
    2006年11月4日,中国官方最大网站刊文《时评:领导干部须慎重行使决策权 决策失误当问责》,其文说:堆满瓦砾的“三峡集锦”景区入口(8月22日摄)。近日,位于湖北省宜昌市西郊长江西陵峡口附近的“三峡集锦”开始拆除,这一投资4000多万元、占地120余亩的人造大型微缩景观即将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1996年6月,“三峡集锦”一期工程建成开放。头两年,借助“告别三峡游”宣传,这里尚可维持经营。从1998年底开始,景区的游客越来越少,经营陷入窘境,终于在2002年8月停业。实际今年该网在8月27日前就多次进行过新闻监督,如《这样丢了4000万,谁为“决策失误”担责?》等,无奈当时担任过宜昌市两任市委书记、市长的罗清泉、孙志刚均在省政府实权在握-罗清泉为省长、孙志刚为省府秘书长,独立王国水、针都难入,不久孙志刚外省易职,有了个小缺口,“三峡集锦”才得以寿终拆除。即使拆除后,如何问责,何时问责,都还是未知数,但是问责4000万,不过是冰山一角。宜昌移民问题,几乎是13年的血泪问题。
     (博讯 boxun.com)
    宜昌地区三峡的移民主要涉及三县四镇等,即:秭归县的茅坪镇、宜昌县的三斗坪镇、乐天溪镇、太平溪镇,兴山县等的部分农民,其中秭归县、宜昌县涉及18村83个村民组约1万5千人,加上符合规定的其他人口达2万余人,宜昌县现已改为湖北宜昌市夷陵区。
    
     三峡大坝从1993年开工建设至2006年,坝区三镇2万移民十三年来,坝区移民安置资金人均8千元,过渡时期生活费2094元;库区安置资金8千元,过渡时期生活费900元,库区234人空挂户,无地农民安置资金4千元;其中人均安置资金8千元给付的是安置单位。13年来,2万移民离开家园,失去生产资料,不足1万元的安置资金,使移民苦苦支撑了13年。目前,坝区移民不能在坝区红线内找工作,也没有其他就业门路。目前红线内的土地已全部征用完毕,失去土地、家园的当地居民日常生活受到极大的影响,生存环境日趋艰难。
    
    一、中央政策和实际拨款不透明,导致黑箱操作,地方政府随意解释。
     从1984年前期到目前为止已达20年之久,中央的移民政策真相被当地政府封锁了,相关政策得不到落实。各级地方政府制定的具体补偿政策,完全是地方政府利益的体现,移民个人利益受到层层盘剥,移民资金被各级地方政府挪用、侵吞、截留、挤占的数额巨大。
     按照长江水利委员会《三峡水利施工征地移民安置规划修编报告》(下称《修编报告》)等数据,中央实际下拨安置资金平衡为每人3万多元,据移民了解加上后续中央对移民的扶助资金每人达4万5千元左右,但实际却每人不足1万元,不足中央下拨的四分之一,极少数地方加上扶助资金,落实给移民的资金也不足2万元,50%以上的安置资金被各级政府克扣,此况引起移民严重质疑。
     政府对此解释说:《修编报告》的人均3万余的生产安置资金,不仅仅包括移民个人安置,还包括种植业安置、养殖业安置和一二产业等的综合性规划;是给各级政府制定安置政策做依据和参考的,不是移民要求发放3万余元的法律、政策依据;给移民安置资金数额的依据,是现在宜昌市和各县区制订的每人5千至8千左右的政策文件;各县区政府可以预留10-15%数额专户储存等等。
    
     二、移民政策未落实,补偿差额巨大。
     对比国家移民政策的规定,当地政府实际给予移民的补偿之间,存在较大差异,通过大面积少补、漏补等违规手段,数目巨大的移民补偿款被侵吞或挪用。
     其中:正房、偏房、搬迁损失误工费、附属房、水泥晒场、粪池、水井、沼气池、树木、青苗、临时建房及搬迁补助、三年粮食补贴、搬迁檀板费、茶园、、等32项与移民生活紧密相关的补偿,被当地政府少补和截留的项目比例达80%以上,其中单位款额从2元--750元不等。如国家规定补偿正房砖混结构标准是每平方米185,而地方政府实际发放每平米150元,砖木结构国家规定是134元,而地方政府实际发放110元;粪池国家规定每处补偿110元,地方政府实际发放每处70元;沼气池国家规定是每处480元,而地方实际发放是每处240元;幼树国家规定是每株10元,而地方政府实际发放每株5元;水池国家规定每处是45元,地方政府实际发放每处40元,等等。地方政府连粪池、水井、沼气池、树木、青苗等等上面的敛财机会都不放过,几乎到了雁过都拔毛的疯狂地步。
     如此这般的贪婪、无耻的行为,移民对此上访、控告了13年,属十人被先后拘留、劳教、判刑等受到无辜迫害,但是,竟官吏连连升职,直至省府魁首;在2006年8月居然还被国家有关部门验收为移民工作合格。
    
     三、只移民不安置,移民生活水平每况愈下。
     当地各级政府以筹办企业安置移民为由,先后多次利用各种手段,骗取国家的移民安置资金,但是,直到2006年为止,没有成功开设过一个安置企业,也没有彻底安置过一个移民。如夷陵区陈家冲村,移民的实际生活状况是:
     1、养老保险302人投保,划去移民安置费6000元,每人每月靠保险公司付给60元过生活,无其他任何资金来源,每人每天2元钱生活费,老年人无钱看病,处于贫困线以下,达不到基本温饱生活水平。
     2、已经领取生活补助费8千元的青壮年547人,因外来人员大量涌入,三峡坝区生活物资价格被抬高,同时没有就业门路,生活无持续保障,陆续进入贫困。
     3、已经领取4千元安置和生活补助费的30人,领安置费和生活补助费的2500元的共25人,每月靠12元的生活费无法生存。
     4、一分钱未领安置和生活补助费的有212人,每月每人仅靠村付20元钱过生活,这些人都是学生,生活费都成问题,更无法支付高昂的学杂费,少年儿童的正常成长受到严重影响。
     5、即使按当地政府的文件规定,1992年月至1995年5月31日迁出期内,因出生、婚嫁、复员退伍军人等农业人口,可以享受移民安置政策,但这些人口都基本没有享受到移民的任何待遇,生活异常艰难。
     6、三峡坝区移民从93年到99年,有关政府和部门虽多次出台过每亩安置生活补助1--1。5万元,但由于移民资金被非法挪用造成缺口巨大,只好出尔反尔并扣发2000元搪塞。
     四、恣意妄为,其他各方疯狂侵占移民资金。
     县、镇、村的各级官吏,都以为安置移民为借口,利用各种手段偏取移民资金,这些非法行为均被视为国家秘密。仅移民知道的“冰山一角”就达1291万元,如:
     95年6月有关移民的某单位故意将财务室失火,烧毁帐册,毁灭非法吃喝等证据数额为64万元;95年宜昌县(夷陵区)移民局带头挪用移民经费40万元; 96年,宜昌经协办挪用移民经费68万元;97年宜昌市中级法院挪用移民款64万元,宜昌乐天溪镇法庭挪用移民经费11万元; 96年乐天溪镇党委书记蔡开志以安置为由办厂用移民款56万元,但未安置一人;该县城建局坝区分局95年挪用移民经费25万元;黎其玉等四人用集体移民经费买干部个人的人身保险,划12万元等等。
     五、官商勾结,突击钻政策空子买卖移民征地牟利。
     如原宜昌县弘祥实业开发公司(法人代表牟来祥),利用移民时期,大钻政策空子,于1993年10月21日至94年5月17日,为图个人私利,由原付县长路祥生亲自牵头,联合村、镇、县各级有关部门,超前征用该村后靠安置的用地,采取化整为零、分项目、分期、分批从陈家冲村办手续征地47亩。但弘祥公司占取该地后却荒置不用,故意等到陈家冲村移民搬迁,实施紧张后靠安置时,地方政府不仅不依照土地管理法收回弘祥公司的土地,反而怂恿弘祥公司到法院恶意控告村里侵权向村里索赔406万元,终审判决296万余元,使未使用、平整的土地价格高出当时土地均价,达224元/平米。至今,弘祥公司仍欠陈家冲村94年5月前的征地款66。8万元。
     类似五花八门的侵害移民利益的事件举不胜举。
     六、官吏、官商不明财产突增。
     到宜昌夷陵区(原宜昌县)实地走一走看一看,从县、区领导到部门的科局领导,甚至一般政府、权力部门的许多办事房焕然一新,起居做派早非同寻常,百姓观之皆忿忿不平。至于动用移民经费,缩建三峡景观等遭到中央和媒体批评、爆光的违法违规事件,不过九牛一毛尔。
    
     三峡宜昌坝库区万名移民连续上访13年无果。当初,移民盼望已久的国家三峡宏伟工程终于破土动工了,为了支援国家建设,离开了自己祖祖辈辈所生活、所热爱的家园。从1984年前期到目前为止已达20年之久,移民政策真相被当地政府封锁了,相关政策得不到落实,移民资金被各级地方政府挪用、侵吞、截留、挤占的数额巨大,坝区移民不能在坝区红线内找工作,也没有其他就业门路。目前红线内的土地已全部征用完毕,失去土地、家园的当地居民日常生活受到极大的影响,生存环境日趋艰难,为此不得不向上级领导反映具体情况。
     13年来,坝库区移民生活度日如年,多年的咨询上访申请、申诉上级解决,湖北省等各级政府而久拖不决,层层压制,申冤无门,他们乞求各界一切正义人士,希望为他们伸张正义,主持公道,调查审核,按照国家移民政策给予落实,以解决移民人员及其子女的后患。
    
     各级司法机关法竟与截流资金的政府联手残酷打压三峡维权移民10年。三峡移民认为:依照《国务院91年第74号令》和三峡公司跟县市签定的“付款协议”等规定的标准,移民的人平生活费被政府截扣92%,截扣人平安置费60%,截扣青苗费90%,水电安装费、房屋基础设施费、97年大江截流慰问金等全部被截扣。为此,三峡移民付出了沉重的维权代价。
    
     湖北三峡当地各级政府把中央移民政策封闭,坝区移民为了落实移民政策和有关移民法律法规,坝区移民从1996年到目前为止任何回复。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原宜昌县)乐天溪镇等四镇移民前赴后继上访、控告,因当地各级司法机关和政府联手欺上压下,数年如一日的弄虚作假,近几年更为猖獗。
    
     2001年3月19日坝区移民选代表陈有家等5人上访中央国务院三建委移民局,李德武主任接待。但是,由原宜昌县领导谢人丽、飞机追赶,他们在追赶时,镇副书记负责出面造谣、侮辱人格,说这些无辜上访群众是法轮功练习者,为残酷打压维权移民制造借口。移民被抓回家后,被带到派出所逼供,要上访代表认罪,还要求今后上访代表出镇要打报告、经批准。
    
     2001年7月14日,中央领导人到三峡视察大坝,监督对口支援,当地县各级政府及腐败官员,以保护中央领导人安全为借口,当地各级政府雇佣企事业单位和集中警察等一千多人,把移民居民点戒严,水泄不通,车站、港口禁止坝区移民通行,还另外请了社会闲杂人员,从武警部队借用警服百十套,给这些人穿冒充武警人员,这些人由政府支付工资,每人每天100元高工资。几乎跟河北定州震惊全国“6·11”征地血案雇黑方式一样。
    
     当地各级政府把移民群众当敌人监管,制造空前黑色恐怖。朱、吴总理视察中,2001年7月15日至7月19日五天时间,官员非法派人对老年人也实施24小时监管、折磨,被监管的人不能乱走动,其中老人有:74岁的刘德云、68岁的陈有家、65岁的杨兴富、64岁的陈传圣、64岁的力国柱等。另外,移民代表陈明虎还被镇政府副镇长颜圣林骗到偏僻的大刀岭,限制人身自由并施以精神折磨。这些老人有的在日本沦陷时期是也没有遭受过这种折磨,这部分老人至今精神损害都没治瘐。
    
     政府造假并歧视移民群众。2001年7月17日,朱、吴总理要到南岸东岳庙村赵保天家去采访,当地三斗坪镇有关腐败官员精心造假,不叫总理看到真相,他们先把东岳庙村的村民全部骗到山上一间原茶厂空房子去假开会,不准本村的一个移民参加现场视察,然后由提前准备好的北岸乐天溪镇政府的腐败官员家属,和不是红线内搬迁移民的朱家湾村村民20余人,用车提前拉到总理将要视察的东岳庙组长赵保天家中,来应付视察。
    
     2001年10月4日至8日,中央首长又来三峡视察,当地腐败官又用同样方式限制、折磨坝区移民五天。面对移民的愤怒,派出所所长易仁宣公开说,反腐败斗争不是你们反的,你们想反也反不了。
    
     1992年三峡移民为支持三峡工程提前开工,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坝区移民资金也是边移民、边部分支付,移民群众给于了极大理解和牺牲。但是,当移民后来要求落实正当权利,反对截留、克扣、挪用移民资金时,当地政府就非法动用警察,将上访、信访、控告的移民,从车站、码头扭送、扣押。三斗坪镇中保村高启章、陈家冲村杨兴付被关押数月,刘家河村80多岁的老人李连富被打成重伤,2004年覃家沱村望西东、刘正珍等五人被判刑等等,一片黑色恐怖。2006年6月8日,公安机关在非法传唤上访代表付先财的路途上,被打成颈椎多处骨折导致下身终身瘫痪,甚至在医院治病也被多名警察监控,亲友探望受限,多次渎职违法不作为的县公安人员拒绝回避,强行以自伤歪理做出不予立案结论,使凶手彻底逍遥法外。
    
     10年上访,移民还先后用8000人和14000人的签名,向宜昌市中级法院起诉扣押、截流移民资金,实施民告官,但法院不予立案。2000年,万余移民向湖北省高级法院要求立案,2000年12月25日省法院就收到了这批移民的诉讼状和诉讼费,但是不予理睬,之后,2001年移民向最高人民法院立案或监督湖北省法院给移民立案,最高法院不予理睬。
     2002年7月万名移民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依法请求对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厅与湖北省法院同流合污的行为事实法律监督,要求监督省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给予移民立案,但是最高检察院也没有履行法定的监督职责。
     10年来,三峡14000名移民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上百次请求各级法院立案,请求各级党政、人大领导机构出面实施监督,争取用法律武器和民告官的法律通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没有一家机构出面为他们主持公道。他们这个弱势群体最早遭遇了中国司法史上黑暗的一页。

_(博讯记者:议原)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6/11/05)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新蓄水 一月发生小地震145次
  • 过五关斩六将还是走麦城—江泽民和长江三峡工程
  • 三峡大坝上游撞船 7人失踪(图)
  • 王维洛:从三峡移民达123万看邓小平上当受骗
  • 中国再无人反对三峡工程
  • 瞭望:三峡水库156米蓄水启动
  • 三峡库区成为外国记者的禁区
  • 帮我看着三峡工程”—黄万里教授去世五周年纪念(图)
  • 重庆气温高达43℃:三峡大坝「木桶效应」?
  • 三峡水库可能引发强烈地震
  • 德国之声:三峡之后最大的面子工程
  • 三峡库区不良贷款连年上升 投资增速明显回落
  • 天灾还是人祸?三峡库区污水处理厂受困
  • 二十年后三峡大坝将堵死重庆
  • 三峡移民维权者付先财被殴打致残
  • 记者无国界呼吁对殴打三峡移民活动分子傅先财的行为进行制裁
  • 三峡:一千年来最伟大项目
  • 三峡工程引发的血案
  • “三峡电”不直供的根源在于垄断
  •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张汉费:三峡工程的危害
  • 马平:三峡将永远记住你为它做过的一切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 戴晴:长江和长江上的三峡工程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王维洛:俄国防空导弹能保卫三峡大坝?
  • 任诠:谈台湾攻击三峡大坝的说法
  • 几斤炸药可让三峡库水「一洩千里」央视张羽语出惊人
  • 三峡大坝摧不垮,毁不掉!
  • 三峡大坝被炸毁的后果
  • 南平:三峡大坝具有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吗
  • 戴晴:三峡工程与人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