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一周新闻聚焦:海内外各方悼念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
(博讯2006年10月23日)
    林牧更多文章请看林牧专栏
    林牧先生女儿林红发出讣告:2006年10月15日下午两时许,林牧先生于午睡中安然离去。享年79岁的林牧先生活得有尊严,走得也有尊严。
     (博讯 boxun.com)

    林牧先生逝世后第二天,何家栋先生也与世长辞。何家栋家属在讣告中说,何家栋先生于2006年10月16日12时20分在北京同仁医院病逝,终年83岁。
    
    林牧、何家栋两位共产党的叛逆者相继逝世,令人悲痛。海内外民主人士纷纷撰文悼念,并以各种形式举行悼念活动。此举引起中共当局再度恐慌,中共控制的媒体对林、何的逝世没有发布任何消息,不仅如此,当局还阻挠民主人士进行悼念活动。
    
    ▲10月19日上午8点30分,林牧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西安三兆殡仪馆举行,有大批的警方人员到场严密监控。在遗体告别仪式开始前几分钟,大厅内电子显示横幅突然出现“故障”,横幅“沉痛悼念林牧先生”中的“沉痛悼念”四个字无法正常显示,最后干脆消掉,所以横幅只出现了“林牧先生”四个字。10月16日,西北大学有关方面提出,吊唁大厅显示的挽联要交由校方审查,林牧先生家属提出两幅挽联,一条是“一生光明磊落恒念信仰纵然千曲百折仍从容战士哉,两袖清风不阿垂范青史和求福贵权势任蹉跎文人兮”,另一幅是“一身正气沛沧溟,铁骨丹心照汗青”,西北大学审查两天后答复说:内容不妥,不好办。在这种情况下,家属决定不要任何挽联,也不准许其他方面强加其他挽联,电子挽联不着一字。
    
    从贵州赶来的陈西先生在大厅内拍照《争鸣》、《动向》两个杂志送的花圈被警方阻止,花圈上的挽联被警察强行扯掉。陈西先生被警察叫出吊唁大厅查看身份证和照相机内所拍的照片,还有几位参加吊唁的人在现场拍摄照片,也受到警察的查问和阻止。陕西外经学院英籍英语教师罗伯特先生要进入吊唁大厅也被警方阻止,虽经多次交涉终未进入吊唁大厅。
    
    ▲据法新社星期二的消息,何家栋生前最后一个愿望是将自己的文章集成《何家栋文集》馈赠亲友。长期关注和研究民间思想的学者丁东为了完成何家栋的这个嘱托一直在筹备,准备星期一将书稿付印。不料,印刷厂被查抄,十五名国保人员和警察星期二早上五点四十五分对丁东进行传唤,到晚上才回家。
    
    丁东星期二晚上接受记者电话访问表示:“何生前想把自己的东西印一个文集,结果人家把印刷厂给抄了。《何家栋文集》,何家栋临死前还看不见,反而牵连我盘问我这个事。你说我能说什么?我只能感到遗憾。”“何家栋文集,谈的是历史、国际、思想史问题、评说各种人物、各种思潮,何知道公开出版的可能性一点也没有,最后查出是晚期癌症,就说,我自已出钱印几本送朋友还不行吗?就这样也不行!”
    
    ● 林牧、何家栋先生生平简介
    
    ▲林牧先生生平:林牧,原名骆荃桂,原籍浙江义乌市,1927年10月13日生于陕西省安康市。西北工学院(即后来的西北工业大学)电机系肄业,1945年参加中国民主同盟,1948年7月4日去延安,先后担任延安大学新闻班教员,中国民主同盟西北总支部主任委员杨明轩先生的秘书,1949年11月参加中国共产党,1953年任西北行政委员会文教委员会副处长,1955年至1959年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科学高教处处长,1960年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1965年协助中共陕西省委第一书记胡耀邦推行“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超前民主改革,失败后,受到长达十二年半的残酷迫害,包括两次入狱,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九年劳动改造。1978年10月被平反,先后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副秘书长,国家劳动人事部科技干部局局长,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1989年在北京参加和支持八九民运,第三次被开除党籍。此后,以自由撰稿人身份,继续参加人权民主活动,经常受到监视、监听、传讯、抄家、绑架、关押和不许在中国大陆讲课、发表文章、出版著作等种种政治迫害。
    
    
    ▲何家栋先生生平:何家栋,1923年9月出生,1938年7月参加抗日战争,曾任平汉铁路破坏队指导员,八路军南岭支队小队长,129师太岳纵队文工团员。1945年抗战胜利后,奉晋察冀军区城工部之命,在北平做地下工作,从事文化出版及学生运动等活动,在“北平中山公园音乐堂事件”中,捕获捣毁会场的特务一名,延安《解放日报》第一版头条曾作报道。1947年撤回解放区,在华北联合大学行政学院学习一年;1948年毕业后,分配到华北新华书店、《新大众报》任编辑。1949年初,被派往天津军管会新闻处参加接收工作;后又调到北京工人日报任工务科长、出版科长,创办工人出版社;先后出任工人日报工厂厂长、编辑、记者,工人出版社办公室主任,编辑室主任。1954年执笔整理《把一切献给党》,1957年执笔写出《我的一家》,此二书现被列入“爱国主义教育读物”一百种。1957年“反右”运动中,因出版刘宾雁《本报内部消息》一书,被定为右派分子,开除党籍,撤销职务,连降四级。之后又陆续执笔写出《赵一曼》等书。1959年被指派为《刘志丹》小说责任编辑,1962年在中共8届10中全会上,该书被毛泽东点名批评:“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又被打入“习仲勋反党集团”,成为“反党分子”。1965年,经康生点名,下放到山东成武县,交地方管制,长达14年之久。“文化大革命”又被揪回北京批斗,殃及家人,致使母及二子非正常死亡。1979年,“右派”改正及为《刘志丹》小说案彻底平反后,任工人出版社常务副社长兼副总编辑。1983年创办《人生》月刊,任主编。1984年创办《开拓》文学杂志,任主编,因发表刘宾雁《第二种忠诚》被查究。1985年辞去职务,办了离休手续;同年应邀担任中国行政函授大学校长。1987年,任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顾问。1988年,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接办《经济学周报》,被聘为总编辑,1989年后停办。1990年代以后写了一些论文与杂文,发表在各种报刊,其中一部分被收入李慎之、何家栋著:《中国的道路》(南方日报出版社2000年版),喻希来、王思睿、何家栋著:《21世纪的世界与中国》(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1年版),王思睿、何家栋著:《今日中国政治思潮评析》(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1年版)。
    
    
    ● 逝者家人谈逝者
    
    
    ▲何家栋的遗孀陈蓓女士介绍说,20多年来,何家栋患有青光眼、肺气肿、肺纤维化导致的肺癌以及心肌衰竭等多种病症。由于体质过于虚弱,无法动手术以及进行化疗,西医已经无能为力,最后只能靠中医维持生命。
    
    她还对美国之音记者讲述了老伴的临终遗言:“他临到最后,还念叨国家大事。政治体制改革啦,和谐啦,这方面老念叨。……他最关心的就是六四没平反,这个比较突出,其他就是政治体制改革啦。是吧,关心的,政府应该造就和谐的社会,不要跟政府对抗,不要跟共产党对抗,有些地方应该妥协就妥协。不要再中国人打中国人,部队不要再杀人,就是这些事。”
    
    ▲陈蓓女士21日在新世纪新闻网发表文章:《又是一个未了的心愿》,文章说,李慎之先生去世后,老伴曾写过一篇“未了的心愿”来纪念他。其实,老伴自己也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在临近生命终点的时间里,他对我说: “这些年来,我化名写过一些文章,不但子女没看过,连你也没看过。为了让家人理解我,可以自费出书,送亲友看看。”为了满足老伴这个未了的心愿,为了在他身后能让亲朋好友读到他的文章并触摸到他的思想,他年轻的朋友丁东便承担起编辑《何家栋文集》的任务。我们家人和他的很多朋友,都有一个想法,把他的文字汇集成册,自费印刷,让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能在活着的时候看到自己文章,那该是一件多么值得欣慰的事情啊!
    
    ▲林牧女儿讲述了自己父亲生前最大的心愿。她说:“他的心愿一直都是寻求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那是他最大的愿望。他说,他们这一辈人可能是不会看到了,但是不行还有下一辈。但是他一直为这个努力着。”
    
    林牧先生的一位后辈在挽联上写了这样一句话:“您为后辈人寻找一条光明的路”。林牧的女儿林红认为,这句话最能代表父亲对后辈的影响。林红说,她的父亲林牧先生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曾经在天安门广场发表自己的声明,支持学生运动。六四事件之后,当时的陕西省委曾经希望保留他的党籍,但是中共高层表态,必须开除林牧的党籍。他也因此与旧体制彻底决裂。
    
    ● 作家、学者、民主人士对林牧先生、何家栋先生的悼念和评论
    
    ▲前中共中央委员、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先生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文章《为林牧、何家栋先生举哀!》,文章高度评价林牧、何家栋说:“林先生和何先生认定,中国人不是奴隶,应该得到公民权。为了这个极平凡但又极崇高的信念,他们无保留地献出了自己。凡是不愿意失去自由的中国人,都是他们为之奋斗的亲人。”
    
    鲍彤评价何家栋先生说:“何家栋先生早在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就在全国范围享有盛誉。当时的青年理想主义者,包括现在的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哪一位没有受过《把一切献给党》和《我的一家》的洗礼?哪一位没有为《赵一曼》和《方志敏战斗的一生》而感奋?何先生就是这些炽烈如火的报告文学的执笔人。作为共产主义人生观的热情的传播者,何家栋先生同时也是说真话和求真理的执著的实践者。他两次因主编出版刘宾雁先生的特写《本报内部消息》和《第二种忠诚》而受难。何先生在人生实践中终于找到了真理:自由,自治,民主。”
    
    鲍彤评价林牧先生说:“林牧先生是胡耀邦先生的助手。耀邦本来是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1964年或1965年,调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兼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发动了超前的改革。林先生当时是陕西省委副秘书长,因坚定支持胡耀邦改革而受到残酷惩罚,两次入狱,两次开除党籍,九年劳动改造。耀邦复出,冤案平反,林牧先生先后担任劳动人事部科技干部局局长,西北工业大学党委书记。1989年,林先生在北京参加和支持以学生为主体的民主运动。在第三次被开除出党后,林先生继续为伸张人权,奔走呼号,不遗余力。根据刘晓波先生最近回忆:林先生 1995年亲自专程到北京,和许良英、丁子霖先生一起,创议呼唤宽容,平反六四。这封公开信,由德高望重的王淦昌院士领衔,各界杰出人士联署,其中有备受公众尊敬的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范岱年、汪子嵩、包遵信、王若水、汤一介、乐黛云等先生。结局不出所料,仍然被当局无情封杀。但是,正义的力量,无畏的行动,又一次表达了人民百折不挠的钢铁意志。”
    
    ▲著名学者、作家刘晓波博士撰文《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文章说,“从年轻时代起,林牧先生就追随中共,……但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他在陕西参加胡耀邦发起的搞活经济的改革,由此两度被开除党籍、两次群众专政、两度入狱、8年劳改,前后遭受了十多年的政治迫害。林牧先生不堪忍受,甚至多次自杀,幸亏未遂。直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他才获得平反、重新工作,与党内开明派一起推动政经同步的改革。正因为有了这么坎坷的经历及其觉醒,当伟大的八九运动席卷全国之时,林先生才能毅然站在学生一边,并公开反对戒严和屠杀。六四后,官方进行人人过关的清查,林牧先生当然是陕西省的重点清查对象。当局用软硬兼施的老一套逼迫林先生作检讨,但他毅然拒绝了种种劝诱、游说和压力。这种绝不妥协的姿态激怒了中共,林先生第三次被开除党籍。因为六四之痛,林先生完成了由党内开明派向民间民主派的转变,也再度将自己置于长期受监控的敏感人士之列。”
    
    刘晓波回顾六四之后的九十年代,林牧先生积极参加民主活动,成为坚定的叛逆者。刘晓波写道:“九十年代中期,国内曾有过一波民间签名信高潮。林牧先生曾多次参与,他的名字常常与许良英先生、丁子霖女士一起出现在为六四正名的公开信上。其中,尤以1995年‘纪念联合国宽容年’的公开信影响最大。签名者共45人,包括体制内外的老中青三代知识分子,特别是一些学部委员(院士)和政协委员参与了这次签名。据我所知,这封呼唤宽容和平反六四的公开信,源自林牧先生的创意。他在家里起草了公开信的草稿,然后亲自带着草稿来到北京,与许良英先生一起商量修改和组织签名。为了严肃起见,两位老先生要求所有参与者都必须亲自签名,丁子霖夫妇就专程从南方老家赶回北京来签名。最后,签名信由学部委员王淦昌先生领衔,众多德高望重的老先生都签了名,比如,杨宪益、吴祖光、楼适夷、周辅成、范岱年、王子嵩、包遵信、王若水、汤一介、乐黛云等人。”
    
    刘晓波接着写道:“1998年,林牧先生又与丁子霖女士、江棋生先生等人一起签署了的《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和《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两宣言的宗旨,不仅在于敦促政府关注社会公正和尊重公民权利,更重要的是推动公民运动,呼唤公民社会。特别是后一个宣言,用今天的话说,实际上就是公民维权宣言。进入新世纪,林牧先生发表大量的政论和参与了多次民间签名活动,他以亲历来揭示历史真相和中共罪行,以勇气来针砭时弊和呼唤社会公正,以极大的热情来关注人权和支持民间维权。对维权人士陈光诚、高智晟和郭飞雄的无辜系狱,林先生更给与了极大的关注。因此,几乎在每一个敏感的日子里,林牧先生都要受到当地警方的骚扰和迫害;但几乎在每一民间维权的个案上,大都能听到林老先生的声音。”
    
    ▲中国政治活动家、被当局称为六四“幕后黑手”的陈子明在《怀念何老》一文中回顾,老何的侠义心肠,我自己的感受最多,这放在后面再说。而且我还知道,在“六四”镇压前后,为了“救救孩子”,他做了许多风险极大但他认为是义不容辞的事情。1989年4、5月份的时候,由于上面的压力,王军涛已经不再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担任这一职务的是老何请来的两位女将——罗点点和高瑜。李鹏宣布戒严后,老何和罗点点向许多元老遗孀和老干部做工作,动员他们声援学生,促成了王平、叶飞、张爱萍、萧克、杨得志、陈再道、宋时轮、李聚奎等上将联名写信给邓小平和中央军委,“请求军队不要进城,不要在北京实行戒严”。他还和高瑜多次奔波,在广场上的大学生与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之间建立了联系渠道,并由高瑜执笔代学生起草了致人大常委会的公开信,要求全国人大召开紧急会议,打破僵局。一些学运积极分子被学校开除后,没有工作,没有地方住,老何不遗余力地为他们介绍工作单位,还让有的人住在自己的家里。可以说,老何是“一二九一代”与“八九一代”在情感上和思想上最重要的一个交汇点。《战略与管理》的后几任执行主编,都属于“八九一代”,作为刊物顾问的老何,竭力地推荐、扶植和帮助他们。我最近统计了一下,仅老何与我发表在该刊的文章,就有四十多篇,大部分没有稿费,属于无偿支持。当刊物出现经济危机的时候,老何还出面筹措了十几万块钱,才交清了房租水电费,使刊物得以继续运转。勿庸置疑,他也是“一二九一代”与“四五一代”传承交融的关键环节之一。在李慎之去世后,老何是一批中年学者定期聚会的召集人。
    
    ▲中国法学教授,现旅居美国的于浩成先生撰文《痛悼老友林牧》,文章写道:“近几年来我们相继送别了吴祖光、王若水、李慎之、王若望、金尧如等战友。今天林牧又离开我们远去。他的去世确实是我国人民争取自由和人权事业中的一个巨大损失。(刚写到这里,又接到电话惊悉老友何家栋今天因肺癌病逝的噩耗,真是祸不单行,实在令人痛心。)但转念一想生老病死乃是不可违抗的自然规律,我们似也不必过分哀伤。幸好还有比我们更加优秀,更聪明能干的大批中青年志士仁人正在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而继续奋斗,后继者大有人在。我们没有理由感到悲观、失望。”
    
    ▲旅居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高新认为,林牧等从中国共产党内分化出来的党内持不同政见者陆续辞世,是一种悲哀,说明中国民主化进程要比当年的期待有相当的距离。
    
    高新说:“无论是象林牧先生这样从中国共产党内分化出来的所谓党内持不同政见者,是仍然坚持留在国内的,还是前些年陆陆续续流落海外的已经去世的王若望、刘宾雁等人,他们当年一腔热血所要推动的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要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愿望,如果说以六四为界限的话,六四已经过去快17周年了,从中国共产党内分化出来的一批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经历,也就是从当时成为党内异己分子到今天他们又陆续辞世,其过程用悲哀形容也不过份。”“说明中国政治民主化的日程要比当年他们包括年轻一代的人在六四以及六四之后的期待有相当的距离。”
    
    高新认为,当今中国社会很难再兴起像六四那样的全国规模的民主抗议运动,老一辈异议人士的未竟使命不见得能在我们能看得到的时间内完成。
    
    ▲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贺信彤向林牧先生家属发去唁电:尊敬的宋湘林女士并林放先生、林红女士诸林牧老至亲:惊闻林牧老突然离去,不胜悲伤;又欣闻林牧老走得安然,亦得慰。1998年我们从北京远赴西安和林老有匆匆一面之会,记忆犹新;而今天人永隔,感慨万千!林老作为中共党内闻人却毅然摈弃和抨击中共的“一党私制”,至死不渝,令人敬佩。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作家傅国涌先生撰文《安息吧,林牧先生》,文中回忆作者与林牧的交往:1998年10月我出狱以后,林老曾先后帮我找了好几份工作,让我自己选择。由于种种原因,最终都没有成功,但他对一个后辈青年无私的关怀则深深感动了我,久久地温暖着我的心灵。 正如杨海说的林老对受难者的关注几乎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关心过很多有困难的人、遭受迫害的人。他对远隔千里之外的陈龙德( 因为追求理想遭受严刑迫害而致残的浙江工人持不同政见者)的关心与帮助更是朋友们众所周知的事实。即使是与他政见不同的人遭到不公正的待遇时,他也会从人道、人权的立场出发为他们呼吁。他是一个仁者,和那些高举“民主”旗帜疯狂地追逐名利权位的“领袖”、“明星”们不同,他关注的是人,人的权利和尊严,真诚地追求一个人人都能做人而不是做奴隶的时代。他身上没有官僚气,没有幕僚气,更没有老年的暮气。有的是平民气、朝气和宗教所赋予的英雄气。在他身上我们经常能体会到一种非常深沉的悲天悯人的境界,他多次说他是无党无派,不从政。他对人的关心完全出自内心的召唤。在这个前提下他成为一个战斗的人道主义者、战斗的民主主义者,最终以博大的人道主义情怀超越了年龄、地位甚至政见等界限。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记者昝爱宗发表悼念文章《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文章说,林牧生前是坚定的反专制反独裁反共战士,他深刻地看透了共产党政权反人民反真理反自由的本质,所以他冒着失去自由的巨大代价,忍受长达十二年半的各种残酷迫害,以及政治迫害,包括两次入狱,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九年劳动改造,仍然坚持呼唤民主和自由,刚正不阿,直言不讳,有胆有识,是一位不事伪饰、性情率真的难能可贵的真正共和国公民,他一生以自己的思想剑锋直指一党专政制度,其大无畏精神,可以让在共产党体制的每一个成员都会感到惭愧、羞耻和不如。这位可敬的老人,虽为崇尚自由民主、服膺普世价值付出一生的代价,但他历经九死一生犹未悔也,直到临去世前陕西监控他的有关部门还加紧监控,为他所不屑。
    
    昝爱宗在另一篇悼念何家栋的文章中写道:目前正逢官方号称要大力建设的和谐社会,而现实情况却是像何家栋先生这样富有建设性和敢言的出版家越来越稀少,何家栋先生的遗着也不能公开出版,甚至自费印刷也不能,丁东先生还为此受到传唤和搜查、扣押电脑等非正常待遇。由此可见,当年何家栋先生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作出的巨大牺牲,并不为当前和谐社会所包容,也不会被当局支持,这既是时代的悲剧,也是历史的遗憾,千古文字狱,至今没有被废弃,"文革"遗风,仍然横行神州大地。身为中国文人,怎么会不为生在今天感到悲哀。
    
    ▲目前仍遭中共软禁的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在悼念文章中写道:“无论是赵紫阳先生辞世,还是林牧老先生今日远行。我作为晚辈,除了泪水滚落仰天长啸之外,耳畔响起那首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示儿》: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胡佳立誓:“待我辈荡平极权体制,九州炎黄子孙得以享有自由、民权、法制,我定赴西安往您墓前祭奠,以告慰您的遗憾。”
    
    ▲上海异议人士李国涛撰文悼念林牧:伟大的民主先驱林牧先生永垂不朽!林牧先生永远活在亿万民众心中,林牧先生是永远的灯塔,他的坚定信仰,他的高尚品德,将永远是进步人士的榜样。为早日圆满实现林老的夙愿,为早日完成林老未竟的事业,朋友们,同胞们,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同心协力、无私无畏,向着建设自由、民主、宪政、法治、共和、正义、富饶、文明的新中国,而不懈努力、奋勇前进吧!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撰文悼念林牧先生《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孙文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林牧是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先驱,他也是捍卫人权的勇士,同时也是反对中国暴政的英雄人物。他说:“林牧先生退而不休,永葆自由民主理念,有一口气发一分声,至死不渝,他为后人铺路,为万世造福。他的高风亮节是我这个老人学习的榜样。”
    
    ▲西安异议人士马晓明接受记者采访,他认为,林牧先生最可贵、最难的的地方就是他从开始追求真理、追求自由、追求公正,追求 人权的这样的一个青年到参加共产党再经过自己痛苦的反思,思想的力练,又毅然决然抛弃共产党的这个体制成为一个坚定的、勇敢的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一个斗士和猛将。我认为这一点是他一生最为难得的事情。
    
    马晓明说:“我的父亲也是一个老干部,你要是让这样的人敢否定他以前所追求和从事的一些事情。让他完全从事他们以前极力反对、极力想打倒和改变的一种事情,结果他现在成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共产党政营认为最危险的敌人。这中间是非常痛苦、非常反复的一种变化的过程,而我们的林牧老先生就做到了,我觉得这是最不容易做到的。”
    
    ▲贵州异议人士陈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林老对人类正义、良知、民主、法治这些永恒事业的追求精神,深深的鼓舞了我们,让我们无所畏惧,让我们对未来中国民主法治的建设更加努力。贵州另一位异议人士廖双元表示,林老是反对暴政的英雄,是维护人权的勇士,他的精神深深的激励着我们。林老一直在为高律师说话。我将秉承林老的遗志,加大力度为高律师呼吁,并为法轮功打官司。
    
    ▲中国民主阵线在法国的代表张健说,林牧先生去世了,可以说是继刘冰雁(音)先生,王若望(音)先生,这些人都是前中共党的可以说是笔杆子,很重要的领导干部,但是他们通过中共在历史不同时期所犯的严重错误、所犯的罪行。他们从中醒悟了,毅然决然的主动走上了推动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道路,他们在还没有看到中国实现自由民主的时候,他们却成了铺路石。那么,中国自由民主运动就是在这样一批又一批的,有铺路石精神的这样的民主斗士,向前铺着,在进程中前行着。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香港作家武宜三撰文《悼念林牧、何家栋,并记住他们的教训》:十六日惊悉林牧先生病逝,十七日又痛闻何家栋先生西归。生老病死原是自然规律,两位老先生亦享高龄,但噩讯之骤至仍不免有“天不佑我中华”的悲哀!
    
    ▲陕西民主人士党治国发表文章《关于林牧先生之死》:林牧先生逝世前两天,接了一个惹他生气的电话,导致心情恶化。广义地说,林牧先生死于不义的社会体制,死于令他气愤的许多无法无天的可恶事情。就是说,纵令他不是死于疾病或者谋杀,也是死于社会的原因。总之,他不但是一个为自由民主战斗的英雄,也是被极权专制制度窒息而死的死不瞑目的“怨鬼”。悼念林牧先生,除了对死者纪念和敬仰,也要向致他死命的体制追索命债!
    
    ▲旅居西班牙的民主人士黄河清发表挽联悼念林牧先生:
    
    安然午梦走如神,真善美仁正寝身。
    最是足称体制内,反出民主自由人!
    
    ▲海外民运人士陈泱潮致信林牧家人写道:林牧先生上个世纪60年代即追随耀邦实践“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超前改革,并因此而遭受长期迫害,在1989年春夏,依然不减当年锐气,挺身支持反对官倒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因此,又再度遭到开除党籍等不公正待遇。多年来,在国内极其险恶的环境和形势下,林牧先生一直站在人民立场上,坚持争取民主、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工作。林牧先生这种为国家民族高度负责的精神和高度的人民性,是中共全体党员学习的楷模,尤其是深深值得胡锦涛主席学习的好榜样!
    
    
    ▲海外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在悼念何家栋的文章中说:"何家栋先生告别了他坎坷的人生,走入天国。我们这些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晚辈,既不认识他本人,也不认识他的家人,如果发一封吊唁信函过去,说几句常规的悼念致哀的话,当然也能寄托我们的哀思,增添一分痛悼的情绪。可是我选择了回顾我们这几代人思想的成长过程,更加强调他晚年的觉醒和思想的升华。希望引起中青年知识分子的注意。他的思想升华正是中国当代思想的最强音。如果越来越的中国人,都能继续这样的升华,中国摆脱党化意识形态,思想解放的大潮就即将来临。"
    
    ● 组织、团体、群体对林牧、何家栋逝世的追思悼念
    
    ▲人权活动人士许良英、王来棣、丁子霖、蒋培坤、江棋生等五人在哀悼林牧先生唁电中说,林牧先生的离去,使中国失去了一位刚正不阿、直言不讳的有胆有识之士,失去了一位不事伪饰、性情率真的难能可贵的公民,失去了一位崇尚自由民主,服膺普世价值,以自己的思想剑锋直指一党专政制度的无畏老人。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在林牧先生的提议下,中国知识分子发出了1995年的《宽容呼吁书》。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出于对中国大陆和平演进与推展公民自由运动的思考,林牧先生签署了1998年的《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和《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中国宪政协进会主席王丹、理事长王军涛撰文:《自由的战士,人生的楷模——痛悼何家栋先生》。文中写道:对林牧先生的过世我们刚刚表示过哀悼,就又闻何家栋先生仙逝的消息,噩耗连连,让我们震惊,更让我们哀痛。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的事业中又失去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年轻一辈又失去一位可亲可爱的导师,在这巨变的时代,在这道德沦丧、理想扫地的时刻,这样一位长者的去世,怎能不让我们伤惜哀痛!更何况我们中的许多还与何老有深厚的令人难忘的交往与友谊。
    
    家栋先生早年投身抗日,为民族的自由出生入死;后又为建设一个美好的社会投身革命,屡陷险厄。中共建政后,依然初衷不改,讴歌理想,率性直言,因而屡遭迫害。下放劳动,监督改造,家破人亡,却没有磨损掉先生追求光明,坚持理想的性格;几度风雨,几经蹉跎,竟让先生返璞归真,重踏追求民主自由的大道。剔肉还母,挖骨归父,与当政决裂,远在八九之前;老当益壮,越挫越勇,倡自由宪政,更在六四之后。以一杆如橼巨笔,以一介独立知识分子之身,侧身草野,批评时政,鼓动政改,纵论天下,推动公民社会建设,年日高而誉日隆,成为一二九一代知识分子为民族自由继续奋斗的象征之一,成为自由宪政思想在中国薪火相传的一重要传人。许多后辈从他的言谈行止、文章命运中受到教益和启迪,他也曾倾其所能所有提携奖助青年后进。二十年来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中印着他深深的足迹,而这足迹也定将印上历史,如路标般继续导引后人前行。
    
    ▲胡平代表《北京之春》致电林牧家属表达哀悼:惊闻林老仙逝,不胜悲痛。我和林老未曾谋面,但以前也通过电话,读过林老很多文章,北京之春杂志也发表过林老的多篇大作。林老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献出毕生心力,锲而不舍,老而弥坚,高山仰止,为后人树立了光辉的榜样。请允许我代表北京之春全体同仁,谨向林老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并向林老的家人表示最诚挚的慰问。
    
    ▲民主中国阵线10月16日美国分部发出唁电:惊悉林牧老先生去世,我们感到非常悲痛。林老的去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和挚友,也是中国民主进步事业的巨大损失,我们在此向他的亲人表示深切的慰问和沉痛的悼念!
    
    ▲《自由圣火》网站总编辑袁红冰及所有同仁和“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协调委员会筹备组悼念林牧先生:惊悉林牧先生今天下午不幸逝世,不胜悲痛。林牧先生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先驱,著名的自由写作者、独立思想者,是《自由圣火》网站《自由文集》的作者。林牧先生德高望重,长期为中国的人权事业不懈奋斗。林牧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重大损失。他生前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以及他的高尚品德将永垂青史。我们将永远怀念他!林牧先生千古!
    
    ▲伍凡代表《未来中国论坛》向林牧先生致敬:中国民主运动先驱,林牧先生尊严和安祥地静静离开痛苦的人间,飘向佛道天国世界。林牧先生在青年时代不满专制统治,关心中国政治走向,从参加民盟转加入中共,以求中国走上民主、自由的道路,不料中共政权更专制更独裁。林牧先生关怀中国百姓艰苦的情操与中共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手段格格不入,被莫须有罪名加害,开除出中共。六四期间,大无畏的支持学生运动再次受到打击。从此,林牧先生彻底与中共决裂,全心全力关注中国民主运动,声援弱势团体和信仰团体,支持维权运动。林牧先生之所以能做到这种境界就在于他彻底与中共无神论、唯物主义、阶级斗争理论决裂;与中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讲道义、没有信任和背叛友谊的党文化决裂。这是林牧先生与中共斗争的精神支持力量。
    
    ▲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暨浙江维权人士痛悼林牧先生。
    
    牧老啊,当我一得知您逝世的凶讯,您就象来到了我面前一样,您那音容笑貌立刻浮现在我面前。我真想再坐在您的身旁静听您回忆过去同耀邦在一起的时刻,聆听您对我的教诲……
    
    ——王东海
    
    为国家 为民族 奸侫廹害几度进牢房 绝不彽头 铮铮铁骨争自由 争民主 万民敬仰千秋会评说 前赴后继 我党楷模
    
    ——徐光敬
    
    挽林老,您坚定的民主信念,渊博的学识,高尚的品格是我等永远的楷模。林老您走了,但您的精神永存!您的英名永存!
    
    ——您的追随者戚惠民
    
    沉痛悼念林牧先生,林老的精神永存!
    
    ——王荣清
    
    我们为失去一位长者和民主先行者而感到无比的悲痛和忧伤,在此向林老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和诚挚的问候!
    
    ——王富华
    
    林牧先生的民主思想永世长存!
    
    ——池建伟
    
    林牧老先生的民主理念将永远激励我辈为民主事业奋斗不止!
    
    ——来金彪
    
    民主先驱,思想楷模——痛悼林牧先生
    
    ——胡俊雄
    
    向民主斗士林牧老先生学习
    
    ——杨建民
    
    林老先生走好!
    
    ——吴远明(任伟仁)
    
    ▲贵州民主民运人士集体悼念林牧先生。陈西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我们是代表贵州所有民主民运人士悼念林老的。贵州民主民运代表专门连夜赶到西安,前往林牧先生家中悼念。他们在悼词中写道:
    
    长眠天地间,生前现顶天立地之豪气,
    静卧鲜花旁,逝后留英雄主义之精神!
    
    陈西表示,林老对人类正义、良知、民主、法治这些永恒事业的追求精神,深深的鼓舞了我们,让我们无所畏惧,让我们对未来中国民主法治的建设更加努力。我们来这里是对中国的良心的一种悼念和对家人的安慰。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候,别人受到高压有畏惧的时候,我们不能丢失人类的正义和良知,应当站出来。
    
    ▲安徽民主人士安徽的民主人士:王大齐、王庭金、沈良庆、马良钢、袁强、芳草(张林夫人)、侯文豹悼念林牧先生。他们在致林夫人湘林女士并林老至亲的信中写道:惊悉深受海内外自由民主人士尊重与景仰的人权、民主活动家林牧先生在公元2006年10月15日13时许于午睡中安然辞世。噩耗传来,我们深感悲痛!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林老耗尽了他毕生的精力与心血,也遭受了众多的不公与苦难。他藉着一颗胸怀中华民族,心系自由民主的博大心胸,完成了一个有良知、有使命感、有历史责任感的中国人所当为的生命里程。林老的一生,是嫉恶如仇、光明磊落、刚正不阿、直言不讳、忧国忧民、崇尚自由、有胆有识、不事伪饰的一生,是彪炳千秋、垂芳万代的一生。
    
    (作者:施英 原载《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