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圈地圈海:请有识之士救救我们灵昆老百姓吧!!
(博讯2006年10月21日)
圈地圈海无序建设城市活动中心、休闲基地——浙江沿海“加快城市化进程”背后的隐患 --------请有识之士救救我们老百姓吧!!!!

    
     在寸土寸金的浙江沿海地区,房地产开发圈地风盛行,开发商的手伸向了大海,以“水产养殖”的名义“围海造地”搞房地产项目建设,或以“挂牌出让土地”为名变相转让海域、填海造地,打造成中国的“夏威夷”,与民争利,争海,群众投诉时有发生,应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和警惕。 (博讯 boxun.com)

    
    房地产“圈地”热吞噬大海,洞头投资1.134亿元搞旅游休闲基地
    
    浙江省温州市下辖的洞头县北岙镇,目前正在紧张施工中的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填海造地项目,受到了当地失海渔民的质疑和反对。该工程于2002年开工建设,面积达4260亩,原本是浅海滩涂,后未批先建,并在未获取有审批权的机关前大肆围填,其中一部分卖给房地产开发商造商品房或搞旅游休闲基地。此举在当地掀起波澜(2005年08月16日被《人民日报》曝光),2006年4月,当地养民继续向新闻媒体投诉,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
    
    温州市洞头县岙口浅海滩涂是附近养殖户(当地称“养民”)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口粮涂”。然而,自2002年起,这一片达4260亩的生态浅海滩涂却被当地政府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造房子,还要搞休闲旅游基地。如投资1.134亿元搞旅游休闲基地,其中的1000亩以9000万元价钱卖给了房地产开发商开发商品房。还要建设为城市配套的妇女活动中心,2005年底已奠基。2006年3月,工程指挥部又在炸山填海,并妨碍了山脚下的农民住宅安全,当地养民再次提出反对意见,要求他们停止炸山。
    
    2002年初,“二期围垦”开始施工。小三盘村“养民”们说,当地政府毁掉这片高效养殖基地后,每亩只一次性补偿“养民”350元,“养民”们不服,继续养殖,政府就筑堤,结果“养民”大批丰收在望的蛏子、花蚶绝收。失去“口粮涂”的“养民”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04年5月,温州中院立案。15个月后,2005年6月16日至17日,温州市中级法院一审,未采信养民的关于还海于民的请求和不支持养民提出的养殖海产品赔偿,养民继续上诉。2006年4月13日,浙江省高院在温州二审,继续开庭审理养民状告县政府的行政诉讼案件。
    
    洞头县是全国十二个海岛之一,人均耕地只有0.25亩,不到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养民”祖祖辈辈靠浅海滩涂以养殖和自由采集为生,称之为“口粮涂”。原本这块海涂围垦的开发方向是“水产养殖”,但不知为何,该项目工程指挥部将起发展成为“围海造地”,改变了海洋的自然资源,破坏了自然生态,断了“养民”的生路,严重侵害了“养民”的合法权益。据“二期围垦”工程指挥部负责人承认,“二期围垦”工程正加紧施工。养民们表示,当官司正在继续的情况下仍然施工,是非法抗法行为,上级部门应该及时给予制止,还海于民。
    
    玉环以“挂牌出让土地”为名变相转让海域、填海造地,与民争利
    
    浙东南沿海的玉环县,面积达25.9434公顷的填海工程还没有完全启动,土地还没有真正形成,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却早已刊登在当地报纸上了。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按照玉环县政府的规划,该县珠港镇坎门渔港花岩礁填海开发工程项目(简称坎门项目),在坎门渔港建设海景花园、海景假日酒店、海景高尔夫俱乐部、海景别墅区、浙江国际游艇俱乐部、海景海上世界、玉环海景民俗渔村、海景不夜城等8大风景区,计划从2002年开始,用10年时间分3期工程实施,把玉环岛建设成中国的“夏威夷”。这个项目使用海域面积25.9434公顷,目前该工程因涉及出让程序不符法规呈搁置状态,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早在2001年12月,玉环县人民政府与香港渝汇集团签订了投资总额为23亿元人民币、为期10年的三期开发玉环坎门渔港意向书,并成功签下投资额为8亿元的坎门渔港开发一期工程合同。
    
    作为县级政府的海洋行政主管部门,玉环县海洋与渔业局按照《海域使用管理法》,确权为该项目办理的海域使用权证书。玉环县一位知情者透露,“一个填海项目的海域使用金就缴纳了200万元,这在《海域使用管理法》实施一年多来,玉环县收取的最大一笔海域使用金款项。这个项目是与玉环县国土资源局捆绑在一起的操作的,事实上至今仍是海域,所谓的土地只能说是空中阁楼。”
    海域在没有形成土地之前,还不能称作是土地,不具有土地使用权,更不能未经挂牌出让程序就招商引资,大肆开发。玉环县国土资源部门只得拿挂牌出让作幌子,被省级部门发现并叫停,造成这块挂牌起拍价达4300万元、面积达25.9434公顷的“土地”暂时搁浅,国有资产流失,该县国土资源局有关决策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引起上级有关部门的注意。
    
    龙湾行政中心以“政府征用土地”的名义
    
    温州龙湾区永中街道,原是一个滨海小集镇,由于温州市的城市建设快速发展需要,许多重点工程项目盯上了这里紧俏的土地,用“一寸土地一寸金”来形容并不夸张。在一次征地项目中,该街道就落实征地面积3241亩,涉及重点工程征地项目8个。
    作为“重点工程”之一、标榜以塑造“独一无二城市个性”的龙湾行政中心区,并没有因为是“重中之重”就可以得到当地农民的大力配合。农民们承包的村集体土地,拥有“30年”的承包期,但现在却充满变数,龙湾行政中心以“政府征用土地”的名义,用地面积达2.3平方公里(合3450亩),近1500亩为预征土地,即还没有得到省人民政府专门下发的征用土地的审批同意。其中,仅仅一个棋盘村1500多口人就失去土地700多亩。
    
    被称为“浙江省首批小康县”之一的龙湾区,建于1984年12月,是温州市三大城区之一,2001年8月21日经国务院批准,将原瓯海区永中镇、沙城镇、天河镇、灵昆镇及原瑞安市塘下镇梅头办事处划入龙湾区管辖。区内有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温州永强机场。按照温州市的规划显示,建成后的龙湾行政中心将是拥有商贸会展中心、行政办公中心、城市科教中心、商业中心、城市体育中心五大核心功能区块。
    
    很显然,龙湾区征地建设行政中心等重点工程,是在打造温州市区的“形象工程”。但是,这样的“形象工程”,对于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以种菜为生的1500多口棋盘村失地农民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意义。农民们的土地失去了,惟一可以赖以生存的底线失去了。那么,由谁来承担失地农民们的社会保障、养老保险呢?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各地政府以城市活动中心、休闲基地、房地产建设为名义,强占并倒卖农民土地的情况时有发生,尽管民怨沸腾,均不了了之,以百姓吃亏而告终。无疑,农民的土地是一座金山,由于农民吃不透政策法规,行政机关行政作为不透明,个别地方官和商勾结,非法征用土地产生暴利,坑农、蒙农、害农等恶性事件时常暴发。一位农村专家认为:“一些城市财力不足,靠低价从农民那里征地,高价出让,从中积累所谓的建设资金,土地成了地方政府的第二财政,前一阶段被当作经验提倡,是导致当前征地失控的重要原因。
    土地为农民的立足之本,失去土地的农民就失去了赖以谋生的基本手段,他们今后的生活得不到保障,就业得不到解决,没有合理安置。像洞头、玉环、龙湾如此加快城市建设,无端牺牲农民利益,难道与“群众利益无小事”相一致?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全国人民群众你们好!
    我们是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灵昆镇全体人民,最近关于我镇浅海滩涂对国家征用一事,我们灵昆镇老百姓感到非常蹊跷。如果说土地是被国家所征用为什么有关部门不向老百姓公开相关手续有关文件。
    当然说:国家按有关法规征用土地,我们老百姓无可非议,因为土地是国家所有的,但必须按有关规定给予补偿老百姓的损失。(因为这片57000亩的浅海滩涂于1984年经温州市确认其土地使用权是属于灵昆镇人民永久性使用的而且有关部门应该向享有只用权的灵昆人民解释相关政策、法规,说明事情的缘由,让老百姓明白国家征用土地是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的,并根据相关规定给予补偿,但是遗憾的是:温州市人民政府不但没有向灵昆人民解释缘由、补偿人民的损失而且还不知道根据哪条法律派出警察、武警、保安镇压恐吓人民,拿出人民所赋予的权利来镇压人民。试想:他们的所做所为是根据国家规定而征收人民所使用的土地吗?他们的目的很明显,中饱私囊。或者是非法征用灵昆人民使用中的土地,瞒天过海以达到个别领导的个人目的,弃人民的利益而不顾,坦白的说视灵昆人民无能。
    更为甚者早些日,我们灵昆镇极少数老百姓到灵昆镇政府、龙湾区府及温州市府,要求了解土地被征收的真相,而遭到各级政府的拒绝。(灵昆镇副书记黄祥崇回答说:就是国家有补偿也不会补给你们老百姓的,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有本事就去告我们。听:多么的豪言壮语)。(龙湾区府的回答是土地征用是国家统一规划,区府是无权理论的。看:多么的干脆利落)。(温州市有关部门的回答是:国家征用土地,你们老百姓无权干涉。啊!多么地铿锵有力。)
    熟不知:他们的豪情壮语、干脆利落、铿锵有力的回答,唤醒了沉睡中的人民,是灵昆人民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和自发的去灵昆镇租用来的宾馆大院去理论,(好戏刚开始登场)而遭到“人民公仆”“人民警察”武警、保安人员的殴打,致使多人重伤到医院抢救。(看:他们为了保护“人民政府”多么的“英勇”,同“阶级敌人”的斗争决不手软。
    几天来,他们的行为受到了灵昆人民的“一致好评”灵昆人民积极参与人民群体中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量的自发聚集镇政府宾馆大院去理论。
    有关部门的行为是:
    
    镜头一:下令公安部门派出专案组,动员“亲情”了解“民情”调查“敌情”。(看:他们的行动多么的神速多么的“机智”
    镜头2:让灵昆人民胆寒的事终于发生了,人民警察、武警出动人马时对“对抗”政府的阶级“敌人”实行专政,逮捕拘禁灵昆的“阶级敌人”数十名,看:(他们的作风多么“雷历风情”````
    难道说我们老百姓手中所使用的土地被莫名其妙的征用,去了解情况真相也犯法吗?国家所发的补偿金是属于有关政府的吗?他们无非是想吞食这大量的补偿金罢了。
    我们相信: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民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他们的行为更能激发人民群众的智慧与力量将损害人民群众利益的个别贪官污吏的,帐生在人民群众汪洋大海之中。
    我们相信:灵昆人民在全国有识之士的帮助下,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争取到底。
    我们相信:灵昆人民在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下团结一致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斗争到底。
    我们更相信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级政府会支持灵昆人民的。
    我们劝告那些损害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领导干部立刻悬崖勒马不要与正义的人民群众对抗到底,在此我们向支持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灵昆人民群众向全国各族人民、有识之士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上级有关领导干部表示忠心的感谢 <欲知详情致电0086-0577-86980XXX------86985XXX灵昆农民向你诉说>(XXX代表任意数字)
    
一个灵昆农民

    2006年9月
    
    我们相信:灵昆人民在全国有识之士的帮助下,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争取到底。
    我们相信:灵昆人民在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下团结一致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斗争到底。
    我们更相信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级政府会支持灵昆人民的。
    
    引至新华网北京9月5日电(记者张晓松)新华社5日受权播发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土地调控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强化对土地管理行为的检查,加大对土地违法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
    
    通知要求国家土地督察机构,加强对地方人民政府土地管理行为的监督检查,对违法违规问题要及时提出纠正或整改意见,对纠正整改不力的要责令限期纠正整改,纠正整改期间暂停该地区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
    
    通知要求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要对土地利用情况的真实性和合法性负责,凡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徇私舞弊、不执行和不遵守土地管理法律法规的,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追究有关领导和人员的责任。
    
    通知指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法批准征收、占用土地,或非法低价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触犯刑律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不执行国家土地调控政策、超计划批地用地、未按期缴纳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及其他规定税费、未按期足额支付征地补偿安置费而征占土地,以及通过调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擅自改变基本农田位置,以规避建设占用基本农田应依法上报国务院审批的,要追究有关人员的行政责任。
    
    近期,监察部将会同国土资源部等有关部门,集中开展一次以查处非法批地、未批先用、批少用多、非法低价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等行为为重点的专项行动;对重大土地违法违规案件将公开处理,涉嫌犯罪的将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引用吴官正书记在纪检委学员大会上的讲话:他说反贪要让贪官,经济上倾家荡产.政治上身败名裂.思想上后悔莫急.不官是不是做的到!只听到有人说一样这样的我们话老百姓在心理激动啊!!我们老百姓太需要这样的好官来为我们老百姓主持公道,声张正义了. 救救我们百姓我们灵昆百姓在求救命!!!!!!!!!!!!!!!!!!!!!!!
    
    温州征地问题比较严重,坚决反对打着公共利益旗号征收老百姓的土地!
    
    
    灵昆土地征收事件在温州的各大媒体,论坛,报刊多没报道.据称宣传职能部门已经在内部会议上做了明确指示,来自温州各大论坛(尤其指BBS和703804)的消息,一律加以封杀,温州各大媒体记者都不能参与其中,更不能作为采访线索开展调查。温州媒体在某些重大问题上的集体失语便源于此。
    
特殊利益集团:疯狂圈地侵蚀农地的真凶

    2006年10月10日 09:23:20  来源:光明网
    我去年底曾写过一篇题为《中国每天消失53个村落,务必警惕疯狂圈地运动》的文章(人民网,2005年10月13日),为农田各路资本合谋围歼下的锐减大声疾呼,为现阶段我国年均100多万农民失去耕地甚至一些农民生活陷入困顿而深感痛心。近年来,资本那双狡狤的眼睛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农地,特别是私人资本与权力资本相勾结为特殊利益集团时,疯狂侵占农地的事便愈演愈烈,它的疯狂性几乎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力。什么事绕到最后,都少不了跑马圈地。房地产开发,当然要大量圈地;企业兼并,醉翁之意也在替换圈地;教育体制改革,几乎变成了占着原来的再大量吃进新农地建“大学园”的代名词;都市形形色色的商贸城建设,原本就是农地上盖楼房的商业剧;新农村建设,更是新圈地运动的新变种,而今,中部崛起,也摇身成了狂吃农地的饕餮!
    
    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国务院2006年9月27日召开常务会议,严肃处理了郑州市违法批准征收占用土地建设龙子湖高校园区问题。消息传来,究竟是对事态的处理令人振奋,还是对事态的严峻令人义愤?很多人都说不清自己的感受,但是担心却几乎是共同的。不过,回望一下阁下自己所处的城市,类似的现象难道不是随处可见吗?我不怀疑,抓住的手都是“笨手”,这次郑州撞到了“枪口”上,下次也不知轮到谁?是的,郑州违法占地案确实有些过,它集违反规划、非法批地、顶风作案、有禁不止四大特征于一身。据称,郑州市郑东新区管委会违规对祭城镇、姚桥乡13个行政村的集体所有土地进行了征地拆迁,共征地14877亩。所征农用地包括一般耕地3118亩、基本农田6417亩。征地拆迁后,有关高校相继入场施工。经现场勘测,征土共占地11339亩,其中一般耕地2999亩,基本农田4222亩。确实触目惊心。郑州违法占地案是国土资源部建部8年来,中央因为非法批准征占土地问题查处干部级别最高的案件。(《13行政村集体土地被征,郑州违法批地市长记大过》2006.10.3《新京报》)
    
    当然,无论怎样说,国务院的处理还是多少给了人们些许期待。
    
    这决非个案。经查,广东省清远市石角镇政府在未办理建设用地报批手续情况下,非法征收农民集体土地;山西省太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在富士康(太原)科技工业园三期项目供地手续尚未依法办理的情况下,非法批准该项目开工建设;太原市晋源区政府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山西太原万水物资贸易城和富丽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违法占用土地行为;河南省安阳市政府在安阳市莲花公司“四季花香生态园”项目违反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用途,非法批准先行实施建设。经监察部部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对上述四起土地违法案件涉及太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金旺、清远市清城区副区长麦永联等8名有关责任人员给予纪律处分。其他涉嫌犯罪的3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我并非有意暗示上述案件就一定全是私人资本与权力资本勾结为特殊利益集团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但谁都也不能担保,这些案件,特别是那些并没有被查处的更多更严重的土地征用案例中,一定没有特殊利益集团在暗中涌动。只要不是浅尝辄止,只要不是有意回避,顺势追查征地过程的始终,肮脏的权钱交易内幕必然昭然于天下。这几乎是没有什么悬念的。我仍然要引用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鹿心社的话说,十个贪官八个跟土地有关。(《国土部副部长鹿心社:十个贪官八个跟土地有关》,《现代快报》,2005年07月05日。)有网民跟帖说,十宗土地征用案,八个有权钱交易的嫌疑。而今则可以说,恐怕违规违法的土地交易中,特殊利益集团脱离不了干系。
    
    按照逻辑人们自然会想,如果是忠实执行国家宏观战略规划、贯彻中央经济政策,如果是“公事公办”,为何要违规违法?为什么要超越党纪国法划定的“红线”?为什么要对上级主管部门“阳奉阴违”?为什么要以“局部利益”对抗“整体利益”、以眼前利益对抗长远利益?依据已经揭发出来或者暴露出来的大量案例看,权钱交易很难从不合法、不正规、不阳光的操作中排除。权力资本与私人资本的勾结,为特殊利益集团、特殊阶层谋利益,就是土地暗箱操作、土地违规违法买卖的“潜规则”。
    
    一位曾在亚洲银行长期任高级职务的投资财务专家、现任郑州大学MBA主任的刘伟教授在与我讨论当前房地产开发存在问题时尖锐地指出,土地,目前就是地方政府能够掌控的丰厚资源,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如此庞大的金融黑洞并未引起许多高管担心,实际上只要把土地的百分之一推向市场,什么黑洞都会填平补齐。我曾经多次问过一些大学校长,请教他们如何处理重新打造新校园中欠下的巨额债务,他们几何异口同声地说,这个不用怕,政府会通过财政最终“埋单”,万一政府不管,也不用怕,卖掉市中心的旧校址,还不赚一大笔?谁会从中赚一笔?不就是损害全局利益、长远利益的特殊利益集团!
    
    农地,现已成为各地政府手中的唯一的宝贵资源。这大约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家也大业也大,再大窟窿都不怕,大不了卖块地填平它!我不知道此番国土资源部是明白了这个道理,还是另有缘由,如此强势地剑指地方政府的土地违法行为。地方政府要想发展一方经济,要办当地的事,再也不可能向计划经济时代那样,伸手向中央要钱。要搞政绩工程,要解决地方财政困难,只能自己想办法。招商引资资源几乎用尽,银行套贷后果堪虞,也只有自己能够掌控的农地最有挖掘潜力了。要说此次郑州犯事,也许有难言之隐:到了全中国其它地区都享受了国家战略发展优惠之后,好不容易争取了中部崛起,但时过境迁,风水不再,也不可能像东部沿海发展、西部开发甚至重振东北老工业基地时期那样,获得更多的中央政府资源,甚至连政策资源也大不如从前。所以,此次郑州违法占地案在当地许多干部中都有些怨言,似乎国家经济发展战略轮到中部崛起时,连圈地的优惠政策都给不了,干了还要受处分。但躬身自问,这难道没有地方利益、局部利益在作怪?难道中部崛起只是铺张圈地?合理的征地难道一定要“生米做成熟饭”方可达成?
    
    私人资本与权力资本勾结合谋的特殊利益集团,为了局部利益、地方利益,损害的还不仅仅是全局利益、整体利益,而且为了他们的眼前利益,他们损害更严重的是长远利益。
    
    农业对于中国,有着不同于他国的特殊意义。尽管农业在不同国度其经济功能大体一致,但土地对于中国来讲,人均土地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3多一点,意味着占世界七分之一的土地养活着超过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土地,在这里主要担负民众的食物来源。也就是说,土地的食物供应比重高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对于人均土地多的国家来说,它可以有经济作物功能,有加工业原材料功能,有观赏、旅游、休闲功能,也可能有休耕功能。对于我国人均耕地仅为1.59亩来说,必须牢记它主要是为中国人提供口粮的功能。那种克隆国外土地使用结构,效仿人均土地多的国家在城市建设,特别是房地产上的豪华占地的模式,注定是行不通的,短视地以经济权利执意运行,日后付出的历史代价将是沉重的,甚至可能是灾难性的。下面的名言务必不要忘记:无政府主义是对机会主义的一种报复。
    
    
    
    
    近年来,由于火热房价的强烈刺激,各路资本纷纷拥入房地产而酿成了新一波圈地潮,它是侵蚀农地的主要动力。而其中,权力资本与私人资本的勾结,从而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更是症结所在。
    
    我曾多次警告,房地产商大量圈地,从长期角度看,势必带来种种巨大的社会经济灾难。其一,房地产商大量圈地,会造成土地市场资源短缺的假象。由于国家对房地产开发的土地供应量是有限额的。某些商家对土地的囤积居奇,会减少土地市场的交易资源。一旦地价高企,他们便干起倒卖土地的营生。这种人为的破坏土地市场交易行为,是对市场经济公平公正的违反,是对市场交易规则的亵渎。这种恶例的通行,必然成为房地产发展的严重障碍。其二,大量圈地,势必误导房市走势。房地产商作为强势方,有意通过圈地传递房源紧张信息,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不仅是误导,事实上已经构成某种商业欺诈。其三,圈地是一个相互攀比,相互竞争的过程,它的直接结果是大量减少耕地。这些被圈而又基本闲置的土地已经成为一种经济公害。难怪前些时候一位国土资源部专家向记者分析说,“因为土地老是闲置,地方政府恐怕也有责任。40万亩这个数字跟去年所说的70万亩有一定差距。实际上,我倒宁愿相信70万亩的数字。”其四,圈地过程,由于往往是走政策的“钢丝”,权力资本很容易参预其中。圈地与腐败的媾合,会干出什么好事来,世人皆有领教。涉嫌的地方官员此时可能成为商家房市飚价的帮凶,成为对中央统一的治理房价政策的“软破坏”者,即阳奉阴违地对抗中央政策。其五,大量圈地,将为社会的不和谐埋下了不良种子。可以相见的是:大量圈地必然增加失地农民,从而引起这部分农民的强烈不满;大量圈地,如前所述,必然误导房市走势,从而伤害到购房消费者;大量圈地,部分商家获暴利,也不可避免地引起行业内部的利益冲突;大量圈地,同时会在社会各阶层中触发对房地产发展的愤慨;如此等等。
    
    依据我长期对房地产与圈地问题的跟踪观察与思考,我毫不怀疑,私人资本与权力资本相勾结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以局部利益损害全局利益、以眼前利益损害长远利益,是侵蚀农地的幕后真凶。(巫继学)
    
    作为灵昆人,对于灵昆的土地赔偿事件也略有所闻。并具体也不是特别清楚。暂且不去评论ZF的FB事件,先说一件我今早亲眼看到的事:早上,我是7:25左右上66路公交车准备去公司上班,公交车行驶至灵昆大桥北的时候,路旁停了数量小轿车,站着好多人,有几个是穿着迷彩服的(倒底是不是警察类的尚有待考证),其余的穿着光鲜,有一女的背的是香奈尔的包包(这是后来那女的下车的时候我看到的)。起先不知道,以为都是温州人去洞头游玩了,在此休息一段。哪知,车行至他们身边时,被拦下了。然后向车上冲上了六七个人,用到恶狠狠得眼光去搜索,之所以用“搜所”这个词也算比较客气的。那样的眼神好象车上是有什么罪犯一样的。一遍又一遍的看,后来那“香奈尔女人”问“都看过了吗?都看仔细了吗?他们没在上面吗?”。。。。。在我这车里他们没有找到要找的人,估计三四分钟后他们下车了。。。我坐在最后一排,车子驶去转头看他们,他们已经是在准备对下一辆车的“搜捕”行动了!其实他们要找的人无非是那些在平时在ZF里走得勤一点的人。因为最近,有些村民已经打算去市府那里了。为了保证自己的切身利益,ZF官员们才会这么早站在大桥边拦路,好好的办公室空调不要,偏来站着。。。。。某种程度上这又意味着什么???对他们的行为,我感到愤怒!就算村民去温州怎么了?他们就不充许走访亲戚,逛个街,玩一玩什么的?有本事你在市府门前抓他们回灵昆呀!!!难道灵昆的村民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么
    
    看过前几篇灵昆相关话题的人可能在想灵昆沉静了土地问题近日在各地开始显露出重重贪污痕迹中央开始关注并抓出了典型-----郑州之大学城事件然中央不知道的是一个小岛上潜伏着5.3万亩的贪污,比郑州不知大条多少倍10月18日,灵昆村民从一些渠道知晓30余中央官员到温州市政府调查另一起案件于是组织一些人到市政府找中央官员 这时荒诞的一幕出现了凌晨四点多,在这个小岛的两个出口,布满了灵昆政府及武警人员所有经过车子经检查,确定车里坐的是到周边上班的人才可以放行早上我出来时,后面到温州市区上班的朋友还着急地给我打电话他坐的车子被拦着不能走了,因为车里坐了几个"可疑分子"狗急跳墙,防民之口无所不用他们一辈子也得不到安宁没有一个灵昆人会就此罢休不懂,请有识之士救救我们老百姓吧!!!!欲知详情致电0086-0577-86980XXX------86985XXX灵昆农民向你诉说>(XXX代表任意数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遏止地方圈地运动 胡温出重拳削诸侯财权
  • 贾庆林家庭圈地遭非议
  • 百姓杂志:闽西大圈地(图)
  • 《百姓》第6期集中反映中国大圈地
  • 地方政府纵容圈地 部分房产商囤地可开发三年
  • 浙江沿海圈地圈海无序建设城市活动中心、休闲基地
  • 杜光:警惕新的“圈地运动”
  • 无锡多个街道、村子村民反抗违法圈地消息汇总
  • “红黑”两种暴行 “圈地运动”重创北台村
  • 深圳75血案小区-业主抵制“圈地”被咬掉耳朵(图)
  • 四大富豪 万亩“圈地”行径
  • 中国大圈地:征地高于天(5)
  • 中国大圈地:征地必流血?(4)(图)
  • 中国大圈地:政府践踏法律(3)
  • 中国大圈地:政府践踏法律(3)
  • 中国大圈地:公仆还是恶霸?(2)
  • 中国大圈地:官抢民财(1)
  • 沈阳圈地丑闻民告官 苦主指官员勾结流氓(图)
  • 蒋介石家乡爆圈地丑闻(图)
  • 桂林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来稿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牧鸽:新圈地运动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政府吞噬民财以自肥的“圈地运动”/何清涟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 当代圈地运动及拆迁难民的境遇/马晓明
  • 城市“圈地运动”危机重重 - 淼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