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毒大米事件:王岐山有责任?
请看博讯热点:北京、天津政坛地震

(博讯2006年10月11日)
    2006年8月6日,《亚洲周刊》记者王健民《中南海铁碗整治京津沪贪腐案》一文中,披露北京市粮食局系统29万吨陈化粮流入市场一事。同期还发表学者郎咸平《警惕体制内腐败与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一文,称北京市粮食局“丧尽天良”,同时点名批评北京市分管粮食局的分管副市长不作为,“包庇纵容下属部门作恶”。
    
     2006年8月9日,北京市粮食局官方通过媒体“辟谣”,称“所谓‘陈化粮事件’与事实严重不符”,香港媒体报道失实。 (博讯 boxun.com)

    
    2006年9月28日,新上市的《亚洲周刊》发表王健民、杨忠青《北京毒米案欺骗中央》一文,指出北京粮食局公开否认「陈化粮」进入市场,但北京工商局在市场上查获两千三百一十吨陈化毒米,北京市官员欺骗中央,比“非典”更严重。
    
    2006年9月29日,郎咸平《中国的反贪腐行动必收全功兼谈北京市毒米事件》一文在网上广为流传。称“北京市主管粮食局的官员陆昊以及其下属,就公然贩卖陈化粮,置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于不顾。而且这些官员为了掩盖贪腐事实,还公然撒谎。”
    
    《亚洲周刊》王键民的报道及郎咸平的评论,在海内外引起很大反响,引发了网民的讨论热潮,批评矛头直指北京市粮食局及其北京市政府分管领导,在Google上输入“北京毒大米事件”字样,相关网页十一万五百多项。北京市毒大米事件已演化为焦点公众话题。
    
    毒大米如何产生?
    
    俗称的所谓毒大米,指的是陈化、霉变的陈粮。陈化粮黄曲霉菌超标,而黄曲霉菌产生的黄曲霉素,是目前发现的最强化学致癌物,尤其可以导致肝癌。黄曲霉毒素的致癌毒性,是化学物质致癌物氰化钾的10倍,是亚硝胺的76倍,其致癌所需时间最短为24周。因陈化粮含有致癌物黄曲霉毒素,法律规定只能用于酿酒或饲料制造等工业用途,不能当成口粮食用,否则会造成食用者患癌症的可能。
    
    北京之所以出现“毒大米”事件,是因为有相当规模的陈化粮直接进入了农贸市场,成为百姓的碗中饭。思考毒大米事件,最起码要研究两个问题,一是陈化粮是从何而来?二是陈化粮如何使用?陈化粮是从何而来?回答这个问题不难,它们主要从政府各级储备粮库出来。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调节粮食市场价格,中国建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储备粮库。粮库自然要根据计划不断推陈储新,以保证粮库里储备的粮食是可以食用的。以中央储备粮为例,中央储备粮管理条例》(国务院第 388号令)第十五条规定,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根据中央储备粮的收购、销售计划,具体组织实施中央储备粮的收购、销售。第十六条规定,中央储备粮实行均衡轮换制度,每年轮换的数量一般为中央储备粮储存总量的20%至30%。也就是说,中央储备粮每年要轮出的储备粮数量在150亿~200亿公斤,相应地轮入数量也在150亿~200亿公斤,轮出轮入总量在300亿~400亿公斤,相当于全国年度粮食商品总量1800亿公斤的20%左右。加上各省都有储备粮计划,全国每年要轮出来的陈储备粮从来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那么,按规定存放过多少年的粮食应当轮出来呢?根据四川省、辽宁省、河北省等地关于储备粮管理的规定,储存年限指标以粮食生产收获年份计算,稻谷2~3年、小麦3~4年。各地规定的轮出年限大同小异。也就是说,由于有储备粮的制度,每年都需要处理相当规模的陈粮。有陈化、霉变粮并不可怕,但如果监管不得力,如此规模的陈化、霉变粮直接进入市场,进入百姓的锅里,这对百姓生命健康来说就是巨大的祸患,问题就大了。毒大米就是陈化、霉变粮直接流向了市场,这完全是由于政府监管失职造成的。
    
    储备粮管理中有无数漏洞。例如,储备粮的采购、储存和轮换,是由各级粮食局及下属公司来负责的,它们除了拥了一些直属粮库外,还与许多商业化粮库(公司)签订协议,委托这些公司负责储备粮的业务。粮食局及其公司有无动力和方法去认真管理和监控?这些直属粮库和代储粮库是否完全遵照计划和协议,按时按质按量进行储备粮的轮换?这样情况,可以说是一无底黑洞,外人根本不明白,就算粮食系统内部的人,也难以全部弄清。少轮换一次就白赚一次财政款。粮库会不会根本没有推陈储新,但却上报了推陈储新的报告以套取国家财政补贴?粮食部门的监管人员会不会与粮库负责人联手欺骗政府?这当然可能。这样,粮库里储存的就可能不是2-3年的粮,而可能是5-7年的粮,直到发霉了再最后轮出。甚至,有些粮库里根本没有储备一粒粮食,但却不断与粮食官员联手,套取国家财政补贴的事也时有发生。一九九八年五月,朱□基总理到安徽南陵县(朱□基祖籍地)考察国家粮食收购储备情况,南陵国有粮库里根本没有一粒储备粮,南陵县组织人马,花了四天的时间突急调运。不足的部分,干脆造了假粮垛。南陵县的造假骗过了总理,地方官的“政绩”得到了朱总理的表扬。
    
    各级政府储备粮每年几百亿公斤的粮食进出,上千亿元的资金流动,养肥了多少粮老鼠?国家粮食系统内十分黑暗,官商合一的胖胖的粮老鼠成堆,这已经是多年的顽症固疾,这种情况农口上下谁都知道,谁都不愿来挑破。对粮老鼠们来说,全额争取国家财政补贴,在轮换上做手脚,少轮换甚至库里根本不储粮,是它们整体利益趋向。对粮老鼠们头儿来说,在采购和出售环节稍做手脚,就会肥得流油。
    
    毒大米如何流向市场?
    
    《国家粮食管理条例》第十九条规定:建立粮食销售出库质量检验制度。粮食储存企业对超过正常储存年限的陈粮,在出库前应当经过有资质的粮食质量检验机构进行质量鉴定,凡已陈化变质、不符合食用卫生标准的粮食,严禁流入口粮市场。陈化粮购买资格由省级人民政府粮食行政管理部门会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认定。陈化粮判定标准,由国家粮食行政管理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定,陈化粮销售、处理和监管的具体办法,依照国家有关规定执行。
    
    上述规定的内容是明确的,一是严禁陈化变质的粮食流入口粮市场。二是只有少数垄断企业拥有购买陈化粮的资格。
    
    陈化粮属于饲料用粮,只是饲料生产加工或工业酒精加工过程中的一个中间产品,不是最终产品。陈化粮处理实行定向销售,并严格审定陈化粮的购买资格。由各省级粮食行政管理部门会同省级工商部门组织陈化粮定向销售,并选择一些规模较大、生产运营正常、信誉较好的酒精和饲料企业授予陈化粮购买认证书(注明生产规模,年消化粮食能力,生产运营情况,以及购买陈化粮的记录栏),同时通知企业所在地的国家税务部门。企业凭资格认定书可参加本省或跨地区陈化粮购买。省级粮食行政管理部门和工商部门负责对企业的日常监管。陈化粮购买企业经过严格的手续购买后只能自用,不能转让和倒卖。北京市毒米事件来看,正是这些拥有购买陈化粮资格的企业购买了陈化变质的粮食并将其流入了口粮市场。
    
    毒大米流向口粮市场的程序是这样的:粮库卖出陈化粮→拥有陈化粮购买资格的企业购买了陈化粮直接买给了粮贩子→粮贩子对陈化粮进行加工(除尘、处杂、去皮,加上焦亚硫酸纳等化学添加剂碾白、抛光)→农贸市场→消费者。
    
    处理过的霉变陈化粮已变得与一般粮在表面上没有差别,这种毒粮在市场上有自己特有的叫法,粮贩称之为“民工粮”、“工地粮”、“食堂粮”或“学校粮”。原因是购买者主要是建筑工地或学校,吃陈化粮的主要是民工和学生。
    
    前面说了,减少粮库储备粮轮换的次数,从而将更劣质的陈化粮生产出来,这是粮老鼠们的整体利益。同时,陈化粮加工后直接走向口粮市场,不走饲料酿酒等专业市场,价格更高,这也是粮老鼠们的利益走向。所以,粮老鼠爱毒大米是必然的。政府公权力监管不力甚至是毒粮官与毒粮商合伙做生意,那么老百姓吃进毒大米就是必然的,而不是偶然了。
    
    传媒的监督作用越来越小
    
    网上查阅有关陈化粮毒大米的信息,我发现年年都有传媒报道。而且近年来先后已有两个高潮。
    
    一个是2001年7月的广东“毒米”事件。广东省卫生部门在监督检查中发现一些不法厂商利用霉变大米经漂白、抛光、添加矿物油等工序生产假冒优质品牌大米,查获“永康米业”、“港兴精米厂”和“泰京米业”等3个厂家假冒的42种品牌大米共300多吨。这事引起媒体广泛关注,最后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对生产、销售“有毒大米”的两名不法商贩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这是广东省首次对制售有毒食品的不法分子予以刑事处罚。广东“毒米”案被国内传媒广为报道。
    
    另一个高潮是2004年7月以后一段时间。传媒集中力量对各地毒大米事件进行了深入报道。北京、天津、浙江、湖南、重庆、内蒙古、贵州、上海、湖北、辽宁等各地陈化粮进入市场的情况皆被揭露。2004年7月13日,央视“时空连线”节目还专门报道了北京、天津等地毒大米的情况。兹引央视报道的部分内容如下:
    
    主持人:专家告诉记者,陈化粮中所含的黄曲霉毒素,是目前发现的最强的化学致癌物,试验表明,其致癌所需时间最短仅为24周。也就是说,这些每天吃着陈化粮的民工,其实每顿咽下的很可能都是高致癌物。
    
    主持人:你了解到的情况,在天津、北京,这些民工米流到工地上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流向呢?
    
    王(《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我在北京的锦绣大地市场,亲眼看到有一个买买陈化粮的,100袋,说卖到附近的大学里。因为在六里屯的市场,有一个买民工大米的说,大米被他卖到,拉到食堂,这个食堂是供纺织女工用的,是工人吃的大米。
    
    主持人:据您了解,这么多的陈化粮在进行加工,这些加工的陈化粮是从哪儿的来的?
    
    粮贩子:一般就是从粮库直接购买的,或者是从他们的酒精企业,或者是饲料行业来了之后,再转到加工厂的。
    
    主持人:粮库它应该是按照国家规定,要通过拍卖才能处理陈化粮的,有着非常明确的规定,怎么才能从粮库直接出来呢?  粮贩子:通过关系,肯定是关系,没有一定的关系,肯定是买不到这些(陈化)粮食了。
    
    显然,关于北京粮食市场上的陈化粮买卖的事,不是今天才发生,也不是今天才揭示出来。也显然,2004年7月央视关于北京市场上陈化粮(民工粮)的报道,并没有引起北京市粮食管理部门的重视。到今天,它干脆纵容自己的下属企业直接参与毒大米买卖了。2001年广东毒大米事件中,涉案的粮贩还被刑事处理。今天北京的毒大米事件中,没有任何一个当事人受到刑事处理,涉案公司只是被没收了毒大米,罚了一点款而已。比起广东来,北京市对加工和贩买毒大米坑害百姓的当事人,态度十分友好。也就是说,北京市政府有关官员与非法粮商关系更好,他们并不把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当回事。传媒报道得越多,说明百姓关心得越多,而北京市政府有关官员的行为,则说明百姓越关心,他们越无所谓。皇城根下的京官,从来更有官派。官帽在头上,同弟伙有钱赚,急什么?传媒传媒,传媒算个俅。民心民心,民心值过屁。官法不治官《亚洲周刊》报道出来后,北京市政府最初采取了否定事实,欺骗舆论的态度。而且在处理毒大米案时,显得十分纵容轻松,只是对涉案企业罚款了事,而且相关责任官员无一受到处理,它的依据是什么呢?我查一查相关法律和规定,发现了问题,这问题就是官法有硬有软,涉及到自己,官员当然就取软不取硬,结果自然是“官法治民不治官”了。北京毒米事被揭露出来,北京官员马上回避了刑事处理,而采取了行政处罚方式。行政处罚是如何规定的呢?我们来读读国务院《粮食流通管理条例》。
    
    第四十五条规定:陈粮出库未按照本条例规定进行质量鉴定的,由粮食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情节严重的,处出库粮食价值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可以吊销营业执照。倒卖陈化粮或者不按照规定使用陈化粮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非法倒卖的粮食,并处非法倒卖粮食价值20%以下的罚款,有陈化粮购买资格的,由省级人民政府粮食行政管理部门取消陈化粮购买资格;情节严重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并处非法倒卖粮食价值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吊销营业执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四十六条规定:从事粮食收购、加工、销售的经营者的粮食库存低于规定的最低库存量的,由粮食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情节严重的,处不足部分粮食价值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并可以取消粮食收购资格,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可以吊销营业执照。第四十七条规定:粮食经营者未按照本条例规定使用粮食仓储设施、运输工具的,由粮食行政管理部门或者卫生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被污染的粮食不得非法销售、加工。
    
    第四十八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第十七条、第十八条规定的,由产品质量监督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卫生部门等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予以处罚。
    
    这里面,全部都是粮食管理部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人民政府、产品质量监督部门、卫生部门对粮食经营者的处罚、罚款、吊销营业执照等等权力,没有一条是规定对相关行政部门的责任官员应当如何处罚的内容,官法治民不治官的特征表现得如此明显,你根本无法运用这样的法律去追究涉案官员的责任。这样的法律,毫无疑问是粮食行政管理部门自己拟定的法律,粮官们的权力、利益、安全全都写在里面了。依据这样的官法治国,岂能治得住毒大米。何况,身为全国表率的北京领导,不仅不愿罚处自己的粮官,甚至连粮贩都不愿重罚。
    
    往浅一点说,北京毒大米事件中没有任何一位责任官员被追究和处罚,甚至颇有开明之誉的市长王岐山似乎对此事也不管不问,这反映了京城政治精神已被严重毒化,毒老鼠爬满在京城粮食管理的各级权力口,而我们的中央领导却没有一点“圣人治吏不治民”的传统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往深一点说,从毒大米开始,绕来绕去,还是最终要绕到中国的立法程序问题,绕到中国的政治体制问题。这种体制以保护官员的特权为核心,岂能期望它能为百姓利益来惩治官员呢?当中国社会任何问题的解决,都会逼到政治体制上去的时候,政治体制的变革就成为中国社会改进绕不过去的关口。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纪委大军压境:毒大米牵起北京反贪风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