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紧急报道:江阴警察武装包围维权村庄
(博讯2006年8月15日)
    本网讯 因13日晚上江阴市澄江镇要塞村五组43岁的维权村民何国生在家中因反抗政府野蛮拆迁被活活打死,今天早晨愤怒的民众准备向江阴市政府示威,但队伍还未出发,即被全副武装的武装警察包围.
    
     江阴民众紧急呼吁国内外媒体予以关注,以免江阴政府的这种法西斯事态进一步扩大! (博讯 boxun.com)

    
    附:自由亚洲报道《江阴农民被拆迁人员打死》
    
    2006.08.14
    
    大陆百姓杂志两周前刊登了有江苏省关江阴市野蛮拆迁的报道,而刚过去的星期天,当地拆迁户被何国生打死。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死者何国生,是江阴市澄江镇要塞村的拆迁户。星期天晚他与潜入他家顶楼的拆迁人员发生口角,后被对方增援者围殴打死。他的妻子李爱明星期一告诉本台事情经过:“11点钟左右,听到三楼有脚步声,我老公就上去看。隔壁我大哥家房子交了钥匙给拆迁的人,我们这边又没有签字(同意拆迁),你怎么能过来呢〉?吵了几句,他们就打电话叫人过来了。都带着绿帽子,拆迁的人带的安全帽,拿着警棍,还有刀和铁棍,打我家的大门前,门锁着他们就敲烂玻璃把锁打开了。
    
    大概有20人,把我家都围住了。我老公叫我不要开灯,他下楼也没开灯。后来我只听见他们拿着铁棍敲打门,每个们都敲烂了。我就和女儿抱在里面发抖,吓死了。我也为我老公逃掉了,哪知道没逃掉。后来我听见我婆婆在下面喊,爱明快点,国生被人家打,快死了,快下来吧。后来我下去,人已经被 救护车拖走。我老公到医院里我也不知道那时还有没有气,我估计没了,他们做样子的给他输氧。叫我进去看我都不敢看,怕死了。今天法医解剖,叫我哥哥去看的,他告诉我,胸口也伤了一点。头伤得特别厉害,不像样子了,太惨了。公安局说这事情他们会查,还我一个公正。“
    
    目击事件的死者母亲其后惊吓过度,至星期一夜仍住院,并由官方派员看护。她的媳妇说 “我婆婆当时在门口骂,我婆婆知道的,还帮他把脸上的血用抹布给擦掉。为这事情,她大小便失禁,七十多岁的人现在还在住院,村委会派了两个看护。老太婆后来话都讲不出来了,我们(死者妻女)到现在也没看到她。我们现在白天在村部,今晚把我们安排在宾馆住,家里不给住了。”(录音) 据了解,案发现场的死者家现被江阴市公安局封锁进行调查。
    
    记者致电江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周国生被打死事件,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听说,应该没有此事。(录音)
    
    死者妻子李爱明告诉本台是村大队招来这些民工进行逼迁的,具体承包这次拆迁的是大队书记华尧清的弟弟,但李女士不明白的是拆迁的人为何会有警棍。(录音)
    
    据江阴的拆迁户反映,自从百姓杂志调查江阴政府野蛮拆迁事件后,当地的逼迁模式改变了,由原来的公安及拆迁办人员出手,改为由所谓私人承包的拆迁公司,雇用外地民工对拆迁户实施暴力威胁。七月下旬,死者何国生所在的要塞村,发生民工逼迁发生冲突,数位村民重伤。而警方反而抓捕被拆迁户,并乘机要他们签署文件,江阴拆迁户维权代表告诉记者要塞村村民的遭遇:“ 出了好多警力,老百姓有活动能力的都抓起来,一个个签字解决(放人),有的是签同意拆迁; 有的是承认老百姓不对;还有一个村民藏起了,来打的人的一把刀,后来警方强迫他拿出来,还要在证明上写,外地民工带来的是玩具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紧急报道:江阴维权农民昨晚被打死
  • RFA:江阴公安追查报道《百姓》考虑采取行动
  • 江阴农民传播《百姓》强拆报道受镇压
  • 江阴全面清查《百姓》杂志,试图对维权村民代表镇压
  • 《百姓》揭露暴行期间 江阴再次野蛮拆迁
  • RFA:大陆百姓杂志调查引江阴官场震撼
  • 江阴宣传部长因《百姓》文章去职(图)
  • 《百姓》正式公开江阴野蛮征地事件调查(图)
  • 正义战胜邪恶 江阴市野蛮拆迁内幕调查
  • 快讯:《百姓》终于刊发江阴野蛮拆迁事件调查
  • 《百姓》选派主力记者再赴江阴调查 村民称此举是正义与邪恶的斗争
  • 《百姓》揭露江阴政府违法征地的文章被撤
  • 《百姓》被迫撤稿付印 江阴却称是鸡蛋碰石头
  • 骇人听闻,江阴政府给维权农民上脚镣(图)
  • 江苏江阴拟对网吧实行零点断线(图)
  • 江苏江阴发生特大爆炸事故
  •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