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央加紧宏观调控 地方继续“大炼钢铁”
(博讯2006年8月07日)
    
      一位保安穿着一身破旧的毛式中山装,上面满是飞溅的火星带来的焦痕。他坚持表示,这个钢铁厂已经关闭。但在我们说了几句好话之后,他同意让一些参观者进厂看两眼,并可以靠近冶炼炉。随后,他道出了实情。
     (博讯 boxun.com)

      “瞧,还是热的,”他抿嘴一笑,“我们本该关掉的,不过我们在晚上开工,而不是白天。”
    
      这座小钢铁厂坐落于北京以东的唐山郊区,它利用廉价钢锭进行粗陋的加工,从而生产出又长又薄的建筑用H型钢。它的烟囱里冒着浓烟,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出——这正是中国政府希望关闭的那类钢铁厂。但由于地方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只要太阳落了山,这里的生产就一切照旧。
    
      在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中,钢铁行业是其支柱产业。过去五年,中国的钢产量翻了一番,现在的产量已是全球第二大钢铁生产国日本的三倍。对于业内高管来说,仅仅是计算中国钢产量的问题,就已经令他们头疼不已。
    
      然而,中国那些半地下的钢铁厂对经济的影响更大。它们引发了中国是否出现投资过热的问题,同时,也挑战着这样一个看法:尽管中国经济变得更为复杂和私有化,中国政府官员们仍有能力管理经济。
    
      几年前,唐山的那条街道不过就是废旧机器的垃圾场。但如今,这里竖立起无数的小烟囱,代表着一个个新建的钢铁厂,它们帮助唐山成为中国最大的钢材生产基地,而其中多数为私有企业。一些钢铁厂生产用于建筑业和制造业的钢材,而其它厂则把它们通过各种方式得到的铁矿石加工成初级的钢条。
    
      在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发起的大跃进时期,成百上千万人在自家后院架起了原始冶炼炉,用来炼制钢铁。如今,成千上万家小企业为了追逐利润,而非出于政治目的,正在兴建比当年的土高炉先进不了多少的炼钢设施。私营钢铁企业的产量占全行业总产出的三分之一。这家唐山钢铁厂就是一个夫妻店,他们来到工厂时开着一辆全新的黑色宝马(BMW),而这部车也是一家生产切肉机的家族企业送给他们用于抵偿钢材货款的。
    
      钢铁行业协会去年进行了一次产能调查,调查范围包括这些新兴的小厂商。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的钢铁产能比多数分析师的预期整整高出五千万吨,相当于全球第三大钢铁生产国美国一半以上的年产能。
    
      诸如此类未经许可的钢铁厂令一些分析师作出结论:中国正在产生不可持续的投资泡沫。中国政府最近发布的数据加深了人们的这种感觉。该数据显示,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年增速达到惊人的30%。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钢铁产业并非唯一出现投资过度的行业。  
    
      这家唐山钢铁厂引发了更为深远的问题,即政府如何管理经济。在大多数国家,央行如果担心产能过剩,可能会利用货币政策令投资放缓。中国已经启用了货币政策,上调了一次利率,而且市场普遍预测还会再一次加息。
    
      但在中国,投资资金仅有20%来自正规金融部门,因此,大幅推高利率可能不会有太大效果。此外,中国政府中仍存在大批官僚主义者,他们希望运用“行政措施”左右经济行为,比如新的规定、行政许可、行政警告等。不过,随着私营经济发展壮大,以及国民经济日趋多样化,这些计划经济工具越来越难以生效。
    
      2004年,中国政府采取了大量放缓经济增速的措施,并对钢铁行业加以特别关注。当局还逮捕了上海附近一家未经审批的钢铁厂的管理人员。但里昂证券亚洲分部表示,第二年,该行业的产量就增加了6900万吨,相当于韩国和印度整个钢铁行业的总产量。
    
      去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系列关闭小型钢厂的举措,力图精简产能,减少对环境的破坏。
    
      在唐山地区,当局确已强迫一些小工厂停业,但很多工厂仍在继续生产。省级政府下令关闭夜班工厂,但下一级政府并未执行上级命令。
    
      “中央政府发现很难关闭这些小型钢厂,”北京的行业咨询师许中波表示,“它们往往位于贫困地区,是当地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
    
      全国各地地方官员的政绩评估,几乎完全取决于他们创造的经济增长,这就使得增加就业比清洁空气更重要。中国奉行中央集权主义统治方式,但事实上权力非常分散。即使是中央政府的政令也有管不到的地方。
    
     singtaonet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帮失势后企图以黑市资金搅乱宏观调控
  • 传北京将逐步废除现阶段宏观调控
  • 晨海:一季度房价再飙升, 温家宝尚在说空话-----评温的经济宏观调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