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女大学生广州被雷劈死 数家公司推卸责任(图)
(博讯2006年8月04日)
    女大学生广州被雷劈死 数家公司推卸责任
    死者小严是武汉理工大学大一学生。
    
    女大学生广州被雷劈死 数家公司推卸责任


    小严的父亲也遭受雷击满面伤痕,妈妈则躺在床上呆呆地看女儿的骨灰盒。
    
    女大学生广州被雷劈死 数家公司推卸责任


    据蓝海豚游船分公司的员工说,这个候船厅当时没有对外开放,游客无法找到地方避雨。
    
    在大沙头码头的雷击事故中,武汉理工大学大一女生——19岁的小严不幸身亡,她的父亲、母亲、姨娘都不同程度受伤。
    
    而在同一天的下午4时多,从化市城郊街西和村也出现雷暴袭击,造成其中1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6人轻伤的惨剧。据悉,今年以来,广东省被雷击死亡人数已达26人。
    
    前天晚上8点左右,一场暴雨突然袭击羊城。大沙头珠江夜游码头发生雷击惨案,造成大学生小严死亡,其余3个亲人受伤。
    
    事发时正在等待领船票
    
    小严的姨娘靳女士说,当时,他的丈夫沈先生正在售票口,等候领取已经预定的游船票,而她们其它5人,正在游船旁边的空旷地带,等候票和游船。突然,天空中乌云滚滚,风扫长街,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将码头映衬得如同白昼,随即“噼啪”一声巨响,码头上的游客顿时传出一片惊声尖叫。
    
    “打雷啦!下雨啦!”人群中有人高喊撤退,靳女士就拉了一下小严,走在前面,小严的母亲抱着靳女士的3岁女儿,和小严的父亲走在后面。而在他们的身前身后,都有候船的游人,一起在往回走,准备去找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
    
    就在众人撤退瞬间,铜钱大的雨点已开始向头顶洒落。这使得大家更是加快了撤退的步伐。
    
    闪电过一家人脚软倒地
    
    突然,一道耀眼的火花闪亮在众人头顶,说时迟那时快,“啪”的一声响,靳女士只觉得双脚膝盖一麻,双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同时,靳女士看到,她身边的小严也“噗”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再回头,身后的小严的父母,以及她自己的孩子,都倒在了地上。但其余人都很快起身,只有小严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靳女士走上前去一看,借着游船上的灯光,只见小严的嘴巴、鼻孔都在不停地流血!“救人啊!”靳女士慌了,她凭自己的直觉,感觉小严的问题非常严重,马上就拨打了120以及110。
    
    急送院女学生返魂乏术
    
    这时,旁边的其它游客,也跟着上前,只见小严腹部以下的衣服都被烧焦了,裤子上还有两个大洞。旁边的游客也赶紧献计献策,有人当场还说把自己手中的游船票交给他们,好叫他们直接去找相关单位索取保险费,但他们拒绝了。
    
    靳女士说,10分钟左右,一名民警赶到现场,他拦住一辆出租车,将小严和他父亲母亲送到了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当晚9点多,医院宣布小严由于伤势过重,已无法治疗。而她的父亲满面流血,鼻梁骨骨折,她的母亲和姨娘,则只受皮肉轻伤。
    
    蓝海豚员工:雷击前候船室没开门
    
    广州港集团否定这种说法,并称事发地点属于市政设施地段
    
    “游船公司,或者码头,对这个事情应该承担责任!”死者的父亲严春明认为,他们已经预订了蓝海豚游船公司的票,出事是在等船的时间,对方提供的配套服务设施有问题,才导致灾难出现。
    
    蓝海豚:我们只管船上的事
    
    昨日下午,记者就此采访了广东省珠江航运公司蓝海豚游船分公司。其书记练福光表示,蓝海豚公司对发生这个意外,深表痛心。但这与他们游船公司没有关系,因为游船公司只负责船上的一切事务,包括安全,但船以下的责任,都在广州港集团客运服务有限公司。“每张票,我们都交给他们5.5元钱的‘规费’!”练书记说,他们和广州港集团的关系,就好比航空公司与机场的关系,“乘客在机场发生了事故,显然与航空公司没有关系。”练福光说。
    
    广州港集团:他们是自己散步
    
    随后,时报记者赶到广州港集团的办公楼,采访了其党委书记于俭豪。“我们有两点意见:一是,他们是在岸边散步;二是,出事地段属于市政范围,我们自己有配套的防雷设施!”于俭豪说,事发后,港务局公安部门,有民警到现场了解情况,随后得知,他们是属于自己散步,与游船无关。
    
    “我们还有候船室!”于俭豪还将时报记者带到办公楼下的候船室。记者看到,30平米内的候船室内,摆放着20多张椅子。办公桌旁边的上班记录,还书写着7月31日的记录,不见8月1日记录。随后,记者从侯船室旁边的修车档员工了解到,该候船室经常不开门,而蓝海豚游船公司的员工则表示,该候船室很少开门,他们的员工都在晚上赶着上船,检票,8月1日晚上也没有开门,当时有几十人回来避雨,都跑到了游船公司的售票处。
    
    随后,记者再次折回采访于俭豪,他说,8月1日晚上候船室开了门的,从5点到晚上10点30分:“可能是他们没有注意到,我们真的开门了!”
    
    接着,于俭豪带着时报记者,赶到出事地点,只见地上还有隐约可见的血迹,以及好几块破碎的石快。事发地点在游船与候船室之间的路上,两边有一排绿树,和一些草坪。“这属于市政设施地段!”于俭豪说,“如果用那个飞机场的比方,那就是还在高速路上,还没有抵达机场”。
    
    飞来横祸预订9点钟的票临时改为8点半
    
    “女儿啊,为什么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昨日中午12点,海珠区新港路擎天大厦某宾馆703房间,一个中年女声的哀号,远远从门户飘出来。声音到处,让人黯然神伤。
    
    房间内,小严的母亲靳文珍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眼泪已哭干。她的父亲严春明,满脸的红色伤痕,清晰可见。他坐在床上,低着头,木然无语。在床头的茶几上,一个红色的绸子,包裹着一个盒子。小严的骨灰,就静静地躺在盒子内,没有声息。随后,小严的姨娘靳女士,从旅行包内取出小严的学生证。证件上的小严眉清目秀,浅浅含笑。学生证显示,小严就读于武汉理工大学,物业管理专业。
    
    靳文珍说,小严从小聪明伶俐,活泼好学,长大后,逐渐变得内向。但在家里,什么家务活都做,是父母的好帮手。8年前,靳文珍下岗,严春明在一家药厂上班,效益也不佳。看家庭中现状不好,小严在学校读书越发显得刻苦,而生活上更是节衣缩食,使得父母内心更显得心痛,又满含内疚。
    
    “她说,她一定要看看美丽的珠江……”昨日,小严的姨父沈先生说,上周星期天,小严一家3口,从湖北随州,到广州来度假。来广州这几天,两家人先后登上了哥德堡号,去了琶洲车展。还去了越秀公园看五羊雕塑。旅途中,小严被美丽的广州深深吸引,前天晚上,他们决定去珠江上,感受一下盛名已久的珠江夜游。
    
    于是,沈先生就通过114查询台,找到了广东省珠江游航运公司蓝海豚游船分公司。两家共6人,但由于沈先生自己的女孩才3岁多,不需购票,他们就电话预定了5张票。“39元一张,我还留了自己的姓名,手机号码!”沈先生说,他预订的是9点钟的票,当天晚上8点20分,他们两家6人,都赶到了珠江大沙头。这时,沈先生和众人商量后决定,由他去领票,并将游船时间改为8点30分。
    
    “没有想到,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沈先生说,蓝海豚游船公司的工作人员,还分别于前天晚上8点19分、8点28分、8点34分,先后3次给他打电话,催他前去拿票。沈先生向时报记者提供了号码为3944**11的电话号码。记者随后拨打过去,对方称她是蓝海豚游船公司的送票员,姓朱,她表示前天晚上她和沈先生联系过关于购票的事
    
     来源:信息时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