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打狗风暴5万条狗遭屠(图)
(博讯2006年8月03日)
    云南打狗风暴5万条狗遭屠
    
    云南打狗风暴5万条狗遭屠


    餐馆当街屠宰猫狗时学生好奇围观
    
    综合大陆媒体消息:云南牟定县正在掀起一场“打狗风暴”,原因是在该县连续发生了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件。当地政府专门抽调公、检、法、司及政府人员成立了打狗队,公安局长担任“打狗队长”,5天之内必须将全县5万多条狗捕杀干净。
    
    一个县政府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处理,事件不大,却引发了社会上的强烈关注……
    
    镜头:牟定街头棍起惨叫连连
    
    近日在牟定的街头和乡村,随处都能看到追狗的情景。与之相伴的是凄惨的狗叫声。7月30日15时许,打狗巡逻到县城的一条小巷时,看到一名女士牵着一条白色的宠物狗出来,马上上前说明情况。经过耐心的劝说,狗主人终于极不情愿地将拴狗的链子交给了打狗队员。打狗队员刚接过链子,可怜的小狗浑身就开始瑟瑟发抖起来。打狗队员将狗牵到巷子的一边,“啪啪”的响声过后,棍子准确地落在狗身上,凄惨的狗叫声顿时淹没了整条巷子。蹬腿挣扎了几秒种后,小狗不动了,尸体横卧在一片血泊中。此事之前还捂着脸的狗主人,看到了这一幕,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哭出声来。一打狗队员说,看到狗挣扎的样子,觉得打狗的确很残忍,但没有办法,因为狂犬病传染很快。
    
    缘由:恶狗咬死3人 同类遭殃
    
    据了解,自今年4月以来,全县有3人因被狗咬伤后医治无效死亡。4月8日,共和镇中屯村大路上村民组59岁的肖正友被自家养的狗咬伤后死亡;6月20日,共和镇天台村4岁女孩李文秀被一只无主的流浪狗咬伤后死亡;7月11日,共和镇余新村43岁的施家英被狗咬伤后死亡。上述3人在被狗咬伤后的14-30天内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等症状,到医院就诊医治无效而死亡,经临床诊断为狂犬病毒感染发病。事情远没有结束,之后的几天内,又有两头牛和三头猪被狗咬伤后死亡。更为严重的是,在青龙等乡镇连续发生狗咬伤人的事件。事情很快受到县政府等相关职能部门的重视,同时报请各级畜牧部门对几个乡镇的狗进行监控。
    
    官方:打狗决策正确5天扑杀干净
    
    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县政府果断决定对全县所有的狗采取扑杀措施,并展开了广泛的宣传动员。先动员狗主自行扑杀,再由打狗队负责清理补漏。以此同时,专门抽调公、检、法、司及政府人员成立了打狗队,队长由县公安局长亲自担任。打狗队的队伍迅速从县城延续到乡镇和村庄,乡镇干部和村委会成员也加入了打狗的行列。
    
    据一位杨副主任说,为预防狂犬病疫情,该县启动了应急预案,并向省、州有关部门汇报,得到上级有关部门同意后,才决定对5万多只狗进行扑杀。由于狂犬病毒潜伏期较长,无法确定哪只狗带病毒,所以只得采取全部扑杀的办法。“目前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观点:懒政还是无奈之举褒贬不一
    
    支持者:打狗是不得已的选择
    
    在我看来,究竟是5万只狗的生命权更为重要,还是当地人的生命更为重要的探讨,无益于厘清事情的本源。因为牟定县时下面临着因狂犬病而引发的强烈恐慌,在这一恐慌的背景下,人人自危。当一座县城面临着这样一种人人自危的紧急局面时,管理者们自然有权做出紧急状况下的选择。要知道,如此背景下掀起的“打狗风暴”完全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因为如果不采取这种大规模扑杀的方式,那些带有狂犬病毒的狗,极有可能再度对当地百姓的生命构成莫大的威胁;而如果采取逐个甄别的方式,不仅效率低、成本高,还极有可能导致新的狂犬病伤亡病例,这无疑是极为可怕的。如果公众理解了当地政府确有不得已的苦衷,那么围绕着“打狗风暴”产生的谴责与攻讦就会自动悄隐。
    
    佳宝
    
    反对者:示范了野蛮暴露了懒政
    
    有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就要将全县5万只狗全部扑杀干净,且用暴力扑杀,这样政府的“示范”带给民众的是“野蛮解决”的示范,面对着全县这么多的孩子,那是一种怎样的影响;这样的政府“示范”传递着一种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残虐,只要能阻止狗咬人,就可以不问手段是否血腥,就可以不管场面是否残忍,就可以不管方法是否人道。诚然,“害群之狗”对人构成了某种程度的威胁,但也可以选择文明的方式解决。5万只狗全部扑杀干净,似乎狗患就没有了。这是一种典型的懒政。地方政府的管理水平直接关系到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的幸福指数,关系当地社会的和谐程度。地方政府示范了野蛮,执行着懒政,老百姓还有何幸福可言?
    
    洋子
    
    “打狗风暴”凸显严刑重罚思维未了
    
    云南牟定县正在掀起一场“打狗风暴”,原因是在该县连续发生了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件。当地政府专门抽调公、检、法、司及政府人员成立了打狗队,公安局长担任“打狗队长”,5天之内必须将全县5万多条狗捕杀干净。
    
    在所有喜爱动物、敬畏生命的朋友眼中,这场大规模、有组织的屠狗行动无疑是血腥、残忍的。即使排除一切情感因素,当地政府的这种做法也是不妥当的。对于狗主人而言,狗不仅是宠物,还是合法拥有的私人财产。发动急风骤雨式的“打狗风暴”,实质上是对合法私人财产的恣意损毁———当地政府单方面确定的每杀一条狗5元的补偿明显不能弥补狗主人的损失。
    
    “打狗风暴”势不可挡地冲垮了动物权益和私人财产权的围屏,也让当地相关部门脑子里一些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式暴露出来。“打狗风暴”背后体现的,是对“有罪推定”的笃信和对“严刑峻法”的偏爱。在当地政府官员看来,全县5万多条狗,无论是否有主、是否接种过疫苗,一律被推定为携带狂犬病毒的伤人恶犬;他们笃信刑罚越严,政策的效果越好。
    
    事实上,面对同样的问题,不少城市采取了其他更为合情合理的政策措施:有的城市采取“限养”政策,有的城市定期为宠物办防疫证。即使对于无主犬,也并非必须一律“捕杀”———“捕”而不“杀”也是可行的选择。
    
    从“打狗风暴”出台之后公众的反应可以看出,当地政府管理者似乎缺乏妥善解决问题的智慧。“打狗风暴”的发起者迷信严刑重罚的有效性,而忽视公众的心理承受能力;迷信老办法老规则的效力,而忽视时代的变迁与人们意识的变化;总是迷信用一种方法就可以万事大吉,而忽视情况的复杂性与选择的多样性。如此出台的政策会使政策的效用和当地政府的形象打折扣。
    
    羽翔
    
    相关新闻
    
    “住在城里,养这么多猫狗会打扰邻居,我们搬到了农村,小动物们也更自由了。”原本住在北京木樨园的潘大妈为了家里收养的流浪猫狗,在延庆县租了一处院落,并签订了10年的合同。“10年后等小动物们都离开人世了,我们老两口就返城了。”潘大妈说。
    云南打狗风暴5万条狗遭屠


    

“打狗”打出问号
    
    楚雄州牟定县正在掀起一场“打狗风暴”,原因是在该县连续发生了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件,之后被确定为狂犬病,范围已经波及到军、青龙等四个乡镇。按照政府部门的要求,从7月25日到30日5天时间,全县5万只狗必须全部扑杀干净。只有公安局用于破案的警犬和一处守卫军火仓库的军犬能保住性命。(2006年7月30日《生活新报》)
    
    报道还说,打狗在当地成了一项政治任务,连公安局长都充任打狗队长,可见这股风暴来得何其猛烈。面对“打狗风暴”,有人叫好,有人骂娘,皆依对狗的情感多寡而定。叫好的人认为狗灾泛滥,对人的生命有百害而无一益,也兼有害怕踩着狗屎,半夜狗叫扰民等等,总之,人命比狗命重要。骂娘的人认为狗是人类亲密的朋友,狗能防盗,动物保护主义者更是大谈“动物权利论”,大讲动物福利,说狗也是一条生命,尊重生命不能局限于人类自身。
    
    众说纷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叫好的人有理,骂娘的人并不是毫无道理,至少他们出于善意。可是如果扑杀的是老鼠、鸡鸭,可能就不会有骂娘的人,或者很少。这就是人说常说的,所有的动物都平等,但有一些动物更平等。既然如此,人类为什么不可以进入更平等的动物之列呢?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骂娘的人往往站在道德的高处说话,常常没有进入具体的事件,这就有站着说话不腰痛之嫌。试想,假使骂娘的人自己处于随时可能被疯狗咬伤的环境中,是不是还能理直气壮地说人命与狗命同价?还可以做一个假设,连自己最亲的人都不爱的人,大谈兼爱他人,这样的人是不是显得太虚伪了点?扩大一点说,连自己同族同类都不爱的人,大谈兼爱他族他类,这样的人是不是也显得太冷漠了点?退一步说,讲狗道不顾人道,无视自身的安全,很有可能会变成东郭先生,或是那位用自己的体温救蛇,反遭其害的农夫,难道我们要看着自己的同类以身饲狗,无动于衷?
    
    据我了解,我们现在大谈特谈的所谓动物保护主义,其实是舶来品,很快就被一些国人所供奉。但是疯牛病来临,国外也一定是大规模捕杀牛们的,因为人是保护的第一要义,没有什么好商量的,并不是说,牛是我们人类的好朋友、好伙伴,就要牺牲一下自己。假如国外发生大面积的狗的传染病,我相信也会大规模扑杀狗。这是基于人类利益的价值标准的行为。
    
    在纷纭争论中,人们始终关注的是事后的处理,以及处理的方式问题,包括狗虽该死,却要给个好死等等,极少有人讨论事发前该如何管狗的问题。其实管狗比打狗重要得多,也困难得多,就象破坏比建设容易得多一样。因为一声令下,就可以掀起一股“打狗风暴”。管狗却要制定办法,要挨家挨户打疫苗,要定期检查,要做很多琐碎的工作,要花费大量的精力,而且还不一定做得好。打狗,多甘脆利落,多省事!而且一不小心还落得个为民着想的好口碑,把事前的管理不善统统丢到花果山去。
    
    假如政府事前管狗做到位,至少可以采取一些“分类指导”、“区别对待”的办法。正因为事前失之管理,事到临头心里无底,才会采取这种“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无奈而残忍的办法。其实,类似的事情又何止打狗一事!“风暴”过后,狗被打完了,可“打狗”的问题有没有解决呢?
    
     (博讯记者:万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涛:检察官、法官成为打狗队的旷世奇闻
  • 孙丰:“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支持子为先生的“紧急呼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