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两岸谍战惨烈之役:台湾军情局内斗疑云
(博讯2006年7月30日)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林一民/台湾两名上校朱恭训和许昌国在大陆被诱捕,这是军情局历来被大陆逮捕的最高官阶情报人员。他们中了广西情治单位圈套,从台北飞抵越南,乘车进入广西边境之际,遭持枪的大陆情治人员劫持,激烈扭打,终于不敌。军情局破先例派出专责东南亚情资的上校赴大陆,怀疑与内斗或内奸有关。潜伏在大陆搜集情报的「复华专案」成员返台后被监视,并被排斥在一级将官主管之列。
    
     五月三十日,是台湾情报系统最惨痛的一天,国防部军事情报局四处副处长朱恭训上校及四处组长许昌国上校,遭大陆广西国安厅诱捕。这是台湾情报史上,现役最高官阶的谍报人员在大陆地区失事。 (博讯 boxun.com)

    
    军情局高层人士指出,朱恭训及许昌国是五月二十五日派赴越南,预定二十九日返台,二十六日朱、许两人在越南还曾向军情局局本部报平安,但从此就失去音讯,直到三十日才又有一通求救电讯在广西境内发出,而军情局也确定两名上校在「陆区失事」。
    
    内部人士透露,由于朱、许两人是由首席副局长郭荣长力保,由朱恭训以「自行签报,专情派遣」方式进大陆,而当初批示这公文的是另一位少将副局长欧降龙;在五月三十日出事当天,郭荣长与欧降龙才向刚上任位的局长沈世籍报告此事。
    
    台方求助越南发出照会
    
    据台湾军方高层将领表示,为了营救朱恭训与许昌国二人,欧降龙在六月十八日早上八点三十分,由台北赴越南,商请越方的情报单位向中国提照会,进一步查证朱、许两人下落。六月二十一日,越方受台方之托,正式向中方提出照会,结果广西的国安部门否认有逮捕朱、许两名高阶谍报军官。
    
    据国安局高层人士指出,军情局在越南的上校组长黄万义和副局长欧降龙,在越方碰了中方的一鼻子灰后,还遭到越南国安部门奚落,越方代表向欧降龙表示,台湾在越南搞情报,结果出事还要越南代为找人,实在有点莫名其妙。
    
    台湾在营救无门之后,纷纷透过海外的情报网络打探朱恭训与许昌国的下落和失事过程。据军情局高层将领表示,五月三十日,许、朱两人由越南进入广西,原定要和当地线头安排的公安部门课长级的人士见面;但是,没想到这是广西情治系统设下的圈套,当时朱许由越南籍的司机驾车,才进入边境,就遭八、九个带枪的情治人员拉下,台湾的两名军官原本要抢夺车子的钥匙,而与大陆方面的情治人员激烈扭打,最后遭到压制,直接押上车带走。开车司机就成为这幕两岸谍报战的唯一见证者。而台方情治单位也透过越方而得知当天的情形。
    
    台湾国安局高层人士指出,经过几条相关情报查证,台湾情治系统相信朱许两人还被安置在广西南宁,甚至还被待以上宾之礼。
    
    这次台湾谍报人员失事,主要是因广西国安系统逮捕了台湾军情局在当地吸收的「聘干」(约聘干部),由这名聘干得知军情局的专案承办人为许昌国上校,为了搏取许昌国信任,还透过这名聘干提供大陆公安部门的情报给台湾,由此做饵要钓出台湾军情局高阶军官;而台湾军情局获得相关情报后,研判情报可信度极高,而广西方面则提出有公安部门课长级人士愿意让台湾吸收为内线。
    
    这时,台湾军情局原本要派许昌国赴越进入大陆接头;但却因大陆这方面要求更高层人士见面,在几经评估下,再加上副局长郭荣长和朱恭训等人有意趁此立功抢绩效;所以,才逐渐步入广西情治系统布下的陷阱。最后,郭荣长和欧降龙决定派出了朱、许两人,由越南进入大陆。
    
    情治高层将领说,朱恭训是四处(东南亚处)副处长,许昌国则是四处组长,这两人落入大陆之手,就等于把台湾在东南亚的情报网和驻站,全部交给大陆国安部门,而再加上朱恭训的太太周国珍也在军情局内任职,为二处(情报处)国际组上校组长,朱的情报价值又远高于许昌国,这就是大陆为甚么要指定朱恭训进大陆的原因。
    
    军情局有内奸?
    
    军情局这个派遣计划过于粗糙疏漏之处,就是以朱恭训的身份与层级是不应该轻易进入大陆,他本身的情报价值远超过接触对象的份量,这等于是用「钻石去换银子」。更何况对方还指定要朱进入大陆,整个情报作为完全不符合常态作业,令外界不得不怀疑「朱恭训事件」是军情局有内奸,或者是内斗使然。
    
    据军情局将领指出,军情局对大陆的派遣始于殷宗文时代,在此之前都是以华侨为主,「基干派遣」是在大陆开放以后的事,就在北京一九八二年开放「台胞证」的那一年,殷宗文在军情局先后成立了「龙腾专案」、「复华专案」、「宏展计划」、「突穿专案」和「先知专案」,这些专案的执行者是由现任国安会副秘书长王西田一手包办。
    
    这五个专案中,以「复华专案」最重要,这是军情局的长期派遣计划,由编制内的军官赴大陆地区秘密长期活动,复华成员必须在大陆地区潜伏一年以上,每年还必须连续在陆区居住八至十个月以上,才属于复华成员。这个专案让台谍在大陆地区一下子活跃起来,在九五年陈志麒失事前,长江以南的军民用机、导弹基地,都在复华专案掌握下,连美国都要求台湾能定期提供谍员地面情况给美方情报部门,而台湾对美日欧的情报外交开拓,也就是始于这个时期。
    
    一直到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七日,复华成员陈志麒在江西乐平搜集导弹基地情报遭逮捕后,北京才警觉台谍渗透有多严重,并做全面调查。从一九九五年到二零零零年是复华成员在大陆遭破获最惨烈的一段时间,而陈志麒案最后被判十四年。事后,中国国安部门也对殷宗文敢于派遣基干入陆的做法,透过管道表达佩服。由于复华成员损失惨重,到了九九年丁渝洲接任军情局长后,就停止派遣基干入大陆。
    
    不过,最荒谬的事情,是丁渝洲在任内要求军情局清查所有复华对象,把当初最忠贞勇敢的台湾敌后谍报人员当作共谍在办理,并要求对复华成员返台全面监控、测谎,甚至逼退隔离。迄今为止,军情局的一级将官主管,没有一个是复华成员。一直到了二零零一年,现任国安局长薛石民接任军情局长时,除了不派遣复华专案之外,更进一步把所有的复华专案成员召回,并正式结束了这项专案。
    
    同样在薛石民时代,军情局基干短期赴大陆练胆识的「龙腾专案」也关闭;吸收台商做为军情局长期线民的「突穿计划」也一并裁彻;而利用军情局干部随着商业贸易投资团,秘密赴大陆投资,建立据点的「宏展计划」,也遭薛石民大笔一挥扫进历史。军情局在薛石民时代情报作战及情报业绩几乎是停摆,只靠用金钱买的零星情报做业绩而已。
    
两岸谍战史互见胜负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台北曾策反解放军将领刘连昆,获飞弹情报,但台湾近年谍战皆受挫。
    一九九八年,被台湾策反的中共军械部长刘连昆少将被捕,掀开中共防谍工作重挫的一幕。刘连昆从九二年开始出卖情资给台北军情局,九六年台海危机期间,刘连昆因准确报告中共试射飞弹的情况,更立了大功。九八年,刘连昆因刺探军情及过度密报台湾而使身份曝光,遭逮捕后被判死刑。
    
    除了「刘连昆案」外,两岸近年的谍报战中,还是台湾情报人员失守居多。
    
    二零零四年二月至四月:大陆国安部这几个月内分别在宁波、杭州、台州逮捕裴忠豪、金仕永、柯荣俊、赵永裕及吴哲明五人,其中金仕永为大陆居民。据大陆媒体报道,四名台湾人部分原本在大陆经商,只接受过基本的情报人员训练。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海南省国安系统逮捕了宋孝濂,指他多次在海南军港搜集情报。宋孝濂原为大陆台商。同期,中国国安部在二十多省逮捕二十四名「台谍」。
    
    一九九九年:台湾前军情局特交组副主任、香港工作站站长叶炳南,退伍后前赴厦门时被捕。
    
    一九九八年:国安人员从破获「刘连昆案」中,逮捕台湾军情人员姚嘉珍、杨铭中和张玮三人。
    
    一九九五年:军情局派往江西乐平的陈志麒,搜集导弹基地情报时被逮捕。
    
台湾军情局五次变革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台湾的军事情报局,简称军情局,隶属于国防部参谋本部,至今历经五次变革。军情局始创人为戴笠,现任局长为沈世籍。
    军情局创于一九二八年,由当时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特令戴笠负责主持,专司北伐前线的军情调查和搜集。三一年四月,蒋介石决议组织情报网,成立「特务处」。三八年抗日战争展开,特务处扩为「军委会调查统计局」。
    
    一九四六年抗战胜利后,成立国防部,军统局改编为国防部保密局。五零年,国民党正式迁台,于台北士林芝山岩设立局本部。五五年,台湾情报机构改制,保密局正式改组为国防部情报局,专责执行战略预警情报搜集、研整的任务。
    
    一九八五年七月,情报局与特种情报室合并,改成军事情报局,隶属国防部参谋本部,受参谋总长直接指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军情局2上校中越边境失踪,传为策反北京国安高官
  • 台湾军情局副处长朱恭训大陆被捕
  • 台湾军情局大陆间谍网被破
  • 安全部官員:証实陈用林所言並有数百名台湾军情局当内線
  • 台湾军情局动态:檢舉、投訴、無门,不如公开?
  • 台湾军情局早以国共合作/形同虚設
  • 夏智来冤情案经查是台湾军情局特工所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