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维权勇士孙小弟“向全世界紧急通报”的后续报导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6年7月14日)
    
    “向全世界紧急通报”的后续报导:
     (博讯 boxun.com)

    笔者近日(7月11日北京时间13点17分)接到被大陆当局禁闭在家中的维权勇士:孙小弟的电话,希望继续关注七九二矿及其个人情况,现将了解到的情况作一篇后续报道:
    
    
    7月4日,孙小弟发出“向全世界紧急通报”以后,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强烈反响,国内外多家新闻媒体做了报导,许多媒体编辑打电话采访孙小弟,9月5日“一整天采访我的电话就没有间断过”,这里我得向关心中国人民命运的朋友们道一声谢!“你们的报道,不仅救了我们也了不知多少人呐(9/7 01:01)”,采访中一些好心的朋友们以个人名义建议:“你和孩子为什么不出去打工?(4/7 16:59:05)”,他们哪里知道:“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恶不作的统治者以铁腕打造了一个使你无法逃循的结构与体制?中国人民之所以成为奴仆与工具不就在于统治者控制了生存资料等一切资源么?(4/7 16:59:05)”。
    原七九二矿“因资源枯竭”被国务院批准“政策性关闭”以来,当地的权贵、省政府、省矿冶局、核工业部等一大批腐败分子一窝蜂似的赶到该地,疯狂争抢这块“肥得流油”的“国有资产”。他们即相互勾结又互相利用,老资源占有者大肆变卖矿山设备,把收入装进自己的腰包,而伴随而来的就是:遭核污染的设备被扩散到全国;无偿“劫收”“国有资产”的新权贵则为享有“民用公司”的股份而打得不可开交;老的劫掠者尚未撤退,新的开发者已经在计划“扩大生产规模了”,对既往造成的“核污染”他们中却没有一人关注,对‘核污染’将会造成怎样的恶果没有人去‘理会’,更谈不上‘治理’了。
    堆放在白龙江河滩上的“核废料”、生产厂排出的‘核污水’依然在向长江排放着‘核污水’。现在,被骗到这里来的失地农民,正在加紧开凿着新矿井(原来只有一个井口,据知情人透露:几年后这里将有十几口新的矿井出现),为了掩人耳目开发者打出的旗号是:“开发新能源!”“以科技为先导,发展绿色能源”……,可生产方式、产出的‘核产品’的去向却是绝对的“国家机密!”;“据当地官员说:近期国家、省环保部门检测,环境污染依旧、有增无减……民众没有知情权,一切黑箱操作,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国家投资四千亿建设‘南水北调’工程,……北京迟早有一天会发现,他们引来的水原来是受‘核’污染过的水,真不知到那时,他们(领导人)将如何向国人交待!(27/6 12:35)”
    整日里作着发财梦的“当权者”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们的胡作非为、倒行逆施竟然会遭遇觉醒的“奴隶们”的坚强抵抗。‘毛’时代“一切听从党安排”、“党叫干啥就干啥”的道德说教如今已经没有人再相信,“秦始皇时代也已过去,维权运动日益高涨;人们已经走出了89阴影,进入到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3/7 00:05:04)”。统治者清楚意识到不把这股民主势力镇压下去,不但自己发财的梦想无法实现,而且还会危及到自身的统治地位。而继续沿用暴力镇压的办法已为时代所不容许,于是“不择手段收
    买、策反、分化”就成了他们的必然选择,一些经不起威胁与利诱的人便拜倒在统治者的脚下,甘心情愿的做了奴隶的‘奴隶’、帮闲与帮凶!原七九二矿职工推选出来的‘职工代表’秦信中、陈宗峰、丁方万三人就是这样的无耻之徒,为了能换取统治者的施舍,他们不惜出买灵魂、出卖朋友与战友。“秦一人约占九套公房,其中数套用于出租,又撬开矿会议室居住,又使用不正当手段为两个始终在作买卖的女儿办理了‘低保’;陈嗜色如命;……丁占有多套公房出租,又送礼请托把两个健壮如牛、开‘酒家’与开车的男儿办了‘低保’,整个矿生活区成了名震遐迩、声名狼藉的“红耻区”,这三人或非法出租房屋,或当起鸡头,或充当皮条客……有奶便是娘,积流氓无产者恶德于一身,为腐败分子所收买,受人操纵就毫不奇怪了。(12/7 07:40)”;“被他抛弃的农村妻儿都过着极其贪困的生活(12/7 07:40)”;而这几人却在当地受到暴政当局的包庇与纵容,当年所确立的“治理核污染、保证职工基本生存权、合理安置矿山职工”的奋斗目标,早就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些所谓的“职工领袖”要的只
    是当局的下例保证:一定把你们合理安置、组织上负责解决你们的搬迁问题。在他们看来:既然自己的切身利益有了保障又何必为他人去牺牲自己呢?这也正是“当权者”所需要得到的回报!
     但在矿区内像孙小弟一样为推进“中国的民主事业”、“为维护人类切身利益”、“为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基本生存条件”而奋斗的勇士们是杀不绝的,也是残暴的统治无法收买的。“昨天通话回家路上,一不知名的少族官员拉着我的手说:感谢您与您的朋友们!我一直在跟着您,怕他们打你,坏种可坏啦……我注意到他满眼是泪。我感动得哽咽说不出话来,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值了!(5/7 08:08:23)”。
    对付早将生死置之度外(9/7 01:43)、“麻烦制造者”:孙小弟这样的人‘当局’感到很棘手、不舒服!威胁、利诱没有成效;鼓动群众围攻又不可能(因为群众是站在孙小弟一边的);反倒是‘当局’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孙小弟等人的“监视”,所施行的每一项“行政举措”(当然不会代表人民利益)马上就会被通报到全世界……。于是他们“受不了了”——‘政治上搞臭’越搞统治者自己越臭!‘经济上卡死’十六年不发工资也没能卡死!‘肉体上消灭’又找不到处决公民的合理籍口。黔驴技穷的统治者就只有‘封锁、禁闭’这一条路可走了!“禁闭我的目的就是要掩盖‘核污染’这个铁定的事实!”;“我仍被软禁之中,连往您那里打个电话都极为艰难。我想:这不是局部而是全局性的,是出于对各地星火燎原的维权抗争的恐惧。问题解决多少、解决到什么程度?……完全取决于出卖多少灵魂与出卖多少朋友。……不抱幻想,权利属于敢于维护它的人们!(27/60810)”;“今晚才吃了一天的饭(07/03 10:10),由于我不合作,停水、停电以示惩罚”;“一位执行监控的警员对我说:‘你是存心和我们干到底了!……小子,迟早弄死你’(6/7 23:57)”;政府雇员、“人民公务员”面
    对“约800名贪官外逃,涉及金额高达天文数字700亿美元!的腐败社会现实,在暴政面前一言不发……(7/7 00:02:35)”,却对守法公民发出死亡威胁,这个政权执政的合法性何在?这是一个为谁服务的政府?如此执政,请问:‘科学性、民主性、依法性’又如何体现?赠对联一付请倡导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者自省:上联:“大会讲、小会讲讲得唾沫横飞”下联:“前门收、后门收收得心花怒放” 横批:“厚颜无耻”。
    省、地、国安及核工业部联合对孙小弟的监禁措施至今已经持续百日有余,且毫无收敛迹象,这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行政举措,不但违背了统治者自己制定的“宪法”和其它基本大法,而且证明这个统治集团是完全没有人性的一伙土匪、强盗;“这个政权堕落到了这般地步,黑社会化了……疯狂掠夺有过之而不及,整个社会信仰崩溃,道德沦丧、贪污成风、腐败横流,人性较‘文革’时更为倒退,一样无法无天,谁权大,谁有理,谁钱多谁有理,权钱(官商)结合,无往而不胜(11/7 17:54)”
    7月7日,甘肃省公安厅、‘京国安’、通知孙小弟:接电后,来兰州,找你谈话!“这伙政治流氓!因为我拒绝前往兰州(身体状况不允许)‘谈话’,他们什么坏事、恶事干不出来?今晨六点起停水、停电,到现在仍无水电,……简直不像是活在人间!(8/7 20:34)”。“连日来,说客川流不息,动员(劝我)前往省城,崇山峻岭‘车祸’正常得很。历史上的惨痛经验教训还少么?我问:去往别处行不行?得到的答复是:不行!诡计迭出”;“……深夜电话骚扰,对门撒尿墙上,写“王八蛋”,邻人又牵来两条猛犬夜夜狂吠……鲁迅说:比起说话毫无动静来,有人憎恶还是一种幸福。人道是一代代人流血牺牲奋斗得来的,不能指望统治者良心发现而布施的!为下一代人能活得比我们有人的尊严和自由,此生也就值了!(10/7 23:49)”;“二楼(注:监控人)灯火通明麻将声通霄达旦,我这里是一片添黑,籍着烛光读书,很是费点眼力,可乐就在其中(11/7 11:00:55)”。
    秦信中、陈宗峰、丁方万等人7月5日前往北京,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搜集孙小弟及发稿人‘理通国外’的证据;找到那个为孙小弟发送消息给世界新闻媒体的人,切断孙小弟和他的朋友们与国外媒体联系渠道;就在他们动身的当天“今又有三名记者被赶走(5/7 23:33:50)”。但他们无功而返,因为“默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身处逆境中的孙小弟不但没有被强权所吓倒,反而变得更坚强了。他说:“退避不仅是耻辱,而且是毁灭。要活下去,就要付出代价。一步也不要后退!不是胜利就是死亡!
    (7/7 00:02:35)”,“此次来头特大,(京、省、某部)合作,目的是什么?无非是吃人血馒头!‘向华(惠棋)、李××学习’,我没那‘天赋与能力’。我已作好最坏的心理准备。(4/7 04:00:56)”;“在挫折中不放弃,在苦难中昂然奋起,行动就是人的思想最好的说明。乐圣贝多芬说:卓越的人有一大优点: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回。成功属于矢志不渝的奋斗者。(1/7 10:52)”
    以上的记述没有任何夸张、描写成份,全部依据“短信记录”整理而成。在大陆,公民的通讯时刻都受人监控,为求人身安全起见,只好弃先进而求落后了,因短信文字表达效果不佳,文中难免文理不通之处,望读者原谅。
    暂时写到这里,下次再见!
    
    注:双引号中的言词绝大多数是短信的原文,且注明发送的时间。
    维权勇士孙小弟和刘华女士还以短信形式发来许多消息,但因核实情况很困难,为读者负责起见,决定暂不发送了。
    
    刚刚收到孙小弟的一封短信:
    晨讯:网上声援举报腐败惨遭迫害的浙江杨春荣,我愿加入联名抗议声援行列,并甘愿承担由此引起的一切变本加厉打击迫报复!我恳请代签上我的名以此为据。谢谢!(14/7 11:48)
    请编辑部的同志们帮帮忙,我在网上怎么也打不开“签名网页”估计:不怀好意的人又再网上设立了“岗哨”,请代孙小弟签上名字也请代我签上名字。
    我的名字:北京 马捷民!谢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小弟举报核污染遭秘密绑架失踪130多天(图)
  • 甘肃维权人士孙小弟在北京失踪
  • 甘肃省“维权勇士”孙小弟紧急通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