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香港長毛「現身」北京上访村/潘金泮
(博讯2006年7月04日)
    冤民戀戀南站一片地苦尋青天 潘金泮
    
     位於北京火車南站附近的一大片民房區,因近年聚居了乘千上萬來自全國各地的上訪民眾而被外界稱為上訪村,中共政府沒法解決制度失誤導致的大規模上訪潮,便以擴建社區迷O施為名,自去年底開始,清拆了該區部分民房,企圖迫使上訪民眾遷往更偏遠的地區,以便北京以美好的形像迎接二零零八年的奧運會,但筆者今年五月到訪充滿悲情的北京上訪村,發現依舊有大批上訪民眾堅守這片土地,為自己或家人的冤情留下來苦尋青天,更意外的是,在上訪村的核心地帶──最高人民法院信訪接待處門外,竟然看見香港「長毛」梁國雄的照片和訪問稿貼在牆上,吸引不少上訪者駐足閱讀,有上訪者慨嘆:「怎麼中國出不了一個長毛為我們伸冤?」 (博讯 boxun.com)

    
    從北京天安門乘坐二十號公車直達北京火車南站,下車即見攜著大包小包的上訪民眾迎面而來,有些停下來互相問好,交流上訪心得,打聽當天各有關部門的上訪情況。據該公車站的人員表示,凌晨五時左右,是上訪民眾乘搭公車出發到各處請願的高峰時段,平日一般有二三百人候車,有時亦多達千人,上訪者一般乘搭公車都不買票,一句:「我是來上訪的!」票務員也莫他們奈何!由於很多上訪者的冤情一直得不到公正處理,他們便到處尋找申訴機會,聯合國駐京辦事處、英、美等國的大使館、新華門、各傳媒機構或有重要人物出現的場合,都是他們請願的熱門地點。
    
    從南站往南行約兩百米,便進入上訪村的核心地帶──幸福街,這條通往最高人民法院信訪接待處(簡稱高法)大門的狹窄街道約三米寬,由於近大半年多了露宿的上訪者,幸福街變得更為狹窄。街道兩旁大多是廉價食店、出售文具或代寫狀紙的攤檔,環境髒亂。在這裡,經常可見手持抗議標語,或身穿鳴冤袍的上訪民眾往來,而這裡一帶的牆壁,則滿佈指摘中共腐敗,或為自己案件鳴冤的大字和申訴信,當地公安會定時來撕毀這些張貼物或塗上油漆遮蓋標語,但由於上訪潮一浪接一浪,這種原始的告狀方式根本無法遏止,即使進入附近三個部門──國務院信訪局、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信訪接待處和最高法院信訪接待處的範圍,依然可見這些伸冤標語的遺跡。
    
    當天在該處所見,那些呼冤標語可說一字一淚,其中一封申訴信的標題為:「神州大地,邪惡勢力,網絡民間,尋求公道,京城喊冤」,另外一些大字標語,包括:「上海貪官,還我心臟──上海第一人民醫院受害人」、「黑中央是最大貪污集團」、「腐敗有保障,貪污有溫床」。一些上訪者表示,這條街在凌晨四時許就出現人龍,在高法大閘外輪候該處人員早上八時派籌,但每天只派籌約八十個,有些上訪者擔心輪候不到,乾脆就在大閘外露宿。筆者到訪之際已近九時,錯過了這個人山人海的場面,只見獲發籌者正在高法內忙於填表、遞表或等候接見。
    
    就在高法的大閘外牆和幸福街的入口處,筆者赫然看到外號「長毛」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的一篇訪問影映本被張貼出來,這文章題為「你不能不知道的長毛」,刊載於今年二月底的《亞洲周刊》,除了介紹梁國雄的經歷,還提到他每月捐款四萬港元,作為選民的法律援助基金,幫助他們伸冤打官司。一名看了這篇報導的上訪者說:「長毛能來我們這裡看看就好了!」另一上訪者則回應:「共產黨怎會讓這種人來!我們現在就像皮球一樣,被各部門踢來踢去,沒有人願意替老百姓主持公道!」
    
    圍觀的上訪者都表示不知道這頁訪問稿的由來,其後筆者獲悉,之前幾天,約有六名聲稱來自香港的大學生到訪上訪村,當中還有人手持小型攝錄機攝錄村內情況,一些上訪者發現有外來人士,便紛紛向他們訴苦或遞交申訴書,希望他們轉交中央有關部門,後來圍著該批學生的人越來越多,引起公安注意,為免學生惹上麻煩,一些上訪者便連忙把這批學生送出村外馬路截的士離開。那篇「長毛」訪問稿,很可能是他們所張貼。
    
     據村內上訪民眾表示,近期多了外來人士到上訪村了解情況,因為去年底有報導指北京當局要清拆上訪村,但至今年五月,當局只清拆了北京南站附近的東莊村,面積約相當於大半個足球場,火車南站一帶還有很多平房、樓房和鐵道部物業都未有接獲清拆通知,上訪民眾依舊能找到棲身之地,村內的床位日租由三至五元不等,窮得交不起租的,便露宿街頭或行人隧道內,靠拾荒維生。而部份受清拆影響的村民,則遷往稍遠一點,租金較平的地區,如木樨園、前門等,形成了新的上訪村落。不過,有過百年歷史的北京火車南站已於五月九日正式停止運作,準備動工擴建,當局表示要把南站改建成現代化的火車站,日後主要會接待北京往返上海的火車,這項工程會否使上訪村逐漸消失,現時還是未知數。
    
    來京上訪三年多,經常在高法門外唱上訪歌吐苦水的山東農民韓洪布表示:「政府當然希望把上訪村連根拔起,眼不見為乾淨嘛!但只要那三大部門的上訪接待處沒有搬遷,來自各地的上訪民眾依然會在該處一帶聚居,那怕是風餐露宿,大家都豁出去了!」
    
    「腐敗,特色社會的公害,上訪的冤案,都是腐敗分子帶來,國家公害,到了最緊急的狀態,腐敗,腐敗,腐敗。全國人民一心,堅決鏟除腐敗,起來,起來,起來...」韓洪布繼續高唱他填詞的《反腐敗進行曲》(調寄義勇軍進行曲)。
    
    另一位上訪村民吳先生,因獨生子在家鄉張家界被地方惡霸打死,公安拒絕立案調查,憤然帶著兒子的頭顱骨來京上訪四年多。他說:據打聽來的消息,過往幾年,來京上訪人數最多的省份,是下崗問題較突出的遼寧省和吉林省,但今年以來,原本排名第三的湖南省,已躍升第一位,因為該省的貪污腐敗情況嚴峻,製造了大批冤假錯案,受屈者有冤無路訴,只能上京告御狀。而近期聚眾上訪的,還包括過千名抗議待遇不公的退伍軍人。
    
     他指摘中國政府去年五月實施新的上訪條例,頒佈了限制上訪者人數等多項規定,根本沒有徹底協助上訪民眾解決問題,只是把他們的申訴推回所屬地方的政府處理,而上訪民眾一旦返回原居地,可能會招致報復或遭阻撓再度上訪,因此大多上訪者寧願留在北京碰運氣。
    
    吳先生又表示:公安向來甚少進入上訪村搜捕違規上訪的人,但今年三月一日兩會召開前夕,公安竟然採取突擊行動,期間四名來自內蒙的年老上訪婦人,因逃避追捕,匆忙橫過路軌,被一列高速駛過的火車撞倒,其中三人當場血肉橫飛,死狀慘不忍睹,另一人則傷重送院救治,事後一度激發上訪村民聚眾示威,抗議當局草菅人命。
    
    中國的傳媒零四年曾引述官方的報告:指中國零三年的信訪案件已超過一千萬宗,但解決率只有千分之二,而近年到北京上訪陳情人數之多,是近二十年來之最,估計高峰期超過二十萬人。零四年八月,胡錦濤曾下達批示,建立「集中處理信訪突出問題及群體性事件聯席會議制度」,聯席會議成員來自中央辦公廳、國家信訪局、北京市等廿八個部門和單位,但不少上訪者都批評這制度徒具形式,指官方聲稱解決方法奏效,只是自欺欺人,實際上訪人數有增無減。
    
    「長毛」梁國雄接受筆者訪問時表示,不清楚那篇訪問稿為何會張貼在北京上訪村內,他很遺憾無法親自到當地探訪鳴冤的民眾,中國的首都存在著一個上訪村,是中共政權一個極大的諷刺,他希望所有中國人深思上訪這現象,並呼籲中共政府回想打江山年代對人民許下的承諾,切記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前哨七月號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买房”号召人邹涛被禁止去香港
  • 图片新闻:澳门至香港客船与珠海高速客轮相撞 (图)
  • 香港出版《呼唤自由》作者孙文广盼音传大陆
  • 广深公路劫匪太猖狂 亮枪洗劫二十名香港乘客
  • 周正毅今日上海刑满出狱 会否移交香港受审存疑(图)
  • 香港记者深圳被殴 市长震怒迅捕五人(图)
  • 文革反英武鬥 香港最動盪時節
  • 香港维权人士王耀庆于4月7日被绑架
  • 大陸黃金周 600萬人次進出香港(图)
  • 香港400记者签名要求释放程翔
  • 雅虎香港公司被投诉侵犯师涛隐私
  • 香港高校抢滩内地计划出笼 学生可获永久居留权
  • 香港公司评亚洲腐败中国名列第五
  • 香港媒体猜测黄菊可能病情严重
  • 康原在香港谈中国人权记录
  • 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香港修补形象(图)
  • 香港文汇报:中国31个省市一把手陆续到中央党校报到
  • 张德江紧急部署自保,利用香港三报内情
  • 香港媒体称胡布会将对陈水扁台独行为画下红线
  • 香港言论自由 下流艺人伤害民族感情
  • 兰剑:评-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香港市民究竟被谁出卖了?(图)
  • 香港升旗礼 港民全部给拒诸场外 - 烟花下的民智
  • 李少民:中国法院的 “一审” 和香港<明报>的 “二审”
  •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让香港先民主起来?/南方在野
  • 贾庆林为何在香港哈哈大笑?/凌锋
  • 方德豪:陈方安生成香港泛民共主不一定利中国
  • 潘一丁:台湾丑闻和香港罢工都是假民主惹的祸
  • 贾庆林赖昌星高峰会将在香港举行?/凌锋
  • 香港的黑社會傳媒與中國的黑社會憲法
  • 余杰致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的公开信
  • 书讯:赵达功两本书在香港出版(图)
  • 一国两制中的香港警察
  • 香港民主派嚴防中共滲透/凌鋒
  • 余杰:香港的自由与我们血脉相连
  • 香港狗頭﹐土共跳牆
  • 张宝华:香港传媒赤化?
  • 解读香港“深层次矛盾”/艾克思
  • 香港政改横刀杀出区议会/艾克思
  • 綜緩人士才是香港的中產
  • 羁縻还是行宪?—从香港的政改游行想到中国的宪政关系
  • 看“台湾已民主,香港争民主,大陆谈民主”有感
  • 冬至到了,香港将受到惩罚?/凌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