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今天是河南省省最级高人民法院在商丘市中级法院大接访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7月02日)
    
    
     (博讯 boxun.com)

    
    
     今天是河南省最高级人民法院在商丘市中级法院大接访
    
    
     ( 一 )
     今天早晨我们宁陵县10名感染艾滋病(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人员与家属一起到河南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访,今天是河南省省高院 在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接访。
     我们到地方的时候是上午 8 点 07分,在商丘市中级法院门口已经有300多人到了地方,有的人早上5点都来排队要表,这次大接访是河南省高法第二次,上次是5月份,还是有很多的冤案,没有审理,没有受理,没有执行。这次接访与上次接访不同,这次接访是法院没有立案的。
     我们赶紧上商丘市中级法院填表处要了2张表,我们的号是102.106,前面已经有100多个人要走表了。
     今天有商丘市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也上访,他叫侯某某,他的儿子在1995年在商丘市最好的医院人民医院动手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这些王八蛋医生的工资是1000多元人民币,还限自己的钱少,这些医生不该拉出去枪毙吗?一瓶血浆这些医生都没有查HIV都给这个孩子这样输血输上了艾滋病,让这代制造艾滋病的医生她们的后代都有艾滋病,应该有个回报。侯某只有这一个孩子,孩子现在已经16岁了,因艾滋病病毒发作让这个孩子无法上完中学中途退学了。侯某和妻子天天往法院跑,都不起作用。我们要人民的法院干什么?
     还有商丘市柘城县的感染者,也是上访的。
     在中级法院门口有老人上访,有中年人上访,有年青人也上访,我的孩子也上访,年龄最大的上访者是70多岁,最小的可能是我的小女儿5岁。
     在商丘市中级法院接待处,有10个办公室来接访人民上访,有的案件需要有省法院来处理交给省法院接访的工作人员来处理,需要商丘市中级法院来处理,交给商丘市法院处理,今天在商丘市中级法院大院里,商丘市八县一市的法院工作人员都来帮省高院大接访处理问题。我县法院的工作人员也在这儿帮着处理问题。
    
     ( 二 )
    
     上午11点55分省法院的工作人员接访我们,但是只叫1名人员进去与高院反映不予立案的问题,大家让我去了,我把宁陵县26个家庭因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不予立案的材料拿过去,法警把我领到二楼民事诉讼厅让我与高法人员谈问题。
    
     高法人员说:输血是政府行为,当年政府没有管理好血液问题,我非常同情你们,你们是无辜的。但是法院不予立案,是这些问题交给了人民政府来处理问题。有政府提供药物,提供治疗,提供生活救助。
    
     本人说:我们是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我们的孩子也是艾滋病,我的孩子都死一个了,还是不立案。
    
     高法人员说:一府监管两院(人民政府监管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我们只能听人民政府安排,我们没有权利给你们立案。我让商丘市中级法院把你们这些材料转到宁陵县人民法院立案厅,你们到7月10日到宁陵县法院问一下都可以了,怎么处理你们的问题让宁陵县人民法院给你们解释。下一个是反映什么问题的。
    
     高院的工作人员有问下一个反映什么问题的。
    
     我从高法接待室出来了,我看一看豪华的办公大楼,每一个接待室都有空调开着,这些官员手里拿2部手机,做豪华轿车,拿着国家的俸禄就是这样 为人民服务
    
     妇女输血是政府行为造成的,但是该立案的为什么不予立案,我们的法院是做什么的?妇女因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她们被社会歧视,家人抛弃,朋友的不理解,这些妇女不但感染了艾滋病也母婴感染了孩子。
    
     谁让我们这些妇女输血感染了艾滋病?
    
     谁让我们的孩子母婴感染了艾滋病?
    
     谁让我们绝了后代?
    
     谁不给我们这些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不予立案?
    
     谁没有采取措施让我的孩子不明不白死了?
    
     谁在犯罪?
    
     谁在杀人?
    
     2006 年 6 月 30 日
    
     河南省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感染者 李喜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滋病病人组织对陈光诚案发表看法
  • 万延海: 计划生育、人权和艾滋病
  • 安徽辟谣西瓜被注入艾滋病血(图)
  • 贵州大量单采血浆站暗藏艾滋病危机(图)(图)
  • 曾金燕:疾病事大-奇怪的流感案例-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 震撼!中国大陆艾滋病人的悲惨生活(图)
  • 李丹帮助艾滋病人 获瑞步人权奖
  • 高耀洁医生访谈录—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现状与困境
  • 曾金燕:骨气事小,面子事大-免费为艾滋病孤儿打官司
  • RFA: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人士胡佳获释(图)
  • 中国艾滋病权益人士称危机未过去
  • 常坤:我之亲历“农民工、铁路与艾滋病”
  • 中国首例艾滋病隐私案 (图)
  • 关于艾滋病工作者胡佳失踪的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胡佳失踪的声明
  • 曾金燕:无题 记3月4日-河南艾滋病村来信(图)
  • 妇女、输血和艾滋病行动简报
  • 强烈谴责河南宁陵县公安部门阻止艾滋感染者组织学习《艾滋病防治条例》!
  • 河南遂平县艾滋病活跃人士段军受副县长死亡威胁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