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望城多名青年神秘失踪疑被卖做黑工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2006年6月29日)
    
    
     (博讯 boxun.com)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6月28日23:38 红网-三湘都市报
    
      本报6月24日讯 “我的儿子被人带走16个多月了,到现在一点音信都没有。我和妻子整日以泪洗面,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儿子吧!”今日,在望城县靖港镇务工的叶老汉焦急而又痛苦地向本报记者寻求帮助。据悉,靖港镇已有多名青年神秘失踪。
    
      村里青年屡屡神秘失踪
    
    
      据叶老汉说,他是2003年从新化县来望城县靖港镇种田的,他的儿子阿祥(化名)自从2005年2月16日去上学后,就再也没有回家。叶老汉经过多方走访,终于有热心人向叶老汉提供了有关阿祥失踪案的情况。据知情人士红霞(化名)介绍,2005年2月16日,她看见阿祥被一名50岁左右的男子带上了一辆面包车,男子的体貌特征与同村的王某有些相似。
    
      回忆起自己的儿子,叶老汉讲话有些哽咽,“他很听话,经常被评为三好学生”。自阿祥失踪起,叶老汉就四处寻找,多次到靖港镇派出所报案。
    
      叶老汉说,目前,当地还有几名青年失踪,他们的父母都是来靖港镇暂住务农的外地人。
    
      阿海失踪归来
    
      与叶老汉相比,从永顺来望城县靖港镇务工的暂住村民彭某是幸运的。彭老汉说,长期以来,二儿子阿海的婚姻问题是他的一大心病。就在彭某为儿子终身大事苦恼时,村民王某来到家中说媒,让彭某格外兴奋,当即就把在长沙打工的阿海叫回了家中。2005年8月30日,阿海和王某搭上了去醴陵市的客车。3天后,家人却从王某口中得到噩耗,阿海失踪了。
    
      “20多岁的孩子怎么会走丢呢?”阿海的失踪,让家人不解。随后,家人向靖港镇派出所报案,并向王某要人。
    
      2005年12月底的一天,失踪了3个多月的阿海突然奇迹般回到家中,但是,这时的阿海与以前已判若两人,在语言表达和行为举止上都表现出异常。阿海的归来,让家人喜出望外,家人也立即对阿海进行了询问,得知的竟是惊人的内幕。
    
      疑为卖做“黑工”
    
      彭某转诉阿海的回忆说,阿海到达醴陵后,被王某带进一家旅馆入住,随后王某以“叫相亲对象过来”为由离开。傍晚时分,旅馆里突然闯进几名陌生男子,将阿海捆绑并蒙上头、眼之后,送到了一个海边的秘密工厂。在工厂中,阿海只负责搬运,对于生产的产品无从知晓,“他说箱子很大、很重,不听命令就会受到体罚,有时还会被人拉到冰水中浸泡”。
    
      更令人奇怪的是,阿海回家3天后,就出现了语言障碍。“问什么都不答,东西也不吃,只是一个劲的甩头”,谈到阿海的病状,彭某眼中闪起了泪花。
    
      据某知情人透露,当时阿海被专人蒙住头眼送出工厂,在坐了两趟轮船后,终于上了岸。之后,阿海靠行乞凑得路费,一个月后才回到家中。
    
      目前阿海已外出治病。
    
      自发组成寻子大联盟
    
      据记者了解,靖港镇丢失青年的还有复胜村等村子,这些村子都在方圆1公里范围之内。丢失孩子的家庭因为寻人而相互认识,并自发组成寻子大联盟。
    
      叶老汉告诉记者,周边及望城县其他地方丢失了孩子的家庭也表示要加入到寻子大联盟中来。
    
      目前,寻子大联盟已有10多户家庭。
    
      要他“闭上嘴”
    
      6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靖港镇复胜村,来自新化县的叶老汉早早地等在了家里,但表情有些麻木,还时不时回避记者的问题。在记者的追问下,叶老汉才拿着手中的报纸告诉记者,昨天《三湘都市报》在A1版对他儿子失踪的情况进行了报道后,先后就有好几批人来到他暂住的房子对他进行威胁,要他“闭上嘴”。
    
      随后,记者随机采访了当地的几位村民,但结果都不尽人意。大部分被采访的村民都表示对带走失踪人员的王某不太了解,平时也很少见面。最后复胜村一位79 岁的老党员虢某闪烁其词地告诉记者,王某带人,村里有过传闻。王某平时做事不多,但是生活状况在村里是较好的。早年听说他有亲戚在外面开工厂,也有人曾经到他的亲戚处做事,但基本上都是外地过来务农的青年,本地人很少。记者问到当地还有哪些人员失踪时,虢某警惕了起来,马上表示“不清楚”。
    
      神秘的网聊人
    
      “怎么能不想呢?过端午节这几天,晚上我都没睡着觉。怕儿子看见了伤心,只能偷偷地哭。客车一从村边经过,我就赶紧到路边去望。”说这话时,78岁的孙小花(化名)老人声音哽咽着。
    
      老人失踪的外孙孙海(化名),今年19岁。据孙海的母亲讲,2005年11月23日,尚未高中毕业的孙海到镇上去赶集就再也没有回家。孙海具体去了什么地方,谁也不清楚。
    
      2006年初,孙海仍然没有任何音讯。春节过后,孙母坐不住了,她从望城县赶到了深圳,但没找到任何线索。
    
      今年4月的一件事情更是让孙母空欢喜一场。孙母有个外甥女在深圳打工,平时爱上网。一天,一位自称孙海的男子和她聊上了。“我以为是我弟弟,就让他开视频,让我看看。”孙母的外甥女说,对方不但没开视频,还突然终止了与她的谈话。一时间,孙母喜出望外,以为孙海终于有了消息。
    
      但事后根据谈话内容分析,对方不可能是孙海。
    
      警方全力核查
    
      6月26日上午,望城县公安局局长陈定佳在仔细看完本报的报道后,当即指示刑侦大队对案情进行全面核查。该局刑侦大队副队长唐军晖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警方接到了两起失踪青年家属的报案。在2005年11月30日就接到了彭老汉的报案后,当天就对王某进行了传唤。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一直没有立案。
    
      唐军晖表示,他们将全力对失踪案进行调查核实,并希望还没有报案的失踪青年家属尽快到公安机关报案,为警方提供相关的破案线索。
    
      本报6月27日讯望城县靖港镇连续发生多起青年神秘失踪的事件经本报报道后,今日上午,又有失踪青年的家属给本报打来电话。截至今天11时止,记者已接到11名失踪青年家属打来的电话。今日,望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此展开全面调查,据警方分析,失踪青年有可能已被卖到深圳等地做黑工。此外,一些失踪者家属已向望城县公安局报案。
    
      父亲看着儿子被带走
    
      望城县靖港镇复胜村村民张志强看了本报《望城多名青年神秘失踪》的报道后,打电话告诉记者,他儿子1998年农历二月十七被人从村里带走。据张志强回忆,当时,19岁的儿子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遇到两名自称深圳某外资企业的招工人员,儿子跟对方去了“离长沙不远的工厂”。临走时张志强大声叮嘱儿子,“随时和家里联系”,但张志强到现在仍旧未能联系上儿子。几年来,家里从来没有放弃寻找儿子,张志强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并多次南下深圳寻找儿子,但始终没有任何结果。
    
      与张志强一样,望城县多名失踪青年的家长均到深圳苦寻自己的孩子,家长们担心的是,孩子是否已成了黑工厂的“赚钱机器” ?
    
      警方着手调查幕后黑手
    
      今天上午,望城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找出有关失踪青年的报案资料,并向记者通报了当时的调查情况。
    
      据当年负责该案调查的唐军晖副大队长介绍,2005年12月9日,警方接到失踪者家属彭某的报案后,即对失踪归来的阿海进行了询问。阿海告诉警方, 2005年农历七月廿六,他被复胜村村民王某以相亲为由带到醴陵,被安排住进了一家旅馆,随后王某以“叫相亲对象过来”为由离开;傍晚时分,旅馆里突然闯进几名陌生男子,将阿海绑住并将头蒙上,送到海边一家秘密工厂。在工厂里,阿海只负责搬运,对于生产的产品无从知晓,“他说箱子很大、很重,不听命令就会受到体罚,有时还会被人拉到冰水中浸泡”。
    
      据阿海回忆,他回来时是被人蒙住头部送出工厂的,坐了两趟轮船后,才上了岸。之后,阿海靠行乞凑得路费,一个月后回到家中。2005年12月12日,警方再次对阿海进行询问时,阿海却矢口否认了。望城县警方表示,他们已经对失踪案进行重新调查核实,着手调查幕后黑手。
    
      “望城多名青年神秘失踪”后续
    
      省公安厅督办望城失踪案
    
      警方重奖征集破案线索
    
      本报连续报道引起关注
    
      记者 王石磊 实习生 刘晶晶
    
      本报6月28日讯长沙望城县靖港镇复胜村连续发生了多名青年失踪事件,各种迹象表明,失踪人员有被贩卖到沿海“黑工厂”做苦力的可能(详见本报6月25日A1版)。本报连续报道已引起省公安厅领导高度重视。今天上午,省公安厅派出督察组来到望城,对案情进行全面调查督办。望城县公安局也成立了以刑侦大队为主体的“失踪案专案组”全力侦查此案。
    
      重奖征集破案线索
    
      据介绍,警方已经接到两起类似报案,目前还将有群众陆续报案。望城县公安局已经投入大批警力,成立了以刑侦大队为主体,各派出所配合的失踪案专案组,并将对提供有价值破案线索的群众给予重奖。
    
      记者从望城县公安局了解到,失踪青年的家庭成员本分老实,人际关系正常,与他人无明显矛盾,失踪前没有异常表现,亦无感情瓜葛,基本上可以排除离家出走的可能。而失踪者均为外来务工人员家庭的年轻男子;均发生在单独活动的回家途中;而且失踪时均为白天,可见犯罪分子猖狂之极。
    
      家长开始护送子女
    
      由于接二连三发生失踪事件,外来务工人员家庭人心惶惶,即使再忙,家长也会护送子女上下学。而在外来务工人员叶育孝的家里,十多位亲属围在屋里,叶育孝告诉记者,这些亲戚朋友赶来,组成了“寻子亲友团”,准备出发寻找儿子叶西仁。
    
      叶育孝告诉记者,去年,数十位亲属就开始四处寻找,但叶西仁从去年2月16日失踪到现在,已经16个月了,亲属们精疲力竭,花了几万元却没有任何结果,。“孩子的命苦呀!眼看着一家五口和和美美,没想到还会遭受这样的磨难”,叶西仁满头白发的曾祖母哽咽难言。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工举报定州砖窑包身工问题 神秘失踪18天无音讯
  • 黄金周反日游行组织者神秘失踪
  • 郭国汀律师听证会后“神秘失踪”
  • 四川泸州酒妖集团老总神秘失踪 留下近千万债务
  • 重庆奉节县经委主任神秘失踪12天 尸体昨被找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