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艾滋病病人组织对陈光诚案发表看法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6月26日)
    我对盲人维权陈光诚因计划生育的事发表看法
    
     陈光诚因对计划生育的事不瞒被当地官员遭受到将近一年的迫害。计划生育是国家定的政策,一对夫妇要一个孩子光荣,控制二胎,三胎杜绝生育。 (博讯 boxun.com)

    
     国家提倡计划生育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国家控制人口,因农民的地太少,生多了养不起,但是现在无论是公民和农民都遵守了国家定的计划生育条例,但是我们都看到了都是生一个,有的生了二胎,有的也生了三胎。在农村生三胎的不多,有的是单传,必须生一个男孩,有的父母先开始生了二个女儿,后来跑到外地生了一个男孩,但是必须交罚款单。
    
     生二胎必须罚款,但是罚款标准不一样,县城是县城的标准,农村是农村的标准。罚款是当地政府制定的,不是国家定的。
    
     我是2001年6月5日生次女孙林林,我还是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做二次剖腹产手术,还是生长女那个大夫孙瘟玲,她让护士抽了我的血常规,如果在2001年动手术之前查HIV,我的大女儿也不会在2004年8月1日查出HIV一天后死亡,宁陵县妇幼保健院是政府的医院,医生都是财政发工资。这些医生都是给妇女做剖腹产输血发财的,这些医生从1993年到1999年给妇女治病都输血,后来有很多人查出感染艾滋病。我是1995年生长女是在宁陵县做剖腹产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
    
     我的小女儿孙林林生下来不满60天的时候,2001年7月份,我永远不会忘了那一天,宁陵县城关镇管计划生育的人,从早晨 5 点钟 6名工作人员用脚跺我家的铁们,一直跺到早晨 8 点,我的丈夫不在家,我的婆婆70多岁与长女睡到一间房里,我手里抱着不瞒2个月的婴儿,因宁陵县城关镇6名人员一直用脚跺门,我的小女儿吓得哇哇叫,我的大女儿藏到大衣柜里,大女儿吓得在大衣柜里缩成一团,不敢说话。
    
     这就是在农村老百姓眼里,管理计划生育的人叫土匪,这些人专门找谁家生二胎了,生二胎必须罚款,给举报人是500元奖金。
    
     我眼里侵着眼泪,因他们早上跺门,我们家属院里的人都起来了,邻居都到我家门口看一看出什么事了。宁陵县城关镇管理工作人员像土匪一样,楼上进入2个人,楼下4个人看我自己。
    
     城关镇工作人员说:有人举报你有生孩子了,我们是让你叫罚款的,你生的是女儿是儿子,你的大孩子是男孩是女孩。
    
     本人说:我 8 点以后都到县邮政局上班,你们既然知道我生孩子了,你们可以到单位找我,你们干吗从早上跺门跺到8点,你们不是侵犯人权吗?我生二胎我知道要罚款的,我既然想生第二个孩子我钱都准备好了,但是我现在把钱借出去了。我现在没有钱,我有钱了,你们再来拿。
    
     我的大女儿让城关镇的人员从大衣柜里拽了出来,我的大女儿小胆,我们家有陌生人员来,她把她关在屋里看电视,大女儿才6岁。
    
     城关镇的工作人员问:你的妈妈生第几个小宝宝了。
    
     我的长女吓的哇哇的哭
    
     这就是中国管理计划生育这样管理的,想土匪一样。城关的人说,你二胎有生一个女儿,如果是男孩罚款是14000万元。罚款单开的是14000万元。你早一点交款可以少罚一点。后来我问了其它生二胎罚多少款。其它人员说有人交6000元,后来我交了6000元,我让城关镇财务科必须给我开专用罚款单票据。没有票据我不会交的,因为农村罚计划生育从来不给老百姓开票据,
    
     计划生育有一个大黑洞,再农村最厉害,大队书记罚老百姓的计划生育,从来不给开票据,每年有二次计划生育大检查,一个是春天,一个是秋天。大对书记吃的喝的住的都是罚老百姓的计划生育款,有的大对书记喝醉了,专门跑到寡妇家门口撒野。有的农村的孩子从生下来,一直罚计划生育款罚到15岁,每年都要交给大队书记二次,农村信息闭塞,政策不知道,大队书记一共收了老百姓多少钱,没有人根他算过。大队书记交给乡政府多少钱没有人算过,乡政府交给县政府多少钱每有人算过。计划生育罚款永远是农村大队书记发财之道。
    
     在农村生二胎时,交不起罚款单时,乡政府把老百姓的房子给拔了,家里的粮食全部用大车拉走,家里的电视机给你拉走,像日本进中国一样,家里的东西一扫而光。计划生育进入村的时候,很多的孩子说,日本进村了,村里的孩子都藏到地理,等乡政府查完这个村计划生育的事以后,乡政府的人员走了以后,孩子在从地理回来。
    
     现在不敢拉东西了,在农村罚款还是非常厉害。
    
     计划生育有给妇女带来灾难,中国的妇女善良勤劳勇敢。但是国家提倡不让多生孩子,为了不让妇女多生孩子,乡政府让这些妇女上环,上环以后就不会怀孕了,但是上环不一定对每个妇女都适应,有的妇女上环以后肚子疼,有的怀孕了,要做流产手术。流产和上环不一定对身体都安全
    
     我县的胡女士因身上的环长在肉里了,以前是她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让她上环的,杜绝生三胎,疼的非常厉害,在1993年3月份时在她乡政府工作人员陪同下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取环时输血感染艾滋病,在1993年时医生利用工作之便与外地卖血人员高联合高创收,不需要输血也给你输血,为了血浆利益,这些医生什么事都能赶出来,这些医生还在继续干工作,这些医生早都该拉出去枪毙了。后来胡女士也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因那此输血,儿子母婴感染艾滋病,胡女士有传播给她的丈夫,2003年2月份儿子6岁母婴感染艾滋病死亡,2003年底丈夫刘某因感染艾滋病死亡,现在胡女士93年以前生的二个女儿无感染艾滋病,将来这二个孩子又是艾滋病孤儿。
    
     我县的于女士42岁,在1996年4月份因流产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艾滋病,医生为了血浆利益,现在她有传播给了自己的丈夫,在1996年4份流产之前已经自然生过二个女儿都无感染艾滋病,但是二个女儿将来又是艾滋病孤儿。
    
     我县的梁女士32岁,响应了国家计划生育条例,只生了一个,但是在1995年9月份生孩子时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做剖妇产手术时医生为了血浆给梁女士输血感染艾滋病,现在她又传播给了她的丈夫,她们的孩子将来是艾滋病孤儿。
    
     吕女士,在1995年时是她村里大对书记让她做流产手术,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流产时输血感染艾滋病,医生为了血浆利益输血,吕女士的丈夫在1998年时与交通事故死亡,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司机,吕女士2003年6月底因血液感染艾滋病死亡,在她流产以前已经生过二个女儿都非常健康,留下了艾滋病孤儿。
    
     乔女士在1995年5月12日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做流产手术时,医生为了血浆利益给乔女士输血感染艾滋病,在1997年9月生第二个孩子。乔女士在2003年2月份因血液感染艾滋病死亡,后来生的第二个孩子因母婴感染艾滋病,小孩现在9岁,失去母亲以后这个孩子变的性格内向,现在面临没有儿童药物。
    
     宋女士在1995年时怀孕二胎时被乡政府发现,叫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强制做流产手术,医生为了血浆利益,给宋女士输血感染艾滋病,1997年乔女士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做宫外孕手术时医生为了血浆利益给乔女士输血 ,2003年因血液感染艾滋病死亡,在乔女士流产以前 自然剩下一个女儿,孩子和她的爸爸身体健康,无感染艾滋病,但是小女孩想妈妈的时候自己跑到妈妈的坟头前哭泣。
    
     王女士因1996年生第一个孩子时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做剖腹产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2001年生第二个孩子 ,生过以后交给大队二胎罚款单。2004年8月份因血液感染艾滋病死亡,剩下二个孩子,幸运的是孩子和孩子的爸爸都无感染艾滋病。
    
     刘女士生二胎时1999年元月份在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做剖腹产时,医生为了血浆利益,县人民医院血库有血,不让病人家属买,医生找一个外地卖血人员,把外地卖血人员化验血型以后赶紧抽血,抽血以后赶紧给刘女士输血,这是1999年,献血法已经颁布,这些医生为了血浆钱,早晚都要拉出去枪毙。2004年8月份刘女士在查出因妇幼保健院做剖腹产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刘女士生过二胎以后因自己又是少数民族,没有交罚款单。
    
     李女士在2002年时,已经剩下2个孩子,因本村大队书记让她到计划生育指导站做结扎手术。她生的2个孩子都是在本村医院自然生下,她没有输血过。2004年她在河南省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查出感染艾滋病。二个孩子和丈夫无感染艾滋病,2004底因感染艾滋病死亡。我问过医生专家,专家说可能做结扎手术时因手术刀没有严格消毒。手术刀给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做过结扎手术时用过。
    
     我不再一一都举例,每一个例子都根计划生育有关,如果国家在制定计划生育条例同时,把安全套推广了,不会又很多的妇女因取环,流产输血感染艾滋病。
    
     计划生育是国家制定的,不是老百姓定的,现在不是老百姓和公民犯罪,是政府在犯罪。因计划生育的事,在中国90代时期,给中国的妇女因医院生孩子,因流产,因做取环,因结扎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让中国的妇女感染艾滋病泛滥成灾,国家没有责任吗?这些妇女在计划生育条例上都没有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条例,谁犯罪了?谁让中国的妇女和孩子感染艾滋病了,不是这些妇女犯错误,政府在犯罪,谁让中国的孩子感染艾滋病?
    
     我们想一想,全国各地市委.县委,人民政府,卫生局,计生委(管计划生育的部门),防疫站,计划生育指导站,县妇幼保健院,这些部门都是财政拨款单位,这些官员出门都是小轿车,手里拿二部手机,夏天办公室里有空调,冬天有暖气。这些官员对人民的生命负责了吗?拿着国家的俸禄吃.喝.嫖.赌.包二奶,制造艾滋病。
    
    河南省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妇女组织 康乐家 李喜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延海: 计划生育、人权和艾滋病
  • 安徽辟谣西瓜被注入艾滋病血(图)
  • 贵州大量单采血浆站暗藏艾滋病危机(图)(图)
  • 曾金燕:疾病事大-奇怪的流感案例-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 震撼!中国大陆艾滋病人的悲惨生活(图)
  • 李丹帮助艾滋病人 获瑞步人权奖
  • 高耀洁医生访谈录—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现状与困境
  • 曾金燕:骨气事小,面子事大-免费为艾滋病孤儿打官司
  • RFA: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人士胡佳获释(图)
  • 中国艾滋病权益人士称危机未过去
  • 常坤:我之亲历“农民工、铁路与艾滋病”
  • 中国首例艾滋病隐私案 (图)
  • 关于艾滋病工作者胡佳失踪的声明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胡佳失踪的声明
  • 曾金燕:无题 记3月4日-河南艾滋病村来信(图)
  • 妇女、输血和艾滋病行动简报
  • 强烈谴责河南宁陵县公安部门阻止艾滋感染者组织学习《艾滋病防治条例》!
  • 河南遂平县艾滋病活跃人士段军受副县长死亡威胁
  • 2005年中国新发艾滋病毒感染约7万人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