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萧瀚:读曾金燕女士“庶民的不服从”有感
请看博讯热点:陕北石油事件

(博讯2006年6月23日)
    绑架陈光诚事件评论之三:读曾金燕女士“庶民的不服从”有感
    萧瀚(中国政法大学)
     (博讯 boxun.com)

    这是我今天的第三篇文字,现在是6月23日凌晨2:10。我知道善意的朋友一定会劝我不要粗制滥造、亵渎文字,但是我想过了,写,还是得写!
    
    曾金燕女士的“庶民的不服从”令人感动,我注意到曾女士在文章的最后说道:
    
    “北京的律师说,我们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我们会一批一批地把最优秀的律师送到山东为陈光诚提供法律援助。这一群知识分子和专业律师,分散了是普通弱小的公民,他们用最温和的方式,甚至以准备好了挨打的姿态,忠于自己的职业,默默地表达了对压制和迫害的不服从。”
    
    看到这段话,我几乎流泪。我自思已经麻木了很久,良知——如果还有的话,已经蛰伏多日,这几天终于在这片双目失明的聋哑土地上开始蠢动,虽然我知道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可能还会麻木,但既然有这个哪怕短暂的蠢动期,也得好好利用。
    
    曾女士说到的这些律师们,或许并不为人所知,可是他们的作为远远超过一些名动天下的所谓大人物们,世界上最让人感动的往往是那些默默承受、默默付出、默默牺牲的人们,想起茨威格为卡斯特里奥写的传记《异端的权利》序言中的一段话,他说:
    
    “历史没有时间作出公证。作为无私的编年史,它的任务是记载成功的人,但很少鉴定他们的道德价值。历史的目光只盯着胜利者而置被征服者于不顾。这些“无名小卒”被倾人遗忘的汪洋大海中,既无十字架又无花环记录他们徒劳的牺牲。但事实上,心地纯洁的人们所作的努力,不会被认为是无效或无结果的,道德上任何能量的花费,也不会在巨大的空间消失而不留下影响。那些生不逢辰的人们,虽然被击败了,但在实现一个永恒的理想上,已经预见了它的重要意义。因为,理想是一种没有人看得到的概念,只能通过人们的设想、人们的努力,并准备为理想而向着充满尘土的、通向死亡的道路行进的人们,才能在现实世界中加以实现。”
    
    最后他说:“从此以后,我们一定要永远不停止去提醒整个世界:它眼里只有战胜者的丰碑,而我们人类真正的英雄,不是那些通过屠刀下的尸体才达到昙花一现统治的人们,而是那些没有抵抗力量、被优胜者暴力压倒的人们——正如卡斯特利奥在他为精神上的自由、为最后在地球上建立人道主义王国的斗争中,被加尔文所压倒一样。”
    
    这些话,多年来,我读过无数遍,虽然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到达茨威格所称颂的境界,我们今天所见到的无数勇士们也未必完全到得了这样的境界,但是当他们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奋力前行之际,没有勇力实践如我者至少得知耻,至少得知道什么是优秀的品格,得知道给他们基本的人道声援,得知道关心他们的安危,至少不能让他们在充满血和泪的荆棘小道上瑀瑀独行!
    
    这些律师们在自己孱弱的肩头自觉地扛起一个重担,谁都知道其中的艰辛和危险,但是他们甚至做好了失去自由、失去安全的准备,怎不让人感动和惭愧!但话说回来,如此富有良知和勇气、充满理性、平和、人道和敬业精神的勇士,是当今社会最稀缺的群体,正需要人们百倍的呵护。
    
    因此,请这些勇士律师们珍重,要会保护自己,无畏,但不要做无谓的牺牲,我这耻辱的旁观者即使做不到端茶送水,但也要为你们鼓与呼!为了你们能够平安地回到家人身边,我也将节制鼓与呼的度,在支持你们的同时,我将时刻提醒自己记住当年鲁迅先生说过的话:“秋瑾姑娘是被拍掌拍死的”,希望你们也一定要记住这句话,不要被善良人们盲目的赞许所左右,因为你们的生命即使不比鼓掌者的生命更加重要,也至少是同等重要。
    
    勇士们,我——这个耻辱者(这是摩罗先生给他自己但也是给我的精神称号)将一直关注着你们,我相信这是许多人的同感,你们要成就的事业终将成功,但如果情况特殊,可不必争一时之雄长,希望你们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平安归来才是最重要的,来日方长,没有人怀疑——我们的时间比他们的多!
    
     2006年6月23日凌晨于追远堂
    
    版权声明:只欢迎完整转载,任何未经授权而改变本文原始文字的行为都是侵权之举。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庶民的不服从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但愿便衣欺压一事,到此为止了)
  • 曾金燕:第二批抵达山东的律师被殴打-会见笔录-链接陈光诚
  • 曾金燕: 欺侮妇女,可耻!(组图)(图)
  • 曾金燕: 问——第一次被3 辆车12个人跟踪
  • 曾金燕:疾病事大-奇怪的流感案例-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 曾金燕:宣告陈光诚的罪名,这意味着什么?
  • 曾金燕:高耀洁老师致谢
  • 曾金燕:缘-悟-禅-念
  • 曾金燕:新富平学校成立
  • 曾金燕:玛尼石堆-文革-历史的记忆出现断层?
  • 曾金燕:死和生一样自然,生却比死艰难。
  • 曾金燕:青海之旅--藏地的寺院
  • 曾金燕:无题-自省-不妄言-无所牵挂。
  • 曾金燕:一个小伙子-中央电视台实习生成功抓拍镜头
  • 曾金燕:骨气事小,面子事大-免费为艾滋病孤儿打官司
  • 曾金燕:住院一、二、三-片警电话要求提供胡佳情况(图)
  • 曾金燕:哦!爸爸知道了-雅虎的做法给我当头一击
  • 曾金燕:胡佳住院治疗-暂谢绝探望-答网友“茶人”(图)
  • 曾金燕:高耀洁医生痛失终生伴侣—《丁庄梦》后话(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