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庶民的不服从 (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但愿便衣欺压一事,到此为止了)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2006年6月23日)
    曾金燕 2006 年6月 22日 星期四 于北京 BOBO自由城家中
    
     昨天在餐馆前举着纸牌抗议国保的便衣警察"欺侮妇女,可耻"后,我把纸牌放在车上能被车外的人看见的地方,和胡佳开车回家。国保的两辆车仍然紧紧地跟在我们的车后,中间偶尔插进来别的车,副驾驶位置上的人探着脑袋看我们车上纸牌的字。 (博讯 boxun.com)

    
    早上据说监视的车仍然停在院子里,今天在家办公忙了一会儿, 11点才下楼外出。发现平时跟踪的车不见了。简直不敢相信,我们把车开出老远,都没有看见跟踪的车辆,我才肯定地告诉关心的朋友:跟踪的车辆和彪形大汉不见了!
    
    今天好多位我认识的或不认识的朋友和我联系,其中一个朋友说当他看到我举着纸板的照片,"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是大家都可以做到的事情。便衣警察们今天消失了,我很高兴,为我们的国家高兴,觉得我们的国家也还有一点点羞耻心。可以说,昨天我表达不满情绪的方式,起作用了。监视我的"工作"肯定还在进行,但至少是在我肉眼看不见的情况下。下午阿姨到我家,说楼下有男人问她是不是住在四楼(目前四楼仅有我们一户入住),不知那问话者是不是便衣警察。
    
    在我所知的情况中,有几百个人被国保 /国安骚扰过,最轻的是被找去"谈话配合",严重的要么被警告威胁、要么被限制人身自由或软禁、要么被失踪,最严重的是被国保 /国安陷害失去生命或长期的自由。成功拒绝国保 /国安骚扰的案例,少之又少。最典型的是彭大侠。便衣警察找他"谈话",他曾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结果对方得寸进尺。彭大侠彻底失望,终于在被便衣警察贴身跟踪的某天,举着菜刀狂追便衣警察,以致把便衣警察吓破胆,再也不敢明目张胆。从此以后凡是警察找他谈话要求配合,他拿出"双掉政策"——两条腿的砍掉、四个轮子的砸掉,肉眼能区分男女,刀子从不认男女。然后在小区里贴《纪念刘和珍君》,某日徒步去某地,为的就是纪念。当然不是特意为了干什么,而是作为普通的有历史记忆的公民,应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还邀请警察一起干,把警察吓得半死。彭大侠是那种气宇轩昂、一身正气却又怪招百出的亦勇亦谋之士,有先秦剑客之风,我佩服得不得了。但是他的方式,是学不来的。
    
    听说许多优秀人士的妻子都被国安 /国保找去谈话,希望通过妻子给他们的丈夫施压,达到与当局配合的目的。他们单独找我正式"谈话"只有我念大学时唯一的一次,党委书记受国安"委托"与我"做思想工作",要我远离胡佳。胡佳经常出事,我很担忧,在多次与国保打交道的过程中,我渐渐地彻底不对他们抱任何幻想。我认为任何屈服与所谓的"合作",只能带来一个结果:对方更加得寸进尺地压制你,对你予取予求。当然,激烈地对抗,也会带来非常糟糕的结果,两败俱伤。所以我选择了和平地表达自己的方式,告诉对方,我为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感到不满和耻辱。陈光诚曾经说:"人们常常会把抱怨世道的不公、世道的黑暗,很少想想自己都为改变这些不公和黑暗都作了些什么?一个爱憎分明的眼光,一句公道的语言,都会是改变这些不良现象的力量源泉。"是的,非暴力的不示弱、不服从,保护自己的权利,捍卫自己的尊严。如果我们自己不放弃捍卫,任何人都无法真正欺侮我们。如果每个人都力所能及地用各种方式表达对压制的不服从,那么社会上不公正和黑暗的事件就会少许多。在指责批评黑暗不公之前,我们先站在镜子前,看一看自己是否是那黑暗不公事件另一股暗流。我不是个勇敢的人,可是我努力做到大声地说出我看到的事实,本能地对所受的欺压做出反抗。
    
    下午三点半陈光诚的律师李劲松被山东警察带去,到现在还没有自由。第二批去山东的律师,今天一到临沂,就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受伤,律师拨打 110,却被变相羁留在派出所到现在,一整天无法开展工作。看守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警察和便衣,整个村庄已经多达 80人,邻近也散布了妇联等组织的"工作人员",据看守的人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顾一切阻止袁伟静与外界接触。我竟然一点都不慌张,我觉得这是黎明前的黑暗,是山东警方最后的挣扎。因为他们试图用"涉嫌扰乱正常生活"的罪名来拘捕李劲松律师,这不是最新版的《拍案惊奇》吗?当我写到这里,收到律师团的消息:"张立辉律师:公安局来了几十个人,公然抢了律师的照相机摔了,即使能回也回不来,请大力关注!"( 2006年 6月22 日星期四晚22 :49手机短消息。)哎,事情竟然到了如此疯狂的地步。北京的律师说,我们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我们会一批一批地把最优秀的律师送到山东为陈光诚提供法律援助。这一群知识分子和专业律师,分散了是普通弱小的公民,他们用最温和的方式,甚至以准备好了挨打的姿态,忠于自己的职业,默默地表达了对压制和迫害的不服从。
    
    --
    金燕
    MSN: [email protected]
    Email: [email protected]
    Blog Address: http://spaces.msn.com/zengjinyan/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第二批抵达山东的律师被殴打-会见笔录-链接陈光诚
  • 曾金燕: 欺侮妇女,可耻!(组图)(图)
  • 曾金燕: 问——第一次被3 辆车12个人跟踪
  • 曾金燕:疾病事大-奇怪的流感案例-藏区的艾滋病忧虑
  • 曾金燕:宣告陈光诚的罪名,这意味着什么?
  • 曾金燕:高耀洁老师致谢
  • 曾金燕:缘-悟-禅-念
  • 曾金燕:新富平学校成立
  • 曾金燕:玛尼石堆-文革-历史的记忆出现断层?
  • 曾金燕:死和生一样自然,生却比死艰难。
  • 曾金燕:青海之旅--藏地的寺院
  • 曾金燕:无题-自省-不妄言-无所牵挂。
  • 曾金燕:一个小伙子-中央电视台实习生成功抓拍镜头
  • 曾金燕:骨气事小,面子事大-免费为艾滋病孤儿打官司
  • 曾金燕:住院一、二、三-片警电话要求提供胡佳情况(图)
  • 曾金燕:哦!爸爸知道了-雅虎的做法给我当头一击
  • 曾金燕:胡佳住院治疗-暂谢绝探望-答网友“茶人”(图)
  • 曾金燕:高耀洁医生痛失终生伴侣—《丁庄梦》后话(图)
  • 曾金燕:请还给受苦的女人一个完整的家!(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