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灾还是人祸?三峡库区污水处理厂受困
(博讯2006年6月20日)
    
    尽管国家环保总局本月发布的2005年全国环境品质公报显示,“长江三峡库区水质为优,6个国控监测断面均为Ⅱ类水质”,但最近记者在库区腹地重镇、重庆市万州区采访时,当地环保局局长龙伦成却表示,他对库区水质有隐隐的担忧:今年内三峡工程将实现三期156米的蓄水目标,可库区的污水处理厂却被处理成本高、建设滞后、配套设施不齐全等难题所困扰,如果污水处理厂的难题解决不了,库区的生活污水则有可能威胁库区水质。
     (博讯 boxun.com)


天灾还是人祸?
    
    按照《三峡库区及其上游水污染防治规划》的安排,2003年三峡库区及其上游应该建成19座污水处理厂,其中万州区要建成申明坝、沱口、明镜滩3座污水处理厂,可6月中旬记者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在万州区采访时发现,本应承担当地一大半生活污水处理任务的申明坝污水处理厂至今仍在“纸上谈兵”,除了配套的管网基本建成外,污水处理厂主体设施还没有成形的样子。
    
    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个国家投资8000多万元的项目成了三峡库区污染防治工程的拖后腿专案?在当地知情人看来,其中既有天灾,更有人祸。
    
    在拟建申明坝污水处理厂的地方,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往地基上打桩,试图固定有滑坡危险的山体,这样对地基修修补补的工程已经持续了三四年。
    
    当地负责污水处理厂运营的万州排水公司董事长彭丕声介绍说,拟建厂址存在地质隐患,必须先治理滑坡才能开工建设,这一直是污水处理厂拖拖拉拉成不了气候的原因。
    
    为什么要把污水处理厂选在有滑坡等地质灾害隐患的区域呢?万州区发改委副主任涂立军解释说,当时申明坝污水处理厂立项时,拟建的厂址在地质形态复杂的库区应该算是一块好地,可是从2002年3月开始施工建设的总承包单位重庆康达环保公司野蛮施工,造成滑坡等人为地质灾害,终于使得污水处理厂的工程不得不停下来给治理滑坡让路。
    
    万州区发改委副主任涂立军手里有厚厚几份地质专家对厂址的论证资料,以及重庆市发改委等部门对总承包单位重庆康达环保公司违规施工的通报。这些资料透露的资讯是,工程总承包单位重庆康达环保公司施工方法不当,违规施工造成了当地严重的地质灾害,本来是库区施工大忌的大爆破、大开挖却被该公司屡屡采用。
    
    有关部门对总承包商重庆康达环保公司的处理意见是,从2002年起,该公司两年内不得参与库区内类似专案的竞标。
    
    这家公司失去的是两年内在库区竞标相关项目的资格,但万州区最大的污水处理厂却因此不得不至少推迟4年运行。按专家的估计,申明坝污水处理厂厂址的地质修复,乐观预测也只能在今年年内完成,而污水处理厂的主体建设还需要一年,本应在2003年就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建成日期将推迟到2007年年底。
    
    一位曾在万州工作过的干部质疑说,能够出具若干甲级资质证书的重庆康达环保公司为什么会犯野蛮施工这样的低级错误,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当时的情境和场面虽然难以再现,但对下一批即将建设的污染治理项目,申明坝污水处理厂的教训不能不说是前车之鉴。
    
    记者在调查中瞭解到,三峡库区地质结构复杂,山体滑坡、地面沉降很普遍,污水处理厂的许多管线都从滑坡处、危岩等通过,库区云阳、武隆等地的部分污水处理厂和污水收集管网也同样存在严重的地质灾害隐患。
    

超前设计带来高成本
    
    除了命运曲折的申明坝污水处理厂外,万州区还有沱口、明镜滩两个污水处理厂,这两个污水处理厂虽然按期建成,但建设规模超前,是按2020年当地人口数量设计的,不得不支付高额的处理成本,面临运行资金捉襟见肘的局面。
    
    沱口污水处理厂的设计能力是日处理两万吨污水,但目前这个污水处理厂覆盖的人口却只能产生1万吨污水,就是说,即便所有的污水都能收集过来,沱口污水处理厂也只能吃饱一半,有相当一部分设备闲置。
    
    明镜滩污水处理厂的问题也一样,日处理能力3万吨的这家企业现在只能吃到8000吨污水。
    
    这种大马拉小车的模式带来的是污水处理厂的高成本运行。在沿海的大多数城市,污水处理厂每吨污水的处理成本在0.5元~0.8元之间,但明镜滩污水处理厂的处理成本为每吨1.42元,沱口为1.05元,而当地居民交纳的污水处理费是每吨0.4元。
    
    污水处理厂设施闲置带来的高成本是当地居民交纳的污水处理费远远不能承担的。现实的情况是,说服祖祖辈辈生活在长江边的库区居民交纳污水处理费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污水处理费很难再提高。
    
    据介绍,目前,除长寿污水处理厂运行较好外,重庆三峡库区的万州、涪陵、丰都、江津等地污水处理厂的污水处理设备普遍闲置。
    
    资料显示,自2003年下半年起,三峡库区首批污水处理专案(涉及13个区县)的18座污水处理厂已陆续投入试运行,这些污水处理厂总投资达21亿多元。库区18座污水处理厂设计日处理污水总量为47万吨,而实际上每天处理污水总量只有15万吨左右,占设计总规模的3成多一点。现在即使所有的污水都被收集起来,污水处理厂也只能吃个半饱。
    
    之所以出现设备闲置现象,主要是当初在规划时,各个区县没有切实考虑本地的实际情况,设计规模普遍超前、偏大,造成严重浪费。有专家介绍说,合理的城市污水处理厂的规模应该是按现有人口的供水量,略有余地地设计污水处理能力,而不能像库区有的污水厂这样一下要管到20年后。
    
    有关专家指出,“十一五”期间,国家还将继续加强对库区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有关部门和单位在规划建设时,一定要吸取首批污水处理专案的经验和教训,结合当地实际,合理设计,以免造成浪费。对目前由于设计超前导致的污水处理成本高的问题,国务院三峡办公室的有关负责人说,国家解决这个问题的政策将适时出台。
    

“兄弟工程”为何反目成仇
    
    城市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填埋场本来是处理城市主要污染物的兄弟工程,但这对环保兄弟在三峡库区的很多城市却“反目成仇”。
    
    为了确保库区水质,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填埋场都被列为头号工程,但污水处理厂每天产生的大量污泥和垃圾填埋场每天排出很多污染浓度很高的渗滤液却没法处理。
    
    知情者解释说,当时规划时,有专家建议这两兄弟的污染物处理采取互补方式解决:让污水处理厂把自己的污泥送到垃圾填埋场去掩埋,而垃圾填埋场的高浓度渗滤液则送到污水处理厂,因为互惠,两家都不收对方的处理费。
    
    可运行一段时间以后,两个环保兄弟却反目成仇了。垃圾填埋场说,污水处理厂送来的污泥含水量太高,把垃圾填埋场泡成了沼泽地,大大降低了填埋场的使用寿命,而且基本无法作业;而污水处理厂则抱怨填埋场的垃圾渗滤液污染物浓度太高,超过了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负荷,常常造成污水处理厂不能达标排放。
    
    相互抱怨很快升级,填埋场拒收污水处理厂的污泥,污水处理厂拒收填埋场的渗滤液。这种情况在库区的几个城市轮番出现。
    
    万州区环保局局长龙伦成说,万州现投入运行的两座污水处理厂日产污泥约4吨,因量小,在经过脱水处理后便直接运到垃圾场填埋,但随着污泥量的增加,加上污泥影响了填埋场的正常作业,长岭垃圾填埋场将无法接受未经处理的大量污泥,因此必须对污泥打包或进行无害化处理后才能填埋,预计申明坝污水处理厂建成后,一年的无害化处理费用就达40万元,这笔费用又由谁来支付?
    
    重庆市环保局局长曹光辉说,三峡工程二期蓄水后,虽然长江、嘉陵江等干流水质总体能保持平稳,但随着蓄水水位升高,潜在的环境问题将进一步显现。由于设计和建设存在不足,库区已建成的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处理和垃圾渗滤液处理存在二次污染隐患,目前还没有完善、有效的解决办法。
    
    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填埋场的架已经打到市长那里,重庆市政府办公厅曾下发了一份《关于进一步做好三峡库区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置和垃圾处理场渗滤液处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该市各区县政府和重庆市水务集团顾全大局,从讲政治的高度,确保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处理场的正常运行。有关运行费用各自承担。若因推诿、扯皮或管理原因导致污泥、垃圾渗滤液产生二次污染,将严肃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
    
     中国青年报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三峡库区污染严重 中国高层关注(图)
  • 三峡库区潜伏危机开县可能爆发大瘟疫
  • 三峡库区大面积漂浮物正严重威胁船舶航行安全
  • 长江三峡库区隐忧:各种污染严重 自净能力差
  • 长江三峡库区隐忧:各种污染严重 自净能力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