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周金伙出逃美国,贾庆林雪上加霜(图)
(博讯2006年6月17日)
    来源:财经杂志/大公报
    
    对于北京权力圈中第四号人物贾庆林来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赖昌星是否会被加拿大遣返抖出他许多见不得人的内幕,尚属未定之天;他在福建提拔起来的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周金伙又出逃美国,势必进一步将民众的视线引向自己。最为吊诡的是:周金伙涉嫌贪腐案的败露,竟是被共産党当年抨击腐败而赶出大陆的国民党所揭发;而贾庆林却正是中共负责对国民党“统战”的主管
    
    6月9日,新闻网收到一个神秘而简短的电子邮件,称“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周金伙出逃美国”。这一惊人的消息,随后被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证实:周金伙确实是外逃,取道第三地飞往北美。上级正在追查,并决定由副局长陈乙熙代理局长。
    
    对于北京权力圈中第四号人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来说,这不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赖昌星是否会被加拿大遣返抖出他许多见不得人的内幕,尚属未定之天;他当年在福建提拔起来的周金伙又出逃,势必进一步将媒体和民众的视线引向自己。最为吊诡的是:周金伙涉嫌贪腐案的败露,竟是被共産党当年抨击贪汚腐败而赶出大陆的国民党所揭发;而贾庆林却正是中共负责对国民党搞“统战”的主管!
    
    而民众最关切的却是:北京不是已经采取了多种防止贪官外逃的措施了嘛,为何“万夫当关,一夫可开”,周金伙竟然长驱直“出”,消声匿迹?
    
    搭档早被“双规”,却仍可从容安排后路
    
    一位接近北京政界的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周金伙出逃,其实不仅会波及贾庆林,其实或多或少也与中共政坛上如日中天的“共青团派”不无瓜葛 ──周金伙的案情与半年前被审查的中共福建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长的荆福生有关。而荆福生,不仅是胡锦涛担任团中央第一书记时期的福建团省委书记,而且后来被提拔为省体委主任、宁德地委书记时,其顶头上司就是另一位共青团派重量级人士、当时的福建省长、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王兆国。
    
    图:福建省官方网站上的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长周金伙照片犹在,本人却在2006年6月9日被发现外逃。
    周金伙出逃美国,贾庆林雪上加霜
    
    记者查证,王兆国于1987年调到福建担任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省长,1988年担任省长,1990年底回京担任对台办主任。在此期间荆福生调任省体委主任,周金伙则是福州市台江区区长。仅凭这一点判断周金伙与“共青团派”有瓜葛,未免根据不足。查贾庆林在福建经营时间更为长久:他从1985年起担任福建省委常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1991年春接替王兆国担任省长,两年后升任福建省委书记,一直到1996年陈希同东窗事发后被江泽民提拔到北京。周金伙在政坛上逐渐攀升,正是得到贾的青睐。论渊源,说“贾庆林一手提拔周金伙”才合乎事实。
    
    周金伙与荆福生是一对“老搭档”:在荆福生担任宁德市委书记时,周金伙担任市长。去年11月11日,时任福建省委宣传部长的荆福生涉嫌经济问题,被约谈“双规”(在规定时间和地点交代问题),周金伙一直坐立不安。去年年底海外甚至盛传,周金伙也被“双规”。
    
    香港还有传言说周金伙案与中共“太子党”成员、元老习仲勋之子、现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有关,其根据是习近平也曾在宁德担任地委书记。北京消息人士说,这未免捕风捉影。查习近平在宁德担任地委书记是在八十年代后期,1990年即离开这一岗位调到福州,与1995年后调来的荆福生与周金伙难以扯上瓜葛。
    
    宁德官场三年大地震
    
    宁德地处闽东北,辖一区、二市、六县,东边与台湾隔海相望,历史上曾是对台“前线”。由于山路崎岖,交通不便,在福建省属经济落后的“第三世界”,但也是开发潜力巨大的地区。
    
    图: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荆福生在视察发指示时正气凛然,但2005年11月,因涉嫌经济问题,被约谈“双规”。
    周金伙出逃美国,贾庆林雪上加霜


    
    据中国大陆《财经》杂志透露,荆福生涉经济问题金额巨大,是所谓“亿元级”案件,以主政宁德期间问题最严重。福建省纪检官员对该杂志承认,宁德卖官现象相当严重,荆福生倒台后,“宁德市政坛大地震”,大批官员落马。据报包括荆福生在宁德任职时的秘书吴寿龙也被“双规”。
    
    实际上,据记者核查,宁德官员被纪委、监察和司法部门盯上,早在他们真正向荆福生动手之前。毋宁说,是“宁德市政坛大地震”牵连上了荆福生致使其倒台,现在又牵连上周金伙,但直接引起周金伙败露的,还是他对台商索贿。
    
    据查,宁德官场“地震”始于2003年。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被“双规”,就是2003年春天的事。林龙飞系荆福生在共青团福建省委的老部下,荆于 1995年履新宁德后,林即于次年调任周宁县委书记。他独霸当地干部任免权,提拔、调整干部逾千人。宁德中级法院审理查明,他非法收受该县68名党政干部及3名包工头贿送的钱财,共计236万余元,构成受贿罪;另有价值212万余元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2004年12月31日,林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随后,2004年11月,地处宁德的福建闽东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任宁德下属福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翁小巧,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福建省纪委“双规”;2005年春节,宁德下属福安市委书记林旭荣被“双规”;4月,宁德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黄朝阳再被“双规”。  然后才是荆福生落马。据悉,荆福生被审查的经过十分具有戏剧性。1995年10月11日,他在厦门调研,晚上与当地一个官员在茶楼喝茶,该官员起身离去之后,荆即被中纪委人员带走接受调查。《星岛日报》称,福建省委在举行会议传达十六届五中全会精神时,省委书记卢展工宣布,荆福生涉嫌经济问题被中央纪委“双规”,举座哗然──几天前台风侵袭福州时,荆福生还前往福建日报社等新闻媒体慰问呢。
    
    荆福生所涉经济犯罪不仅金额巨大,且跨时漫长,自福建省体委主任至宁德市委书记,再到福建省委宣传部长,各个时期均有不同程度的经济问题。最早涉嫌腐败,始于1989年至1995年任福建省体委主任期间,据称与某房地产开发项目有关,他曾拍板将位于福州市中心的一处地块卖给当地一个开发商,建成37层“环球广场”。这座高楼建成后,除19层至22层归福建省体委使用,其余楼层出租,至今在福州仍属高档写字楼。当时即有传言称,开发商为获得这一黄金地块,曾向荆贿送一套别墅。不过,当局至今未曾公布这一情况。
    
    检察机关证实,荆福生案还涉及一桩体育彩票案件,早前福建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主任李联友已被“双规”。2005年9月,福建省体育局计财处处长、曾是荆福生任莆田地委副书记、福建省体委主任时的秘书郑国璋,也被“双规”。
    
    现年54岁的荆福生原籍河南,生于福建。他从基层起步走上仕途,曾任莆田地区五七知青农场场长,莆田地区柴油机厂团委书记,共青团莆田地委副书记, 1984年出任共青团福建省委书记,1995年起任宁德地委书记(2000年末宁德撤地设市,荆改任宁德市委书记),2002年荆福生升任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1995年,荆福生由省体委主任调任宁德地委书记时,宁德官场普遍暗中摇头,认为荆福生对经济工作毫无经验,怎么当得好地方主官?但是中共的人事政策从来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他来后,从中央到地方的媒体果然一片歌功颂德之声,2001年5月22日《人民日报》第四版刊出该报记者马利的长篇通讯《市委书记的“家”事》,极尽颂扬之能事:“说起市委书记荆福生,福建宁德市的老百姓都会翘起大拇指,夸他是个硬汉子,是个一心挂念着老百姓的好干部。”“两年失去(母亲、妻子和女儿)三位亲人,荆福生没有被这些苦难击倒,他顽强地挺立着,带领宁德320万人民一步步向贫穷开战,向富裕前进。他不仅是生活上的硬汉子,而且是工作上的强者。”“经过几年铁心拼搏,宁德市4个国定贫困县、49个省定贫困乡已全部摘掉贫困帽……全市行政村基本实现了‘五通 ’,与全省同步基本实现小康。”
    
    在荆出事之后,媒体却又传出:荆福生主政宁德六年,“政绩并不明显”。
    
    据福州市检察部门一位官员证实,荆福生被“双规”的更直接原因,是与2004年8月爆出的冯德辉案有关。
    
    查冯德辉,现年37岁,宁德人,有“宁德首富”之称。被捕前系福建华隆房地产有限公司总经理,福建省人大代表,宁德市政协委员,有“福建省优秀青年企业家”头衔。他的发迹,始于荆福生到任宁德那一年,他注册成立宁德市福辉商贸公司,借走私烟草起家,之后又成立宁德市鸿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福建华隆房地产公司,获利甚巨。同时,冯亦以黑社会手段控制当地娱乐业,位于南花园的别墅被市民戏称为宁德“红楼”。冯于2004年8月被捕。
    
    荆福生在宁德工作期间妻子病故。不久他低调续弦,现任妻子吕萍玉原为宁德市委接待处工作人员,婚后,吕曾被调至宁德市驻厦门办事处临时负责。荆上调省委后,吕即调回福州。2005年9月28日,吕萍玉先于荆福生出事,在北京被刑事拘留。
    
    周金伙涉案金额不亚于荆福生
    
    宁德官场成为外界眼中的“重灾区”,若说当时的宁德二把手周金伙对荆福生的胡作非为一无所知,保持洁身自好,是不可想象的。
    
    周金伙是福建福州人,出生于1949年5月,1964年12月参加工作当学徒,后来进入福建医科大学,毕业于中医系。他曾担任福建省直属房地集团董事长(正厅级),其公司为福建省常委和副省长级以上干部兴建豪华“省长楼”,当时就引起议论纷纷。他曾竞选福州副市长,未果(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他当时涉嫌 “买票”,被内部取消竞选资格),后调任宁德市长,之后任福建省工商局长,还是全国人大代表。
    
    在福建大案要案接连不断、厦门、福州官场上大批人落马,闹得风声鹤唳、人心惶惶之际,从宁德这样较贫穷地区调到省里的周金伙,相形之下,一度显得比较 “清白”,这位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长到处视察、指示,雷厉风行。就在他外逃之前不久,当地媒体还报导:“省工商局局长周金伙、副局长潘崇奎等到泉州检查工作,他们对泉州市工商局红盾维权站的一些做法给予了充分肯定,并要求在全省予以推广”。“周金伙指出,泉州市工商局探索将维权工作渗透到社区、山区、乡村,解决了执法人员不够的问题,发挥了内外协调、多方沟通、上下联络的作用”。
    
    就在周金伙在公开场合作秀演戏之时,私底下马脚却包藏不住。
    
    用寿山石作行贿受贿的工具
    
    福建消息人士称,中纪委从对荆福生的审查中虽然已经获得大量关于周金伙贪腐的线索,但周金伙涉嫌的许多罪行,另有来源。
    
    福州是中国着名奇石──寿山石的产地,《大公报》报导,福州收藏寿山石最多者,竟是两个外逃贪官:前为已外逃美国的前福州市公安局长徐聪荣,后为周金伙。据寿山石收藏家透露,近三十年福州出品的寿山石名品,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在周金伙手上。该收藏家曾亲眼看过周收藏的四块寿山石精品,“每块价值都在二百万元之上”。
    
    周金伙能收藏到如此众多的寿山名石,主要是靠强行索贿得来。有人上门求他办事,他常常与人谈其寿山石,让人知道他最喜爱寿山石。暗示若要让他办事,送寿山石礼物最管用,所以,对方就赶紧购得名石送上。寿山石业内人士也都知道周金伙有钱,一旦有名石想出手,都愿拿到周金伙处来卖。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近年来腐败官员档次越玩越高,常常通过名人字画、艺术收藏珍品来行贿受贿,这些东西虽常达致天价甚至是无价之宝,却又不显山露水,一方奇石,一幅书法,就算堂而皇之在客厅里亮出来,不是内行难以对之估价,这些东西还可为这些暴发户增添几分“雅兴”,比起用首饰、名表或者现金行贿受贿反倒更为实惠。业内人士透露:周金伙通过各种手段炒高寿山石价,然后再卖出自己受贿来的一些石头,牟取暴利。举办寿山石展和寿山石拍卖会时,通常他不直接出面,而让手下操作,让手下扮作买家去哄抬价格,伺机将对手套进去,赚取大钱。他还自己着文、出书,吹嘘自己收藏的寿山石,扩大其“知名度”再卖出。
    
    早在周金伙担任福州市台江区长时,已经安排其妻前往美国,后来拿到了绿卡,坊间甚至风传周金伙本人也早就随老婆拿到美国绿卡。但是在周十多年来一路提拔青云直上的过程中,他妻子在美国虽然广为人知,却无人过问,其中的奥妙即在他与贾庆林的关系上。
    
    香港报刊还披露,周金伙有位名牌大学毕业的情妇现居香港。八十年代后期,周金伙任福州市台江区长时,此女在台江区政府办公室任秘书,与周金伙发生所谓“办公室恋情”,与丈夫离婚,儿子也判给男方,开始与周半公开地同居。其兄在周的荫护下在台江区地盘上做生意。周后来通过关系将此女移居香港,她还为周生下一子。
    
    福建消息人士披露:周金伙受贾庆林提拔到宁德市任职市长以后,正值福(州)-宁(德)高速公路上马,周金伙将大量工程发包给贾庆林的女儿承包,而贾庆林的女儿交由贾庆林司机的儿子具体转包倒卖,“空手挣了数亿元”。当时政坛上还耳语说,贾庆林调任京畿任职后,甚至曾一度打算调周金伙进京任职。
    
    另据当地消息来源称,周金伙将宁德东湖华侨农场土地以每亩7千元的价格批给自己的亲属1200亩,后变更用途为城市房地产开发用地,其亲属以每亩50 万元倒卖出去,大发了一笔横财,仅此一桩,周金伙从中得到的好处就在九位数之谱。周作为厅局级官员,工资收入有限,他却住在福州最高档的别墅区内价格为 500万的独栋豪华房。还有人分析说,周金伙转移到美国的财产“最少在一亿美元”。
    
    宁德下属的县级福安市,去年有一万多农民联署要求罢免涉嫌贪污渎职的市领导。目前尚不清楚,周金伙涉嫌腐败罪行的败露与维权民众的抗争揭发是否有直接联系。
    
    周金伙栽在国民党手里
    
    中央彻查周金伙一案,起因是周金伙在宁德当市长时的一件敲诈案。《大公报》称,德亚集团总裁阮希玮正从福建转到上海发展时,与一位台商合作,本计划在宁德投资一个项目,却被周金伙敲诈一千万元。这位台商耿耿于怀。去年,台湾国民党高层人士频访大陆,多次到上海看望台商。结果,这位台商便在一次小范围会晤中揭发了这件事。这位国民党高层人士在与中共领导人会见时转告,引起重视,下令调查。
    
    怪就怪在,审查部门对之十分“仁至义尽”,心慈手软。迟至五月底,仍未采取断然措施,让周有时间从容安排后路。六月二日,福建省纪检部门找周金伙谈话,周金伙感到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谎称有些事一时记不清,要回去翻一下当时记录本。纪检委同意了。周金伙立即给福建省委领导写了一封信称:自己勤奋为党工作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被党组织怀疑,很寒心,所以申请提前退休。福建省委负责人两天后收读此信,通知他到省委来面谈,但四处遍找不到他,才意识到可能外逃。
    
    在中国贪官外逃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据说北京已经多方防堵把紧国门的形势下,周金伙居然顺利出逃,不能不启人疑窦。许多中共高层要员都批示要彻底追查:到底什么人向他走漏风声?是否会有高层人士害怕清查到周金伙头上,“拔出萝卜带出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福建工商局长周金伙贪案,乃由国民党高层所揭发(图)
  • 福建工商局长周金伙涉贪外逃 其妻居美拥绿卡
  • 福建被双规的工商局局长周金伙是文打砸抢分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