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正有: 觉醒了的农民全面保卫土地记实(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6月15日)
    
    [ 作者:刘正有 来源:刘正有天网特稿 更新时间:2006-6-14
    

四川省自贡刘正有等1300多位"农民"代表为维护自己合法的土地财产权屡告屡败、而屡败屡战,令人钦佩、令人感慨。从这一份份申请与裁决中,我们不难发现,在认定政府有关部门非法征用合法财产之后,在受到司法机关一次次的漠视与冷遇之后,刘正有等人仍然坚持希望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问题。这既让我们看到小民对法律的执着,也让我们省思法律保障的无力,更让我们质疑主管机关的任意与专横!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程洁
    
    觉醒了的农民保卫土地

图片来源:六四天网
    
     2004年10月21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国发(2004)28号]。在其第5条中明确指出:“严格依法查处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的行为。当前要着重解决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和滥用行政权力侵犯农民合法权益的问题。要加大土地管理执法力度,严肃查处非法批地、占地等违法案件。建立国土资源与监察等部门联合办案和案件移送制度,既查处土地违法行为,又查处违法责任人。典型案件,要公开处理。对非法批准占用土地、征收土地和非法低价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照《监察部国土资源部关于违反土地管理规定行为行政处分暂行办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对非法批准征收、使用土地,给当事人造成损失的,还必须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国务院是规则的制定者,省、市级政府是规则的执行者,但规则是否能真的向农民兑现呢?规则是维护农民的利益,还是维护权势者的利益?是制定者还是执行者在破坏规则?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叫停“圈地”,而地方政府却有令不止、有法不依,屡屡出现违法征地的行为。为了积极配合党中央、国务院所制定规则的实施,我现将自贡市以政府的名义、合法的名义仍在非法征用农民土地的情况进行揭露。由于篇幅原因不便赘述,选出几起典型的群体保卫土地抗争事件,用记实文字的方式提供给各级党、政领导和社会各界人士参阅,并提请大家给予关注:丨
    
     一、1998年白果村和1999年大湾村群体事件
    
     1998年11月,市政府动用警察和各级机关工作人员约400人,在原白果村8组用推土机强行毁废农民即将收获的庄稼。村民约200人全力以赴保护自已辛苦耕耘的劳动成果,却遭受了来自警察的暴打。其中,农妇张进先被汇东分局4、5名警察暴打,2次昏死在地,其女儿陈淑珍(约25岁)前去救护母亲,也被数名警察暴打,并且上衣被撕烂,致使上身赤裸。此举激怒了全体村民和上千围观群众,纷纷痛骂警察是流氓土匪!村民何富强用照相机拍照当时的情景,何拍了就跑,5名警察不顾一切的追,把何按倒在地抠出胶卷来毁灭证据。张进先母女俩被送红旗乡卫生院救治。
    
     1999年4月20日,市政府动用警察和各级政府机关人员约500人、4台推土机,在凤凰乡大湾村1组拉起警界线,强行摧毁已成熟的庄稼。村民眼睁睁地看着自已辛辛苦苦栽种且即将收获的庄稼被毁坏掉。警察威胁说,谁敢阻止就是妨碍执行公务,一律拘留。农妇黄八娘(约70岁)、贺学琴(约53岁)、陈玉芳,青年农民黄进修、黄学友等40余人,不顾一切冲入警察设置的警界线内抢收自已的庄稼,被一大群警察用警棍、手铐暴打。被警察暴打的农民和农妇叫妈喊娘的哭喊声四起。有的年青人被5、6名警察按倒在地朝死里暴打。以上这两起群体事件,受害人都向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上访反映过,但迄今无结果。
    
     二、向市政府上访, 遭原副市长侍俊报复
    
     我们深入失地农民中调查以上这两起暴力征地事件。我把调查和了解的情况与相关官员进行了核实。失地失房农民和农妇们悲痛哭诉,一张张无助的脸,在我脑海里无法赶走。我在痛苦中选择二条路径:1,自已站出来依法维护农民利益。2,与政府官员同流合污,过平安幸福生活。我实话实说,这两选一的问题也是自己一生中从未体验过的,最痛苦的选择,经过几日的思想斗争,我选择了公开站出来依法维护家乡父老乡亲的合法利益。
    
     1999年8月,我凭借自已的勇气和无知,与上访代表人一行4人,第一次去市政府"市长接待日"向原副市长侍俊(原开发区主任)反映失地失房农民受害的调查情况。我说:侍市长,政府征用农民土地即不给土地补偿费也不补偿青苗费,只给农民1个月74元生活费就把土地征用了,开发区被征地农民怨声载道,政府还动用警察暴打农民,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侍副市长说:我们政府用了几千万把你们的土地征用了几年没有用,让农民种了,现在政府要用地,农民还要补偿,哪有这样的道理?市政府出钱征用的土地农民用了,政府没有收农民的租金都不错了!
    
     我面对一个法盲市长非常之气愤,说:侍市长,国家土地法规定,征用集体土地连续3年未使用,收归集体所有。是谁给了你动用警察暴打农民的权力,我们国家还有法律吗?你们的权力是谁给的?
    
     侍副市长一听,立即从坐位上站起来,在信访接待室内一言不发,不断的来回走动长达约10分钟后,侍副市长非常镇定的说:"老刘,我决不会亏待你,也不主张走极端,下星期三在开发区管委会座谈,我亲自来参加,你回去跟王孝奎说。"(王是原开发区法制处长)侍副市长自已承诺的座谈会也未参加。但是,侍副市长在 2000年1月13日,亲自带领警察、法官将刘正有的财物抢劫了,三层楼房爆炸了,侍副市长利用权力制造了建国以来首例用炸药爆炸民房案,也是一起震惊全国的打击报复爆炸案。我们至今仍无家可归,流离失所,迄今市政府也未有一丝毫解决问题的意向。侍副市长“不主张走极端”却抢劫民财、爆炸民房,这种行为不是走极端吗?
    
     三、05—06年全面展开土地保卫战
    
     自贡市政府对失地农民从不执行《土地管理法》和国发(2004)28号文规定。失地农民土地补偿费一分钱不给,医疗、养老金等社会保障,迄今也不给予办理。失地农民生活普遍降低,无法保障最低生活水平,造成了03年5月和05年4月,连续发生群体抗争事件:"5.20,6.20,6.23,6.24, 7.4,4.20"。该6起群体抗争事件已多次详细报道,不再赘述。
    
     2003年6月至2006年,国务院严禁地方政府圈地,整治开发区乱占耕地和维护失地农民利益的政策频频出台。但是自贡市委、市政府对国务院相关政策不执行,面对失地失房农民疾苦不闻不问也不管。自贡红旗乡失地农民法律意识不断提高,法治观念也不断增强。失地农民全面觉醒,展开了保卫土地战。
    
     市政府从92年起至05年所征地(圈占土地),未卖出、抛荒的耕地,部分已长达13年。现红旗乡白果村、桂花村、会溪村、大岩村的失地农民展开保卫土地使用权争夺战,全体失地农民男女老少纷纷参加。其中,白果村8组,90岁老翁贺新华也站出来了,加入保卫土地争夺战行列,有的农民坚持24小时守侯自已的土地。
    
    觉醒了的农民保卫土地



图片来源:六四天网
    
     1,代表人被收买,出卖上千人利益
    
     原红旗乡白果村10组和桂花村5组两个村组集体资产260万元的赔偿金,开发商于93年已经付清,但在06年以前农民群众一分钱也没有得到。我在05年7 月26日,向国家领导人也做了反映。06年初,市政府、开发区、红旗乡政府等官员把2个村组代表收买了。据调查:白果10组只补偿了36.8万元,桂花村五组只补偿了23万元。共计:59.8万元。还有200.2万元,不知被谁侵吞了。
    
     这是一起几个代表人被官方收买,然后出卖两个村组1000多人合法利益的事件。桂花村5组被收买了的失地农民代表人,除了从官方捞到了好处,还要在村民的补偿金中分得误工费,分别为3.4千元、2千元、1.8千元和1千元。而普通村民人均仅得补偿金400元。以上情况在红旗乡各村组普遍存在。
    
     2003年6月12日《中央电视台》记者的调查报道指出:四川省政府1996年发的第347号文,原来是一份补办的征用土地的批复。其中这样几句话格外显眼:“自贡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未批先用土地是错误的,要认真吸取教训,增强法制观念。”
    
     2004年7月14日《南方周未》记者调查指出:当年组建汇东股份公司的主要参与者侍俊讲述了来龙去脉:开发区征了土地之后,由于是一级政府,无法进行经营,就成立了汇东公司来承担经营土地的任务。1994年5月,政府以590.5亩土地折价3300多万的形式,入股汇东公司,占51%,另有几家企业占股 37%,并定向社会募集股金占12%。董事长由管委会主任兼任,侍俊就曾经兼过几年汇东公司董事长。但他说,他是兼职不兼薪,也没有股份,只是干活。他说:“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都在里面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茄淮畏趾旒赴偻颉!?/FONT>
    
     1996年,市国土部门再次以7.8万每亩的价格,一次性向汇东公司出让土地1060亩。应该交纳给财政的8000多万出让金,以汇东公司为政府修桥筑路的工程款冲减。“当时政府规定了汇东公司二次转让土地的基准价:临街土地不低于23万元每亩,街后的16万元每亩。”侍俊说。(注:96年土地平均每一亩,不少于60万元,03年至06年1亩土地不少于100万元)
    
     2,欺骗、恐吓、收卖、镇压
    
     原红旗乡白果7组有耕地约380亩,总人口约300人。该组实际有改田改土变耕地约120亩、林地约90亩、自留地约60亩,共计650余亩。85年由自贡职大(现四川理工大学)建校全征用土地,政府征地协议书中称该组耕地只有82.53亩,非耕地16.1亩,合计98.6亩。该组其余551.4亩不知去向。该组农民因保卫土地使用权,是被政府多次动用警察镇压、暴打、抓捕、关押村民最多的一个组,也是受害的重灾区(该组祥细情况,已多次报道)。该组失地农民代表周作如、钟星群、钟子群、钟利平等人一心维护村民合法利益,他们坚持了18年反复去省政府、北京上访反映。他们年年受到警察和政府官员威肋、恐吓、抓捕、拘留等。其中周作如曾被拘留5日,钟星群被暴打致伤,他(她)们仍坚持维护农民合法利益。周、钟等代表们说:无论如何,决不出卖群众利益。他们因此受到全体村民的热烈拥护。
    
     白果7组代表和全体村民,从今年3月至今,再次保卫土地使用权,代表人周、钟等人多次受到威胁、恐吓,拒绝被收卖,坚决不屈服。政府官员提出罢免周、钟们的群众代表资格。4月17日下午,由汇东办事处主任代莉平及乡政府有关人员在该组召开群众罢免大会,代主任宣布罢免周、钟代表资格。话音未落,全体村民愤怒了。有的村民气愤地说:你们当10年、20多年的官了,为什么不拿给群体选举和罢免?
    
     白果村7组的全体村民不顾烈日暴晒坚守着土地。目前政府集中一切手段对付白果村8组。
    
    
    
     3,欺骗、收卖、恐吓、挑拔、强迫、镇压事件:
    
     白果村8组有耕地320亩,自留地、宅基地、非耕地约180亩,共计约500亩。总人口333人。2006年3月,四川理工学院、自贡汇东股份有限公司、自贡蓝鹰房地产开发公司急需征用白果村8组的耕地和非耕地约70亩,以及白果村7组约40亩搞房地产开发。政府官员把失地农民代表人何钱信、钟光亮、陈金和、何富强、郑万芬等5位代表全部收卖了,对村民中进行欺骗谩骂。不分白天黑夜进入村民每户家里,欺骗村民签字同意出让集体土地。5名代表的行为公然背叛了333人村民合法利益。
    
     2006年5月13日白果村8组召开全体村民大会,一致推选白果村2组的刘正有做公民代理。5月14日全体村民召开大会,依据《村民组织法》罢免了原5位代表的资格,重新选举了5个代表人。随后,新选举的村民代表依法向无偿为该组代理的刘正有办理了授权委托书。
    
     15日上午约9点,新选举的代表人黄光宗(原村组长)、刘德知、黄树民、杨新明、梁凤仙等5人和另外6位村民去红旗乡政府向党委书记、乡长明亮,副书记、副乡长宗兰英依法履行罢免原代表的告知权利和义务,送交了书面罢免声明。但是,乡政府拒绝村民们罢免原5位代表,理由是“村民罢免原5位代表的理由不充分,也不合法”,并声称对村民新选举出的代表还要进行调查。
    
     在乡政府指使下,被罢免代表资格的人于15日上午宣布,给村民人平均700元(封口费),要求村民签字领钱。遭到村民拒绝后,下午又增加为人平均1000 元。村民们质问被罢免的代表何钱信,你们的误工费怎么办?何说:“你们不用管,上面会考虑。”5月15日下午,被乡政府收卖和被村民罢免了的代表人未征求全体村民意见,违背全体村民意愿,以突击方式私自签订协议书,借口群众生活困难为名一次性补助38万元。村民强烈拒绝签名领取封口费。一部份不明真象,被欺骗签了名的村民在了解真相后,也要求因被骗而签的名作废,但乡政府官员和被收卖了的代表们坚持不同意。
    
    
     15日下午约4点钟,村民们前去乡政府讨公道。我接到村民电话后,约4点30分赶到乡政府。会议室坐满了气愤的村民,正在和副书记宗兰英,副乡长黄树民等人召开座谈会。村民看见了我,用热烈的鼓掌欢迎我参加会议。我进入会议室后一言未发,仔细听取乡政府领导和村民的对话。村民们愤怒地斥责:你们收卖代表,现在还在使用被村民罢免了的代表人,合伙出卖村民利益,还要到每家每户欺骗,强迫我们签字领取1000块卖土地的钱,手段太卑劣了!
    
     我坐下后不到10分钟,汇东公安分局约10名便衣警察也来了。这时,乡政府领导人宗兰英副书记对村民说:“罢免原代表的理由不充分,罢免声明未写清楚标题,因此罢免无效。土地是国家的,不是村民私人所有的,农民只有使用权,没有买卖权。”村民代表黄光宗要求全体村民安静,请村民委托人刘正有讲话。副乡长黄树民不希望我发言,他说:“刘正有不是白果村8组的人。”
    
     村民强烈要求我发言。于是我说:我虽然不是白果村8组的人,但我是本乡本村村民。村民们依法委托我做为公民代理,我就有权利参加。首先,我不希望事态扩大。村民召开群众大会一致同意罢免不能代表村民利益的代表人,在今天上午,村民和新选举的代表已经向乡政府履行了书面告知义务,村民的罢免声明是我起草的。乡政府仍在14日下午与出卖村民几百人利益、被村民罢免了代表资格的人签订协议书,是错误的也是不合法的。其次,依据《土地法》,应由用土地单位和村民签订土地协议。乡政府又不是用地单位,凭什么和村民签订土地协议?第三,征地涉及地方政府违法违规,国务院从03年起出台了不少文件叫停圈地,地方政府仍在圈地是违法行为。国土资源部对土地问题也采取了严历措施,我曾把国发(2004)28号文印发给村民学习。但是你们仍然沿用以前的方式强行征地,收卖代表,进入村民家中欺骗,强迫村民签字,动用警察抓村民新选代表黄光宗,恐吓其他代表人等行为,这是乡政府用黑社会手段对付农民。第四,市政府、开发区管委会在征地中不出面了,把乡政府推向前台欺骗村民的行为是违法的,希望你们记录好,向上级汇报。
    
     乡政府仍不承认村民推选的能够维护村民利益的代表人。但是,维护村民利益的5名代表仍坚持组织村民群众召开大会,向村民反复宣读罢免声明以及国办(2004)28号文件,仍履行依法维权工作。政府官员和被收卖了的代表,故意在村民中挑拨群众互相打骂。如5月17日晚约8点钟,政府官员和被罢免的代表走家串户,欺骗、强迫村民签字领取人平均1000元的“封口费”,引起村民熊兆明和贺平打架事件,贺被打伤。
    
     乡政府通知5月18日下午村民召开群众大会,约1点30分,汇东公安分局经济警察钟雪峰等2人开来一辆黑色骄车(车牌号:川C16768)要强行抓捕村民新选代表人黄光宗。村民要求警察出示法律依据,由于全体村民阻止警察抓代表人,黄才未被抓走。乡政府和政府工作组代莉平、宗兰英、黄树民等7人约2点30 分才来到白果村8组。代主任说:“国家征用士地,不管征用了好多年都是国家的,不是你们集体的土地,你们的土地是全征了的,就不属于集体士地,你们选举的原代表人,为了大家的利益努力争取到了38万元,你们要支持政府的工作。”还未等代主任把话说完,群众就气愤地说:“代主任你不要说了,70亩土地才38 万元,我们坚决不同意也不会签名拿钱。”据村民群众信任的代表们统计:全组村民333人,未签名领取“封口费”的有277人,只有66人被欺骗而签了名。
    
     汇东公安分局经济警察钟雪峰等2人,在当日下午约6点钟,再次开来两辆小车(车牌号:川C16768、川C20907)又一次要强行抓捕代表黄光宗。这是警察第3次前来抓黄光宗。全体村民再次阻止了警察抓走代表人。
    
    觉醒了的农民保卫土地



图片来源:六四天网
    
     6月1日上午约11点钟,维护村民利益的代表人黄光宗、刘德知、黄树民、杨新明、梁凤仙等5人和另外2名村民,一行7人前去乡政府向副书记宗兰英提出严正抗议:
    
    1、乡政府仍在使用被罢免了代表资格的人,出卖村民利益是违法行为。
    
    2、征地未经现任村民代表和全体村民群众同意,村民仍要阻止非法占地。
    
    3、在白果村8组,征地事件中涉及法律问题及其后果,由市政府、开发区管委会、乡政府负责。
    
    4、乡政府不能剥夺我们村民依法具有的选举权和罢免权。
    
     红旗乡失地农民依法展开的保卫土地争夺战仍在进行。乡政府却故意在村民中间制造矛盾,采用金钱收买、挑拨离间的方式,想要个个击破,同时采用强制措施和动用警察镇压等等卑劣手段。
    
     地方政府应依法征用农民土地和进行房屋拆迁。然而在这里却演变成为了无法无天、公开抢夺农民的合法利益和私有财产,非法剥夺公民的生存权利。自贡市政府非法征用农民土地明显的,“先征地后审批,不审批也用土地”就是违反法律的行为。如1996年发的第347号补办土地审批文,是明显的欺骗省政府,严重违法违规。省政府不依法追究,故意纵容下级政府在征地中的违法违规,这足以说明下级骗上级,上级愿意被下级骗。开发商出钱,政府出警力,上下级官员相护勾结合伙蒙骗农民以获取土地暴利。
    
     由于我国对“公权力与民争利”的监督、约束、惩罚机制严重缺失,行政和司法救助机制也严重缺失,因此国务院制定的规则,省、市政府竟敢拒不执行并公然破坏。温总理说征用土地,房屋拆迁,企业改制涉及地方政府违法违规。那么,谁来问责,谁来依法追究?自贡市原常务副市长侍俊面对记者说:“我可以保证地说,我和市里面的任何领导,都在里面没有股份,决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一次分红几百万。”侍副市长不打自招供了,为何不依法调查和依法追究?省委,省政府从03年 6月至05年9月赴自贡调查,巡视征地腐败案,最后都被市政府官员勾兑、摆平、搞定了。有严重问题的主要官员却被省委组织部先后提拔、重用,调异地做官。上级行政和司法机关对国家级媒体的监督报道充耳不闻,允分说明权力不怕媒体监督,也不怕党纪国法了。
    
     自贡征地腐败大案,从2002年至2006年的今天,受到国内外专家、学者、新闻媒体高度关注并深入调查报道。觉醒了的失地农民依据国务院的规则维护自已合法利益,而地方政府却采取公开欺骗、强迫、镇压的手段来对付失地失房农民。这是一起典型的权力与法律的较量,是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的较量,也是失地农民为了生存与权势利益集团生与死的较量。权力加利益,是否就可以肆意践踏法律?我们正拭目以待。
    
    刘正有
    
    2006年6月14日于自贡出租屋
    
    联系电话:0813—879105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主持国务院会议 部署加强改进土地管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