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纽约时报》:煤炭是中国的双刃剑 (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2006年6月14日)
    
《纽约时报》:煤炭是中国的双刃剑

    火力发电厂产生的有毒污染物是中国鲜为人知的出口物之一。4月初,中国北部产生的一个厚厚的污染物云层夹杂着沙尘漂洋过海,越过韩国到达美国西海岸。这些细微颗粒可深入人的肺部,引发呼吸疾病和癌症等。
    
    除非中国找到办法,清除火电厂及成千上万烧煤的工厂产生的污染,否则污染将会在国内外飞速增长。煤炭燃烧时产生的二氧化硫直接威胁人体健康,中国每年有40万人因此丧生,它同时还引发毒害河流和森林的酸雨。在中国10个污染最重的城市中,采煤业毁坏了当地水源,还导致城市下陷。
    
    为减少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排放,中国必须安装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先进设备。但中国企业却一直选择从国内供货商那里购买便宜而陈旧的设备,而不是从西方进口。有关部门也不愿花额外的费用。每年,中国都推迟购买最新科技,陈旧设备被投入到数十个新建设的火力发电厂,而电厂的使用年限可达75年。
    
    吴叶冰(音)一家的生活从火力发电中受益,同时也“享受”着新生活所带来的环境恶化的影响。多年前,他们生活的山村只有几户人家有电,一家人住在泥房子里,在梯田里从早到晚劳作,每月收入25美元。现在,他们搬到镇上。吴先生在煤矿工作,每月能挣200美元。他挖出的煤不但给自家带来了光明,他们家现在还有冰箱、电视机和电话等,而每月的电费只需2.5美元。
    
    过去5年中,中国的空调使用数量增加了三倍多,每100个城市家庭中有84台空调。许多城镇、乡村家庭也用上现代电器。和那些富裕国家不同的是,中国主要依赖煤炭。发电厂利用煤炭来发电,许多工厂也靠煤炭,而非石油和天然气。
    
    事实上,吴先生一家不喜欢污染物,但他们可以容忍。吴先生说:“这里一切都比原来好,住得更好,吃得更好。”他们现在很少回到原先生活过的小山村,他妻子说:“山路不好走,穿不了高跟鞋。”
    
    煤炭是中国的一把双刃剑――既是发展新经济的黑金,又是损害环境的黑云。能源顾问莫斯科维茨说:“如何在继续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不把环境推向深渊,是中国不得不面临的巨大挑战。”
    
    中国已意识到对煤炭依赖的加深及其害处,制定了诸多对策:未来5年内,把制造每件产品所需的能量减少20%;将对汽车执行比美国还严格的排放标准;鼓励新建筑使用节能材料。中国还开始发展风力、太阳能等其他形式能源。但这些措施远远不够,煤炭仍担负着为中国提供近2/3能源需求的主要角色。
    
    中国离西方生活标准还有很大差距,城市居民仍是少数,但他们给上百万中国人提供了所要追求的生活方式的模型。卢蓓(音)生长在上海拥挤的里弄中。现在,她家在浦东拥有一套三居室住房,家里有两台电视、四个空调、一个微波炉、一个洗碗机、一个洗衣机和三台电脑。身为经济人的卢蓓说:“我们需要一个体面的住处。”
    
    对上百万个卢女士这样的中国家庭来说,节能十分重要,但中国的能源价格太低了。事实上,中国正在用财政补贴来维持能源的低价格。这个策略对美国人来说并不陌生,密歇根大学的中国专家肯尼斯·列波索说:“他们采用的许多方式都是我们曾经用过的。”▲
    
      (摘自6月11日《纽约时报》,原题:中国煤炭污染形成全球阴影,作者基思·布拉德舍等,伊文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煤炭老大去年狂揽156亿元
  • 委员建议重设煤炭部 结束九龙治煤混乱管理
  • 山西煤炭富豪的财富调查
  • 山西煤炭富豪的财富调查:揭秘太原歌舞城背后
  • 中国煤炭开采浪费惊人 采1吨要扔2吨
  • 贵州官煤勾结第一案 煤炭局长五年敛财430万
  • 中国的煤炭 矿工的生命
  • 中国拟改革煤炭资源税
  • 煤炭大省山西省查处两起特大煤矿事故责任人
  • 中国2010年面临煤炭短缺
  • 陕西煤炭开发致土地塌陷近3万亩土地荒芜(图)
  • 全国煤炭会倒卖“领导讲话”讲话稿50元一本
  • 中国煤炭(3):代价
  • 中国煤炭工业系列报道(1)(2)
  • 中国煤炭行业内人士呼吁煤炭价格由市场决定
  • 中国煤炭库存跌破警戒线
  • 中国煤炭能源供应吃紧
  • 中国煤炭的血泪代价 每天有18名矿工死去
  • 中国煤炭的血泪代价:每天有18名矿工死去
  • 哪些政府部门在“压迫”煤炭行业?
  • 陈劲松:中国煤炭——最黑暗的产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