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改革何处去?“十七大”前明争暗斗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2006年6月09日)
    
     据外媒报道:最近,围绕中国改革向何处去,中国政治与经济精英争论不休,而北京最高领导层却始终保持缄默。这样的缄默现在被打破了。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坚持改革的方向不动摇》一文,显示胡锦涛和温家宝形成的中国政治领导核心不希望围绕改革展开的一系列权力斗争过分激化,以致影响到明年即将举行的中共十七大。坚持什么样的改革,怎么样不动摇?
     (博讯 boxun.com)

     中共中央党报文章是以“署名评论员”的方式发表的。按照中国政治的传统解读方式,这代表最高领导层的意见。但奇怪的是:在这篇重头政治社论中,胡锦涛温家宝为首的中共领导人却没有明确回答中国的改革向何处去的问题。鉴于今年早些时候,在北京西郊举行的所谓“新西山会议”上,党内改革与反对改革的两派争论得非常厉害,甚至已把问题提到要不要实行多党体制的层面上来,最高领导层的含糊其词就更显得异乎寻常。德国外交政策协会主席,中国问题专家桑特施耐德教授分析指出:
    
     “《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之所以言之无物,主要因为它必须代表党内不同派别能达成的最小妥协。中国的政治领导层在面对要不要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上,做法上依旧非常传统,而中国现存政治体制在另一方面又很难适应这个国家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产生的各种社会经济的巨大冲突。所以,一定要等到权力斗争结束了,各种政治立场明确了的时候,我们才能期待明年即将举行的党代会推出一个共同的党的纲领。”
    
     换言之,现在发自最高领导层的信息,虽然带有要平息各派争论的信号,但在内容上,中共党内各派,却非但不会停止争论,反而会在幕后加紧权力斗争,力争在未来党代会上,最大限度地贯彻自己的立场。其中,被人称为马克思主义新左派的立场,在现在发表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里,得到了明显体现。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所副所长房宁教授,以最近中国东北国有制药企业被卖,之后不久就出现造成数十人死亡的事件,提出新左派的对现行改革的严厉批评:
    
     “近期对改革有一个争论。最重要的一个要注意的是:不存在要不要搞市场经济这个方向的问题了。现在的问题:你再搞市场经济也不可能没有国有经济。新一轮的改革,东北地区推进得非常快速的,在我看来也都有些问题。用一种行政命令的方式,来推动市场的改制,本来是很好的企业,结果就非逼着把他卖掉,然后就用所谓的市场经济的手段,来管理这样特殊的比如制药企业,结果就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
    
     事实上,围绕《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发表,官方媒体也谨慎地展开对国家与共产党应该在经济体制改革中起什么作用的讨论。官方新华社刊载湖南某市恢复党政第一把手由同一个人承担的做法,认为这是精简机构的行政改革成功的经验,就是这样的讨论的一个例子。在代表自由派意见的旅美学者程晓农看来,这样的信号在政治上非但不意味着改革,而且意味着倒退:“我想这是中共十六大以来,取得的一种政治上的认知,那就是所谓要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加强严密的政治控制。所以,实际上它是在中共十三大已经通过的关于实行党政分离的原则基础上,明确地往后倒退,退回到十三大以前。”政治上恢复党政一家,对中国市场改革意味着什么,代表左派的房宁教授说得很明白:
    
     “实际上,党政很难分离。确实是:国家还应该拥有一定的所有权,支配权,这个也是保障胡锦涛所说的要全体人民共同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如果这个东西都是老板的,你怎么让他共享这个成果呀?所以我认为国家还应该直接的拥有和支配一些重大的国有资产,包括经营性的和非经营性的。政府要对市场经济进行调控,甚至可以说驾驭这个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那还是要强调社会的公平性,不光是机会均等,也有一个结果的均等的问题。”
    
     不管现在中共党内各派如何争论,也不管事实上最高领导层如何无力弹压这样的争论,在德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桑特施耐德教授看来,领导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这个经济上崛起的大国的中国共产党,在有一点上的确是会坚持下去,决不动摇的:“党要坚持自己的权力,坚持自己主导中国命运的权力。党同时却不能不认识到:只有改变现存政治结构,以适应变化了的现实,中国才能长治久安。而这一点正好是中国的这个执政党自己给自己掘出来的一个陷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改革最困难的地方是垄断的国企
  • 中国改革遭遇左派狙击
  • 吴敬琏坦言中国改革四大缺陷
  • 吴敬琏坦言中国改革四大缺陷 呼吁认真反思过去
  • 朱中原:主流经济学家与中国改革
  • 亚洲周刊: 官僚垄断的中国改革
  • 《中国改革》杂志盛赞胡耀邦三大功绩
  • 中国改革高层论坛开幕
  • 《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编委会:痛悼紫阳,呼唤良心
  • 传媒严冬?支持温总理的《中国改革》农村版停刊
  • 《中国改革》农村版被迫停刊
  • 打赢《中国改革杂志》官司的浦志强(图)
  • 《中国改革》前记者赵岩疑泄江泽民请辞遭拘
  • 美议员:六四悲剧驱动中国改革
  • 纽约时报:中国改革派人士公开要求审查颠覆国家罪释放杜导斌
  • 仲大军:整个中国改革的过程是个“洗钱”的过程!
  • 中国改革:一场波浪不惊的和平演变/张建
  • 焦国标:日美有力推动中国改革
  • 张维迎:理性思考中国改革
  • 中国改革正陷入危险的下沉螺旋/乔新生
  • 中国改革20年之主要“成绩”!/单枪匹马
  • 忧思与展望:中国改革向何处去?
  • 中国改革需要“饿先生”与“恶先生”
  • 孙立平:平民主义与中国改革(图)
  • 柳同:邓小平是中国改革最坏的总设计师
  • 以殖民地经验误导中国改革
  • 姚中秋:温家宝寂寞无援 中国改革走入死胡同
  • 冼岩:为什么中国改革需要政府主导?
  • 东方明月:中国改革各阶段及现状分析
  • 温铁军:为《中国改革》农村版关闭而作
  • 吴敬琏:中国改革将陷入权贵资本主义泥坑
  • 浦志强:中国改革胜诉案判决简析
  • 横眉: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进步,正说明中共的失败!
  • 中国改革干什么?(之4)/巩胜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