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6年6月08日)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多少年前,我被枪击中 (博讯 boxun.com)

    在我的胸口血流如注
    共和国的天空电闪雷鸣后
    萧杀的大地开始长夜漫漫
    
    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在屈辱中偷生悄悄舔自己的伤口
    破帽遮颜我躲避一切管状之物
    我听到枪声依然不断振聋发聩
    
    我以自己的枪伤为羞
    多少年来我无法面对自己
    呱噪的声音不由我不细别
    我和共和国终究由历史走向未来
    
    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能够坦诚地面对却迟迟到今天
    劝收起对着同胞的枪吧
    或者我们的肋骨将枪管抵断
    
    我们一次次地希望和失望
    悲哀的中国追赶文明多少年了
    为了萧杀的家园不再恐惧和流血
    我以带伤的胸口走向祖国的卫士
    
    2006-06-0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 槟郎:生与死之间有多远
  • 槟郎:声援巴黎三月风暴
  • 槟郎:想念皇上的日子里
  • 槟郎:悼念我的网络情人
  • 槟郎:台湾,大陆妈的儿子
  • 槟郎:救救我们的工厂
  • 槟郎: 小舅死在那儿——答曹征路
  • 槟郎:祖国,请饿我一天
  • 槟郎:有一个阶级
  • 槟郎:致新兴的阶级
  • 槟郎:唱支山歌给党听—答朋友
  • 槟郎:今天我们死去—纪念死者而作
  • 槟郎:悼刘宾雁先生
  • 槟郎:太石村在落泪
  • 槟郎:王斌余,我把你写成诗
  • 槟郎:作为鲁迅左派的胡风——献给尊敬的王晓明先生
  • 槟郎:韩国劳工阶级解放之路
  • 流星雨: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 关于萨达姆被捕写给左派槟郎先生的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