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出现首宗记者控告政府侵犯採访权案
(博讯2006年6月04日)
    
    (中央社记者林于国香港三日电)中共上海市委机关报「解放日报」记者马骋,不满上海城市规划管理局多次拒绝採访申请,日前以「政府资讯不公开」为由控告规划局,案件已获法院受理。据报导,这是中国首宗记者控告政府部门侵犯新闻採访权的案件。
     (博讯 boxun.com)

    
    马骋指摘一些部门违法限制新闻採访,甚至将书面採访申请当作信访处理。据香港「明报」报导,他说,最后的宣判结果并不重要,关键是要让有关部门重视记者的新闻採访权。
    
    
    马骋在今年四月十八日向上海市规划局传真採访提纲,但该局不答复。四月二十三又以掛号信向规划局递送书面採访申请,请按照「上海市政府资讯公开规定」提供应当公开的政府资讯,再次遭到拒绝。
    
    
    报导说,马骋在行政诉讼状中指出,依规定,政府部门对与经济、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相关政府资讯,应主动公开或因应有人申请而公开﹔上述规定还制定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代表各级政府向社会发佈资讯﹔对记者的採访申请,政府部门也应依申请而公开政府资讯。马骋要求法院判决上海市规划局按照规定提供他所申请应当公开的政府资讯。
    
    
    另外,马骋在致中国记协的信中说,近几年他在採访工作中经常遭政府部门拒绝,一些部门限制新闻採访,使记者无法行使正当採访权,个别政府部门甚至将他的书面採访申请当作信访处理。
    
    
    上海復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黄瑚表示,马骋以公民身份控告政府部门资讯不公开是可行的,但他以记者身份控告政府侵犯新闻採访权,则无法可依,因为国内外都没有明确有关新闻採访权的规定,政府部门也没有法律义务一定要接受记者採访,「政府资讯公开的对象是公民,这并不意味政府部门有向媒体和记者公开资讯的义务」。
    
    
    传媒人士指出,媒体不是公民的代议机关,记者不是公众的法定代理人。在获取政务资讯的条件上,记者并不比一般公民拥有优先权,只不过职业特点要求其必须关注政务,但採访行为亦并非执行国家公务。因此,在採访被拒时,媒体无权以原告身份提出控告。即使胜诉,法院也不会判将政务资讯提供给其所属媒体。
    
    
    马骋表示,自己在诉讼中主要要求资讯公开,并未强调新闻记者的採访权,但这是「寻求新闻採访权司法救济的一次尝试」。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鲍彤“六四”答法国解放报记者问
  • 记者无国界呼吁释放人权活动家郭起真 停止迫害刘水、熊忠俊
  • 快讯:《百姓》记者采访泗洪事件遭公安恐吓
  • 胡锦涛接受上合组织成员国记者联合采访(全文)
  • 金堂教师罢课仅要回56元,电视台记者被解职
  • 香港记者深圳被殴 市长震怒迅捕五人(图)
  • 记者航拍北京浮尘情况(图)
  • 农民状告财政局后 媒体记者擅代原告“道歉”
  • 保护记者委员会发表中国被隐藏的动荡(图)
  • 记者无国界:以新闻审查和镇压面对文革四十周年
  • 涉嫌敲诈 4中国记者被捕(图)
  • 4起报社记者站记者涉嫌敲诈
  • 北京记者采访遭村干部率众围殴
  • 破解中国传媒驻地记者站困惑之谜/易文
  • 湖南将审判揭发腐败县委书记记者阳小青(图)
  • 中国记者阳小青一案即日开庭
  • 央视记者在长沙遭群殴(图)
  • 无国界记者:中国是民主机体上的“毒瘤”(图)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 记者无话可说的背后—为五月三日世界新闻自由日而作
  • 刘晓波: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 成都记者诉鲜琦名誉侵权案庭审目击
  • 昝爱宗:请人民日报华盛顿记者唐勇拿出点勇气
  • 记者与妓者的区别——有感于巩献田教授的愤怒/云淡水暖
  • 《南方周末》记者的职业道德那里去了?/北京大学教授巩献田
  • 任不寐:关于维权人士绝食事件答记者问
  • 国际组织:抗议内地迫害记者
  • 泣血中国记者,我们是为名利奔波的小马仔
  • 无耻的记者,恶心的拍马
  • 新华社记者,请不要为恐怖分子张目
  • 矿难:新华社记者不敢说出来的东西
  • 张英:当博讯记者做博讯人
  • 云飞扬:我也是一名自豪的博讯记者
  • 黄琦:祝贺记者无疆界获得欧洲议会2005年萨哈洛夫奖
  • 焦国标:关于李文政记者和王名教授
  • 矿难来了假记者-社会最丑陋、最黑暗、最荒谬的一幕
  • 郭国汀: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忆青春谈师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