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可怕的丛林规则:赢家通吃,弱家被通吃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5月23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博讯 boxun.com)

    谁是真正的强者,谁是真正的弱者,往往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平时我们看到招摇过市的汽车,闯红灯,响着警笛,却又不是警车的,我们只能理解车上坐着的是当官的,或者是有特权的。他们喜欢这样招摇,这样公事公办。否则,他若是一般老百姓心理,又不是警车,何必装警灯、拉警笛呢?
    前不久,我去了几个沿海县城,看他们几位领导乘坐的公车车牌号,就知道他们的官职有多大。首先是县委书记,肯定是这个县里权力最大的人,他的车牌号只能是 0001(后四位)。县长,二号人物,就是0002,然后就是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依次类推,随着车牌号上的数字慢慢变大,他的权力也就越小。这是官场上的规律,虽然他们当领导的未必承认这是特权,但至少他们心理平衡,会认为这是至高荣誉,是不花钱的政治待遇。
    
    再看有钱人,自然在当官的面前不能称老大,但他们也可以有豪情,比如他们的车牌号可以是88888,也可以是66666,是99999。总之,当掌权者可以用权力换来至高荣誉的时候,他们当老板的,也可以用金钱换来与特权相呼应的另一种至高荣誉、政治待遇。
    
    除了汽车的车牌号,还有电话号码,都处处可见特权的痕迹。最近,网上流传过东北某市公安局领导的电话号码,比如局政委的手机号码就是 13x29500002,个人的电话就是6280888;局政治部主任就是13x29500009,个人的电话就是4688828。通过这些电话号码的数字可见,局长肯定是00001,局政治部主任肯定是在领导班子中位于第9位。其手机号码显示权力,而个人固定电话则显示出财富,否则他们就不会特选有那么多的8888。他们要权,又要钱,要双赢。
    
    特权,往往罩着特别的光环,似乎他们已经成为这个社会主流一员,已经成为这个社会最幸福的人。可当他们一旦被夺去特权,光环一一脱落,他们却难以找到平民百姓的快乐。事实上,由此引发的问题就是社会如何实现公义的问题。
    
    至于民怨沸腾的问题,已经不是什么新问题了,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就已经提到这个词。今天,北京也注意到了这一问题。5月22日,正在北京访问的德国女总理默克尔,除与国家领导人胡、温会谈外,还在北京的德国驻华大使馆会见了关注中国三农问题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作者陈桂棣与吴春桃夫妇。陈桂棣说,默克尔很想听一听农民的声音,她想知道实情。而当天获邀请与默克尔见面的维权人士一共有4人,除了陈桂棣夫妇外,另外两人是韩会敏及魏伟。韩会敏成立了打工妹组织,专门协会外来打工妹,魏伟则专门协助农民工,且成立了“小小鸟”维权组织。
    
    不光中国政府承认农民是弱势群体,德国总理也是这样认为的。陈桂棣提到,中国农村还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其它问题,如改革土地产权制度、改善农民工待遇、落实农村义务教育以及建立医保体系等等。认为这是一个长远而复杂的课题,只能循序渐进。
    
    2004 年春天,陈桂棣夫妇所著的报告文学《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同时纯文学杂志《当代》全文发表。该书真名实姓地道出了安徽阜阳地区一些贪官污吏滥用职权、对农民敲骨吸髓的丑陋黑幕,为此他们夫妇还被安徽阜阳市临泉县官员以侵犯名誉权为名告上阜阳市的法庭,北京著名律师浦志强亲自出马为陈桂棣出庭辩护,目前官司还未了结。该书出版后,在国内外引起广大反响,价格低廉、制作甚至很粗糙的盗版书籍在北京等大城市可以随意买到。2004年 10月,该书荣获德国牵头主办的尤里西斯国际报导文学首奖,陈桂棣与吴春桃夫妇还前往柏林领奖。
    
    陈桂棣夫妇只是安徽省合肥市文联的普通作家,文联也是清水衙门,毫无特权,但由于这两位作家出版了畅销书《中国农民调查》,谁能说他们是弱者,而不是强者呢?
    
    以往,我们都说大学生是知识分子,是天之娇子,可现在教育部高校学生司负责人发话了,认为应把大学生定位为普通劳动者。他这样说:“大众化时代的大学生不能再自诩为社会的精英,要怀着一个普通劳动者的心态和定位去参与就业选择和就业竞争。这需要广大毕业生尤其是家长更新就业观念,调整就业期望。”这里,我们就看到网络显示出互动的好处了,有人这样跟着问一句:你愿意你的子女做普通劳动者吗?
    
    是的,我们大众最喜欢看领导人的家庭故事,就想知道他们的子女到底是干什么职业的,有没有普通劳动者呢?虽然教育部高校学生司负责人“奉劝”广大家长转变观念。但就有人觉得教育部的这位领导站着说话不腰痛,因为依据常理,这位领导不会愿意自己的子女当个蓝领工人。大量事例可以证明,官员的子女往往可以安插到好的单位。笔者比较熟知的是,七十年代,笔者家乡所在的安徽乡镇,乡镇级别的领导多半是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学校当老师,然后通过学校调入党委政府部门,或吃财政的事业单位,如最好的单位就是供销社、教办室等,企业就是国营的化肥厂、机械厂等。八十年代,领导的子女就是进当地最好的工厂,就是自己开公司。到了九十年代就是出国,留学,当官,经商,似乎有了权力背景,赢家处处通吃,几乎没有什么权力做不到的事情了。
    
    看官场的特权无所不至,以及当前大学生面临出了校门就失业的现实面前,人们不能不明白,现在年轻人不是不愿做普通劳动者,就是当普通劳动者也是人满为患,竞争激烈。
    
    赢家处处通吃,弱家被通吃,这是非常可怕的丛林规则,不但使社会失去公义,还有可能使这个社会陷入一个可怕的极端:社会矛盾激化,产生暴力;权力又使用暴力来解决社会矛盾,最后以暴制暴,社会动荡。期望我们能够避免这一天的出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请余杰向布什带个话"神爱美国同样爱中国"
  • 昝爱宗:如此“劳工神圣”:北京工头让农民工吃剩菜
  • 昝爱宗:程益中走后,《新京报》编辑挨整
  • 昝爱宗:出于责任心,14年后俺终于告诉你一句实话
  • 昝爱宗万科博客“帐号已被禁止”
  • 昝爱宗:武大美学博士炮轰流行文化的“美学暴力”
  • 昝爱宗:政府有钱埋单,岂不用净花光?
  • 昝爱宗:替美学博士吴志翔谴责那些不付稿费的不良报刊
  • 昝爱宗:只准孩子们姓“党”姓“国”的背后
  • 公安派出所到昝爱宗安徽原籍调查
  • 昝爱宗:鸡去狗来,我们期待大吉还是继续苟活?
  • 昝爱宗:小议李瑞环捐出五十万
  • 昝爱宗: 为32岁刘小兰遭商场众保安打死志哀
  • 昝爱宗:与高智晟律师简单通话
  • 昝爱宗:金正日访华是“半吊子工程”
  • 昝爱宗:中央电视台,请别为“中央”丢脸
  • 昝爱宗:浙江高官史久武到底是死给谁看的?
  • 昝爱宗:声援余杰:迫害公义的人你们为自己酿造苦酒
  • 昝爱宗:反动大学以学生为敌!--南京教育当局谋划2005年版“四一二”事件
  • 昝爱宗:用“鸵鸟心态”维持现状太危险- 兼与龙应台女士交流
  • 昝爱宗:恶搞与被恶搞的意大利总理
  • 昝爱宗:周叶中能否把说不清楚的事情说清楚
  • 昝爱宗:中共如何不“培养”下一代
  • 昝爱宗:程益中走后,《新京报》不懂双赢
  • 昝爱宗:用“鸵鸟心态”维持现状太危险
  • 昝爱宗:为3月9日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
  • 昝爱宗:阳光政权让“例外”少一些
  • 昝爱宗:米洛舍维奇一生中了专制和暴力大多的毒
  • 昝爱宗:可惜国务院已经内定白岩松代表CCTV向温家宝提问
  • 昝爱宗:请人民日报华盛顿记者唐勇拿出点勇气
  • 昝爱宗:中国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是盲流
  • 昝爱宗:元凶必须承担责任
  • 昝爱宗:全国“两会”期间致中央政府总理的公民建议
  • 昝爱宗:赵勇被扫出团中央大门,不是下放是败逃
  • 昝爱宗:鱼有没有“鱼权”或鱼类的自然法则
  • 胡启立和周强成为两种不同的人/昝爱宗
  • 昝爱宗:“冰点”变污点,意味中国倒退三十年
  • 昝爱宗投诉:盗贼将我老家藏书及财物洗劫一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