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络基督使团网:综述:余杰出国与马文清被捕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2006年5月12日)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综述:余杰出国与马文清被捕 (博讯 boxun.com)

    日期:
    2006, 五月 9 - 23:00
    新闻内容:
    余杰出国与马文清被捕
    中国政府的“文攻武卫”
    
    5月1号,应美国有关方面邀请,作家余杰、成都大学法学讲师王怡、北京律师李柏光和维权人士郭飞熊前往美国参加了库哈德逊研究所有关中国的论坛,并访问美国国会,会见部分议员,就中国宗教自由、公民维权运动、法律制度等问题进行了介绍。
    
    据悉,美国方面其实一共邀请了七人,除余杰、王怡、李柏光和郭飞熊外,还包括律师张星水以及法学博士范亚峰等人。但最终只有四人成行。此次受邀的七名人士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共同点,就是他们的身份都是基督徒。
    
    这些身份敏感人士的成功出访,加上中国官方教会最近在美国大张旗鼓举行的圣经事工展大受好评,以及中国和梵蒂冈之间微妙、困难、反复但是总体上在改观的外交关系,这一切似乎体现出中国政府在宗教事务政策方面的某些调整。官方宗教人士的大热上镜以及民间法律人基督徒的获准海外发言,似乎表明中国政府希望以更开明的姿态出现在世界面前;中国正在向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传达一个温和的信息,自己愿意对公民的宗教信仰问题采取越来越宽容和尊重的态度。
    
    与此同时,民间一些信息显示,中国地方政府对于家庭教会的迫害仍在没有停止。在这些以“打击邪教”和“禁止跨地区聚会”为名义而开展的警方突击行动中,充满了种种违法、粗暴、酷刑和对女性的人身侮辱行为,地方政府人员在面对那些乡下手无寸铁的基督徒百姓时,肆意滥用手中的公权和暴力,毫无顾忌地践踏公民的信仰自由和人身权利,显示出一种由绝对权力地位所导致的绝对权力腐败的可怕现象。
    
    据陈永苗《河南省3.13家庭教会迫害案件调查报告》称,今年3月13日,在河南温县祥云镇张寺村71岁老人马文清家里,因各种亲戚关系,来自北京房山、江苏徐州,河北诼州、河南洛阳、信阳、洑阳、三门峡以及焦作本地区几个县的基督徒聚集在一起纪念基督教最重要的复活节。却在聚会结束之后遭到公安机关的包围和抓捕。部分信徒在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和自身合法人身权益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之下被扣押和审讯,很多人在审讯过程中被毒打和折磨,女信徒被脱光衣服侮辱。信徒家中的一些证件财物被搜查没收,部分人被处以数千元的罚款后释放,但是没有出具任何罚款收据,也没有释放证明,由此被扣押的事实也就不存在。另外一些人则被处以劳教。
    
    2004年美国记者艾克曼的著作《耶稣在北京》的一个论点曾引起很大的注意。他说再过二、三十年,大概到2030年左右,中国大陆的基督徒可能要达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阿克曼预期中国未来会成为一个基督教国家。宗教信仰问题一直是中国政府统战工作中的重点问题。政府对于宗教一直采取容忍、利用和遏制、打压相结合的政策,只是随着具体境况和需要的不同而在容忍、利用和遏制、打压之间游移。近年来基督教的发展让政府感到了新的挑战。
    
    总体看,目前中国政府对于基督教采取的是外松内紧,“文攻武卫”的政策。基督徒人数的大大增多,基督教在社会上影响力的增加,单纯全面压制的成本太大,而利用的上升空间还有很多。在“建设和谐社会”的总体社会发展目标之下,在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国内社会安定,国际交往顺畅的现实局面之下,基督教对于政府而言还是一个可以好好利用的社会力量。对于政府而言,问题的关键就是尽力获得对中国基督教发展方向和方式的控制权:一方面,大力扶持官方教会,并宽容民间相对温和的知识分子基督徒人士,容忍规模和行动都相对更容易控制的城市家庭教会,以淡化基督徒在社会公共领生活域内的冲突和对抗意识;另一方面,继续限制家庭教会的规模和联合,要求家庭教会登记,从法律上剥夺非登记教会聚会和接受奉献的权利。在较小社会成本的情况下则对个别没有社会公共言说渠道和非暴力反抗能力的家庭教会采取暴力执法手段予以打压。
    
    中国政府对于基督教既要利用又要遏制的政策,明里支持暗地里不信任的心态,导致了一个很具有反合性的现象,那就是在余杰等人得以成行,可以在美国的国会上抨击胡温政府的同时,一个和他们相比完全不具备任何社会性和国际性杀伤力的、71岁的农村基督徒马文清却被投入了大牢。
    文/CCIMNEWS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