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钦州市五月二日有一百多人报名参加绝食
(博讯2006年5月06日)
    
    高智晟一家五月二日出游记
     (博讯 boxun.com)

     ◆五月二日,高智晟律师,焦国标教授以及滕彪博士三家人利用假期到北京近郊怀柔旅游区度假。放松长期以来的重重压力。
    
     ◆高律师讲到这次出游,当局仍然动用了大批的特务以及六辆车跟踪,但从情况来看似乎开始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迹象发生。
    
     高智晟:我现在正和焦国标教授、滕彪博士在这儿品尝着农家风味,以及三块钱一瓶的啤酒味。我们大家在一起旅游,享受着“一级安全护卫”。三米之外,我的“警卫”虎视耽耽。我们现在(北京)怀柔的百泉山,到这里的交通状况非常恶劣,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开了四个小时。
    
     记者:是因为过节出来的人多吗?
    
     高智晟:对,出来的人多。我在路上还在发牢骚,我说,去年来这里路上是这样的状况,今年还是这样。我说,如果真是一个民意社会的话,那这样的官员至少应该从现在的位置上下来。
    
     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叫朱家屯(音)的地方。在路上六辆车子执行着对我的“护卫任务”。刚出来时是四辆车,后来又增加了一辆河北和一辆天津的车。我估计看到我和焦国标在一起,他们请求地方支援,以加强“护卫”力量。
    
     记者:准备住几天呢?
    
     高智晟:现在看来,这里实在没什么好玩的,可能明天就换一个地方。那些特务这次跟我们到这儿来,乘机旅游。六个车到这儿后,其中五个车就迅速跑掉,旅游去了,只有一辆车四个人留在这儿看着我。
    
     ◆早晨出门前,高律师还利用与邻居攀谈的机会,同他们讲真象──
    
     高智晟:今天早晨我夫人出去买菜,一下楼,看到一群便衣黑压压的。他们不知道我们早晨什么时候动身,因此六点半就在楼下等着了。夫人回来说,哎哟,看今天这阵势,他们恐怕不会让咱们出去了。我说,你放心,跟着我走就行了。她说怎么来了那么多。我说你放心,保证没有问题。
    
     今天临动身前,夫人出去买吃的,我在那儿收拾车子的时候,围过来一群我们小区里的邻居问,他们(便衣)到底要干么呀?每天围这么多,感觉到莫明其妙。其中有些人说,我们就感觉到这群人好象精神失常一样,你到底做什么了?我说前阶段,我给小区里很多人都已经发了有关真相资料。他们说那我们看了也没什么呀,也不应该这样对付你呀。我说,你看了没什么,那中共看了就要它的命,它就觉得是在要它的命。因为你说真话,而且是在不怕它的前提下说真话。它允许你的基本条件就是,第一,你必须怕我;第二,你别说真话。否则就是要它的命吗!
    
     ◆假日中,广西钦州市的代表与高律师联系表示将有超过百人即日起参加高律师的维权绝食──
    
     高智晟:广西钦州市今天有一百多人报名参加绝食。他们说,我们实在是活不下去了,没有出路,我们愿意参加你的绝食维权。我告诉他们,不是我的绝食维权,而是咱们的绝食维权。
    
     他们是一百人自己接力绝食,并会把接力绝食的情况发表到网上。
    
     ◆高律师还讲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的人权团体邀请他参加年会,但均被中共当局阻拦──
    
     高智晟:现在,中共限制我出国。美国有一个涉及宗教自由的话题,它邀请了三个人,郭飞雄、余杰和我。他们两个人的邀请函都收到了,唯独我的还有没收到。而且上次德国人权组织那次会议给我的(邀请)函,寄出来的时候,还特别给德国驻中国大使馆打了招呼,让收到后,帮助高律师就有关环节进行协调。德国使馆还打电话问我收到没有,并说早该收到了。我说没有收到,它不会让我收到。
    
     记者:您是从哪儿得到的信息中共现在不让您出去呢,还是您看这些事情发生判断出来的?
    
     高智晟:我看到这些事情发生以后,做出的判断。一个是我去年12月去办护照它不给我办;一个是德国的这个信函,应该是被扣留了;另外一个就是这次美国的邀请函,同时寄出来三封,两个人都收到了,一个人没收到,就我没收到。
    
     记者:您认为中共不让您出去的目的是什么呢?
    
     高智晟:走到哪里我都会揭露它的黑暗,因为其他人可能还考虑有所保留,而我不会给它留什么余地。
    
     记者:按说象您这样敢说的人,它可能还愿意让您出去,省得在国内麻烦。
    
     高智晟:不。它要让我出去,不让我回来,这是很荒唐的啊。而且我这种个性,它要不让我回来,我也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它们就让)你干脆就别出去。
    
     ◆焦国标教授也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
    
     记者:和高律师几家人出来旅游,后面跟着这么多特务,目前是什么感受呢?
    
     焦国标:中国的人很多啊,有更多的时候,比如王府井大街呀什么的,比他们(特务)的人还多。所以说没什么感觉,不会增加我们的紧张,就把他们当着普通的中国人就是了。也不担心,也不害怕,也不在意。
    
     记者:你们现在跟高律师接触会有什么麻烦吗?
    
     焦国标:没什么麻烦。
    
     记者:在维权方面,您跟高律师一起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新的计划呢?
    
     焦国标:我们现在考虑就是能够尽可能的有一些更有效的推动吧,考虑一个办法,考虑一个支点,考虑一个推动的地方。
    
     ◆滕彪博士也表示目前维权运动没有海外人士的支持是非常困难的,中国未来的发展取决于每个人的选择──
    
     记者:您今天也是全家人跟高律师然后还有焦国标三家人……
    
     滕彪:对,我们一块儿放假出来玩玩儿。
    
     记者:现在有没有精神压力呢,现在看到高律师他还是这样被长期的跟踪啊?
    
     滕彪:都习惯了吧。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吧。现在应该是中国比较关键的一个阶段,中国未来的发展将更多的取决于我们现在每个人的选择。国外对中国的关注和帮助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外界的支援,国内的维权会非常非常艰难。所以应该感谢能够自由报导和接收信息的所有那些关注中国问题的人。
    
     (以上是根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许琳采访报道整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钦州麦祥晓是如何损失70多万的
  • 三四百司机及其家属到钦州市政中心抗议
  • 广西钦州发生水源污染 全城断水17小时(图)
  • 广西钦州戚钦宏绝食声明/老戚
  • 钦州的甘地/老戚
  • 纵身跃下钦州江的工头/老戚
  • 钦州公路限速20公里是否为了抢钱?/老戚
  • 《钦州日报》别把钦州人民当“白痴”/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