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另一视角看“天价医疗费”
(博讯2006年5月03日)
    
    去年12月15日大陆传媒曾以《天价医药费是如何被吞噬的》为题,报道哈尔滨医大二院为治疗多功能脏器衰竭患者翁文辉,两个月时间花费142万元住院费用,另有400万元外购药品,最后患者回天乏术,引起家属极大不满,予以曝光。此后又发表了《天价医疗费事件追踪》,至今一直引起人们关注并对中国大陆的医患关系感到困惑。经过有关方面的调查,从另一视角揭示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请看调查之一:
    
    ICU 67日救治
      翁文辉,75岁,2005年5月16日入住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高干病房,6月1日转入ICU病房,8月6日因抢救无效去世。 
    
     2005年6月1日,哈医大二院的心外ICU病房,迎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这位病人来自位于住院二部的高干病房。当天的转科过程,盛况空前。两栋楼之间仅200米长的小路上,加长的林肯高档轿车和数辆奔驰、奥迪车,分别把路口封锁。几十名身穿统一制服的保安站在从高干病房到ICU大门的两侧,以清出道路。病人抬入急救车后,一路无阻地进入了ICU病房。数百人目睹了这场盛大的转科场面。 
    
     在老人去世后三个月,其长子翁强诉诸媒体。然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翁强只是简单表示父亲身患“皮外T细胞淋巴瘤,长在右大腿上,最初只有绿豆粒大小”;并称其父在5月21日化疗之前,“各项身体检查结果都比较正常”。于是有报道称:“翁文辉在家人陪同下,自己独立走进医院,却再也没能走出这扇大门。”事实上,翁老先生在转入哈医大二院ICU之前,已发现淋巴瘤一年有余,并曾在哈医大附属肿瘤医院治疗了两个月,病情相当严重。
    
    哈医大二院ICU病房主任于玲范,最初并不同意病人转入。理由是心外ICU“缺乏对这种晚期肿瘤患者、尤其是伴有这种危重症的治疗经验,可以说从来就没治过。而且肿瘤晚期的患者也不是ICU的适应症”。然而,最终是翁强所请专家的意见发挥了作用。6月1日凌晨2点,北京专家打电话给哈医大二院的医务科副科长王景璐,建议将翁文辉转入心外ICU监护病房。  

超级会诊队伍
    
      翁老先生得到了一般人望尘莫及的治疗待遇——由全国顶级专家为其会诊和制定治疗方案。从6月1日到8月6日,67天里共有20多位来自北京和哈尔滨的专家进行了100多次会诊。“翁文辉那儿是ICU的一个小特区。”一位接近卫生部调查组的权威人士如是说。在只有12张病床的ICU中,翁老先生占据了仅有的两单间之一,并且得到了一般人望尘莫及的治疗待遇——由全国顶级专家为其会诊和制订治疗方案。  
    
    住进ICU的当天下午,即进行了首次会诊,包括三名外请专家——朝阳医院的院长王辰、呼吸科ICU主任曹志新,以及护理部主任李春燕。在家属在场的情况下,由王辰全面分析病情和预后。 
    
     于玲范在其书面材料中记录了当天的会诊结果:“专家们制定了一系列详细的诊疗计划,包括各种辅助检查项目、频率及意义和各药品的使用方法、副作用及观察指标,我科迅速组成抢救治疗护理小组,派一名主治医生、两名住院医生专门负责该病人,贯彻执行北京专家的治疗意见,护士每天有四到六人负责全面护理。” 
    
     此后,从6月1日到8月6日,在67天里共有20多位来自北京和哈尔滨的专家在哈医大二院对翁老先生进行了100多次会诊。根据于玲范的书面材料,其中大会诊就达27次,电话会诊25次。当地知情人不止一次表示,即使是黑龙江省级干部,往昔亦从未有此待遇。会诊极为细致和具体。病程记录显示,专家不仅给出了治疗方案,还对于采用何种药物、用法和用量等给出具体意见。  
    
    其中,王辰等专家多次前来会诊。全国危重症专家、朝阳医院外科ICU主任陈惠德更长驻哈尔滨,组织、主持病人的抢救工作;不仅调去科里的其他大夫,还带上了ICU护士长和护士。翁文辉主治医师王雪原于9月5日递交哈医大二院调查组的说明材料更显示,从7月10日至8月6日,陈惠德长驻哈尔滨近月,直到翁老先生去世。 
    
     在于玲范的书面材料中,对翁文辉的治疗团队被称为“两院医护人员组成的抢救小组”,其中陈惠德任组长。病程记录显示,翁老先生的主要治疗,均系外请会诊专家诊断、制订治疗方案并且具体指挥治疗,本院医生执行和在医嘱上签字。  
    
    就哈医大二院心外ICU而言,这无疑是一种违规做法。然而,以患者家属之“神通”,会诊阵容之空前,一种无形的压力使这种违规现象在当时显得理所当然。 

 钱权背景虚实  
    
    能够请动数量如此之多的专家会诊并长驻哈尔滨帮助治疗,已非钱财或者私交能够办到。于玲范在书面材料中用“诚惶诚恐”来形容接收翁老先生时的感觉。其转院时候的气势,令所有参加病人抢救的医护人员格外精心,格外谨慎,唯恐出错。而诸多“明星级”专家的到来,更证实了翁强的“能量”。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在接受采访时提及,翁强自称为父治病前后耗资近千万元,其中包括外请专家的巨额费用;在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翁强一方面强烈否认自己要求专家会诊,随后却又承认自己曾带去北京的医护人员,并表示这些人的劳务费,不比“明星”的出场费低;在接受某报采访时,他对此又一口否认,称“专家会诊当然是ICU自己提出来的要求,我出钱去办。那些人都是于玲范定的,给我一个名单,我都不认识”。  
    
    在许多人看来,能够请动数量如此之多的专家会诊,并长驻哈尔滨帮助治疗,已非钱财或者私交能够办到。在哈尔滨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是:翁家有很深的“高官背景”。  
    
    翁强与政界人物的联系究竟如何?自不待言。但翁强显然很乐于显示他的背景。据去过翁强家的记者称,翁强家在北京郊区著名的别墅区,是一幢三层的独栋别墅,内部装修豪华。家里显眼地挂着翁强与一些政界人士的合影,但大都为已退居二线的人物,且合影多在公开场合。 
    
     据大陆传媒透露,在翁老先生从哈医大肿瘤医院转出时,翁强也曾考虑过选择入住哈医大一院。该院高干病房的一位大夫对记者说:“他的口气大得很,一开口就要包下一层楼。”当院方表示床位无法满足这样的要求后,翁强又提出要包下几间省部级干部病房,也遭到拒绝。“他说,那好,我找北京领导。”这位大夫对翁强的傲慢态度颇为反感:“为什么正常的医疗活动,还要请示中央领导?” 
    
     即使面对媒体记者,翁强也喜欢显示自己的财势。有一次,他甚至向一位记者提出要出年薪100万,让他为其工作。记者未被收买。  

翁文辉终于不治  
    
    时至今日回望事件全程,翁老先生在ICU的67天,几乎是一场所有医生倾尽全力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比赛;但所有医生都明白,这几乎是一场“必输的比赛”。2005年6月7日,北京朝阳医院外科ICU主任陈惠德赴哈医大二院会诊,认为抢救意义不大。病程记录显示,陈在向家属交代病情时表示:病人已是疾病晚期,基础差,年龄大,化疗后状态差;如果是单纯肺感染,可以有希望,但还有腹水,“这个治疗可能本身要命,治疗不治疗结果一样。” 
    
     尽管陈主任有言在先,患者家属仍然强烈要求“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抢救。据于玲范的书面材料,此后陈惠德带领医护人员组织抢救,到6月9日病人病情出现好转。但此时陈也没有改变其判断。  
    
    至7月4日,病情再度恶化。当天病情通知书显示,会诊时,朝阳医院院长王辰、血液科副主任陈文明,哈医大二院肿瘤内科主任徐玉清和心外科病房主任于玲范一致认为,病人已无法承受化疗。通知书称,“总的来说,患者这几天病情进展太块,很有可能急剧恶化。即使调整治疗方案,也不能排除感染控制不住发热,病情急转直下,上述病情向家属交代,让家属有心理准备,病情很有可能在这几天恶化。”通知书还强调了由于药物调整,住院费用将增加,请病人配合。 
    
     于玲范还在其书面材料中透露,王辰、陈惠德、李春燕在此前后也曾多次用自己亲人患病后,采取的人性化措施为家属现身说法,表示目前的费用太高,代价太大,病人的寿命已经在论小时论天数,建议采用支持疗法。  
    
    此时,除家属翁强,其他人包括患者妻子、次子翁小刚、三子翁小铁等人均表示理解,愿意接受医生的建议。但翁强坚持己见,继续以其神通在北京请专家会诊,并要求加大治疗力度。  
    
    此后,翁老先生接受了腹腔内注射化疗药物;其病情于7月10日再度恶化后,再接受了血管穿刺、肾脏替代等治疗。其间所用药物,多为国外进口、价格昂贵的新药,输液量惊人,检查频率也大幅增加,所需费用也不断升高。  
    
    然而,病人的病情仍在恶化。陈惠德等医生也强调,每一个家庭都会面临生离死别的事情,家属应该想清楚。然而,翁强仍于7月24日请北京专12家对父亲进行了会诊,并坚持对翁老先生进行新一轮化疗。  
    
    化疗于8月4日结束。患者虽肿瘤本身有缓解,但整体状态恶化,需要的液体量居高不下,感染性休克恶化无力纠正。最后于2005年8月6日,病人终因多脏器衰竭,于凌晨2点抢救无效寿终正寝。 
    
     然而,这是一个病人家属难以接受的结果。病人家属显得缺乏思想准备。“我最气愤的,就是我爸人没了。”翁小刚对《财经》的记者说。翁强也对新华社记者说:“花了天价,想不到我父亲却被治死了,这让我遗恨终生。”在翁老先生的病程记录上,《财经》看到,在每一个重大或者具有风险的手术和药物使用之前,在每一次翁老先生病情恶化时,医院都会告知,并要求家属签字表示同意或了解。签名的正是翁小刚和翁强。事后,翁强也曾多次向媒体狂妄地强调其不惜耗费财力物力的决心:“只要坚持一分钟就不惜花费任何代价!”似乎在他的脑袋里的信条是:只要有钱,就无所不能,包括人的生命和大自然的规律,就会完全服从他的意志!没想到他错了,人财两空的结果,令他不甘心,于是就出现了“天价医疗费”的曝光!
    
     据新华网报道,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今年一月10日说,有关部门将公布哈医大二院巨额医疗费事件调查结论和处理结果,目前正在对最后的结论和处理意见进行核查。
        毛群安说,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高价医疗费事件是社会上关注的一个案件,尽管是一个极端的个案,但是它对整个卫生系统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我们非常重视调查结果,也希望这件事情得到严肃的处理。
       卫生部在2006年全国卫生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在开展医院管理年的基础上,继续加大对大型医疗机构的管理。我们将组建专门的机构和人员对大型医疗机构进行巡查,同时特别加大医疗机构负责人责任制度建设。
     卫生部没有对当事人翁强在钱权交易方面的能量做出估计和评论。大概是由于这不属于卫生部们的职责,而是纪检方面的管辖范围。至于公众怎样看待这类问题,那就无足轻重了。
     最近,大陆公布了对哈医二院的处分,但完全不提患者家属的问题。按说,翁老爷子是离休干部待遇,医疗费是全部由公费报销的。他又何必如此这般?大陆应该来个透明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哈尔滨天价医疗费事件被查处 院长党委书记撤职
  • 深圳天价医疗费事件调查出结果 医院院长被降级
  • <财经>:揭秘天价医疗钱权交易骗了全国人民
  • 从另一角度看“天价医疗费”事件/梁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