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立夫之子北京做肝手术性命难保
(博讯2006年4月23日)
    中央社/由于中国大陆人体器官来源不虞匮乏,世界各地需求器官的病患涌进大陆,促使中国迅速成为全球新兴器官移植中心。然而在这种市场繁荣景象背后,各种医疗纠纷、弊端、漏洞却层出不穷,中国医界和其他领域人士呼吁尽快对器官来源立法管理,但制订相关法律的过程似乎陷入牛步化。
    
     中国国民党元老陈立夫之子陈泽宠,去年七月底与家人至大陆考察旅游,因身体不适检查出肝脏有肿瘤,被安排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切除肝肿瘤,没想到手术失败,虽然经紧急换肝仍回天乏术。家属强烈质疑医院严重疏失,但中日医院宣称是手术沾粘,大量出血所致,双方闹得不可开交。 (博讯 boxun.com)

    
    陈泽宠在大陆切除肝肿瘤及换肝,前后花了新台币两百五十万元庞大经费,却仍保不住性命,主要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技术良莠不齐,有些能力不足的医院,技术根本不到位,就胡乱操刀,导致医疗纠纷层出不穷。陈泽宠案例仅是冰山一角,许多台面下的纠纷只是没有暴露出来而已。
    
    中国大陆一直是台湾肾脏病患最大的换肾市场。台湾等待换肾人数,初估约在三千人左右,但每年只有一、二百名可以等到肾脏,有钱人等不及了,就到中国大陆进行器官移植,一般手术费用超过新台币百万元。
    
    中国大陆的医院在追求器官移植手术高利润的背后,却隐藏着许多问题:由于操作不当导致「二次移植」;医院一味追求利润,不顾病患利益采用「边缘」供体,也就是拿一些质量不佳、风险较大、勉强可用的器官作为供体。也有一些医院追逐利润,将不太合格的器官也拿来做移植手术,罔顾病患死活。
    
    据熟悉中国器官移植医界人士透露,有的医院使用「边缘」供体,造成病人极大痛苦。医学上有规定器官热、冷缺血最长时限,但医院根本不考虑这么多,热缺血时间过长、冷缺血太久的器官照样拿来移植。甚至还有医院把带有B型肝炎病毒的肝移植给病人,直接造成患者手术并发症死亡等后果。
    
    虽然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手术存在这些问题,器官移植手术却很少有病患状告医院,原因之一就是病患取证难。病人、家属很难联想到是医院操作不当,也很难找到证据。
    
    中国器官移植市场除品质不好的器官外,另一个严重问题即是未对症下药,胡乱给病患进行移植手术,导致并发症死亡案例经常发生。一些肝癌病人生命已经接近尾声,身体根本经不起手术折腾,手术并发症死亡机率相当高,但医院为了赚钱,欺骗家属,先做了再说,把风险痛苦留给病患去操心。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器官移植市场之所以繁荣,是因人体器官源源不绝。据设在美国的中国资讯中心揭露,随着肝肾移植存活率不断提高,中国大陆医院的生意愈来愈兴旺,近年来开始花大钱兴建肝病医治中心大楼,将肝病治疗和肝器官移植扩大化和普及化。而医院与监狱挂钩在一起,摘取死刑犯身上的器官提供给病人,成了主要的器官移植来源。
    
    国际媒体和劳改基金会指控,死刑犯器官在中国是器官移植术的主要来源,每年至少有数千例。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压力下也公开承认,中国目前大多数移植用的器官确实来自死刑犯。
    
    中共官方长期以来摘取死囚器官,高价提供给外国人做器官移植,引起外国医疗机构、人权团体和国际舆论大加挞伐。大量为外国人提供移植器官并未为中国大陆赢得国际掌声,反遭致其他国家的道德指责,唯一获利的是从中牟得巨额利润的医疗机构与个人。
    
    中国器官移植市场混乱无序,立法规范器官移植迫在眉睫。医界人士多次呼吁对器官来源进行立法管理,以透明化杜绝不人道的器官交易。
    
    今年人大、政协会议也有代表站出来质疑器官移植法立法速度太慢,人大代表早在一九八六年就开始推动器官移植的相关立法,但经过二十年了,还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中国医界人士批评,排在人大要审议的法案多如牛毛,中国卫生部口口声声说要尽快立法,依目前立法过程牛步化来看,器官移植法想要出炉,恐怕十年都搞不出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