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没完没了--丁庄梦醒(图)
(博讯2006年4月06日)
    April 04

没完没了
    题记:最初开辟个人空间取名“了了园“的第一个“了”,缘于《红楼梦》“好了歌”的“了”,警戒自己切毋太痴太嗔。到如今,又痴又嗔,没完没了。
    
    
    昨晚吃饭时友人谈到一个忍受双重痛苦的妻子,她的丈夫在狱中4年,天天的谈话只有伟大的事业,没有对在墙外苦苦挣扎营救的妻子一句关怀问候。一个朋友替那个丈夫考虑,认为男人有对陌生人的爱而女人没有。所以男人胸怀天下,女人则守住自己的家。我认为女人不但有对陌生人的爱,而且比男人的更多。具体的一个例子,女人经常把自己的东西,如食物,分给路边挨饿受冻的陌生人。另一个朋友马上接过话:那是仁者。路边一个乞丐,智者经过的时候,心里想他是不是骗人的,因此没有施舍;仁者经过的时候,心里想万一他真的是乞丐呢,因此给予。女人是仁者。
    
    每一个人,在他/她的亲友心里,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平生最恨“顾大家、忘小家”类型的男人。男女结为夫妻,各自干各自喜欢的事业是最理想的生存方式,可是为了自己的事业,一天24小时不分一点点时间给妻子女儿母亲,那对热爱守护家人的女性来说,不是折磨吗?如果有一个“顾大家”也深深地“恋小家“的男人,盲人赤脚律师,被非法软禁195天后,消失了,至今没有消息,那家中原本相互亲爱的女人,是不是已经悲伤得死去活来?
    
    2006年3月11日晚上9点,在山东临沂的一个农村,全家被非法软禁的第195天,袁伟静和她怀中的婴儿一起被扔进路沟。袁伟静的丈夫盲人律师陈光诚被强摁头及地拖上警车带走了,小婴儿的奶奶,一个七十多岁的女人,也被扔到了路沟里。袁伟静一家临时居住的房子主人,一个普通的农民以及另一个村民,也被警察带走了。直到今天,袁伟静没有任何关于丈夫的消息——除了眼睁睁地看着丈夫被警察带走了以外,袁伟静也没有收到官方的任何法律文件和通知——除了一张所谓的“继续盘问“的告知单。现在已经是4月4日了,又是新的24天!袁伟静被软禁也没有自由,怀抱里的婴儿和妈妈一起没有自由。在软禁的日子里,电话被切断了,手机信号被屏蔽了,倘若外出,打,倘若有人探望,打。大概有三十人被雇佣轮班24小时守在陈光诚门外,上级给他们每个人每天发放30元-80元不等的“工资”——至今为止,看得见发放的工资也有三四十万了吧!何况那些看不见的“上级”和额外调动的一百多名警员呢?最可笑的事,陈光诚一家被批准上山祭祖坟,上级就动员了据说超过500的人力,十几辆的车,满山遍野地布岗,最靠近陈光诚的那些“人们”,手里提着手机信号屏蔽仪和苹果。村民愤愤,国民愤愤,却无能为力。
    
    陈光诚究竟是谁?值得当地官方如此兴师动众、严阵以待,甚至冒着丢乌纱帽的风险违法乱纪,更甚至做出没有人性的事情来?陈光诚是一个盲人,今年32岁(or34?),生活在沂南县双垢镇东师古村,有母亲、妻子和孩子。陈光诚干了什么?他帮助因为生育儿女而身体、心理、财产被伤害的妇女打官司。他说:“……去调查临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10多万人被结扎,几十万人被株连……”所用的手法,令人发指,成千上万的家庭,因此悲苦凄凉甚至家破人亡。陈光诚是一个脾气倔强的正直的山东汉子,是一个看不见光明却如同火炬一般明亮的盲人。
    
    朋友们很担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和她那只有一岁的婴儿受到更多的伤害,希望她离开山东。袁伟静不肯,她死死地守住和陈光诚生活的地方,等待她的爱人回家。胡佳失踪的时候,我找出去年写给她的信(《致陈光诚的妻子》见2月21日的博克《以爱的名义》),鼓励自己;今天我记下了这段文字,要告诉袁伟静,我们与她同在;让她也听见我的呼喊:我们深深爱着的祖国啊!我以一个妻子的名义,请你法办我们爱的男人吧!请不要用法律以外的手段折磨他们!请还给受苦的女人一个完整的家!
    
    陈光诚近照
     (图片为陈光诚近照)http://www.bloglines.com/blog/satiago31?id=34对一个赤脚律师的祝福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7)
    2:58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April 05

丁庄梦醒
    小说《丁庄梦》,阎连科著,上海文艺出版社。注:此版本有删节。作者阎连科接受采访http://www.aids-care.org/2005/ReadNews.asp?NewsId=121
    
    胡佳去书店买了《丁庄梦》,还给高老师买了一本。高老师在河南托志愿者带来好几本,又给我和妈妈邮寄了两本。
    
    我看《丁庄梦》,非常不爽快,一反我一口气读一本小说的习惯。小说的文字非常好,作者灵活地用文字制造各种烟雾弹,来掩埋他深知的事实,让他的小说看起来“像小说”。可是当读者是我这样的艾滋病工作者的时候,心底太透亮。每读一段文字,我的脑海里总会出现不同的几个人的身影:这是在说**家的事情,那是在说**家的事情,几乎每一件发生的事情,脑子里马上出现对号入座的村民感染者/病人、家庭……每看见一段含蓄的文字,马上就明白过来背后的原因和真正的所指。阎连科随同医生下乡给病人治疗,他所去的艾滋病村庄,并不是我所去的艾滋病村庄,他忠实地记下一个艾滋病村庄人们生活琐事,却给无数个不同村庄的村民和过客带来共同的感觉:一样的田地、一样的贫穷、一样的愚昧、一样的盲动、一样的官僚、一样的血头、一样的绝望、一样的死亡、一样的恐慌、一样的挣扎、一样的对生的渴望。某种意义上,《丁庄梦》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是中国农村艾滋病流行现状的社会百科全书。作者仿佛是一个丁庄人突然从梦中醒来,坐在床头努力回忆梦中的片断。对丁庄人的生活琐事的描写、对人物行为的刻画和心理活动的挖掘,令我,一个做了多年艾滋病志愿服务的年轻人,赞叹佩服不已。每一个做艾滋病工作的人,都应当把它当作农村艾滋病问题的现场报道来读。
    
    《丁庄梦》的“我”是一个开篇已经死亡的十二岁小孩子。“我”的父亲是当年本地最大的血头,“我”的爷爷是小学敲钟人,也是一位特殊的老师,对村民有很大的影响力,在书中占有最重要的位置。许多村民“热病“(艾滋病,窗口期和发病期常有高烧的症状)发作以后,“我”吃了被村民下毒的番茄,死了,被爷爷埋葬在丁庄小学屋后。这个死人像空气分子一样无所不在,冷冷地看着丁庄人的生活。故事从叙述者死亡开始,死人用另一种眼光,发现了人们的生活。[美国最流行的电视剧《绝望主妇》(Desperate Housewives)也是这种手法。]
    
    已经去世的“我”,看着善良正直纯朴又愚昧的爷爷,为了给大血头“爹”赎罪,为丁庄得了“热病“的人忙着忙哪,让他们在死前的日子过得不那么凄惨。拿专业的话来说,就是艾滋病病人的临终关怀。“我”还看见贪小便宜的乡亲往粮食里掺石头砖块,看见病中寂寞的男女合欢,看见的了热病的村民争权夺利当村长,看见全村的人沉默帮助得病的村民骗娶一个健康的媳妇,看见当初是血头的爹今天在倒卖棺材侵吞政府给的“优惠、照顾”给人配“阴婚”挣钱,更妙的是,看见当初鼓励大家卖血的教育局局长现在升级为副县长专管“热病”一切事宜,看见憨厚的爷爷被夺权后得了“热病”的人们像蛀虫一样把公有的财产往家里运,看见叔和玲玲死了,看见更多的人死了。但“我”一直冷冷的像飘浮的空气分子,只是看,直到最后,“我”的尸骨要被挖去“结婚”,我才呼喊,不愿离去!爷爷回过头来,把当年的大血头和现在把“热病”当成摇钱树的爹打死了。爷爷挨家去赔罪,才发现,丁庄空了,死的死了,走的走了。
    
    而读者我,看见的满篇的敲诈,买卖血时温柔的哄骗和敲诈,“热病”发作时凶残的明明暗暗的敲诈。每一件大事小事,透着丑和恶。不仅仅是身体病了,是大家的心病了。所有的人的心病了。在病中,人们用独特的方式爱自己,爱家人。不知道作者写这本书的时候精神上多么压抑和痛苦,但是我明白他心里一定是充满了爱和人性的温情。否则我不会被爷爷感动了,也不会被叔和玲玲感动了,更不会被不知名的长者和小年轻感动了。
    
    当时看Crash(中文译名《撞车》),很吃惊也很高兴这种风格的电影也可以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Crash取材于生活琐事,没有任何“大”、 “离奇”、“刺激”、“神奇”的东西,没有善恶好坏的绝对区分,只有城市生活里人们紧张的情绪,很可能这些事情就发生在你星期一上班的路上。看完 Crash,我心里第一个念头是《丁庄梦》也可以获得它的大奖,它和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可以媲美。因为它的社会现实意义。当然,文字的魅力和文学的东西,我不懂,留给评论家去探讨吧!
    
    有点心痛,有人称它为“中国版的《鼠疫》”(说《鼠疫》预言了SARS),而我认为,它和《许三官卖血记》一样,不是预言,而是告诉我们已经发生正在结束的事情。上个礼拜在UNDP的会议室参加UNAIDS的会议,会上有人提起中国希望在2010年把艾滋病感染者的人数控制在150万,而我个人凭经验认为,现在已经超过这个数字了,究竟有多少人感染了艾滋病?不知道。
    
    ------------------------------------------------------------------------------------------------------------------------------------
    to no name:
    
    很受鼓励,只是在写读后感:)
    
    关于Crash,看的时候是在发生玻璃车窗突然碎了的事件后,虽然看见影片里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看见拉选票的人做导演的人,但老实说当时最关注的是我所见的情绪和压力。也相信这些事情经常真实地发生在城市里。可专门另起题目记下感受。
    
    
    
    另外补充一句,当年中原大地的血头,像《丁庄梦》里最后这么惨死结局的似乎没有,相当一大部分的血头,要么移民海外了,要么飞黄腾达离开中原当更大的官了。最底层最弱势的人们在承担惨痛的后果。
    
    陈光诚近照



《丁庄梦》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2)
    4:14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Permalink Close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你方唱罢我登场-多想回到原来宁静的生活(图)
  • 曾金燕:胡佳回家了-非常感谢每一位朋友的关心(图)
  • 曾金燕:杯弓蛇影-钢化玻璃变成了冰凌花(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第39天-发现一张胡佳的照片(图)
  • 曾金燕:春天到了-我们很想念他-你的微笑是最终的(图)
  • 曾金燕:春天到了-迎春花也开了-我独自思念(图)
  • 曾金燕:那个自称基督徒的警察拿着圣经游说(图)
  • 曾金燕:生活在继续—阳台上的植物蔫了-咬咬牙坚持(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事件”中外记者见面会(图)
  • 专访胡佳妻子曾金燕 (图)
  • 曾金燕:电话里北京市人大代表吴青女士的声音洪亮(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第31天—请你和我一起寻找他(图)
  • 曾金燕:访问检察院—续挣扎在阳光下,生活在真实中
  • 曾金燕:挣扎在阳光下,生活在真实中(图)
  • 曾金燕:三进公安局-好煎熬地过日子啊!(图)
  • 曾金燕:3.15消费者维权日-霎那间,泪如泉涌。(图)
  • 曾金燕:胡佳失踪第27天-两会结束-还需要等待(图)
  • 曾金燕:思华年-思念是如此地刻骨铭心(图)
  • 曾金燕:怪事一桩-澄清—胡佳失踪第24天(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