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第一贪官100多情妇的“性笔记”
(博讯2006年4月03日)
人民网

    江苏省原建设厅厅长、省委委员、省九届人大代表徐其耀,2000年10月8日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有关部门在他随身携带的包里搜出一个笔记本,上面居然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他的100多个“情妇”的名字!
     记者近日深入到徐其耀工作过的地方进行采访,所到之地居然随处可听到徐其耀的糜烂故事:他不仅先后拥有上百名“情妇”,而且为博红颜一笑,收受他人巨额贿赂达2000多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江苏第一贪官污吏”! (博讯 boxun.com)

    
    心花手辣,“一箭双雕”母女俩
    
    徐其耀今年57岁,江苏滨海县人。大学毕业后,他工作十分出色,仕途扶摇直上,曾担任盐城市市长多年。然而,担任市长之后,徐其耀的“花花公子”本性却开始展露出来,利用职务之便肆无忌惮地找“女人”,更换情妇。他与王秀丽母女的“作风问题”,便是当地人谈论最多的一件典型“情事”。
    
    现年46岁的王秀丽,是盐城某医院的一名普通护士,家中除了老实体贴的丈夫外,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可自打“认识”徐其耀之后,这个家就再没有一刻安宁。
    
    徐其耀和王秀丽的相识“纯属偶然”。90年代中期,时任盐城市市长的徐其耀有天突然感觉胸口不太舒服,于是连忙到当地一家医院去检查身体。听说市长驾到,医院上上下下都惊动了,在一番兴师动众的检查之后,徐其耀被告之“身体并无大恙”。但部下建议:“可以先挂点水,增加一些能量。”不敢有半点怠慢的院方,立即找来了“全院打针水平最高”的护士――刚刚年满四十的王秀丽。
    
    听说要自己给市长打针输液,王秀丽起初非常紧张。出乎她意料的是,眼前的市长不仅一点也不霸道,相反却相当“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王秀丽将注射用品准备好后,来到徐其耀床前,轻声细语地说了句“市长,让您受苦了”。说话间她已经成功地将针头刺进了徐其耀的手背血管。这番“无痛注射”,令徐其耀很满意。躺在床上的他,微笑着向王秀丽点了点头,让王秀丽受宠若惊。为了照顾好这位领导,王秀丽飞快地找来一只热水袋放在徐其耀的那只手下:“市长,这样一来您的手不会怕冷,二来也有利于药物的吸收。”徐其耀听完这话笑了:“你还蛮会关心人嘛。”王秀丽赶紧谦虚起来:“市长您过奖了。”
    
    之后那几天,徐其耀每次都在午饭之后去医院打点滴,既可借机会睡个午觉,又能显示自己 “日理万机”地连看病都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更重要的是,他瞄上王秀丽这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了,想制造机会把这个女人搞到手。那些“聪明”的部下,早已摸准了市长的“口味”,提前通知了院方。因此那几天,徐其耀去打点滴时,每次都安排王秀丽当班。在医院专为徐其耀特设的“高干病房”里,徐其耀精神好时,王秀丽要陪他说话聊天;徐其耀疲倦时躺在病床上睡觉,她要坐在床边观察,连眼皮都不敢乱眨;[徐其耀高兴时,她则要主动地给他进行按摩,弄得徐其耀几次脱口而出:“好舒服啊!”几位随从见这番情景,找机会从病房里溜出来:“给领导提供方便”。
    
    最后一天,给徐其耀挂上点滴后,王秀丽和前几天一样,搬了张椅子坐在病床边陪他聊天。徐其耀突然伸出右手握住了王秀丽的手:“王护士啊,这几天真让你辛苦了!”说话间,他故意用力攥紧了王秀丽的手不放,以此试探她的态度。他相信,以自己一市之长的身份如此对一个护士,“实在是太看得起她了”。
    
    果然不出徐其耀所料,王秀丽见市长如此对待自己,忸怩了几下还是被徐其耀拉进了怀里。直到这时,两人才发现,徐其耀的左手上还输着液!让王秀丽意外的是,徐其耀对“这方面的事”竟相当有经验,他三下两下就解开了她白大褂的钮扣……毕竟是在医院里,且是工作时间,王秀丽有点害怕。她涨红了脸说:“别人看见了可不得了。”没想到,徐其耀满不在乎地说: “我都不在乎,你还怕什么!”
    
    第二天中午,已经不再输液的徐其耀以“刚恢复还需要再检查一下”为由,让身边人通知医院: “请王护士带上血压计,立刻到徐市长办公室来。”接到市长召见自己的通知,王秀丽明知会发生什么,却还是只得赶紧去。果然,她连带来的血压计盒子都没打开,就被徐其耀直接带进他办公室里的一个“专用套间”。在那张不知和多少女性滥交过的沙发床上,连客套话都省略了,王秀丽就成了徐其耀的猎物。此时,她才知道,徐其耀昨晚看了半宿淫秽录像,今天一早急不可待地找她来,就是为了照着录像上的“示范”进行“试验”……
    
    王秀丽想,既然自己被徐市长“这样”了,何不顺势求他帮毕业后在家待业的女儿安排个工作?她小心翼翼地问:“市长,你要真的觉得我表现好,那你是不是应该奖励一下我?”徐其耀点点头:“你说,你想要什么?”王秀丽说:“我什么也不要,只想请你帮忙给我女儿找个工作。”徐其耀听罢不以为然地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哩!”
    
    几天后,王秀丽将女儿刘澜带到了徐其耀的办公室。这个出落得亭亭玉立的19岁姑娘一进门,就把徐其耀的目光紧紧吸引住了,以至竟忘了掩饰,赤裸裸地说:“你女儿长得真漂亮!”听说刘澜喜爱文艺,徐其耀当场拍板说:“那你就到XXX(一家该市的新闻单位)去吧!”姑娘没想到这份她过去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工作,在市长嘴里竟是如此简单,惊得脱口而出:“我可什么都不懂啊!”“不懂怕什么,年轻人只要肯学,什么都好办!”徐其耀说完,便给当地有关部门负责人打电话。一周后,刘澜被安排进了那家好单位。
    
    王秀丽非常高兴。她自以为很聪明地自我“献身”,给女儿讨到了一个好工作,却竟然没想到这样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徐其耀连她这样的半老徐娘都没放过,又怎么可能便宜那如花似玉的女儿?
    
    为了感谢徐其耀的鼎力相助,王秀丽后来几次提出要好好谢谢他,却都被拒绝了。直到有一天,徐其耀主动朝她开了口:“今晚有个应酬,让你女儿陪我们几人唱唱歌吧。”当晚,刘澜被徐其耀的专车接到了当地一家歌舞厅,在他的“特制包厢”(门可以从里面反锁,室内全封闭)里,徐其耀先是专点情歌对唱,然后几次趁着唱歌的空隙把刘澜姑娘摸一把、捏几下。约半小时后,徐其耀突然吩咐该歌舞厅的老板说:“我有事情要在这里处理,任何人不得打扰。”然后,他将19岁的刘澜占有了。
    
    此后,徐其耀一有空,就让人给刘澜所在单位打电话,以要调自己“视察工作”的报道资料为由,指定刘澜送到他办公室。和母亲一样,刘澜每次来也都是直接被徐其耀带到办公室里面的套间。就这样,这个可怜的姑娘,一年之中两次为徐其耀堕胎。
    
    令人发指的是,荒淫无度的徐其耀不仅不隐瞒自己的无耻行径,有时反而故意标榜自己的“能耐”。一次酒后,他不仅当着众人的面炫耀自己的“一箭双雕”,居然还将这母女俩的“床上功夫”进行了一番比较!
    
    煞费苦心,调到哪把情妇带到哪
    
    徐其耀不仅生活作风如此极度糜烂,而且在调任省建委主任、当选省委委员后,还胆大妄为地调到哪里,就把最喜欢的情人带到哪里。今年32岁的南京某机关女干部冯清清,就是徐其耀从苏北盐城调到省会南京的一个情妇。
    
    冯清清在盐城时早嫁作人妇,孩子也已到了上学的年龄。1997年春的一天晚上,当时还在盐城市某机关工作的冯清清应邀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席间偶遇一位正在邻桌就餐的系统领导。她过去敬酒,发现市长徐其耀也在其中就坐。见有位漂亮小姐过来敬酒,徐其耀半真半假地和那位系统领导开起玩笑:“你真有福气啊,手下竟有这么漂亮的小姐。”那人一听,忙把冯清清介绍给徐其耀,并将她称为本系统“最漂亮的一枝花”,徐其耀这下子来了兴趣。
    
    “会喝酒吗?” 徐其耀让手下招呼仍站在那里的冯清清,“坐下来喝杯酒。”喝酒正是冯清清的强项,她一口一杯,只一会儿工夫就喝了近半斤白酒,而在这过程中徐其耀却端出一副领导的架子一直没有举杯。“市长,您至少得沾一下酒杯吧!”冯清清笑吟吟地站到了徐其耀身边不依不饶。因为早就耳闻市长是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主儿,冯清清一点也不担心他会对自己发火。果然,徐其耀说:“白酒今天不喝了,但我们可以到歌舞厅去边唱歌边喝啤酒,这样兴致岂不更高?”一桌人带上冯清清,转眼间就到了徐其耀经常光临的一个“据点”。
    
    因为那晚在坐的只有她一个女性,冯清清忙得像只小蜜蜂,一会儿和徐其耀喝酒,一会儿又陪他唱歌。同来的人对市长的那“几步曲”再熟悉不过了,玩了一会儿就各找理由出去“回避一下”。于是,轮到徐其耀“上阵”了。
    
    “小冯,你觉得我怎么样?”徐其耀话音刚落,就毫无顾忌地将手伸向了她的前胸。出乎他意料的是,冯清清将双手紧紧抱在胸前,怎么也不让他“再进一步”。“怎么了?”很少“碰钉子”的徐其耀有点不高兴了,满脸愠色地自找台阶说,“太晚了,你先回去吧!”这下轮到冯清清着急了。让她委身于这个比自己父亲还年长几岁的老男人,冯清清心里多少有些不情愿,但拒绝了这一市之长,自己以后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也许顺从了市长,自己以后从此会走上“康庄大道”,就算丈夫有一天知道这件事,大不了自己远走高飞,相信这对一市之长的徐其耀来说,是“小菜一碟”。想到这儿,看着徐其耀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她豁出去了,对徐其耀伸过来的手不再阻拦……
    
    作为一个漂亮风韵的美丽少妇,冯清清对如何征服男人。特别是像徐其耀这样权势男人,心里早就有了谱。自从那天和徐其耀有过“一夜激情”之后,冯清清很容易地就把徐其耀的心抓住了,以至后来徐其耀对她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最直接的“关爱”就是每月至少要在冯清清的卡上存上五六千元钱。
    
    自打傍上徐其耀这棵大树后,冯清清觉得自己的身价高了起来,以往衣着还算朴素的她从那时起,口气突然大了起来。人前人后地说自己 “化妆品非‘郑明明’不买,衣服非‘宝姿’不穿”。后来发展到别人请她到饭店吃饭,她也得先问清楚是哪家饭店,用她的话说就是:“档次不够的(饭店)坚决不去”。她的这一“巨变”,很快让丈夫怀疑起来。多方打听之后,得知自己是被市长徐其耀戴上“绿帽子”后,他愤怒了,不仅把冯清清打得哭爹喊娘,还多次打电话给徐其耀,扬言要把他的事向纪委汇报。此事在盐城一传十、十传百,徐其耀知道后多少有点慌神。在一次和冯清清偷欢之后,徐其耀告诉冯清清说,上级已找他谈过话,自己很快就要调到南京任江苏省建委主任。冯清清听罢,一下子急了:“那我怎么办?你总不至于扔下我不管吧?”徐其耀拍拍她的脸颊说:“哪能呢?”
    
    一个月后,徐其耀果然调到了南京。这之后,徐其耀总能让冯清清隔三差五找到合适的理由,从盐城到南京来看他。两个人常常“如饥似渴”地在徐其耀的车子里、办公室里以及建委下属饭店的客房里发生关系。毕竟盐城距离南京有好几百里的路程,为了让这位“得宠”的少妇能随时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徐其耀很快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把冯清清调到了南京,并把她的丈夫调去某机关驻南方某沿海城市办事处,还利用手中的权力送了冯清清一套大房子。这样,他们一来有了个安全的幽会地点,二来不用担心被冯清清的丈夫发觉。事后,徐其耀得意地“摆谱”,公开说:“我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像对冯清清这样煞费苦心。”
    
    肆无忌弹,多行不义必自毙
    
    王秀丽母女和冯清清不过是徐其耀玩弄女性中的两个一般“故事”而已。他到底玩弄了多少女性,没有人能准确地说得清。尤其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徐其耀玩起女人来,不管老小,不分美丑,不顾身份;既有公务员,也竟然还有卖淫女!
    
    在盐城,许多歌舞厅的“三陪女”提起徐其耀这个名字,脸上竟是一副“老熟人”的表情。这些平日为人所不齿的“小姐”甚至公开说:“徐其耀这种人才是够会玩的,及时行乐,不玩白不玩。”可当问起徐其耀对她们的态度时,这些“三陪女”又一个个变得气愤起来:“ 这个男人最可恶,他来‘快活’从来不给我们钱!”
    
    一次,徐其耀到一家服装厂去视察工作,厂里让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模特出来为市长端茶倒水。谁知,徐其耀竟看上了她。听说市长对这位模特“有意思”,那家工厂的负责人吃饭时悄悄告诉徐其耀,说有传闻证实该模特私下里常去卖淫,劝他:“别败了自己的味口”。没想到,徐其耀竟不以为然地说:“这怕什么,各是各的味道嘛!”那位负责人只得识趣地让模特饭后“到徐市长的办公室去办点事”。
    
    贪色与贪财从来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在徐其耀疯狂掠色的同时,他也在疯狂地聚敛钱财。徐其耀在担任盐城市市长、江苏省建委主任及建设厅厅长期间,一直滥用权力。收受巨额贿赂,简直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1997年,徐其耀有次到一家工厂“视察”,在对会议室的陈设大加赞赏一番后,半真半假地对该厂负责人说:“看到你们这里的摆设,我就想到了我家的那些老家具。哎,我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说者属有心,听者也聪明:一周后,一套价值10万多元的红木家具就摆在了徐其耀家里。
    
    次年,盐城市某区要征地建商品房,当地一家开发公司托人找到徐其耀,请其在招投标时“稍微倾斜一下”。第一次去,徐其耀装模作样没有答应。一周后,这家公司老总托人请徐其耀“出来喝茶”,并在中途故意借故离开了约10多分钟,趁着这个“时间差”,那位中间人将厚厚的一沓钱用报纸包好交给徐其耀说:“这是老总的一点小意思,请市长您一定笑纳。”徐其耀当时装腔作势地推辞了几下,之后就“盛情难却”地收下了。事后那位老总说,那沓钱不多不少正好50000元整。
    
    还是1998年,盐城市某区要新修一条马路,一家施工单位托人带上2000元现金找到徐其耀,想请他帮忙打个招呼揽下这笔活。徐其耀见到“进账”,当下就给来人写了条子让他去找相关负责人。几天后那家单位又来人了,这回送的是一张12万元的存折!
    
    徐其耀如此疯狂地敛财,疯狂地找“情人”、玩女人,在一些层次的人中已成了半公开的秘密。有些人为了贿赂他,送钱还不够,就投其所好地给他送美女。
    
    多行不义必自毙。徐其耀如此肆无忌惮地受贿,生活又如此糜烂,引起了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慨。终于有人向江苏省纪委举报了他“有非常严重的经济等问题”。紧接着,2000年9月初,盐城市人大一位负责人因涉嫌经济犯罪受到当地纪委审查时,经过连续多日的政策教育,表示“愿意向组织交待”,扔出的第一颗“炸弹” 就轰向原盐城市市长徐其耀!他说,自己涉嫌的那几宗经济案件,不是徐其耀让他主动向别人索贿,就是别人通过他牵线向徐其耀行贿。
    
    中共江苏省纪委因此会同省检察院、省公安厅,在盐城市委、市纪委有关部门和省建设厅党组的配合下,对徐其耀的问题全面展开调查。2000年9月8日,江苏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徐其耀进行了立案侦查。有关部门在他随身携带的一个包里,搜到了一个笔记本,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地记下了100多个和他有过性交易的女性名字。谁能相信,这个生活糜烂的正厅级贪官,嫖娼、玩弄女人居然津津有味地记在笔记本上!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经过侦查和调查,有关部门已经查实,徐其耀自担任盐城市市长至今,收受他人巨额贿赂竟然高达2000多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江苏第一贪官”。2000年10月8日,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据此决定对徐其耀执行逮捕。日前,江苏省纪委向当地媒体发出通稿短讯,宣布其涉嫌巨额受贿,并且前所未有地公开称其“个人生活极端糜烂”。等待徐其耀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