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鲜琦案:首例记者诽谤作家,反告作家名誉权案
(博讯2006年3月25日)
    
    全国首例记者诽谤作家,反倒打一钉耙状告作家名誉权纠纷案庭审纪实
     (博讯 boxun.com)

     人民代表 法庭监督员 不平则鸣
    
     背景材料:2006年1月18日下午1时许,作家、“自由撰稿人”鲜琦前往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街派出所报案称:成都商报在当日18版刊发记者李亚玲采写的一篇采访报道中,有诽谤报案人从银行骗取了600万元的抵押贷款的所谓诈骗犯罪行为和污辱报案人人格之嫌,并出示了相关报章证据。当晚7点30许,鲜琦一行三人在与采写该文的成都商报记者李亚玲进行理论、交涉过程中,因鲜、李二人均不冷静,导致双方互相发生了你一掌、我一拳的肢体接触。此纠纷惊动了闻讯而来的110巡警。随之,成都商报有关人员就此纠纷之事,亦向派出所报案。1月22日上午10许,派出所对鲜、李二人的肢体接触纠纷进行了和谐调解。然而,当被侵害人鲜琦还未状告已涉嫌构成诽谤罪的李亚玲时,她倒打一钉耙地反以名誉权纠纷案为由,将鲜琦告上了法庭。
    
     2006年3月20日下午,笔者等在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民事法庭第八庭出庭旁听了原告成都商报记者李亚玲状告被告作家鲜琦的名誉权纠纷一案。
    3时许,主审法官何理宣布开庭后,原告方委托代理人刘凡宣读了原告的“民事诉状”,并擅自偏离主题,把原来的名誉侵权纠纷案视作为“殴打”案来诉。何谓“殴打”?现代汉语词典第845页解释称:殴打是打(人):互相殴打\被人殴打。就此看来,原告连互相殴打和被人殴打都没有搞清楚,就胡乱打起了官司,真是荒唐又法盲。
    针对此“民事诉状”中明显增加的“被告以原告编造假新闻为由”、“殴打侵权”等文字,被告向法官提出质疑:“为什么我的‘民事诉状’中没有上述文字?”并将手中的“民事诉状”递给法官核对。
    继而,被告宣读了“答辩状”,并按法官的要求 “长话短说”。
    在接下来的双方交看和质正证据、向证人发问、法庭辩论等过程中,被告据理力争自已的合法权益。
    在原告提供的证据中,除了一张已经书院街派出所调解后、被告所写但并未具体注明原告姓名的致歉书外,并无任何可以证明被告殴打或辱骂原告的音像、图片等直接证据。换言之,反到证明:原被告双方的肢体纠纷早已经派出所调解结案,被告早已表示了自已的致歉诚意;可如今,原告却要出尔反尔地拿出此并没有注明原告具体姓名的致歉书来起诉被告,真是可笑、可悲!
    在被告提供的证据中,被告向原告代理人出示原告继续在网络上诽谤被告的下载件和一篇刊发于2006年第1期《民主与法制》之上的网络侵权构成刑事犯罪的文章时,原告代理人不仅视而不见,反而矢口否认那白纸黑字书写着“成都商报记者李亚玲”的文章非她所写,又再次显现出他的蛮横无理和浅薄无知。
    针对原告请来的3名成都商报(与原告有着同事和利益关系)的证人,被告逐一进行了发问。结果,他们3人都不是第一时间在现场,既没有亲眼看到被告打人,也没有亲耳听到被告骂人,几乎一切都是在听原告或旁人在说。其中,被告对那最具代表性、名叫周某的证人进行了如下发问。问:“你是何时到一楼大厅的?”周答:“当晚7点左右,且我与另外三名同事一路。”问:“既然是这样,那你就不在现场,因我们是7点半以后才到的。”答:“我7点半以后也确实在一楼大厅。”问:“就算你在现场,那么请问,你当时都看见了什么?”答:“我看见李亚玲与另外二女一男正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说事。但说着说着,他们就突然吵了起来,并且还传来叭的一下响声,后来我才得知是那男的出手打了李亚玲一耳光。”问:“那你是否看到她也打了我一拳,并差点把眼镜打掉呢?”答:“我没有看见。”问:你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既然说我打了她,为什么就看不见她打我?”答:“……”被告又问:“你说你当时在现场,那么请问:当时那两个女的及我都有些什么特征?穿的什么颜色的衣装?”答:“……没看清楚……记不得了……这很重要吗?”问:“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但对我而言,却至关重要。所以请你如实回答。”答:“……我实在想不起了……”
    与此相比,反到是原告请来的另两名当时正在大厅的值班小姐张某和值班保安杜某作了真实的证言。如张某证言:“……我看见商报那女记者打了那男的一拳,并差点把他的眼镜打掉……”
    为此,避开原被告双方肢体纠纷的具体因果关系不说,我们弄不明白:为什么一件公安部门已经调解处理完毕,且被告根据原告的请求,高姿态地按原告之意给她写了一份致歉书、双双已在调解记录上签了“同意”二字,并按了指印的肢体纠纷,原告要出尔反尔地将此作为远远高于民誉权纠纷的另一“殴打”案来诉?且原告不仅在继续向法院、法官隐瞒事实真相,并在没有任何具体证据的情况下,其原告代理人还在法庭上气焰嚣张、继续撒野地公开诽谤被告和对被告制造“文字狱”。
    自原告向被告提起民事诉讼后,其还在《西祠胡同》网、《博讯新闻网》等网上公开放言称:“我已正式向法院起诉鲜琦名誉侵权,近日就会开庭。鲜琦怕了,才会在这个时候在网上散布谣言,混淆视听。”为此,被告宣称:“我堂堂正正地做人、合理合法地维权,我怕什么?!莫非这世上还真有贼喊捉贼、猪八戒倒打一钉耙,反成为真理的事情成为现实?!”
    并非危言耸听。据省、市公安部门透露:2003年,就凭原告的几篇不实、夸大,并没有经任何单位及相关人员审查核实的新闻报道,就通过其制造的“文字狱”,从而把40多名公安警察给弄得来被判刑、开除、免职、降职、调离、改行者等等无不有之,造成了多少个警察及其家庭的名誉、精神、经济的严重受损、家破人病、敢怒不敢言、至今无处伸冤……
    本案还涉及民族团结等敏感问题,希望法院慎重行事和正确处理。这正如被告坦言:“退万一步说,作为中华民族友好协会副会长和已消失的鲜卑少数民族的被告,视死如归、连死都不怕,还怕记者等的诽谤、污陷和胡作非为吗?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原告等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玩火自焚、损人害己。”
    据我们所知:其实,原告在报纸和网上前后三次所指、公开诽谤的“自由撰稿人”、“文痞”、“‘伪’作家”鲜琦,是生于重庆一鲜卑族后裔、老红军家庭,医学科班出身,已发表了300多万字作品,并有7本个人专集图书出版、海内外知名的川籍报告文学作家。如同刘晓庆等川籍明星、文化人一样,被告自靠自己的勤奋努力、成才成名,并担任或加入中华民族友好协会副会长、中国红军后代联盟负责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等以来,就遭受到了诸多以“窝里斗”闻名中外的“四川老乡”各种明枪暗箭的伤害----这次就是一起最典型、被公开的例子。
    说起已消失的鲜卑少数民族,很多人都不甚了解,特简述如下:据《渔阳郡鲜于氏大成宗谱》记载:“禹治水有功、封于商、传十四世而生汤,伐夏放桀、即天子位,以武功成号、曰成汤。传三十世而生箕子,箕子名胥余、为纣庶兄、官父师……箕子以洪笵九畴陈之、武王遂封箕子於朝鲜。箕子生二子,箕山、箕殷。乃迁居鲜虞国(中山国,河北真定),其支食采于此、以国为氏,生鲜虞申,故其始祖也。”朝鮮的鮮于氏源自箕子朝鮮的後人,而他們從箕子開始,一共經歷了41代君主,直到公元前1世纪才被滅。《朝鲜鲜于氏奇氏谱谍》记载:“武王克殷,箕子耻臣周,走之朝鲜,殷民从之者五千人。”据《康熙字典》解说,鲜姓是鲜卑族演进而来。鲜卑是由东胡分裂出来的一个部族。东胡被匈奴击破后,一部分退居鲜卑山(今大兴安岭南段内蒙古兴安盟科右中族一带山中),因以得名。拓拔鲜卑是鲜卑中最著名的一支,他们世居于大兴安领北段嘎仙洞一带的大鲜卑山,开魏国(史称北魏)基业,是第一个进入中原而统一北方的少数民族。其所创造的优秀文化,对隋唐影响颇大。南北朝时期,中国第一次记载了鲜卑语诗歌《敕勒歌》,并被人翻译成汉文流传至今:“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据康熙年间撰写的陇西《鲜氏家谱》记载,回族中的鲜姓先祖为西域回纥人,宋金以前迁入内地。其后裔居江浙一带,后迁往甘青宁。今京、苏、甘青宁的鲜姓是同一祖源。于康熙年间创立中国伊斯兰教虎夫耶门宦(鲜门门宦)的先祖鲜美珍,其原籍便是江苏南京竹行(今竹集镇),后才落难至青海湟中的。鲜姓回族现主要分布在京、苏、甘、青、川和宁等地区。据四川民族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民族知识集萃》记载:现锡伯族、满族、朝鲜族等均与古鲜卑族有着渊源关系。而2003年新成立的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则将现有鲜姓族胞均划为了该民族。此外,地处北方的蒙古、新疆及西藏等少数民族,几乎都与古鲜卑族有着渊源关系。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规定:“当事人可以查阅本案有关材料,并可以复制本案有关材料和法律文书。” 但是,3月15日下午,被告在法定时间内到法院递交证据和欲向法院提出应去书院街派出所阅印调解记录的建议时,因主审法官何理外出,被告便找到何理的法院同室同事、办公室同志等讲明情况有要事向何理电话咨询、请示时,其均不愿意告诉何理的手机号码,从而使被告的建议和欲查阅本案有关材料及法律文书之事均落空。而与此相反,原告及其代理人却能与法官何理手机热线联系。这是为什么?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3月16日下午,被告在法院调解现场,当面向何理提出了应去派出所阅印此调解记录的建议。因此,我们再次提醒法院注意:为了公正判案,应去派出所阅印此调解记录。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六条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 第一百二十五规定:“当事人在法庭上可以提出新的证据。当事人经法庭许可,可以向证人、鉴定人、勘验人发问。”对于经被告的质证或发问,原告所请的3名证人已涉嫌作虚假、不实或不在现场的证言,请问法院:应如何对待、处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自诉案件审查立案的规定》[法发〔1993〕25号]:“ 第二条 人民法院受理下列刑事自诉案件:(二)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条中告诉才处理并且不需要侦查的侮辱、诽谤案;”故当被告向原告提起刑事自诉附带民事等相关诉状时,我们希望贵院能够象对待原告那样,也迅即立案、进入诉讼程序。
    为此,根据原告这文不对题、擅自串改的“民事诉状”和原告并至今无任何可以证明被告殴打或辱骂原告的音像、图片等直接证据的客观事实,依据《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有关法律条款,被告于日前再次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无理诉状请求。
    那么,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是否会依法驳回原告的无理诉状请求呢?我们拭目以待,将继续追踪报道。
    
     附:被告答辩状
    
     答 辩 状
    
    尊敬的审判法官:
    
     看了原告李亚玲2006年1月21日的 “民事诉状”,被告感到十分荒唐和可笑:此民事诉状中所列举的事实和理由,正如同原告历来的文风一样,其仍然在单方面凭杜撰想象地编造虚假故事,是原告自已人格人品、道德良心的大暴露!
     第一,被告就原告的民事诉状进行逐一答辩。
    1、原告的民事诉状中开头第一句话就大言不惭地做假,在欺骗法院和审判法官:“住该单位。” 住该单位几幢几楼几号?具体街道门牌号码又是多少?因而,此民事诉状既然没有注明原告的具体住家地址,这就显然是对被告不公平。更何况,2006年1月22日上午,原告曾当着成都市锦江区书院街派出所警官的面,扬言要动用“道”上的人,将被告收拾一顿。因此,人民法院应责成原告在今后与本案有关的文字材料中注明自已真实的具体住家地址,并保障被告及其家人、有关证人等的生命健康、经济财产等安全免遭原告及其帮凶的侵害。
    2、被告是2006年1月18日具体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将原告“诱骗”至成都报业大楼一楼大厅的?
    3、被告并非“蓄意对号入座”,而是原告于2006年1月18日,在成都商报18版刊登的《只要章是真的,抵押合同就有效》一文中,已白纸黑字地构成了对被告的诽谤罪和名誉侵权: “……鲜琦以伪造的文书,成功通过多个环节,悄悄从银行骗取了600万元的抵押贷款。……作为涉嫌合同诈骗的主角鲜琦,在成都还算小有名气。据称,鲜琦最早的身份是自由撰稿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常常挎着一个大包包出入各家报社、杂志社,见人就喊老师,不管你需要的是‘法制故事’还是‘都市奇情’,他立马就能从包包里掏出一大摞。之后,鲜琦开始进军广告、文艺、出版等诸多领域,拉广告,搞活动,‘啥子都做’。”(见附件1)其言下之意:被告不仅“从银行骗取了600万元的抵押贷款”、是“涉嫌合同诈骗的主角”,而且把被告诽谤描绘成了一个无法无天、无恶不作、无所不为,坑蒙拐骗、杀人放火、走私贩毒、赌博奸淫等“啥子都做”的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罪孽深重的犯罪嫌疑人,给被告的名誉、经济和精神,均造成了巨大、难以挽回、弥补的损失,创下了当今中国记者诽谤污辱无辜作家之最!何渭诽谤?请看《现代汉语》第315页的具体解释:“诽谤是指无中生有、说人坏话、毁人名誉,诬蔑。”
    4、既然“‘鲜琦’涉嫌合同诈骗罪已被检察机关批捕并关押于成都市看守所”,那原告又为什么在没有采访两个“鲜琦”的情况下,要故意编造故事把被告与犯罪嫌疑人“鲜琦”混为一谈呢?被告与原告一无仇、二无冤、三无任何交往,可原告为什么要把自已的写稿挣钱快乐建立在对被告的伤害和痛若之上?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把被告搞臭搞倒而后快、轰动全国呢?还是另有其他什么不良目的?
    5、被告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大声辱骂原告是怡和公司老总吕某的情妇”和“受到该公司的指使才做报道的”?希望原告能拿出具体的声像、录音证据来。否则,便有两种可能:一是原告又在本性难移地编造故事,污陷被告;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原告在不打自招地公开自已与他人的隐私。
    6、原告所指的“事发时间在晚上7时左右的下班和就餐高峰期”,所以,7时左右所发的事情与被告无关。因被告是当晚7时30分以后,才达到成都报业大楼一楼大厅的。而且,当时一楼大厅除有一名保安和一名值班小姐之外,只偶尔有几名过客匆匆路过。
    7、原告在民事诉状中末尾一段话中,不仅继续对被告进诽谤、造遥,而且上纲上限,将原、被告之间的肢体纠纷之事,夸大其词地污陷被告“是对新闻单位和新闻记者的公然挑衅”。与其这祥说,倒不如说被告“是对新闻单位和新闻记者中,故意编造虚假不实报道和人为制造‘文字狱’者的合理合法维权”,还更为贴切、准确。
    8、既然原告要起诉告,就应该实事求是地向法院提供真实的证据、证言及书院街派出所对本纠纷的调解记录。而不是涉嫌利用报社、记者特权和暗箱操作,去向人民法院提供假证或伪证,从而导致法院、法官因不了解实情和被动的人为因素等而作出不公正判决,势必会给法院、法官的公平、公正、公开的良好形象造成伤害或危害,继而将会受到社会舆论的公开谴责。
    9、既然原告敢于蔑视法律,靠编造虚假、不实的证据来欺骗法院、法官和在扬的旁听观众,其不仅将承担由此而产生的法律后果,还必将受到道义、良心和社会舆论的公开谴责。同理,如果原告所请来的证人,在当时没在事发现场,连被告及另两名女士外貌特征、所着服饰颜色等都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也敢于为了一点点同事私情,就做出蔑视法律,向法院、法官提供编造、虚假、不实的证言证据,其同样将承担由此而产生的法律后果和社会舆论的公开谴责。
    第二,被告并没有无缘无故地“给原告一记响亮的耳光”,而是有着客观原因的。况且,原告也狠狠地还击了被告脸部一拳,并差点把被告的眼镜打烂,使被告至今双眼疼痛不止、左眼视力受损(关于此,请法院和原告去查阅书院街派出所对本纠纷的调解记录。3月13日下午,被告找到该派出所,欲复印此调解记录时,有关警官告之:此记录只有法院和检察院才有权阅印。3月15日下午,被告到法院交证据时,因主审法官何理外出,且被告找到何理的法院同室同事、办公室同志等均不愿意告诉何理的手机号码,从而使被告告之主审法官应去派出所阅印此记录的建议落空。3月16日下午,被告在法院调解现场,当面向何理提出了应去派出所阅印此记录的建议)。
    1、对于当事双方此类你一掌、我一拳的肢体接触之事,讲理懂法的被告认为:当一个人遇到被扒手摸走钱包、车辆被小偷盗走,而又抓住扒手、小偷,但扒手、小偷不仅不认错、赔礼、道歉,反而态度恶劣、抵赖狡辩的情况下,双方发生口角乃至肢体接触可以说是难免的。这就好比当年孙悟空为什么要三打白骨精和武松为什么要怒杀潘金莲、王婆、西门庆一样,这都是有着客观原因的。
    2、原告在报上所指的“自由撰稿人鲜琦”(既被告),是生于老红军家庭,医学出身,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由著名诗人、四川省文联兼作协副主席、省政协委员孙静轩亲自推荐,成都市委宣传部和成都市文联、成都市文学院培养、打造,已发表了300多万字作品,并先后荣获全国蓝盾文学奖、全国百花文艺奖、“天涯杯”全国杂文大奖赛、全国良师益友征文大奖赛等十余次表彰奖励,有7本个人专集图书出版,现担任或身为中华民族友好协会副会长、中国红军后代联盟负责人、中华民族绿色环保志愿者联盟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等职,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四川电视台、华西都市报、成都日报、成都商报、成都晚报、文汇报、文摘周报、南方日报、四川经济日报、读者报、市场与消费报、四川青年报、西藏青年报、晚霞报、体坛周报、粤港信息日报、劳动导报、先锋杂志、成都电视台、成都经济电视台、四川广播电台、四川经济广播电台、四川信息广播电台、四川新闻网、新浪等均采访、报导过(百度搜索网上已达两千多条)的海内外知名川籍报告文学作家。
    3、原告的诽谤、侵权文章刊发及随后各大小网站的转载后,导致被告即将出版的小说《情怨》(现正在新浪网上热播,读者点击率已超过150多万人次(有关此文的报道及被告的个人、创作简历,请详见百度、雅虎、gg、搜狗、爱问、中国搜索等相关网页),使电视连续剧《蜀中金三角》、《情怨》、《中国球迷潮》(奥运大片)等的投资、改编、拍摄工作,受到出版社、发行商、影视投资者的质疑或突然终止,导致被告正在向成都市教育局讨要说法、要求恢复公职和办理退养手续之事受到严重影响,导致被告吃喝无味、坐立不安、精神受损、头发骤白、几近夜夜失眠,导致家中妻儿老母及所有亲友、同事及昔日同学的不安、误解……
    第三,事发的当晚,并非如原告在民事诉状中所写的那么不实、简单。
    1、该文刊发的当天下午,被告与其妻子王芳(化名)和马倩(化名)在电话中约定,三人在成都报业大楼大厅汇合,一来欲给原告提供一个有关马倩母亲生活困难、请求媒体呼吁的新闻线索,二来找成都商报值班领导和采写《只要章是真的,抵押合同就有效》一文的原告了解情况,希望能解释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晚7点30分,我们三人先后在成都报业大楼大厅汇合时,大厅除有一名保安和一名值班小姐之外,只偶尔有几名过客匆匆路过。因我们和大厅值班小姐均不知道当晚成都商报的值班领导是谁,并经值班小姐的联系和指点,马倩同原告通上了电话。因当时我们都没有带身份证,马倩便与原告商量,请她下楼到大厅里谈。
    2、原、被告双方见面后,被告主动向原告打招呼:“你好!请坐!”原告坐下后问:“你们怎么称呼?有什么新闻线索?”见此情况,被告抢先在马倩之前,边主动接过了话头,边从提包里拿出了当天的成都商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就是今天你在报上所写的鲜琦。”原告回答称:“我不认识你。”被告则指出:“你既然不认识我,又没有采访我,那你为什么要乱写?”
    3、交涉过程中,并非原告在民事诉状中所说:“在原告进行合理解释时,被告毫不理会原告的解释,竟然挥手给原告一记响亮的耳光。”而是由于原告自恃是记者,既自以为高高在上、不得了,又拒不认错、态度恶劣,口口声声宣称自已“已查过网上有4个鲜琦,你这是对号入座、无理取闹”,加之原告不停晃动的手在被告的眼前晃来晃去,几次都差点把被告的眼镜晃掉,继而在导致双方互相说了一些气话的同时,并你一掌、我一拳地发生了肢体接触。
    4、原告所说被告 “给原告一记响亮的耳光”,纯属无稽之谈。这“响亮”二字从何说起?有当时的录音录像和声音分贝、振动、声频的测试证据、证明吗?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当原告张牙舞爪的手差点把被告的眼镜晃掉,被告处于保护顺手一掌挡开原告的手时,才无意识地触及到了其脸上。
    5、当原告狠狠地还击了被告脸部一拳,并差点把被告的眼镜打烂、被人劝开之后,被告也好像说过:“你提笔乱写之事,不仅是伤害了我的名誉权、影响了我的全家正常健康生活及我图书出版、影视拍摄等事业的前程,而且过去还给众多的无辜者造成了伤害……现有关公安警察等正在找你!”等类似的话语。但当时的原话是不是这祥,被告记不太清楚了,希望原告能拿出具体的声像、录音等证据来,以正视听。
    6、关键时刻,路过大厅的成都商报编委雷平、记者部主任汤晓初、法律顾问刘凡三人和成都报业集团在场的几名保安及时制止了事态发展。在了解事情的起始原委和真相后,雷、汤、刘三人反复多次向被告表态称:在明天出版的成都商报上,我们将对此事进行更正、弥补,为争把你的图书出版、影视投资拍摄等受损之事,降低到最小程度,并将安排另一名记者对你进行正面采访。
    7、王芳、马倩等正要走出成都报业大楼大厅时,与闻讯而来的110巡警迎面相遇。当110巡警从成都商报雷、汤、刘三人和成都报业集团在场的几名保安及王芳、马倩口中得知“事态纠纷已得到制止。当事人双方你打了一下、我还了一下,完全‘扯平’”时,便随之离开了去。
    当晚8时许,成都商报记者刘某电话采访了被告,并对被告的个人工作简历、担任社会职务、已发表作品情况、所出版7本图书的具体书名和即将出版新书《情怨》、影视投资拍摄等受损事宜进行了了解、记录。
    第四,成都商报及原告出尔反尔,并未真诚调解处理问题,而是执迷不悟,继续把矛盾激化。
    1、1月19日,成都商报没有兑现他们信誓旦旦的承诺,既没有刊发记者对被告的采访文章,也没作任何更正、弥补,而只是在署名“本报记者 李亚玲”所采写《“鲜琦涉嫌诈骗案”20日开庭》一文中的临结尾处,轻描淡写地作了以下说明:“此鲜琦非彼鲜琦”:“昨日,本报报道还引来一个小插曲:现年50岁的自由撰稿人鲜琦称,有人看到报纸后误认为本报报道中的‘鲜琦’就是他。实际上本报报道的涉嫌合同诈骗的鲜琦年仅40多岁,现关押于成都市看守所内,将于1月20日出庭受审。”
    2、当天下午,成都商报某好心记者给被告打来电话称:“我受李亚玲老公唐建光之托,看在过去你们都是商报同事,彼此之间还相处不错的情况下,双方都就此打住,不要再把事情闹大了。”并表示:“大家都是文化人,彼此都生活得不容易,他们的孩子都还小,但仍愿意出点钱,以算是他们个人给老哥赔偿点经济和精神损失。我现在就请你吃饭或喝茶,地点由你定。”被告接此电话后,第一句就是:“请你代我向唐建光问好!这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与李是两夫妇,还一直把李亚玲当成是他的情妇呢。”并告诉对方:“用不着吃饭或喝茶,我们就在电话中聊几句。不瞒你说,无论事前事后,都是李亚玲太不负责写稿,又态度过于恶劣所致。如她真心诚意地同我好好解释,就不至于发生后来的纠纷。我现在只是在向有关部门咨询,还并没有正式书面投诉。”对方听后立即告之:“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老哥,我欠你一个情,并与你交这个朋友交定了!”随后,对方又通过手机给被告发来一条短信:“谢谢给面子,我欠你一份情了。”
    3、1月20日上午,四川省作家协会“2006年在蓉会员迎春茶话会”在成都悦来茶园举行。针对成都商报的诽谤污辱言行,密切关注事态发展的诸多作家对此表示出极大愤慨和谴责。其中,有30多名作家发起联合签名(见附2),坚决支持被告依法追究被告人涉嫌诽谤污辱的犯罪行为,并公开更正、赔礼道歉,赔偿由此而带来的名誉、精神和经济损失。
    4、1月22日上午10许,根据被告和原告等的先后报案,书院街派出所对被告与原告二人的纠纷事宜进行了调解。事情凑巧。调解期间,又有几个当事人前往该派出所报案,请求解决纠纷问题。其中,当一名当事人告诉另一警官“他们打我……是因我借钱没还,同他们争辩了几句”时,该警官立即回答称:“该挨。你为什么借钱不还?还要躲藏、抵赖?换了我是一个老百姓,出于气愤的我也会动手打人的!”
    在调解现场,原告竟当着主办警官王峰的面,对被告放言称:“我当记者这么多年,也认识不少‘道’上的人,其中有不少得知情况者欲主动把你……”因此话涉及威胁被告的人身安全,原告此话还未说完,便遭到了主办警官王峰的立即制止。
    调解结果,因此前有原告老公唐建光的特别委托和出于关心的某好心记者等的从中斡旋,加之在主办警官王峰和成都日报报业集团保卫科张立区科长那以人为本,公正客观、耐心细致的工作下,被告根据原告那“我要向报社领导和周围同事说明、解释”的请求,方高姿态地按原告之意连写下了三份致歉书。原告选中了其中的一份致歉书后,强调说明“最后一段具体描述你的文字,是值班编辑所加”,并表示:“我愿意帮你转交给成都商报的投诉书”。随即,原告与被告双双在调解记录上签了“同意”二字,并按了指印。
    可是,调解前后,原告不仅未对那位受她老公委托的好心记者报以感谢之情,反而竟当着被告的面,大“转”该好心记者的不是,这真让历来与人为善、宽宏大度的被告为此感而到不可思议和纳闷:这原告怎么会如此变态?!连起码的做人准则和人情世故都不懂!
    5、就此以上事出有因、被告“打”原告和原告“打”被告之事,均是原告主动挑起、被告被动防护和双方遇事均不冷静而导致的结果。可却在被告还未状告成都商报及原告刑事和民事侵权的今天,原告不仅出尔反尔地未认识到自已涉嫌诽谤污辱被告的错罪和危害性,反继续在《西祠胡同》网、《博讯新闻网》上说假话和诽谤被告是“文痞”、“伪作家”,又留下了新的诽谤、侵权、伤害证据(见附3、4)。2月28日,被告收到了由法院送达、原告发自1月21日的民事诉状,其不仅不深刻反省自已的诽谤污辱行为,反而猪八戒倒打一钉耙地以名誉权纠纷为由,把被告告上法庭,并企图以此来寻找解脱自已应承担法律和经济责任的稻草。
    6、自原告向被告提起民事诉讼后,其不仅涉嫌在报社内外虚张声势地宣扬其“勾兑”了多少区、市、省三级的“有关人员”,而且还在《西祠胡同》网、《博讯新闻网》等网上公开放言称:“我已正式向法院起诉鲜琦名誉侵权,近日就会开庭。鲜琦怕了,才会在这个时候在网上散布谣言,混淆视听。” (见附3、4)被告我堂堂正正地做人、合理合法地维权,我怕什么?!莫非这世上还真有贼喊捉贼、猪八戒倒打一钉耙,反成为真理的事情成为现实!我倒是真正为那些如原告所称、被“勾兑”了的“有关人员”担心:出尔反尔,靠 “文革”手法、编造虚假不实报道的原告,很有可能将来会把此事的内幕给公开抖露出来,弄得自已下不了台!
    7、这也并被告在此危言耸听。据省、市公安部门透露:2003年,就凭原告的几篇不实、夸大,并没有任何单位及相关人员审查核实的虚假、不实报道,就通过其制造的“文字狱”,从而把40多名公安警察给弄得来被判刑、被开除、被免职、被降职、被调离、被改行者等等无不有之,造成了多少个警察及其家庭的名誉、精神、经济的严重受损、家破人病、敢怒不敢言、至今无处伸冤……
    综上所述,由于原告的民事诉状于法无据、并不存在,不仅在说假话、做假证欺骗人民法院和审判法官,而且把派出所已经和谐了结处理的纠纷事宜又出尔反尔地搬出来借题发挥,使其法盲之举再次昭然于天下。故为了维护法律和被告的人格尊严,依据《民事诉讼法》和《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有关法律条款,被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无理诉状请求。
    此致
    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法院
    
     答辩人:鲜琦
     2006年3月19日
    附:1、成都商报,2、作家联合签名,3、《西祠胡同》(记者的家),4、博讯新闻网[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条 当事人可以查阅本案有关材料,并可以复制本案有关材料和法律文书。
    第六十三条 证据有下列几种:(一)书证;(二)物证;(三)视听资料;(四)证人证言;(五)当事人的陈述;(六)鉴定结论;(七)勘验笔录。以上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第六十六条 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
    第一百二十五条 当事人在法庭上可以提出新的证据。当事人经法庭许可,可以向证人、鉴定人、勘验人发问。当事人要求重新进行调查、鉴定或者勘验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决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回应成都伪作家“鲜琦”的造谣诽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