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交通厅集体官场腐败案内幕
(博讯2006年3月21日)
    
      东方网3月20日消息:河北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原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全有期徒刑14年,这起发生在河北官场的腐败“窝案”随之尘埃落定对原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全一家来说,2005年的春节,是个难过的年关。
       一进腊月,张全手下的几个处长都“进”去了,先是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副处长刘聚仓。随后是和他关系非常密切的原交通厅国际金融组织贷款项目办公室(简称“项目办”)主任宋敬信。 (博讯 boxun.com)

    
      更重要的是,张全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张翼鹏也因涉及受贿案件,而被办案人员带走,连他这个当副厅长的爸爸都不知道儿子被关在哪儿。
    
      2005年2月5日,正是腊月二十七,再有两天就过年了。就在这天,张全被纪委的人带到石家庄市一家招待所内,办案人员向他出示了“双规”手续。
    
      2005年2月6日,张全因涉嫌受贿罪被河北衡水市检察院刑事拘留,12天后又
    被批准逮捕。
    
      突破口王运芳
    
      在张全的同事看来,他为人一向谨慎,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张全出事,交通厅内的一些人至今仍然感到意外。
    
      张全是唐山迁安人,毕业于河北省交通管理学校,在交通厅属于业务型干部,1990年任省交通厅高速管理局副局长、局长,1998年升为交通厅副厅长。
    
      张全的问题出在“衡小线”工程上。“衡小线”是石黄高速路衡水支线项目。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曾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因在建桥梁过程中出现的一起责任事故,王运芳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
    
      在被拘留期间,王运芳供述了他在任石黄高速公路管理处副处长,主管“衡小线”项目时受贿11万元的事实。其中一笔6万元的受贿款,让办案人员嗅到了更大的腐败案线索。这6万元是一个姓陈的沥青供应商送给他的,一是为了感谢王运芳帮助他促成工程承包,另外也是为了催要工程款。
    
      陈某多年在河北省道路工程行当内混迹,号称是河北交通“活地图”,在河北交通这个圈子里,人脉丰厚。虽然他在石家庄有自己的公司,但在给“衡小线”做沥青供应商时,却是打着石家庄某公路材料有限公司的名义。经过调查证实,这个公司有几个股东,其中就有时任省交通厅主管工程副厅长张全的家人。
    
      调查人员发现,“衡小线”使用的这种沥青是全省公路首次使用,因为独家经营,每吨购入价高出一般沥青2000多元,接近1倍。办案人员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办案人员随即对陈某展开调查和审讯,有关河北公路工程的大小猫腻自此几乎全部暴露出来。经过河北省领导批准,2004年12月9日,河北省纪检委查处有关交通厅腐败案的“12·9”专案组正式成立。张全为首的交通厅腐败“窝案”开始浮出水面。
    
      5个未开启的信封
    
      专案组对宋敬信的调查,使案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宋是交通厅“项目办”主任,和张全关系非常密切,他所处的位置在交通厅内非常重要,每年经他手批出的项目资金都在亿计以上。
    
      2005年春节前,当办案人员准备对宋敬信采取强制措施时,他刚从北京办事回来。
    
      为了不给他单位的人造成太大影响,办案人员在向宋敬信亮明身份后,让他带上包,装成要出差的样子,领他上了一辆桑塔纳车。
    
      上车后,在调查人员对其人身的搜查中,5个没打开的信封就被搜了出来,每个信封上都写着宋敬信的名字,里面装着一张卡。事后查明,5张卡都是别人送的,最少的金额都在一万以上,因为快过年了,送的人比较多,宋都来不及打开。而其中一张,就是他被抓前5分钟别人刚在他办公室给他的。同时在宋敬信身上搜出了其自己的一张银行卡,内存40多万人民币。
    
      2005年1月26日,宋敬信被刑事拘留,2月3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根据宋敬信的交代,早已进入专案组视线的张全儿子张翼鹏,也随即被专案组控制。
    
      20万受贿款露破绽
    
      1998年,在张全任交通厅副厅长后,宋敬信接任了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兼交通厅“项目办”主任。以往关系密切的俩人,在这之后联系就变得更为紧密。
    
      2003年,“项目办”主持的“青银高速”河北段项目开工,北京一家大公司的河北分公司经理陈某找到宋敬信,希望宋能帮助他们承揽工程,为此,陈某先后送给宋敬信50万元。
    
      张全是主管高速工程的副厅长,陈某自然也想到给张全送点好处。2003年春节前,他们给张全打电话以“过年”为由,想去家里拜访。而张全则选择了避而不见。
    
      “那就让他儿子来拿。”听说此事后,宋敬信向陈某建议。随后,宋将张翼鹏约到了河北宾馆。
    
      那天下午,在河北宾馆门前,当着陈某及陈某的副手王某的面,宋敬信将一个白色的手提袋交给了张翼鹏。张翼鹏把袋子拿回去给了张全,张全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大捆百元钞票,每捆10万,共20万。一会儿妻子张兰英下班回来,张全把手提袋交给了她,张兰英随手就放到卧室的柜子里。
    
      就这20万,让张全在办案人员面前彻底缴了械,张全不得不交代受贿这20万及另外多起受贿事实。在他任交通厅副厅长期间,逢年过节或开会时,下面的人数千数万地给他送钱,是经常的事。而他的习惯是,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他妻子张兰英保管。
    
      最后防线张兰英
    
      张全的妻子张兰英在河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工作,她是“12·9”专案组遇到最难对付的一个。
    
      专案组对张兰英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已是2004年春节以后了。这之前,她的儿子、丈夫已被关押多日。专案组推测,她家的赃款赃物、受贿的证据该销毁的已经销毁,能转移的也已经都转移了。
    
      面对审问,张兰英表现很强硬,实质问题都矢口否认,只是在办案人员掌握的一些受贿事实上,面对确凿证据,她才不得不配合一下。相应的,办案人员在她家搜了几次,没有发现任何赃款或赃物。专案组认为,他们的突破口,就是必须撬开张兰英的嘴。
    
      “按正常收入,你们家也应该有存款吧?”
    
      “有,但装修房子时,存折丢了。”
    
      “存折丢了,密码又不丢,那钱转移到哪了?”
    
      “存折丢了,密码忘了,就找不着了。”
    
      趁着张兰英全部精力都在存折上。办案人员突然问了一句,“那你家的首饰呢?”面对突然提问,张兰英傻了。
    
      原来,她把金镯子类的东西都掰折了或抻直了,用牛皮纸包成两个卷儿,再用不干胶裹好,装修家里房子时,封到了墙裙里。共有20多个戒指、20多条金项链,还有两个用首饰化成的金疙瘩和几张存折。
    
      另外,张兰英转移赃款还有自己的高招。她都是借别人的身份证办理存款。许多户主都不知道自己在银行里存着这么一笔受贿款。
    
      2006年1月,河北景县法院认定张全受贿178.8万元人民币、1000美金,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认定张兰英受贿105万元人民币、美金1万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追缴其赃款13万余元,冻结其存款206700元。
    
      对张全的儿子张翼鹏,检察机关也已提起公诉。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官场腐败出现新动向 “三长”成为高危人群
  • 二○○三年中国官场腐败记录 外逃出境者达四千三百七十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