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对话录-时间也是一剂毒药(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3月07日)
    
    
鸳鸯遭棒打 新婚苦别离


鸳鸯遭棒打 新婚苦别离
    
    

对话录
    
    今天下午有一人和我说话,经过她/他本人同意,我将对话摘录如下(因为她/他不肯说自己是谁,所以用y代):
    y 说:
    我很同情你的遭遇,我想胡佳是不会有事的,你可能经历的事不多,所以你紧张,你可以与胡佳的好朋友通话。
    
    我问好多次他/她是谁。
    
    y 说:
    我是你的新朋友,你就不要猜我了,你还是好好生活吧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ok
    
    y 说:
    既然你的丈夫选择了,你又支持,那么你就坦荡荡,因为你和你丈夫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或许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糟糕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yes
    
    y 说:
    你当初为什么要嫁给胡佳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because i love him(因为我爱他)
    
    y 说:
    你爱他什么?是因为他有名,还是他是给(个)有产阶级?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because he is a sunny boy in my heart(因为他在我心里,是一个阳光的男孩)dose he rich?(他有钱吗?)i don't think so(我不认为他有钱)(另外:我也不认为他有名,现在他算是被世界上很多人知道了,可是我有更幸福吗?没有。任何一种名带会来各种各样的负面影响,我敬而远之)
    
    y 说:
    他不是个股东吗?股东不是富人吗?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that is just only in name,(那是名义上的股东)(注释:胡佳退出草根非营利组织爱源之前是三位股东之一,有名义上的一万元股份,但这个钱不归他个人所有,股东只有虚名,理事会才有实际的决策权和处理财务事件的权利)
    
    y 说:
    那么你们的婚礼很豪华,让人羡慕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it cost me 2400rmb(那个婚礼party花了我两千四百元人民币,*在北京,大概80个人参加)没有钱也可以玩得很好。
    
    y 说:
    2400元能办这样的婚礼?没有钱在中国就是最下层,你可能还没有尝过没有钱的日子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of couse, if you have ability to coordinate (在此特别感谢胡佳和我的朋友和前辈们,他们找到一个美丽的场所,免费给我们当主持人、摄影师、筹办人、购物者、小工跑腿……带来动听的音乐和好玩的游戏,还送给我们可爱或实用的餐具、床单、书本、玩具,婚礼party上实在是玩得开心,以至回到家里好几天,我和胡佳都常常忍不住相视而笑)
    …………
    
    y 说:
    你的博客我看了,但都一个妻子对丈夫的思念,缺少沉着,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你的公公倒是很老练,你这样只能让人看笑话,既然选择了,就要勇敢面对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可能很多人正在笑,我把我的blog公开了
    
    y 说:
    我是说做个坚强的女人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是的,坚强
    
    y 说:
    象***那样,丈夫身陷囹圄,自己却笑着面对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但是我是我自己,不是某个人。我是金燕,我和胡佳结婚了,不等于我是胡佳尾巴
    
    后来说到死
    y 说:
    人死了是重如泰山,但是这种死只能被别人利用
    
    jinyan-胡佳失踪第19天 说: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不继续引用了,否则的话,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能引起超过n个人的“抓狂”,当然,是不同性质的人为不一样的话语“抓狂”。他/她可能是良药苦口,可能而已。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5)
    5:05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 胡佳在哪里?
    Permalink Close
    ------------------------------
    

时间也是一剂毒药:它让你适应、麻木和消沉
    
    今天是胡佳失踪第19天, 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坦率地讲,当我要说这句话时,心里深深地怀疑,甚至怀疑我的数学计算能力,只好回到最原始的方法,用手指头一天一天地数,从2月16日开始数,确认我的计算没有错误。
    
    昨天早上外出时,在家里上网确认了email信息——email仍然要依靠特殊的工具,才能偶尔访问,今天也是如此,想必将来也差不多。昨天傍晚回来的时候,网络又不通了!我重新拔插网线,依然不通。房间里突然有一种很冷的感觉:是不是我外出的时候有人进入我的家?愤怒又沮丧。现在,我成了个完全扁平的透明人,已经没有任何隐私了,我的生活空间正在慢慢地被挤压、缩小……
    
    每天早晨,我努力地让自己心情愉快地走出家门,一下楼,“北京保安”(“北京保安“属于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正常状态下,小区里应该存在的是“小区保安“。)拿起对讲机讲话,假装没有看我;刚到车辆出口刷卡,北京保安拿起对讲机讲话;一出小区大门,大门旁边警务工作站一个阴暗的眼神透过玻璃门看着我;一上公路,又是车祸,轻则追尾、重则死人——不知道为什么,春节回来以后,几乎每天开车外出都能看见车祸,昨天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透过车窗玻璃,看见地上一个人已经盖上了布,未被遮盖的腿,直直地挺着,和睡着的活人的腿并无两样。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当我们鼓励着艾滋病村的村民好好活下去,当我们鼓励着受苦受难的人们好好地坚持下去,当我们鼓励自己好好活下去,却每天不得不看着满大街乱糟糟粗心大意的行人和经常不守交通疯狂行驶的车辆——他们如此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以至于在轻易地放弃生命。
    
    今天已经是第19天了,我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不存在,我每天努力地忘记以减轻痛和屈辱的感觉。我嘲笑自己。去年在加拿大参加了专业的Human Rights的培训,使得它的value和culture深植我的心——这带来了更大的痛苦:清醒的总是痛苦的;然而我发现它的方法,眼下行不通:一切在法律框架下行事?我们没有法律,即使有,法律从来没有用来保护human rights defender和真正弱势的人。但是我们必须在法律框架下行事。几天前朋友打来电话说,要做一个准备,准备万一两会以后他没有被放出来。是啊!是时候准备了:如果他放出来——准备好换洗的衣服、可口的饭菜、去医院检查,最主要的是,怎么度过他的和我的心理危机?还有准备着他在清明节前后被带走,准备者在六月份前后被带走,准备着安慰自己、准备着安慰父母;如果没有放出来——我们又能怎么办?
    
    ===========================================================
    多谢亲友的来信,我想劝慰爸爸妈妈的最好方法,是让他们明白,他们的孩子已经命中注定不属于他们自己的,而是完全被“舍给”大众了!笃信佛教的人,很能明白这种“舍给”,当年释迦牟尼舍弃太子的身份,经受各种磨难终成佛,而我们,只是舍弃普通公民生活的方式,为了自己的和全民的自由!如果爸爸妈妈能够完全意识到这一点,就会全身轻松,不再提心吊胆,生活更加幸福快乐。他们能更加幸福,是我和胡佳的另一种福气。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5)
    11:43 A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 胡佳在哪里?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无题 记3月4日-河南艾滋病村来信(图)
  • 曾金燕:人生就是过日子-独自过日子,好难。(图)
  • 曾金燕:写给女人们-再去公安局(图)
  •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 胡佳妻子曾金燕宣布绝食 除了白开水不吃不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