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写给女人们-再去公安局(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6年3月03日)
    
曾金燕

    曾金燕
    

写给女人们
    
    下午茶歇的时候,看了《人权》(中国人权研究会主办)2006年第一期。上面登载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路易斯.阿博尔的专访。路易斯.阿博尔在2005 年8月29日至9月2日访华期间,胡佳被house arrest 和“失踪”了十多天——那时我们在政府登记结婚刚刚一个月。那么可笑,人权高专来访,我的老公就必须消失在可能发出声音的地方,难道这个瘦小的男人胡佳这么可怕?
    
    路易斯.阿博尔在接受采访时,敦促中国进一步考虑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至今中国批准了7个核心人权国际公约中的5个,分别是:《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国际公约》、《禁止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和《儿童权利公约》。
    
    说这些干什么呢!我想给要嫁给Human Rights Defenders以及正直、善良、敢说话的男人的女人们提个醒,仅此而已。
    
    如果决定嫁给这些男人,那么注意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有可能遭受:软禁和非法拘禁、切断电话线和网络、暴力袭击、经济压制带来的失业和贫困、舆论经济和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孤立、伴有惊吓和恐惧以及没有安全感等症状的心理疾病。
    
    如果你的老公正处于上述情况之一,妻子和母亲:除了哭泣和等待,我们还可以做什么?
    
     1. 学习法律和人权基本知识,给所有可能给予建议的律师和专家打电话咨询;
     2. 每日认真忠实地记录发生在身边的一切事情,包括琐事;
     3. 每天把记录下来的情况向政府相关部门、媒体、非政府组织、法律援助机构、国际机构尤其是联合国机构、各国大使馆汇报反映;
     4. 孜孜不倦地走法律程序:向派出所报案=〉如果派出所不作为=〉向公安局分局纪委督察部门或者信访部门反映情况=〉如果仍然没有消息=〉向上级公安机关反映情况=〉如果再不作为=〉向国家安全部门、公安部门、信访部门反映情况;
     5. 到了一定的时候,也可以聘请律师打官司,告谁看具体情况,从地方法院到中级法院到高级法院,一级一级往上爬。
     6. 努力学习英语,因为没有用英语表达的事情,世界上有相当一大部分的人不知道它发生过;
    
    中国有句话,叫尽人事而听天命,如果这些方法尝试遍了还是没有结果,那么我们一起守活寡吧。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心里想着陈光诚的妻子。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是听说她曾经是大学里的老师,又听说她和她的丈夫还有她的孩子被软禁的时候(当然,现在也在软禁),她有一次要外出烙饼(就是做饭),硬生生地被看守的人捉住手和脚拖回家,她的背在地上一直拖着。当时她还只是个刚刚成为母亲的女人。到现在我一想到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就忍不住眼里的泪花。我真恨不得马上飞过去,替她抱一抱孩子,为她烙一张面饼。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收到艾滋病村L发来的msn信息,她被软禁了!L是生孩子的时候输血感染了艾滋病,当地还有几十名母亲和她一样生孩子的时候输血感染了艾滋病。L为了纪念自己艾滋病死去的大女儿,为了让感染艾滋病的小女儿能活得更长久,为了其他失去母亲的艾滋病孤儿,成立了“康乐家”,为当地的农民提供艾滋病治疗和关怀方面的帮助。她原计划今天和明天组织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农民到她家里学习新出台的《艾滋病防治条例》,可是——她在信息里说: “2月29日晚上11点30分的时候,卫生局的局长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在家,给我打了2次,过了10分钟,有人敲我家的门,说L***在家没有。3月1 日下午我邮政局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在家,今天上午10点的时候在我家门口停了一辆没有牌号的车,到了下午1点的时候,有来了一辆警车,我一出去他们都跟去,后来我还是在家,要不在路上被他们带走,谁也不知道。”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妈妈打电话来,说国保杨春滔的电话通了,不过接电话的人说这不是杨春滔的电话。通过这个号码:13331103976,我不知道何杨春滔说过几次话了!
    
    女人们:看紧了你们的老公和你们的小家,好好地和我们一起学习,万一有一天,他们奔着你的老公而去,不要光哭泣。
    
    今天是3月2日,2006年1月2日是我们的结婚庆祝party。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4)
    7:02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 胡佳在哪里?
    Permalink Close
    

再去公安局
    
    上午又去了中仓派出所,还是同一个警员接待的。问人口失踪查到什么程度了,他问我是谁,我说了他还是想不起来,一提到胡佳的名字,他马上说:这不归我管,我只管登记,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我要求见领导,他告诉我办公室,我找了三层楼整层的办公室,没有人接待我!我很生气:这派出所不是明显的 “不作为”吗?又回去和那个警员说,他烦了,说这件事情跟他没关系,让我找派出所副所长叶伟民,警号:047722。声称叶伟民负责此事。我找不到他,毫无办法。中仓派出所的电话号码:010-69552619。
    
    不甘心,又去了通州区公安分局。上一次来这里,信访办不接待,要我去找纪委督察。今天在大门口保安拦住我,我说要去纪委督察办公室,保安问我找谁,我说不找谁,就来办公室反映情况。保安打了电话后答复我:你先到信访办,如果要去纪委督察办公室,信访办的人会安排。
    
    我只好又去了信访办公室,他们还是不愿意接待,让我去纪委督察办公室。我转述了大门口保安的话语,上一次接待我的警员走出去了,一个女警员给了我一张表,让我填写。我填写完了,他们让我回家等消息,我问什么时候有答复,他们说这个他们也不清楚。
    
    我在通州区公安分局信访办公室表格里填了下面一段话:
    
    “2006年2月16日早晨9:00-10:00之间,胡嘉在通州国保杨春滔等人严密监视软禁的情况下失踪。至今毫无消息,无人通知家属胡嘉的去向。
    家属在事发后向中仓派出所报案失踪,派出所至今无答复。
    要求:
    1.派出所停止“不作为”,应马上协助查找,可利用通讯手段(技术)如卫星定位等找出胡嘉所在。(胡嘉携带手机。)
    2.国宝杨春滔等人出面解释16日早晨发生事件的详细经过。
    3.若(胡嘉)为国保带走,立即通知家属,取走胡每日必需的药物,并且出具法律手续,若无法律手续,立即放人。
    4.若不是为国保带走,马上立案进行刑事侦查,寻找失踪人口。”
    
    仍然上不了email查看邮件,中午和妈妈一起吃午饭时,舅舅打电话来。他说BBC发了稿子,他们的观察家发表意见说:国保的人不承认带走了胡佳等失踪人口,有一个很大的可能就是要third-degree。EXCRUCIATION!我一阵眩晕,舅舅的话隐隐约约:我们都要挺住!
    Add a comment | Read comments (3)
    12:57 PM | Permalink | Trackbacks (0) | Blog it | 胡佳在哪里?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 胡佳失踪第十三天--来自胡佳妻子的blog
  • 胡佳失踪第十二天-公安局国保没有收下我们送去的药物和衣服
  • 高智晟:关注胡佳,关注中国人恶劣的生存状况
  • 胡佳失踪了—第十一天—来自胡佳妻子的blog(图)
  • 胡佳妻子曾金燕宣布绝食 除了白开水不吃不喝
  • 胡佳失踪第八天—来自胡佳妻子的blog(图)
  • 来自胡佳妻子的呼救(不寐论坛专稿)
  • 李海接胡佳短信——齐志勇被绑架
  • 中国活动人士胡佳受压从民间组织辞职
  • 河南血祸受害者索赔 胡佳等评论
  • 7月7日卢沟桥告天祭祖之文/胡佳等
  • 胡佳获释 被警方刑讯逼供六天(图)
  • 紫阳百日祭 胡佳、赵昕冒死前往赵府(图)
  • 田伯:勇敢的祭拜人——胡佳(图)
  • 胡佳被绑架软禁 传赵遗体告别在周六
  • 警察包围上访村 胡佳吊唁疑遭拘押
  • 胡佳:叶国柱案件进展
  • 胡佳:叶国柱案件进展
  • 岂止胡佳,连黄菊也失踪了/林保华
  • 杨天水等:北京恶警在反党—抗议北京部分恶警殴打人道义士胡佳
  • 胡佳:反日游行 中共操控严密
  • 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声援高智晟律师致信全国人大
  • 幻影:悖论的人生---为蒋彦永、胡佳的自由而呼
  • 赵达功: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 唐柏桥:胡佳与温家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